字体

第一百二十一章 谁人下山去,谁人凭栏望

(19-)
玄色大门依次敞开,露出仅容许一人通过的缝隙,身着暗红长袍的女子匆匆闪过,玄色大门再依次闭合,宛如一道道天堑,阻断了所有的目光,更将所有人阻隔在外面。

暗红色长袍的背面,绣着六朵漆黑的魇花,代表着这位女子的地位。修有六朵魇花是十二君者之一,除却宫主,已然是这个玄魇宫最有权力者。而这六朵魇花之下,隐隐之中有了一个花苞样的小花。

此时,这位六魇花君者步履匆匆,神色不定。已经到了这里,她还没有一个准确的决断。

过了百道玄色大门,眼前是一片九彩的花海,其中有着黑色的花浮现,宛如帝王,俯瞰着那些争强斗狠的嫔妃。

六魇花君者定了定神,再度重复了一遍自己的措辞,现不会有任何的纰漏,准备走入这片花海。

忽然之间,她感觉到了一股冷,手中立刻出现了黑色长剑,身子紧绷了起来。人仙境的强悍修为随时都可以爆出来。

“碧君,今日怎么如此匆忙?”

声音传入耳中,被称为是碧君的六魇花君者缓缓的收起了手中的黑色长剑,侧过身,对着那个比她小上无数岁的少女行了一礼。

“见过小宫主,碧君有要事禀报宫主。”

少女那双长长的丹凤眼微翘,好似要威的神凰,却依旧平静地说道:“碧君,我托你的事情,办的如何了?”

“碧君……并未查到此人的踪迹……”

少女露出了浅浅的微笑,那双丹凤眼也平缓了许多,她好似叹了一口气,对这样的回答不意外也并是多么的失落。

只是,花海中的彩花突然瑟缩,而那些高傲着的黑花也低下了头。

碧君忽然一惊,暗红色长袍上的六朵魇花立即盛开,释放出强大的黑色仙气,将她完全包裹进去,一朵朵黑色魇花也将她埋在了其中。

如此磅礴的仙力,已然是人仙境巅峰!

然而,不过是瞬间,那些黑色魇花便都凋零,落在地上,成为了一股股黑气,迅地被花海吸收,很快便有着一根黑色的花枝冒出,俯瞰着花海,主宰着一片嫔妃。

碧君的脸色变得苍白,她没有想到眼前的少女已经这么强大了,心中不由得大吃一惊。她非但没有任何的愤容,脸上反而露出了喜色,立刻说道:“恭贺小宫主三花开天!”

少女笑盈盈地上前虚扶碧君一把,说道:“碧君,你知道的,我的毒,宫主也是解不开的。我记性不太好,所以你可要来找我,要不然我忘了这事情可就不好了。”

说完,少女便笑着离开了这片花海。

碧君的眉心处有了一道细小的裂缝,就像是种子刚刚萌,不知何时就会突然生长出来。

小宫主吩咐的事情是宫主明令禁止的事情,碧君根本不可能去做,然而她却也无法忤逆这位阴晴不定的小宫主,要不然她真的会死。

没有表露出任何的情绪,在原地定了定心神,碧君缓缓地走向了花海尽头的深宫。

深宫以金色打底,用五彩掐丝,施以浓彩,又用上漆手法绘万遍图文,层层叠叠,方寸之地亦是含有乾坤,足够让人探究上一生。

随着深入,线条的缝隙间逐渐呈现出纤细的黑纹,延伸汇聚,成为了绝对的黑色,仿佛这天地间最神圣的颜色。

高台之上,一袭华贵的凤袍铺下,一个老妪蜷缩在其中,像是被钻入到大衣中的老鼠,显得有些难看,却从未有人敢说。

“碧君,参见宫主!”

“小宫主又为难你了。”

“小宫主只是跟碧君嬉闹,待会小宫主自然会为碧君摘下‘藏海花’的印记。”

老妪嘶哑地笑了两声,说道:“这丫头就是贼心不死,还逼着你们去查她那早已经死了的哥哥。我活着还能看住她,我死了,你们怕是都看不住她了。”

碧君连忙道:“宫主寿与天齐,小宫主更有天纵之姿,我玄魇宫当中兴,再复先祖荣光!”

眼睛被挖形成的空洞动了动,好似有一双眼睛在审视着碧君,老妪笑道:“十二君者之中,也就只有你最会说话。罢了罢了,那丫头也是难为你了,明日你便去摘了那朵天罗雪,第七朵魇花也就差不多会开了。”

碧君急忙跪伏下去,高声呼道:“谢宫主恩赐!碧君自当殚精竭虑,为本宫门鞠躬尽瘁!”

“有什么事,说吧。”

“碧君得了一封信跟一个盒子,事情有些复杂,无法自行决断,还是请宫主一览。”

“拿上来吧。”

碧君立刻恭敬地将手中的信跟一个漆黑木盒递了上去。

老妪伸出那双干枯的手指,撕开了信,很快用不存在的眼睛看完,笑道:“禅宗出了个了不起的天才,只可惜他反了禅宗,估计禅宗那些老淫贼们怕是要气的吐血。这个天才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能力,实在是后生可畏。”

说完,老妪便静思了起来,碧君则安静地在一旁恭候着。

“禅宗的下一任宗主,怎么会跟阴阳门勾连上……这可真是奇怪之事……”

漫长的时间后,老妪将那个木盒打开,看了一眼其中的东西,说道:“碧君,将这东西交给小宫主。”

碧君心中微惊,她现在还去见小宫主的话,怕是很快就会死了。然而让她更吃惊的是,宫主竟然要将这东西交给小宫主。

老妪嘶哑地笑道:“你就说,我让她下山。”

碧君心中一喜,刚想应下,却立刻话锋一转,说道:“宫主,此事不可大意,小宫主身系宫门未来,不可贸然下山。虽小宫主已经三花开天,但对宗门有恶意的虎狼之徒不在少数。纵使让小宫主下山,也需要详尽的安排才是,断然不可如此贸然。”

老妪用空洞的凹陷看了碧君一眼,说道:“无妨,去吧,明日你还要去摘天罗雪,今日要好好调息,莫要耽搁了。”

碧君略微一犹豫,拜别了老妪。

老妪再次看着手中的信,自语道:“禅宗,阴阳门,看来九州不会平静了,那丫头也该出去看看了。只不过她是要先回去看看,自己查明他的哥哥死了,也就死心了……”

玄色大门依次敞开,一位身穿浅红色三魇花的少女从其中走了出来,没有人察觉到这个普通的少女就是小宫主。

——

厚厚的雪。

风卷起雪,浮成一片海。

幸而风不急,雪不重,不至于掀起惊涛骇浪。

恐怕没有人能够说得清这座山里面到底有没有一块石头,反正人们连一块石子也都未曾见过,只有无比挖不透的雪。

这座山很高,高到让人无法攀登的地步。任何想要攀登的人,都会被冻死在路途中,不定在那个角落就会现一具栩栩如生的尸体,或许等其暖和过来,还有着一线生机。

山顶被削平,建了一座城,城中却没有风雪,温暖如春。

知道这座城的人不少,见过的却不多,能够进去的更少。

因为这座城名为风雪城,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城。

城中的世界并不小,一个普通人花上半生的时间也未必能够走遍所有的街道,是以这座几乎与世隔绝的城并不寂寞。

不过还是很少有人愿意登上那高耸的城墙,去忍受那风雪的吹拂。没有人来,城墙上便没有半点的响声,也没有半点烟火的气息,更不会有一碗热腾腾的阳春面跟一碟牛肉。冷冷清清的,连个脚印都没有。

城墙上堆着厚厚的雪,没有尖锐的冰凌,这些雪就显得柔和许多,更何况今天是出奇的好天气,风已经停下了,万里无云,能够望尽四周的山峰。

一个白点正在缓缓地登上这里的城楼,将木质的楼梯踩出轻微的吱吱声。

千年雪狐制成的大氅,距离人十步的距离,就可以完美地藏在雪中,神隐境的老猎人都未必可以觉。这样的大氅,整个风雪城中也只有一件。

站在瞭望台上,抚去栏杆上的积雪,宁一将大氅解开,呼出了几口热气。身后的侍女立刻接过,小声提醒道:“小姐,您还是穿着吧,别受了风寒。”

宁一莞尔笑笑,说道:“我还没有弱不禁风到那种地步,穿着太笨,反而会滑倒。”说着,宁一向前走了走,更靠近栏杆。

侍女紧跟了一步,说道:“小姐,雪很滑,您要是有个什么闪失,奴婢可怎么向家主交代……您还是退回来吧,在这里照样能看得清,不差那一小步。”

宁一向着旁边瞥去,说道:“有好些人看着我呢,我能有什么闪失。”

侍女轻微叹了口气,说道:“小姐,您要是再偷偷跑出去,老爷非疯不可。其他八家的少爷们快要来了,您可千万别再惹什么乱子了。”

宁一靠近了栏杆,身子微微向前倾,努力向前望去。

侍女在心中轻叹,不再说话,她知道现在是不能打扰小姐的。有时候,小姐都可以在这里眺望上一整天。

风雪无声,心有声。

“你怎么还不来,你怎么还不来,我等你,我一定等你,你要快些来,你一定要快些来。”





  https://www.66wxw.com/31_31972/171016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66wxw.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6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