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07阎赫的笑,惊悚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7章阎赫的笑,惊悚

阎赫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多,想也不想的下命令:“这件事情我不希望第三个人知道!”

“放心,看到她血的颜色不太对时就由我亲自化验,所以没有第三个人知道!”风侨点头,与阎赫交谈了一会之后就离开了病房。

阎赫坐在床边伸手轻抚着沉睡中的非颜的侧脸,眼中的柔光如星辰一般耀眼。

果然,他还是比较喜欢那个小豹子一般的她。

现在这个模样,太无趣!

非颜醒来的时候发现四周无人,她依旧还是在酒店。

脖子有些疼痛……

“混蛋……”

非颜张口想要骂人,发现她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反而喉咙火辣辣的疼痛。

让她的脾气更加的暴躁起来。

那个老男人……总有一天,一定要弄死他!

反手,银针刺入她身体各处,内力运行了一圈之后她才轻轻的出声,才能听到自己的声音。

她下床直接走了出去,肚子饿的她现在没有心情理别的,而是随着标志来到餐厅,听说是自助餐。

不过来到餐厅之后才能发现,她好像走错地方了。

入眼的全是衣鲜光亮的男女,一个个打扮精致,脸上带着面具般的笑容。

而一身长袖的睡衣裤出现在这里格外的显眼。

她的出现,全场一瞬间沉默。

这个女人,穿着睡衣来宴会,是脑子有问题?

非颜鼻子抽了抽,闻到了什么香味立马朝着食物走去……

不过没有接近食物的她被几个女人拦了一下,围着她不屑冷笑:“哟,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穿睡衣参加宴会的,现在的小姐一个个的都变着花样找恩客吗?别说,还真吸引人的视线!”

一个打扮性感的女人直接嘲讽笑了起来。

“杨姐姐,说不定人家是没钱买衣服所以才穿睡衣的吧?在这里随便钓个凯子,名牌衣服与首饰不就来了?”

“也是!”

被称为杨姐姐的女人叫杨宣紫,有一个混黑白两道的父亲,所以走到哪里都是被人奉承的存在。

杨宣紫一身黑色的性感礼服,她的目光将非颜上下左右打量了一下之后才目露不屑。

听说阎爷有带一个女人过来这边,应该不会是她。

就这么模样,虽然长得好看一点,可是脑子好像不太行的样子根本就不会是阎爷会喜欢的。

“你是谁?”杨宣紫对于这个穿着睡衣参加宴会的女人生起了一丝兴趣,不管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的,最起码她的胆子不错。

要知道,这宴会可是轩辕家召开的,就这样出席,要是惹了什么乱子,不知道有什么下场?

华夏最古老的家族是谁?

轩辕!

轩辕家的历史无法查明,可是顶级权贵们都知道,唯有这个家族与新出现的赢氏集团是目前最不能惹的存在。

看来,好像有好戏看了。

杨宣紫露出一抹笑容,深埋眼中的嫉妒,她走了过去,好像十分好心的轻声提醒:“这位小姐,这里是私人宴会,你穿睡衣会引起别人的闲话,要不要我带你去换一件衣服?”

非颜抬头仔细打量了四周人们的装扮,才明白她像她来到了私人宴会之中。

低头,对上她的睡衣……

非颜这才后知后觉,有些不舍的看着桌上的食物,这样下去估计真的吃不安心了。

想了一下,她点头,起身,“多谢!”

“杨姐姐,你干嘛这么好心嘛,她丢人脸是她的事情!”有人开始不开心的劝了起来。

而杨宣紫则是没有回头,她微微一笑,带着非颜直接离开了原地。

来到了一间房间门口。

“进去吧,这是我的房间,里面左边的柜子里的衣服你可以随便拿一件!”杨宣紫走到门口就停了下来,她没有进去,反而示意非颜进去。

非颜疑惑的点点头,伸手推开了房门,直接走了进去……

“我还有事,你先换,我在楼下等你!”

说完,柳宣紫就直接离开了,离开的时候她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又不屑的笑意。

就是长得好看一点,果然脑子不太好呢!

非颜走了进去随意看了四周一眼,不得不说是一间很奢华的房间,不过摆设来看倒不太像是一个女人的房间,反而有些像是男人的……

非颜伸手摸着下巴细细的思量了一下,走到了左边的柜子,直接打开,看着里面一排的男式西装时她眯起了双眼。

果然,是一个圈套!

这就是传说中的陷害?

娘亲说得果然不错啊,女人有时候狠起来连一个原因都没有,难不成她就是穿了睡衣碍了那个女人的眼,所以就这么想要教训她?

关上房门想要离开,可是这时,一个男人脸色格外阴沉的站在了她的后面,声音冰寒入骨:“我说过我不需要,看来你还是不太听话!”

非颜下意识的回头,对上了一双阴郁又让人心惊的双眸,他的眸色漆墨幽沉,就好像扭曲的异间空间一般,让人无法与之对视,反而觉得头皮发麻。

男人看到她的脸时微微一愣,随后,眼底的黑沉如同墨焰一般的燃烧着,一步一步,慢慢的逼近她。

“无视我的命令,看来是一个为了钱而不要命的女人!”

非颜从他的双眼之中回过神来,有些心惊的垂眉,“我要回房睡觉,走错地方了!”

轩辕齐墨目光上下左右的打量着眼前这个穿着睡衣的女人,再次一愣,对于她的话多了一抹思量。

难不成真的走错房间了?

非颜不太想跟眼前的男人有过多的纠缠,对方给她的感觉不太好。

说着,就要离开。

“我的地方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能走的?”男人阴郁的目光之中有着淡淡玩味。

侧身,站在了非颜的面前,拦去了她的去路。

“你想做什么?”非颜冷着脸,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一步。

她的退步看在了男人的眼里,男人的目光更加的玩味。

轩辕齐墨一步步走到了她的面前,而她一步步后退,背后冷硬的墙面壁让她回过神来,凝眉,脸上浮现一抹怒气。

轩辕齐墨伸手掐着她的下巴,力气大得好像快要掐碎她的下巴骨一样。

“装什么?不就是来勾引我的?好啊,我给你一次机会,反正你成功的勾起了我的兴趣!”轩辕齐墨的眼中是深深的不屑,对于这种送上门的女人向来是没有兴趣的。

然而,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身上气息十分的干净,跟平时见到的完全不一样。

多少,有了一丝的兴趣。

不知道是哪家送过来的?

慢慢的低头,手,滑入她睡衣的一瞬间,非颜的脸色瞬间一寒,伸手握住他的手杏眸一瞪,内力瞬间释放了出来,同时,她抬脚对准轩辕齐墨的命根处就是一脚……

压住她的腿,轩辕齐墨感受到了她的与从不同,双眸紧眯,“你是谁派来的?”

“你脑子有问题吧!”非颜直接吼了起来。

她的脾气本身不太好,因为从小是在父母与兄长的溺爱下长大,她的性格在亲人的面前是乖巧又温顺的,可是说到底,或许是纳兰清带得时间最长还是怎么的,她的性格与纳兰清很像。

简直就是隔代遗传。

容易急躁,自由散漫却不喜被人束缚,唯独这一点的时候就会特别易怒。

性格上面继承了楚容珍的心思与谨慎,同时也继承了非墨的无情无欲。

特别是在男女感情的上面,她还真的像了她自家的无良的老子。

手指间,银针滑过手指,夹住,她想也不想的直接朝着轩辕齐墨刺了过去。

轩辕齐墨的表情一寒。

果然是派来的杀的。

手下不留情之时,非颜攻击的瞬间他侧身一躲的时候,她冷冷一笑,勾唇,一掌就狠辣的朝着他的胸膛拍去。

防备着她手中银针时却没有注意她轻飘飘的一掌,直到用身体感受到她看似无力实则危险十足的一掌时,他后悔来不及了。

鲜血从喉间涌了出来,忍不住直接吐了出来。

他妈的,被一人掌打出血,这说出来都没人相信!

轩辕齐墨的表情却十分的阴寒忌惮,“没想到他们请来了这么一位高手,果然舍得下大手笔,你是谁?”

“你姑奶奶!”非颜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本来想吃饭的,这都是什么事儿?

瞪了轩辕齐墨一眼,非颜拉开门就要离开,门口,保镖拿枪指着她的头。

轩辕齐墨伸手捂着胸口,那火辣辣的疼痛让他十分难受的坐回了沙发,他轻轻的咳嗽了一眼,眼底的阴郁压抑之中划过淡淡的光。

目光,紧盯着站在那里被逼得一步步重新回来的非颜,眼底是赞赏。

“现在可以说了?”轩辕齐墨坐着与非颜对视着,伸手慢慢擦掉嘴角的鲜血,俊美的脸上轻含着一丝冰冷的笑意。

第一次,他第一次被一个女人压着打!

而且还是无还手之力!

“我说了我走错房间了!”非颜耐着脾气。

“有这种身手的人说走错房间我还真不信,你可以不说,但不代表我有这个耐心等下去!”轩辕齐墨的语气变得冰寒了起来,仿佛不悦她的不识抬举。

虽说对这个怪异的女人感兴趣,但是他可没有把自己的命轻易的置放在危险之中。

所以很可惜……

“我没什么好说的!”非颜冷冷的回了两个字,皱着眉。

被触碰之后的恶心感消失之后,心情也慢慢的开始平复了下来。

眼前的男人明显不太好惹。

先脱身比较好,她还不太想惹也麻烦。

“你可以查看监视器,我被人骗过来的!”这次她是真话。

“先是走错房间,现在又说是被人骗,接下来还有什么借口?”

轩辕齐墨根本不信,不仅不信,表情更加的阴沉了起来。

不配合的敌人,没有留下的必要。

挥手。

非颜快速的偏头,可是脸上一条淡淡的血痕还是出现了……

没有声音?

非颜的回头,目光看着对方手里的消音手枪,她的眼中划过一抹唳色。

消音之后让她对声音的辩别迟顿了很多。

怎么就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消音的武器?

她伸手抚摸着脸上的鲜血,那火辣辣的疼痛,伤痛不大,可是对于她来说这简直就是挑衅。

她是谁?

公主!

岂有理礼!

轩辕齐墨空然觉得空气变得有些奇怪起来,有些冷,不,应该说是空气变得很窒息。

是一种让人无法呼吸的窒息感。

眼前的身影微闪,仅仅一瞬间,玻璃碎裂的声音传来之时,就能看到非颜的手拿着一块玻璃的碎片朝着他的脖子直直的划了过来,身后的保镖想也不想的直接开枪,她偏头之时,子弹从她的耳边划过的同时也擦过那男人的脸,一道比非颜要深不少的血脉出现在男人的脸上,而子弹深入了他耳边的沙发之中……

非颜跳起来扑到了男人的身上,一脚踩在他的心口,一把扯着他的衣领,手中的玻璃碎片直指他的颈间……

“不准动!”

然而那些保镖根本不把她的威胁看在眼里,认为她手中的碎片根本快不过他们的子弹。

所以当下也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动手……

砰的一声,对准了非颜的后背心脏处……

同时,砰砰的两声,清脆的声音响起的同时,非颜那紧缩的瞳孔一瞬间放松,偏头,看向了一边的门口那熟悉的身影。

阎赫目光紧眯,他与贺白十分准确的射向非颜后背的子弹直接打飞,这需要十分高超的命中能力才行。

“你们是谁?”

阎赫阴寒的目光之中划过血腥,“滚!”

“住手,不准对我的客人无礼!”轩辕齐墨看到阎赫的一瞬间立马出声叫住了身边的人。

而非颜依旧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她与阎赫的目光对视着,原本就格外生气的她一瞬间像只猫一个炸毛了。

那微缩的瞳孔一缩间如猫儿警戒一般,看起来有几分的尖锐,而且身上的气息变得格外的复杂又冰寒。

这个男人想杀了她!

“你想玩到什么时候?下来!”阎赫的目光越来越冷,特别是看到她紧贴着另一个男人时那亲密接近的模样,心中一阵的不悦。

明明昨天不过碰了她一下就要死要活的,而现在却直接骑到了另一个男人的身上……

越看,他的双眼觉得越疼。

火气,也越大。

非颜冷冷的瞪着他,“怎么,又是你朋友?”

扔掉了手中的玻璃碎片,而换成了她手中的银针,银针就这么紧贴着他的脖子动脉处,而非颜的目光变得渗人。

“下来!”阎赫声音之中夹带着怒火,还有着警告。

非颜不肯。

“你可以胡闹,但是你胡闹的代价一定会有人替你背!”阎赫的警告这才是最致命的,拿张果儿威胁她,不甘又无奈耐奈。

抿唇。

从轩辕齐墨的身上轻身一点,轻飘飘的落地,离阎赫,离轩辕齐墨都远远的。

轩辕齐墨这下也听出了两人的对话,他的双眼划过幽沉,“阎赫,这是你的人?”

“嗯!”阎赫直接承认了。

走到了非颜的身边,伸手,想要查看她的身上有没有问题时,非颜后退,明显的拒绝。

手,僵硬在了空中,阎赫的表情十分的恐怖。

他用力的握着手,冷眼扫了她那倔强的模样,回头看向,“事情等下再谈,我有别的事情先处理!”

这个死女人,轩辕家被国家保护的原因就是他们的毒,那么近距离碰轩辕齐墨,万一中毒了怎么办?

也不理轩辕齐墨会不会答应,阎赫锐利目光扫向了一边生气的非颜:“还不跟上?”

非颜冷冷重哼。

不想听他的话,可是一想到果儿姐,她又萎了……

老男人,迟早……迟早一定要弄死他!

轩辕齐墨那双如蛇眸一般阴冷的瞳孔这中印着非颜的身影,而且还是穿着睡衣十分怪异打扮的非颜,他勾唇无情的冷笑:“去查一下这个女人与阎赫的关系,所有,全部都要!”

“是!”

呵呵……

阎赫的弱点,好像终于出现了!

非颜慢慢的跟在阎赫的身后,她伸手捂着肚子皱眉。

好饿好饿好饿,真的好饿……

阎赫走在前面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的神情,目光,看向她捂着肚子的模样,微微皱眉。

腹部受伤了?

不动声色的放慢的脚步,让她可以跟上又不会太累。

哪怕走得再慢,她脸上的那皱眉的表情没有消失,不像是痛苦,可是又皱起了眉,跟肚子有关?

阎赫一本正经的猜测着她到底是怎么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背后没有了她的身影。

下意识抬眸,就看到她跑到一边的厨房看着那些做好的饭菜流着口水,弯腰,偷偷的拿起一只大虾就直接吃了起来,那如偷腥猫一样的表情看在了阎赫的眼里,他一愣。

是肚子饿了?

想到了什么,他的表情十分的阴沉。

是一种复杂的阴沉。

什么时候,他的心思会为了她而转?

两年前的初次相遇对她不过是一种兴趣。

一个十几岁的女孩着有十分怪身的身手,这未免也太过玄幻了。

也是因为这原因而有了兴趣。

可是现在……

他站在门口,目光,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在那里偷吃的模样,看着她笑着跟厨师道歉的模样,一边偷吃一边道歉那没有心没肺的模样……跟他平时见过的那种血腥又神秘的她根本不一样……

他铁血又冰冷的三十年,从没有看过这么复杂又矛盾的存在,可是又忍不住的想要接近。

美丽又脆弱,神秘又强大。

你到底是何方走失的精灵?

或许,有一天会消失吧?

想到这种可能性,阎赦的表情变得十分危险起来,盯着非颜那被追着跑也要吃东西的模样,他眼底的炽热目光就好像是烈焰般灼热,想要将她焚烧殆尽,从此哪里也去不了,也不会再消失。

有时有一种冲动,将这只小豹子给圈养起来。

哪怕会磨灭野性也无所谓!

端着盘着被追着跑的非颜看到阎赫的目光,那一瞬间,那种极具侵略性的目光让她的心一滞。

莫名的有些心惊。

快速的与她擦身而过,阎赫伸手夺下了她手中的盘子,皱眉,“闹什么?”

“还给我!”非颜瞪着他。

“大厅有吃的!”阎赫沉声道。

“我去了,不给吃!”非颜有些委屈。

“谁说的?走!”阎赫冷冷一笑,他的人,谁敢于拒绝在外?

冷着脸一把扔掉手里的盘子,在非颜十分可惜的目光之中走在最前面,瞪着一眼可惜盯着地上散落的食物的她,那尖锐冷酷的视线最终让她撇撇嘴,再次跟了过去。

依旧是睡衣,依旧是同样的地方,可是这次她的出现跟刚刚就不一样了。

阎赫就是一个活招牌,也是一座活冰山。

想要靠近却又被冰封。

非颜的目光一个瞬间就被吸引了,这才立马走到一边看着四周的食物,双眼立马亮了。

满满的挑了一大盘,她坐了下来,正要吃的时候熟悉的声音传来:“咦?你不是去换衣服了吗?怎么还是没有换?”

杨宣紫看到她的时候十分的震惊。

不可能的。

明明她都查好的轩辕齐墨的休息时间把她骗了过去,依轩辕齐墨的手段来说,不死也会半残。

她怎么一点事情都没有?

还是说她根本没有遇到?

杨宣紫想不通,只好过来试探一下。

从食物之中抬起头,非颜飞快的嘟着嘴咀嚼了几下,含糊不清的说着:“里面全是男人的衣服,没法换!”

杨宣紫的双眼轻闪,“只是男人的衣服?你没有看到什么人?”

“没有!”非颜侧身,起身,又去挑自己喜欢的食物。

随后不再理她。

杨宣紫有些想不明白……

这时,身后一道将要冰封她灵魂的声音响了起来:“让开!”

她下意识的回头,目光,对上了阎赫那张十分冰寒的目光,她害怕的身体微微一颤,然后才赔笑,立马让开。

“对不起阎爷,请!”慌乱之后是兴奋。

她终于跟他说话了。

太好了。

阎赫坐到了非颜刚刚坐过的位置,冰寒的目光扫了杨宣紫一眼,眉头微皱。

“对不起杨小姐,阎爷要吃东西,请离开!”贺白得到了示意立马上前,语气之中的拒绝十分分明。

杨宣紫不愿意放弃,要是攀上了这树大树,那么……

“阎爷,要不我陪您一起吃吧,这里有很多的东西都不错,如果不喜欢的话我家有……”

“滚!”

阎赫一个眼色都没有给她,目光,看着抱着大盘小盘食物过来的非颜,他皱眉。

这个份量……

非颜回到桌前的时候发现她的位置被阎赫霸占,心里不爽,这可是一个离食物最近的位置。

“阎爷,你坐了我的位置!”非颜好心的提醒着。

阎赫却像是没有听到了一样。

非颜翻了一个白眼,她怎么觉得这个男人是故意的?

“阎爷,您老耳背不是你的错,麻烦让开,这是我的位置!”非颜的一身,让四周的人们一个个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

这个疯女人知不知道阎爷是什么样啊?

分分种就能玩死你的存在!

不要命了?

“放肆,你怎么可以对阎爷不敬?阎爷,您别生气,就看她这种模样就知道是一个疯女人,脑子有问题!”杨宣紫觉得自己的表现机会到了,弯腰轻声的靠近了阎赫,眼中带着小小的兴奋。

一定要得到他的注意,这样,才会有更多的机会可以接近他。

“你还愣着干嘛?别打扰我们吃饭!”杨宣紫这下把自己完全当成了女主人一般,她也不想再演戏,直接对着非颜露出了不友好的神色。

非颜静静的看了一眼。

两面三刀,原来娘亲说过的两面三刀的人是长这种模样。

嗯,受教了!

她淡淡点头看在了杨宣紫的眼里,得意的表情更深了几分。

阎爷一定会另眼相看吧?

阎赫确实令眼相看了,他冷淡又无情的斜视了她一眼,“别打扰我吃饭,大白,把这个脑子有问题的疯女人赶走!”

“就是就是,穿着睡衣来参加宴会,也不知道脑子是不是有坑!”杨宣紫没有看到阎赫的表情,目光得意的看着非颜,心中满是窃喜。

贺白站了起来,挥手,立马两个士兵走了过来直接把杨宣紫给架了起来。

突然的变故让她有些回不过神来,愣愣轻唤:“阎爷?”

“她穿睡衣是我允许的,怎么,不可以?”

阎赫淡淡的一句话重重的捶在了四周人们的心中,一个个不敢置信。

好像,有什么听错了。

阎赫无视所有的目光,伸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坐!”

“不用,我坐别的地方!”非颜摇了摇头。

说着,就要朝别的位置坐去……

阎赫阴沉的目光一扫,扫过在场所有人,所有人的头皮一阵发麻,脑子没有转过来的时候身体却做出了反应,一个个抢着一把椅子直接坐下……

“坐!”阎赫认真的盯着她,表情仿佛在说,你不坐这个位置的话就站着吃。

非颜黑着脸站在原地。

这个老男人,简直不要太幼稚了。

重重的将手中的食物放到了桌子上,瞪了他一眼,非颜会到了阎赫的身边埋头吃了起来,没有看到阎赫的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虽然极淡,可是在场所有人都觉得快要世界末日了。

这可是真正的一笑惊魂!

万千幽魂。

------题外话------

有人看月光的番外吧,因为这是月光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男主,霸道冷漠型的,有哪里不太好的大家可以说出来,集思广议,也能帮月光少走拐路呢!

欢迎大家提出一些意见,或者直接通过qq跟月光交流也行。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