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08烛龙蛊反噬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8章

阎赫的笑,那简直只有惊悚可以形容。

如昙花一现的笑容一扫而过,阎赫又恢复成了平时那冷酷肃杀瓣模样,静静的看着她吃的,莫名的味口大开,伸手拿着筷子也跟着吃了起来……

一模一样的食物,好像不怎么相同。

明明她吃得这么开心。

阎赫皱眉。

目光,盯着她的盘子……

“你是不是吃得太多了?”阎赫看着她的进食进度与份量,他疑惑了。

女人,是能吃这么多的生物?

“关你什么事,又不是吃你家的大米,再说了,怎么滴,做你的人还不管饱?”非颜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对于吃的执念她可是完美的得到了舒姨的真传。

愿望就是吃遍天下美食!

两颊鼓鼓的好像松鼠般的吃相,阎赫平静的看着她的吃相,忍不住的从她的筷子上夺过了一点肉片,放在嘴里慢慢的吃了起来……

嗯,味道好像比他的那盘好太多了。

果然大白不太会挑食物。

啪嗒几声,一个个弯腰捡着掉落在地的餐具,完美的掩下了脸上的震惊。

他们是不是遇到了一个假的阎爷?

非颜瞪大双眼看着筷子上的肉被人夺了,这简直就是虎口夺食啊,不能忍也要忍!

无视无视,她是善良的小仙女,不跟老男人计较。

叉子上的牛排又被夺,偏头,就看到那修长如玉的手指灵活的用着筷子夹走了她最喜欢的牛排,想也不想的抱着他的手臂低头,张口连着筷子一起咬下。

阎赫的表情一僵,手臂感受到了她温软触感的某处柔软时,他的身体也跟着僵硬了起来。

非颜没有这个自觉,她满心开心的夺回了牛排之后得意的眯起了双眼。

阎赫愣愣的坐着,眼底的幽沉深邃的最深处,有什么东西慢慢的苏醒,慢慢的在眼底那平静无波的墨色汪洋之中掀起了波浪。

目光,静静的看着被非颜咬过的筷子,他愣愣的看着,然后鬼使神差的夹着自己盘子里的食物吃了起来,目光,一瞬间变得诡异起来。

味道,比他想象中的要好太多……

双眼深处跳动着阴暗不火的墨焰,拿着筷子夹了一块早就切好的牛排递到了她的唇边,正在吃的非颜嗅了嗅,下意识的张口,一口咬下!

不太明白这个老男人哪里变得不对劲,脑子抽了?

阎赫眯着双眼再次夹着菜自己吃了起来,嗯,味道好像又变好了。

接着又夹了一点,味道,不太好!

他偏头,目光灼灼的看着非颜,掩下了眼底的神绪。

知道她喜欢肉,所以打一块肉递到了她的嘴边,依旧像是被投喂的小猫一样,想也不想的一口咬下……

好像找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而贺白好像也发现了什么,立马拿了不少的肉放在盘子里放到了阎赫的面前。

阎赫慢慢的喂着,感受着心中那愉悦的情绪时,他的目光深处是看不透的幽沉。

后知后觉,非颜发现四周的目光都在看着自己,而她则是乖乖的接受着这个老男人的投喂,她立马抗拒的偏过头,“不用了,我自己会吃!”

阎赫的手停在空中,说出了一句事实:“没有我的命令,他们不敢给你任何的食物!”

想吃,就乖乖的!

这就是他的言外之意。

“不吃了!”非颜将手中的叉子一甩,直接站了起来。

算了,没有吃饱就没有吃饱,她又不是宠物,凭什么乖乖听他的话?

非颜站了起来之后就直接离开,无视空气之中那冰冷入骨的寒意,也无视身后紧盯着她的那双冷酷寒眸。

大摇大摆的离开。

阎赫的表情很危险,真的第一次有人敢这么不给他面子。

虽然生气,却是在他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坐在那里表情冰寒,所有人都不敢接近他。

远处,轩辕齐墨盯着阎赫的动作与目光,他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格外的怪异起来。

“真是没有想到,他阎赫开始有弱点了!”轩辕齐墨如蛇一般阴郁的目光中划过玩味。

而他身后的助理淡淡抬眸看了阎赫一眼,轻声道:“阎赫本来完美没有破绽,现在出现一个破绽也是好事,这样您才能如愿的得到想要的东西!”

“怕只怕这软肋不是软肋,而是阎赫的硬骨,这样才会麻烦!”想起了非颜的脾气与动作,轩辕齐墨眯起了双眼,眼底那深深的复杂与幽沉显得格外的压抑。

“一个女人,再厉害也是女人,难不成还可以超越科学范围不成?”那助理倒是不太在意,在他看来,就是一个男人再厉害也没有多少的厉害,血肉之躯可是很容易死的,而女人来说就更加的不用在意了。

轩辕齐墨淡淡的勾唇,露出了冰冷的弧度,“暂时不用管她,原计划进行!”

“是!”

非颜吃了一个七八分饱就生气离开了,好歹也是的尊严的。

没有走远的她本要回去换衣服的,可是没有走多久就看到了一边杨宣紫瞪着她,直接说:“跟我来!”

“不去!”非颜直接拒绝,她才不会跟这种女人在一起,只会浪费时间。

“你不敢?有了阎爷的宠爱还这么胆小,你这是丢了阎爷的脸!”杨宣紫脸上的嫉妒无法掩盖,她可是费尽心力都想主上他可以认真的看自己一眼,可是怎么也做不到。

哪怕他与爸爸有生意关系,可是从来也不会正视她一眼。

凭什么这个女人却能得到他的所有注意力?

简直不能忍!

非颜翻了一个白眼,她侧身想要离开,然而杨宣紫却对着她用力的一推,把她推到了附近的一个房间之中,而房间里面有三四个不认识的男人正站在那里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

目光扫到了非颜的脸时,原本不太有兴趣的脸勾起了兴味。

不错,来了兴趣。

非颜被推了进去的时候身后杨宣紫就直接锁上了门,在门外,她得意冷哼:“你就在这里好好的享受,也让阎爷好好的看看你的嘴脸,一个与四个男人鬼混的淫荡女人,看阎爷会不会还喜欢你!”

非颜的双眼紧眯,眼中的寒光就好像万年不化的寒冰,那紧眯的眸子深处早就掀起了一片的暴风雨。

果然女人的嫉妒总是不讲理的。

杨宣紫开心的离开,留着非颜与四个男人在房间之中……

非颜的目光紧盯着面前的一步步朝着她走近的男人,低斥:“要命的就给我安份点!”

“哟,还真是一个辣的,兄弟们,这个辣椒哥喜欢!”

“大哥,我们也喜欢,不过大哥先请,让小的喝喝汤就行了!”

“对啊对啊!”

从对话之中可以听得出来这四人之中有人一为首是老大,是哪里来的小混混吧?

不过小混混可以来这里也真是奇怪。

那就个名为老大的人伸手摸着非颜的脸,特别是看到她那美丽的五官时,眼中的喜爱之意十分的明显。

非颜的美貌是最天然的美一,如婴儿肌肤般的滑嫩,洁白如雪,光是这一点,就是那些美丽的明星也比不上。

她的美是最纯正又最自然的,也是最吸引人的。

“美女,哥几个也不想太为难了,怪只怪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说着就伸手想要触碰非颜。

不过没有碰到非颜就看到她柳眉一竖,眼中的怒火瞬间就冒了出来。

“放肆!”

是的,放肆!

一巴掌对着男人的脸就甩了过去,啪的一声极为的响亮。

非颜的一巴掌可是带着内力的,这手劲哪怕是男人也比不上,一巴掌甩到了男人的脸上,就看到他偏头吐出一口带血的血沐子,好像也有一颗牙齿跟着掉落了下来。

伸手捂着自己的脸,那男人的目光一片盛怒,咬牙,一字一句:“你找死!”

非颜轻哼,对付这种小喽喽她向来不太在意,杀了残了,没什么大不了。

这个世界的法则比楚国要严得多,然而却也格外的相似。

强者为尊!

“妈的,上,给我上!”被非颜甩了一巴掌,那人怒火大起。

三个小混混般的男人冲了过来,非颜一脚用力的一踢,身体在三人之间像只美丽的蝴蝶轻轻的旋转的着,飞舞着,也能看到三个男人的身体好像受去了重力一般的直接飞了回去,其中一个直接撞到了打开了门口中……

一个人打开了房间,打开房门的一瞬间一个人道就重重的撞了过来,他下意识的停下脚步,目光扫向了一边的非颜。

非颜的脚下躺上三个人,而她一脸寒冷的回头,目光盯着走过来的纳兰齐,“你怎么在这?”

纳兰清也惊讶了。

“这是我的房间,我不来这里来哪?”纳兰齐挑了挑眉,没有想到,他的房间之中还发生了这种事情。

“你的房间?”非颜一吸,身上渗出了十分恐怖的气息,冷冷的目光扫了地上所有人一眼,她轻身一闪,就好像瞬移一般的来到了纳兰齐的面前,极近的距离打量着他,一字一句,幽幽轻问:“所以说那个女人跟你是一伙的?”

“什么一伙的?”纳兰齐不明白。

“选在你的房间想要强暴我,那个女人不是跟你一伙的怎么也说不过去吧?”非颜慢慢的伸手,目光十分的冰寒,让纳兰齐的皱眉。

他一本正经的摇头:“这是我原本预订好的房间,我刚刚才来住!”

意思说:一切他都不知情!

非颜眯起了双眼深深打量了很久,随后,目光扫向了房间之中的几人时,她眼底是一片的杀意。

纳兰齐清楚的发现了她眼中的杀意,“这房间不能住了,赔我!”

“没钱!”非颜沉声道。

“手上那个镯子看起来蛮值钱的。”纳兰齐说道。

非颜:“……”

非颜伸手抚摸着手腕上的银环,那是她娘亲送给她的,说是爹爹与娘亲的订情之物。

来到这个世界上,这是唯一一个带过来的东西,天蚕丝与毒针。

这是娘亲留给她的,她带到这个世界的唯一东西。

一直以来十分的珍惜。

“唯独这个不可以!”

非颜目光轻扫那些还活着的尸体,对于这种别人的剑她没有兴趣,幕后之人是那个女人,所以她的债主就是那个女人。

想到了这里,非颜飞快的离开,寻着那个女人而去。

设计了她,还有让她逍遥的道理?

纳兰齐则是静静的看着她的背影,眼中是挥散不去的玩味。

满大楼找着杨宣紫的身影,走入一道门仔仔的找着的时候就听道有人在议论。

“准备好了没有?”

“准备好了,把所有的逃生门都锁死之后断电,轩辕齐墨与阎赫两人一个都跑不了!”

非颜一听,就停下了脚步。

皱眉。

“没想到阎赫与轩辕齐墨没有火拼起,本为是除掉两人的好机会,不过不要紧,反正咱们爷也不急在一时,先除一个是一个,那一层的火药准备的如何?”

“大哥,全都准备了足够的量,放心!”

“哼,这次一定要让他们下地狱,让他们一个也活不出来,这样咱爷才能高枕无忧!”

“大哥,轩辕家可不是好惹,那个神秘家族可是世代接受国家的保护,动了他们的继承人就等于动了轩辕家!”

“没事,轩辕家死去的继承人又不止他一个,也没有看到他们的有什么行动,估计就是一个被神化的家族罢了。要是真厉害怎么会世代接受国家的保护……”

“大哥,我明白了,这里是最后的炸药,我们快离开!”

非颜听到了这里,在两人离开之后她走到了那火药的面前,是她完全没有见过的类型。

奶奶说过,她的世界之中有各种各样的火药,可是因为能力问题无法一一制造出来。

越难制造的威力越大。

她没有见过的火药类型,奶奶连试验都没有试验过,就代表着奶奶从一开始就知道这难度连研究的可能性都没有。

那么威力……

非颜的脸色变得不太好起来。

走到了一边被锁死的窗前,她拿着银针正要打开的时候又缩了回来。

锁不是问题,哪里哪这里是十楼也没有问题,她不会摔死。

她可以活下去。

但是……

虽说是被迫给那老男人的做了下人,他也没有做什么让她讨厌的坏事,最重要的是果儿姐目前还下落不明,估计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本想一个人自己离开的,可是非颜最终没有。

她自由而肆意,却不代表她冷血无情。

受人恩惠,双倍回报。

非颜四处找着齐墨的身影,可是一直没有找到,随意的抓了一个人问也问不到什么,听到阎赫的名字早就吓得腿软了。

她皱眉。

轻身一闪,手中的天蚕丝缠上了巨大的吊灯,她直接坐了上去……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阎赫与轩辕齐墨坐在房间正谈着事情,轩辕齐墨的表情不太好,而阎赫却没有多少的表情。

阎赫的目光冷淡肃杀,“你们轩辕家的事情我不会参许,前提是我有一个条件!”

轩辕齐墨的脸色不好,轩辕家内部出现了问题,再加上外部又有人紧盯着他们,现在一片混乱中。

“什么条件?”

“你们轩辕家的传说是真的?世代传承着歧黄医术?”阎赫一本正经的问着。

不过轩辕齐墨却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好像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他拍着桌子直接笑了起来,“哈哈哈……阎赫,什么时候你这个军队却相信这种歧黄之术了?脑子有问题了?”

阎赫冰冷的目光变得阴寒,“替我医好一个人,我就不参与你们轩辕家与赢氏的事情!”

轩辕齐墨脸上的笑容沉了下来,他抿唇,目光疑惑:“你认真的?”

“我从不开玩笑!”阎赫冷着脸沉声道。

他从不开笑,所以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

风侨都无法医治的病例,或许这个世代为医的轩辕家可以治好。

轩辕家受到了国家的保护就是因为他们的医术,听说是明摆与这个世界完全相悖的医术,而且他们研究出来的毒药同样是仪器检测不出来,是暗中行事最好手段。

为了不让轩辕家的毒流出去,也不让轩辕家的能力被别人知道,所以世代以保护之名而监控了起来。

知道的人不多,而明白真正原由的人则是更少。

“轩辕家不治病!”轩辕齐墨抿了抿唇,有些松动的意味。

“她的身体之中有仪器无法检测的毒,是让你们解毒!”阎赫冷着脸。

轩辕齐墨这才松了一口气,如果是解毒的话……

“我不保证可以解掉!”

“嗯!”

阎赫没有进一步的要求,对于他来说,风侨是顶尖的医生,可是却完全没有办法的话,或许她与轩辕家是有关系的。

更直接说,她身体的异样很可能来自轩辕家!

阎赫的表情这才好一点,然而这时,外面,那惊天暴吼直接响起……

“阎赫,你个老男人,听到了快滚出来!”

“阎赫,听到了立马逃命,这一层全是火药,小心炸得你四分五裂!”

“喂,老男人,听到没有?听到就吱一声!”

“哈哈哈哈……老混蛋!”

“……”

非颜坐在巨大的吊灯之上直接大喊了起来,声音之中夹着内力,让她的声音远远的飘走。

而听到她话的人们一个个双腿一软,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这个女人不要命了?

敢骂阎爷,绝对死得很惨。

还有,嗓门真很大,刺得他们耳朵疼。

阎赫黑着脸从房中走出来,瞪着坐在吊灯上的非颜,眼底的冷酷狂躁让他现在的模样十分的恐怖。

“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非颜看到阎赫走了出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才不到人,只能用这种方式找人了。

没想到还不错,一下子就把他给叫了出来。

从吊灯上面轻飘飘的跳到了阎赫的面前,非颜冲着他露出一个笑脸:“恭喜你,老男人,你被仇家盯上了,这一层全是火药,定时五分钟后,拜拜,各自逃命吧!”

非颜说完就要离开,然而她的手握冰凉的大手握住,回过头,对上了阎赫那张十分刚毅的脸。

“你是特地来通知我的?为什么?”

脸上,不自觉的划过一抹淡淡的柔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温柔。

非颜打了一个寒颤,撇撇嘴:“你死了我的果儿姐怎么办?”

“所以,你是为了张果儿才救我的?”阎赫的脸就好像天气一样多变,听着她的话,眨间,又阴沉了下来。

尖锐的目光仿佛要刺穿她的身体看到她灵魂深处的真相。

“当然,不然你以为我吃饱撑着?”非颜挑挑眉,上下左右打量了一下阎赫的表情,然后开玩笑的打趣:“不会吧,你吃醋了?”

“哼,那是什么玩意!”阎赫冷冷的抿唇,一脸的嫌弃。

非颜耸了耸肩,“快走,到时死了别怪我没提醒你!”

贺白快速的在阎赫的面前说完之后,阎赫的表情微沉,一把拉着非颜的手冷声道:“走!”

“所有的逃生通道被堵死了!”非颜快速的说着。

如果是她一个人的话可以撬开窗户的锁飞身而下,可是她的轻功最多只能带一人。

而且不保证可以可以完好无损!

毕竟这里太高,而且没有任何的借力点。

“爷,门打不开!”

轩辕齐墨先一步到达了逃生的地方,他的属下检查了一下之后脸色大变。

这是密码锁,断电之后根本无法打开。

轩辕齐墨看到了阎赫过来的脚步,他飞快道:“打不开,找找别的通道!”

“二楼的楼生通道只有两个,两个都被关死,电梯无法运作,没有办法!”贺白飞快的说着,脸上也是忍不住的焦急。

“让书生做!”

“有人故意扰乱了这里的信号,联系不上书生!”贺白摇头,他们被困在了这里。

轩辕齐墨抿唇:“垂直而下可以逃离这层楼,可是从这边下面去太危险!”

轩辕齐墨说的就是刚刚非颜坐过的吊灯那里,这建筑的正中间是一座巨大的吊灯,一楼,二楼,三楼,直到十五楼都是面对着大吊灯。

那里不是死路,只要有绳子的话还是可以下去的。

可是现在那里被宾客们一个个绑着绳子密密麻麻好像蚂蚁一样,一片混乱的时候还有人摔落了下去……

非颜看着眼前的防弹玻璃门,她不太明白,拉着阎赫的手,“这玻璃弄不碎?”

“加厚防弹玻璃,弄不碎!”阎赫感受到她主动触碰着自己,本不想解释的他轻声解释着。

非颜抿唇,抬头看着阎赫那没有半分惊慌的脸,她咬牙。

目光,看着一边的轩辕齐墨,她手中银针直接射出,两人眨间倒在了地上的同时非颜出手,将四周的监视器也直接毁掉……

阎赫沉声问:“你要做什么?”

“这件事情之后把果儿姐还我!”非颜抿唇,目光幽幽的紧盯着他。

阎赫的目光冷冷的与她对视,最终,他点头:“可以!”

贺白将轩辕齐墨扶了起来给非颜让开了地方,非颜走到了玻璃门前,目光看了一眼上面的电子锁,随后,她慢慢的后退,气沉丹田。

头发无风自舞,她的身边隐隐有了解风声,虽然淡淡的,可是离她最近的阎赫却能感受得到。

非颜的身上突然出现了十分诡异的黑色纹路,那个纹身一般的存在……如果不是亲眼看到那是什么凭空出现的黑纹,真的无法相信世界上有这么奇怪的事情。

那是非颜的蛊王苏醒的痕迹,因为这是楚容珍花费了十年的时间与公仪初还有千九研制出来对抗烛龙之毒的方法。

随着她年纪越来越大,烛龙的效力也慢慢的增强,最后几人用烛龙血研究出一只蛊,可以压制烛龙毒的蛊王。

问题就是,这蛊是依靠非颜的内力而生存,一般的毒药根本无没喂饱它。

非颜的脸上露出一抹凝重,蛊王纹爬上了她美丽的小脸,看起来格外的渗人。

她的目光认真看向阎赫,“如果我昏迷不醒,记得给我喂毒,越毒越好,直到身上的蛊王纹消失为止就可以不用喂了!”

阎赫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还是点头。

非颜身上的气息越来越狂躁,蛊王纹就好像活物一样爬上了她身体的各处……

直到眼底也出现了十分恐怖的黑,将眼白也染成了黑色之时,她才猛得凝神,瞬间朝着那防弹玻璃门冲了进去,强大的内力夹带着狂风,她双掌拍到门之时那玻璃的碎片一瞬间四处飞散……

只听到砰的一声,整张被她硬生生的击坏,击碎,碎片四处飞溅……强大的冲击力让在场的人或多或少的受伤,不过因为非颜的内力有意护着他们,否则那强大冲击力下的碎片早就是致命的凶器了。

怎么可能只是受伤而已?

非颜的身上完好无损,拍了拍手,回头,冲着阎赫微微一笑:“你们什么也没有看到,对吧?”

虽然笑着,可是却是威胁。

死人的保密性可比活人要好得多。

“嗯!”阎赫点头。

他不会让任何人将她的事情传出去,到时引起了上面人的注意,她会有数不清的麻烦。

非颜的脸色却突然一僵,猛得突然吐出了一口鲜血,她无力的闭上了双眼:“老男人,敢放着我不管,小心我neng(弄)死你……”

------题外话------

新文还在做最后的修改与确定,清姐姐的故事,就在这两天可以跟大家见面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