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12没有我的允许,你不会死!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2章

“男女授受不亲!”非颜皱眉。

“……”阎赫没有再与她纠缠这件事情,反而在她的耳边淡淡道:“看来你不需要药了!”

药?

毒药?

非颜一愣,原本挣扎的身体慢慢的放松了下来,“你说过每天给我的,不准反悔!”

“前提是你听话!”

这简直就是非颜的死穴,对于她来说,阎赫手里的药是她十分需要的。

轻轻的闻着阎赫身上那男性的味道,好闻又干净,别说,他的怀抱还蛮舒适的。

火热又舍适,与他冷冰冰的性格完全不一样。

闭着双眼,她乖巧如一只小猫般,喉间还会发出十分舒适的声音。

“跟我闹是有骨气,不过若是用在我身上,那就是你挑错了对象!”

阎赫的目光紧盯着非颜,顿了顿,沉声道:“我不会接受拒绝,你也别反抗我随性而为,在我的手里没有男人与女人的区别,有的只有自己人与敌人。你是我的人,不要站在我的对立面,否则不管你是男是女我都不会手下留情,也绝不会同情弱者,这样,你才能活得长,明白吗?”

非颜听着阎赫那嚣张又狂妄的声音,微微皱眉,“我讨厌被人禁锢,我喜欢随性而为,看来你我注定无法和平相处……而且你该明白,我本就活不长,从小到大踏放鬼门关多少次,早就对生死看淡,反正迟早会死,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这完全是挑衅的话,挑衅阎赫的话。

阎赫伸手慢慢的抚摸着她非颜的头,感受到了她的退让,大手改变掐住她的脖子让她动弹不得,而另一只手则慢慢的轻抚着她的腰,冷冷道:“没有我的允许,你不会死!”

非颜无语。

难不成还真是阎王?

她命不长本就是事实,天生的体弱,是千九叔叔与娘亲他们用尽一切的努力才让成长到了现在,活了十几年,面对生死早就习惯了。

无人能治好她,这早就是命中注定的事情。

他又凭什么这么说?

阎赫见她走神,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就像是抚摸一只宠物一样,冷酷轻笑:“不管你是哪里人,是隐世之人也好,是来自过去或未来的人也好,没有我阎赫的允许,你休想离开我的身边半步!”

非颜听着他的话里话外不外乎是威胁,最后一句,好像是情人之间的告白一样,可是她却愣了愣,硬生生的没有听出来,反而吵哑着声音不悦道:“我终有一天会离开,你想拦也拦不住,就好像出现在这个世界一样……话说阎赫,你是多想要我为你所用?”

阎赫渗人的目光紧盯着她,盯着她根本没有听明白的模样,眼底偿处划过了一抹恼怒。

非颜没有看到他的目光,认真的想了一下,随后,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知道了,你不惜威胁我也要把我留在你的身边,是因为你的龙组太无能,所以为了提高你活命的机会才会看上我的能力,对不对?”

阎赫愣了愣,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拍拍非颜的头:“也只有你敢说龙组无能,够狂妄,这也是我看上你的原因之一!”

非颜磨磨牙。

她才不想被一个老男人看上。

“本来就是,我奶奶的龙组比你们强太多了!”非颜不服气的轻轻一哼,说出来的话却根本无法收回了。

阎赫的目光紧紧的眯了起来,“你奶奶的龙组?”

非颜的脸一僵,她有些后悔自已的一时口快。

不过,也不算什么大事吧,反正他查也查不到。

“当然,我奶奶训练出一支暗卫就叫龙组,他们的能力可比你的人强太多了,加起来连我都打不过,更别说奶奶的部队!”

“你奶奶是军人?”阎赫的目光眯得更深了,不动声色的皱眉、

“奶奶不是军人……你套我的话?”非颜一下子回过神来,目光之中满是恼怒。

这个老男人果然没安好心,现在还套她的话呢!

当她傻的不成?

不由的翻了一个白眼,非颜眼中闪过一丝的嘲义同,不过看在了阎赫的眼中间,他眉眼一冷,“你在不屑我!”

“阎爷看错了!”非颜死不承认。

“阎赫!”阎赫吐出两个字,扯过非颜的头在她的脖子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疼得非颜皱眉,可是他的手像是钢铁一般让她根本无法抗拒。

只能让他咬。

“阎爷不是你叫的,叫我阎赫!”半响,阎赫放开了非颜,低头看着她脖子间的咬印,粗糙的手抚轻抚着。

目光,愉悦的看着她脖子上的痕迹,“只许你一人如此叫我!”

非颜觉得气氛十分的怪异,可是她并不想惹怒这个男人,虽然不会内力,可是她依旧对这个老男人感受到了威胁,就好像是野兽一般。

激怒野兽是愚昧的做法,现在必须选择保留想法。

非颜闭着双眼,一副放松的模样,阎赫满意的点头,伸手将她揉进了怀里,冷声道:“张果儿我会放她走,但是想要抓回来也很简单!”

言外之间就是:你若违抗我的话,想要得新抓回张果儿也不是难事,所以乖乖的,别惹怒我!

非颜猛得想要坐起来,可是阎赫却扣住她的头,直接转移了话题,“说说你这次又是怎么了?”

“也没有什么,就是不小心气息逆走,差点走火入魔罢了!”非颜轻描淡写,不过这前发生的事情可让阎赫无法将这事轻描淡写。

“内力逆行?”

“嗯,内力逆行会使人走火入魔,那个混蛋拿电椅弄我,内力集中在心脏处保护之后想要游走四肢就必须逆行,所以就成了……阎赫,你他妈又套我话?”非颜猛得瞪大了双眼,满脸的生气。

阎赫直接坐了起来,不屑的盯着她冷笑,“你以为你的那点小秘密可以瞒我一辈子?”

非颜的脸色一白,她咬唇,“你怎么会相信?这个世界上的脸都是科学论的!”

“这个世界还有一种说法,叫超能力,有人相信有人不信,不过你的能力看起来明显就是不一样,与武侠世界里的人物设定一模一样,你说我会相信哪一边?”阎赫眯着双眼,伸手扣住自己的衬衫。

非颜坐在那里,表情震惊,“那我是从古代这种天方夜谭的事情你就不会得奇怪?”

“有什么好奇怪的?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阎赫背对着非颜,眼底是深深的幽沉:原来,是古代穿越的?

非颜不知道,阎赫现在依旧是套着她的话,不动声色的正套着她的话。

非颜见自己的秘密被发现了,她了不想再隐瞒了,“我想找到回去的路,你有没有办法?”

“可惜,这个世界还没有可以穿越过去与未来的东西!”阎赫的表情十分的恐怖,他绝对不允许她离开的,一辈子也不会让她回去。

“两年前,你我相遇时,你好像对这边的东西很熟悉!”

非颜坐在那里低着头,“我奶奶说过她来自未来,或许就是这个世界里的人,她教过我很多很多的东西,所以我见过不少!”

“叫什么?”阎赫皱眉。

“纳兰清!”

阎赫的表情猛得一变,他猛得回头,“那个军火商人纳兰清?”

“我奶奶说过她前世就是军火商人,没错!”非颜抬头,好像听到了什么,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你知道这个名字?那这里果然就是奶奶的世界对不对?这里的纳兰清还活着吗?或者说是什么样的人?”

原本心中对于非颜来自古代说法保持着疑问的阎赫这下完全打消了怀疑,纳兰清的事情属于各国禁止,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她不可能会知道。

那么……

“纳兰清一百多年前利用军火引发了战争之后消失不见了,她被共同抹杀了所有的痕迹,而且纳兰家族受到了重创,也从各国的记录之中消失,成了一群不被承认的幽灵!”

阎赫说着关于纳兰清的事情,显示,对于那个疯子做的事情他知道一些,那是还是从老一辈的口中得到真相。

“对,跟我奶奶说的一样,她说,她一时闲得无聊就毁了她所在的世界,不会错,就是她!”非颜双眼发亮,十分开心的点头。

她不崇拜楚容珍与不崇拜非墨,唯一崇拜的就是纳兰清。

她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挂到了阎赫的身上,“太好了,这里果然就是奶奶的世界,这下我终于可以不用那么无措了!”

阎赫的背一僵,感受到那小小的人儿趴在他时那柔软的身体,目光,微不可察的一柔。

“阎赫,太好了,我没有走丢,奶奶虽然不在了,可是我还是在她的世界里,一定可以找到回去的办法的!”

“嗯!”

阎赫淡淡的哼了一声,垂眸,掩下了眼中的黑暗还有那魔冽的目光。

回去?

回哪里去?

除了他的身边,她能回哪里?

哪里也不能去!

非颜独自开心,没有看到阎赫那怪异的目光,也没有看到他眼底的幽沉与霸道的禁锢之色。

将她纳为了自己的所有物,就绝不允许她离开。

非颜穿好衣服走出去的时候发现好几个人一个个头抱着纱布坐在那里,她微微挑眉,正要离开的时候就看到了阎赫放着一个瓶在他的面前,目光就静静的看着她。

非颜的双眼一亮,立马来到了阎赫的身边,伸手要拿那毒药的时候阎赫伸手一捞,捞住了她的腰间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非颜也不管,她的眼里只有眼前的‘食物’。

坐在阎赫的身上嗅着瓶子里的药物,小小一颗却散发着十分浓郁的药材味,她本身也会配毒,要是去了药店之后发现她开出来的药材别人根本不认识。

所以她放弃了。

乖乖的坐在阎赫的腿上,无视四周传来的锐利视线,她后知后觉,这才回头:“干嘛?”

“这毒怎么样?”阎赫没有回答,反而问着她。

非颜放在嘴里吞了下去,身上的蛊王纹一瞬间就浮现了出来,那黑纹不停的闪现着,好像是在兴奋。

“小烛很喜欢!”

“嗯,喜欢就行!”阎赫这才一本正经的抱着她,一手轻抚着她的头,就像是抚摸着宠物一样看着四周六人一眼,“从现在开始,她就你们其中的一员,代号无!”

代号无,表示没有。

不仅仅是代号的原因,而是她这个人。

阎赫在警告,非颜的存在不能被任何人知道!

“欢迎加入我们!”贺白最先表态,对于非颜的加入他表示欢迎。

越强大就越有利。

温纤则是咬唇,目光,紧相着非颜身上那怪异的纹身,她瞪大双眼,“老大,她……”

“非颜是苗疆鬼谷族人,隐世一族,你们或多或少也接受过一些那些神秘的部落,她的身份到此为止,我不想再听到别的声音!”阎赫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些,为非颜弄了一个假身份。

异域传说最浓厚的就是苗疆,从古到今,那神话色彩就没有消失过。

这个解释,反而比较合情合理。

非颜不悦的抿抿唇,她才不是鬼谷族人。

不过阎赫那警告的目光传来的时候她乖乖的闭嘴,一本正经的点头:“对,我是鬼谷族人,就是你们说的隐世之人,不小心迷路来了这里,目前正在找回家的路,这个黑纹就是我一族的能力,我族养蛊,你们听说过蛊虫吗?”

“听过!”所有人点头,苗疆人的传说中不就是苗蛊吗?

“嗯,就是这样!”非颜没有想到他们都会知道,难不成这个世界上也有人会养蛊?

她默默的记在心中,有空去拜访一下。

非颜的能力全部推到了苗疆等隐世一族,可信度不高,总比她是一个古人的可信度要高得多。

虽说有些怀疑的目光,但一个个还是慢慢的隐下了眼中光茫。

“非颜的事情到些为止,今后,不要再让我听到质疑自己人的声音!”阎赫的目光微闪,怀中,软软的,暖暖的,就好像弱小生物一般的触感让他忍不住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非颜一愣,对于他的温柔有些反应不过来。

下意识的想要起身,可是阎赫完全没有松开她的打算,反而紧紧的抱住她的腰,一手拿起一叠文件,“书生,将她的档案加入进去,温纤待命!”

温纤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当下忍不住出声:“老大,为什么?”

“这是命令!”阎赫的目光十分冰冷的扫了温纤一眼,显示,他在不悦。

而原因就是因为非颜。

“这次的任务是审问,敌国的奸细,是专业受训的特工,从他的嘴里问出所有的事情,而且催眠对他没有用……”

阎赫一边淡淡的说着,皱眉。

让他审问犯人这种事情还真的少见。

风侨伸手翻了翻资料,也紧跟着皱眉:“难怪要让我们来做的,那人痛觉神经受损,没有痛楚,这样的话根本无法审问!”

“简单的事情也不会交到我们这里,犯人刚刚送到,这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风侨,你不是医生吗?先治好他再审!”游侠双手抱胸,勾了勾唇,显示,他是属于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我是医生但又不是神经科的医生!”风侨一脸阴沉,狠瞪了回去,威胁般的拿出手术刀在手里把玩。

非颜的目光一直跟着风侨的手术刀,突然她想到,她还没有属于自己的武器。

跟着凉姨学过暗杀术,而且她也认为这是最实用的一门本事,凉姨手中的匕首就跟这个好像好像,可惜锋利度却不如这个……

这叫医生的手术刀吧?

非颜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风侨手中的手术刀,回头,嘴唇不小心轻扫过阎赫的侧脸,指着风侨的手中的手术刀:“我要两把这个!”

阎赫的目光看向了风侨手中的匕首,没有问什么,“给她两把!”

“老大,这是我定制的……”

“交出来!”

阎赫开口的,风侨再不想给也不行,他苦着脸交出两把手术刀放到了非颜的手心之中,非颜手指十分灵活轻巧的把玩着,眼中的喜爱之意更深了几分。

果然,衬手的武器很重要呢!

伸手,习惯性的想要将武器藏到袖中,发现她现在都是窄口袖的裙子,她低了低头……

有些,麻烦。

“你又不是医生,干嘛拿我的宝贝?”风侨不开心的,模样十分的委屈。

“锋利度不错,是杀人的好武器!”非颜满意的点头,想了一下又十分大方的看向阎赫,“我的裙子不要窄袖的,要宽松一点的!”

好像当成了自己的仆人一样,非颜说出要求的时候没有看到阎赫那微变的神色。

防备心越来越弱了……

是开始对他产生了依赖?

“可以!”阎赫满足了她的要求。

“我喜欢长袖长裙,不喜欢露手露腿的!”非颜得寸进尺。

“我会让人准备!”阎赫面无表情。

“现在我成为了龙组一员,那我不需要跟着他们训练了!”非颜晃了晃头,为他卖命,怎么也要收一些利息才对。

多要求几样也不过分。

“行!”

非颜:“……”

她提出了不少的要求,不过阎赫都满足了她,让她有一瞬间愰神。

这老男人吃错药了,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

“除了审问犯人的任务之外还有一项任务,这些权贵子弟有人是阁下那一派系的子女,钱多多,张雪是重要要保护的人员,同时阁下的最受宠的一对儿女目前被人发现,需要派人保护……”

阎赫将另一个任务拿了出来,一手搂住了非颜的腰,看着她低着头好像在打瞌睡的模样一时黑了脸,又无奈又好笑。

扯着她的后颈直接摔到了沙发上,看着她懒懒的倒在沙发根本不打算反抗的模样,阎赫决定无视。

“阁下的儿女?”贺白疑惑出声,不太明白。

“是阁下的私生儿女,一直藏着养大,不过目前被发现,敌对势力有意拿这对兄妹威胁他!”好像想到了什么,阎赫的目光看向了一边沉倒在沙发上的非颜。

她正闭着双眼,所以根本不知道她是真睡着了还是假睡着。

阎赫扫了好一眼,“阁下的儿子叫李晓明十八岁,女儿叫李丽娜十七岁,一个高二,一个高三,目前就读于圣德贵族学校,两人是拿奖学金的特优生……”

听到熟悉的名字,非颜一瞬间睁开双眼从阎赫的手中夺过了他的资料,目光,对上了照片上熟悉的长相时,她微眯着双眼。

是那对兄妹。

阎赫拿回了资料,目光轻扫,“非颜,这是你的第一个任务,你跟书生两人分别保护李丽娜跟李晓明!”

非颜的目光轻闪,然后根本不感兴趣的倒在沙发上,“我虽说答应参加龙组,不代表有任务我就一定会接下,这任务我没兴趣!”

贺白微微皱眉。

可是阎赫却只是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张果儿说,你对学校很感兴趣,不想去看看?”

不得不说,这一件事情还真是非颜特别想做的,她想知道这里所谓的学校与她那世界之中的传经授道的师者有没有区别,有听说过在学校可以学到很多的知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张果儿那个长舌妇,连这个都说出来了!

她偏头,伸出了手……

阎赫微微勾唇,将李丽娜的资料递到了她的手上,神情轻柔了一分。

“半个月后,这里的新兵都会送到圣德学校统一保护,到时我会替你做好转学手续!”

“随便!”

非颜像只猫儿一样闭着双眼,对于接下来的事情没有多少的兴趣。

她的态度就像一只高傲的豹子一样,随心所欲,不会受制于人。

这也是阎赫看上她的原因之一。

半个月的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反正对于非颜来说,这半个月的训练就好像是平时的训练一般,有点累,但不会太走超过。

半个月之后,非颜有些不自在的来到圣德学校的门边,看着四周跟她年纪没差的笑着天真灿漫的男女孩时,她微微的愰神。

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校服与短裙,感受到双腿之间不停的吹着风的感觉,她身体十分的僵硬。

哪个混蛋设计的这种衣服?

简直就是丧尽天良!

太露了。

对于非颜来说她根本无法接受,黑着脸,在门边,心里早就将这学校的负责人全部骂了一个遍。

要不是她对这个学校有些兴趣,她才不会穿成这个鬼样子来这里丢脸。

要是被娘亲看到,会不会打死她?

某个地方,坐在车中的阎赫一脸兴味的看着非颜黑脸的模样,心知她是为什么不开心,但是莫名觉得很可爱。

虽然她身上那种与这个人时代完全不符的气息消失得差不多了,可是有些地方还是保留着。

对于女人清白的看重,这种执着又让人好笑的思考模式,真的很有趣!

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唇,阎赫的脸上露出了可疑的笑容。

非颜恶狠狠的咬牙,朝着大门走去,没有走几步就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小颜!”

回头,看到从豪车下来的张雪与钱多多,两人一身校服,可是却穿出了十分不同的味道。

张雪甜美可爱,钱多多帅气利落。

再看非颜则是一身优雅,站姿气息都让人无法忽视。

就好像无论走到哪里都自带光环的传说中的优雅大小姐一样。

一个个,目光之中有些好奇。

是个陌生的脸孔,难不成是哪个大家族里很少出现的大小姐?

“圣德学校很少有转学生的,之前训练的时候你跟我说你是这里学生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开玩笑的,原来你就是这几年来唯一出现的传说中的转学生?”张雪甜甜的笑容,伸手勾着耳边的发丝,她飞快的走到了非颜的面前,大大的双眼这中满是疑惑。

“这里是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一体系内升学校,也是军部的学校,转学生很少见,看来有一段时你会被当成珍奇生物一般被观赏了!”钱多多英气的脸上也难得的露出一抹笑容,微微笑眯了双眼,看起来格外的清爽。

非颜不太懂小学,初中等等是什么意思,她礼貌性格微笑:“原来还有这些讲究?”

“别处的学校没有,唯独这学校才会这么严,里面就读的都是军政世家,豪门等人家的儿女,有钱也进不来的……我跟你说,有传言说这里其实是阎赫投资的,不过因为教的内容与军校无关所以这谣言才平息了下来!”张雪凑到了非颜的面前低低的说着,一脸的八卦气息。

“那又能怎么样?”非颜觉得自己好像跟不太上她的思维,有太多太多的不明白,有太多太多的要学了。

希望能在这里学到她想要的东西。

否则,她还真没有兴趣来这里。

“笨,这就代表阎赫很可能就是这里的负责人啊!如果他真是这里的负责人,那么这些送进来的女学生所带的任务就不简单,要知道,攀上了阎赫可就等于抱住了半边天!”

“这么玄?”非颜皱眉,难不成那老男人的权势远超她的想象?

是这么棘手的人?

“玄啥啊,这是事实,我家老头子知道我的身体不好肯定搭不上阎赫,让我跟有可能成为阎赫女人的同学打好关系,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真巧,我家老头子也一样,摆明的说我就是一个男人婆,阎赫绝对是看不上我的,虽隐晦的说让我别闹事跟人打好的关系,估计也是这个意思!”钱多多黑着脸的点头,物别是想到了自家老爷子那一脸嫌弃样的时候,她的脸色更阴沉了几分。

------题外话------

推文:

天降妖妃太难追——纳兰灵希

一朝穿越,皇后沦为通缉犯,悲催的逃亡路上一不小心惹了尊魔星煞神,从此在逆天的不归路上越滚越远……

**

那一夜,她从天而降砸坏他的马车落进他的怀里,该看的不该看的,她不仅看了,还笑得猖狂,“美男给姑娘笑一个!”

从此,这世间追杀她的人又多了个变态级美男!

那一夜,月黑风高她入宫寻宝,一不小心撞破贵妃奸情,画面正香艳时,忽然发现藏身的房梁上还有一人……

“啊!怎么是你!不好!快跑——”

流年不利啊!她不就是寻个宝也能遇到这煞神!人品离家出走了么?

只是,一次次的追杀,一次次的相遇,情不知所起,却一往情深

一对一宠文,男强女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