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15非颜,阎赫,赢仪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5章

阎赫不理她,一本正经的揉着,软软的,好像棉花一样轻柔的触感……

“药上完了就给我死开!”

非颜被折腾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这本来一分伤能给他磨成半残,让他阎将军上药还真不是一般人受得了。

闭着双眼将阎赫袓宗十八代都骂了一个遍。

阎赫好像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了别的感觉,目光,紧盯着她洁白如雪的肌肤,鬼使神差的低下头,张口,轻含……

非颜的身体一颤,她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身体用力的挣扎了起来,“阎赫,你……啊……”

话还没有说完,他用力的一咬,疼痛让她全身紧绷无力,气极也怒极的她一瞬间内力强挣开手上的领带,内力的枯竭让她的唇角渗出了鲜血,而她整个人显得格外的激动。

第一次被人这么对待,她……

阎赫翻身用力的将她压在身上,勾起了她的唇,用力的撬开她的防守,勾起她的舌,起舞。

霸道强势的掠夺她的每一寸地方……

同时,他的舌尖一痛,阎赫大手掐着非颜的下巴就好像要捏碎她一样,张迫她开口……

非颜的神智有些飘远,不得已用了内力,好像伤又重了一分。

口中的血腥味慢慢的传来,她连一丝的反抗之力也没有了,乖乖的躺在他的身上,目光有些无法对焦……

久久的,阎赫才放开了她,目光紧盯着她唇角的鲜血,伸出舌尖轻轻舔舐着,全部吞入了他的腹中。

耳边,传来了他那如恶魔一般低沉冷锐的声音:“你最好记住,你是我的人,我想怎么样就要怎么样,你永远没有拒绝的资格!”

阎赫随后拿起一边的绷带,一圈又一圈的缠到了她的身上,胁骨断裂之后的手术伤口因为她刚刚的挣扎而重新破裂,渗出了不少的鲜血。

等阎赫包扎完毕的时候发现非颜又昏迷了过去,无力又脆弱的查样让阎赫皱眉。

最终还是叫来了风侨,给非颜注射了吊水,风侨看着非颜折腾到又昏了过去的时候,他不禁摇遥头。

果然会这样。

哎……就阎赫那脾气来说,这种结果算是意料之中。

非颜再次醒来的时候阎赫不在身边,她松了一口的气。

还好他不在,否则她又丢半条命。

而且最麻烦的时,她醒来之后喝了不少的水,然后她一个字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张嘴,用力的想要出声,可是却只能感受到疼痛,一个音节都发不了出来。

好像早上跟阎赫吵吵的时候嗓子用力过度,让她的情况完全恶化。

而且恶化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五天之后,她肚子上的伤口都好了很多,可以下床走路的时候她却完全不能说话了。

风侨再次做了一个检查,她的嗓子受伤没有恢复,还要继续休养。

在病床上休养了好几天,非颜忍受不了,趁着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她离开了病房,要出去散散心。

医院的花园之中,不少的病人也在那里散着步,不过从四处走动的人与病患身边家属打扮来看,这里,应该也是军区医院。

来往的士兵偏多。

太阳有些大,她找了一颗看起来比较隐蔽的树枝坐下,放松的靠在了树上,她舒适的闭着双眼。

果然,还是这里舒服一点,自由自在一个人,不用被阎赫拘束。

风,轻轻的吹动,沙沙的声音之中夹带着普通人根本发现不了的异样气息。

非颜一瞬间睁开了双眼,还没来得及行动的进候,背后,一道十分冰冷的声音响起:“不想死的就别动!”

熟悉的声音,是那个强大而又恐怖的男人。

她回头,对上了一双漆黑之中夹带着墨绿色泽的眸子,在阳光下泛出不淡的绿色乐泽。

就好像狼眸般。

是你!

她无声的吐出两个字。

赢仪的目光十分认真的打量着她,前几天是晚上,所以看得不太真切。

现在阳光下仔细一打量,真的很楚容珍很像很像,格外的相似。

绝对是她的女儿……或者,后代!

赢仪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她的身后,看着她防备的模样时,不屑冷哼:“放心,我对弱小生物没有兴趣!”

“……”非颜心里格外不服气,可是却也是事实。

这个男人太过强大,她不是对手。

“我不会杀你,乖乖的交待,楚容珍是你的什么人?”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粗糙的手指轻抚着非颜手腕间的那个银环,赢仪的眼中露了一抹怀念:“知道吗?这是楚容珍常年戴在手上的饰品,五根毒针藏在其中,还有一根天蚕丝……”

伸手,扣着银环的某端,一截天蚕丝被他垃了出来……

天蚕丝是这个世界上永远都不可能出现的东西,果然……

赢仪的眼中暗茫快速的划过,得到证实的他心情一瞬间好了起来。

非颜的眼中全是疑惑,想了很久,她忍不住的无声轻问:你跟我娘亲是什么关系?

果然,是母女么?

赢仪的心微颤,目光,看着非颜那与楚容珍有着极为相似的容貌时,他那死寂很多年的心一瞬间慢慢的跳了起来。

好像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他轻松了非颜的手,坐在她的身后看着某个方向,勾了勾唇:“我叫赢仪,有听过这个名字吗?”

赢仪?

非颜偏了偏头,好熟悉的名字……不,不,赢?

赢舒,赢……

非颜一下子瞪大了双眼,眼中全是惊讶:你是舒姨的哥哥?那个赢族王子赢仪?

“赢族王子吗?还真是一个久远的称呼啊,几十年都没有听过,久到本王都快忘了自己就是赢族人的事实……”赢仪的脸上全是怀念,这个陌生的世界终究还是找不到让他觉得有趣的事情。

一日一日,干枯的心慢慢死去,接受现实的他明白自己永远回不去那个世界了,永远也再无法与她相见了。

可是没有想到,几十年后,他会与她的女儿相遇。

果然,孽缘未断么?

赢仪的目光看着非颜那无声说话的模样,微微皱眉,“你的身体真弱,本王才用五成力道就伤了嗓子?”

非颜她抿唇。

她听过赢仪的事情,他是舒姨的哥哥,听说是一个十分强大又爱慕着娘亲的男人,为了得到娘亲常常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

然而有一天,他为了帮助娘亲掉入山崖死了。

没想到不是死了,而是活到了另一个世界之中……

突然,非颜双手拉着赢仪的袖子,无声又激动的问道:你知道回去的路吗?我想回去,想回到娘亲的身边!”

赢仪紧眯着双眼,目光之中是淡淡的嘲讽:“要是能回去我会在这里?哪怕是毁了楚容珍也不会让她跟别的男人白头到老!”

正因为回不去,否则他怎么可能会留在这里?

非颜的眼中满是失望。

找不到回去的路么?

难道她也要像他一样一辈子留在这里?那娘亲会不会伤心?那哥哥们会不会担心?

赢仪坐在她的身边,目光是一抹看不透的幽暗:“你是一个人过来的这个世界的?”

嗯!

非颜点头,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打到熟悉的人,估计当时掉到海里的只有她一个。

赢仪看着她失望着的目光,目光之中划过一抹看不透的光,好像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般,他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名片给她,“以后要是有事可以来找我,不过你知道赢族的规矩,想要雇佣就要付出代价!”

非颜静静的看着,没有接。

将卡片放到了她的口袋里,赢仪目光冰寒的看着某个方向,那里,阎赫正朝着他们走过来。

“这个世界与我们的世界一模一样,强者为尊,权贵可以左右皇权,军队可以凌贺于权贵之上,可是最终君主可以罢免军队……小丫头,这个世界与我们的世界一模一样,想要生存下去很简单,变强!”

赢仪伸手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你现在太过弱小,而阎赫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靠山,要是想通了可以来找我!”

轻身一闪,伸手抱着非颜跳下了树,伸手将她放到了一边的树下,目光,看着大步走过来脸色阴沉的阎赫。

“喜怒不形于色,赫儿,什么时候开始,你把为父教你的一切都忘了?”

非颜瞪大了双眼,眼中露出一抹惊讶。

阎赫是他的儿子?

他可是姓赢……不姓阎啊!

阎赫的目光之中是漫天的杀意,盯着赢仪就像是盯着仇敌一般,“见过父亲!”

这可不是见过自己父亲的模样,全身都是杀意,说是见过仇人倒比较恰当。

赢仪冰寒的目光紧盯着阎赫,好像想到了什么,他突然笑了,回头,目光看向了非颜,“你是姓非还是姓龙?”

非颜!

她无声的回答着。

赢仪弯腰低头,伸手竖在唇间,“你我之间的事情不要透露给他知道,你该明白我的能力,杀死你或你最重要的人轻而易举,哪怕是阎赫也救不了你,对不对?”

非颜抿唇

这是事实。

“所以乖,你我之间的秘密暂时保密,否则就不好玩了!”

阎赫看着赢仪触碰着非颜的动作时,他的目光一瞬间紧绷了起来,“放开她!”

赢仪玩味的勾唇,成熟狂野的脸上露出一抹如野兽般的笑容,他的目光却是看着非颜,伸手,轻轻的勾着非颜的下巴,“你可以帮助阎赫与我为敌,很久没有玩过了,你就代替你的母亲一起陪我好好玩玩!”

代头,从阎赫的方向看去就好像是亲吻着她一样。

伸手,替非颜脖子上戴上了一根宝石项链,还拿了一颗药放到她的唇边,眼中没有任何的杀意,“小丫头,下次再会时记得叫我叔叔,明白吗?”

非颜疑惑张开了嘴,咽下,不管是什么毒对她都没有用。

阎赫的目光看到赢仪好像挑衅一般亲吻上了非颜的侧脸,想也不想的直接拔出了枪,毫不留情的开枪。

也根本不管眼前的男人是不是他的父亲……

赢仪放开了非颜,轻身一闪,快速的消失在了原地。

非颜伸手摸着那根项链,目光之中露出了淡淡的疑惑表情,不过,有些好笑的眯起了双眼。

叔叔吗?

不过,是一个看起来有些矛盾的叔叔呢!

阎赫大步的走了过来,目光,目光紧盯着她伸手摸着项链的动作,眼底狂躁的情结不断的翻涌。伸手,直接拉住了她脖子上的项链,想要一把扯下来。

非颜伸手护住了她脖子上的项链,有些不太开心的后退一步,“你干什么?”

非颜惊讶发现她能说话了。

是刚刚那颗药?药效这么好,不知道是谁配制出来的?

她的后退看在了阎赫的眼里,深沉如浓墨般的情绪不断浮现,他伸手,强忍怒火:“给我!”

“蛮好看的啊,不要!”非颜不明白他气什么。

“我会给你买新的,唯独这个不行!”阎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尽力的压抑着情绪。

“真的假的?”非颜疑惑的目光打量着他,倒不是她喜欢这项链,对于她来说赢仪是长辈,长辈的东西可不是能随意丢弃的,这是一种礼仪。

不过看在阎赫的眼里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给我!”

“不给!”非颜扫了他一眼,掉头就要离开。

阎赫的脸色十分不好,伸手掐住她的后颈好像要强夺,而非颜也以为他要强夺之时,她被扛了起来扔到了一边的车子里,阎赫开着车朝着某个地方而去。

首都之中的知名珠宝连锁总店,一个浑身煞气的男人拉着一个一脸不甘不愿的美丽女人走了进来,这种组合十分的引人注目,简直就是老男人逼婚的桥段一样。

不过一个个看到了阎赫那尊贵如帝王的气息时却又改变了想法,这么帅气又尊贵的男人怎么也不会干出没品的逼婚事。

“两位,是要买结婚戒指吗?”柜台小姐职业性的扬起了微笑。

非颜一边挣扎着一边瞪向了柜台小姐:“我们这样像是会结婚的人?老混蛋,快点给我放开!”

景赫死死的皱眉,一把将她甩了进去,他霸道的看向柜台小姐:“她脖子上的项链,来一件同款的!”

“对不起先生,我们公司并没有一模一样的!”

“不需要一样!”

柜台小姐微微一愣,不太明白这两人到底在干嘛,不过还是有礼貌的冲着阎赫弯腰,“请先生上二楼,那里是大型珠宝项链的展示柜,相信一定有您看上眼的……”

“我不去,你去!”阎赫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去,目光,紧紧盯着非颜的脸。

好像在说:马上去,然后给我把项链换下来!

非颜抿唇。

她就是讨厌他这种性格。

霸道到无法沟通,强势到让人透不过气来。

跟着柜台小姐走上了二楼,那里是一个大型的展厅,大量价格昂贵又精美的首饰陈列于展柜之中,每一样都闪着极为美丽的光泽。

非颜左看看,右看看,眼中充满了惊艳。

不得不说,这些工艺比楚国皇室御品还要精美,果然这个世界除了人不会武功之外,别的东西水平远超于她那个世界。

就连首饰上面也可以看出分别。

对于首饰不太喜欢的她也最终究忍不住有了喜爱之意……

“小姐,您脖子上的项链可以让我看看吗?您先生说是要找同一款,不过我印象之中好像是并没有这种款式……”

非颜不在意的点点头,解下了项链放到了柜台小姐的手里,态度十分的大方,好像根本不在意她会翻脸不认人似的。

能在这一行做,眼力可是十分的精准的。

目光看着手中的宝石,她一瞬间就明白这项链是极为极少的蓝宝石,价值不菲。

是少见的大客户。

将手中的珠宝双手还给了非颜,柜台小姐露出优雅的笑容,“小姐可以四处看看,有喜欢的可以试戴一下,小姐有没有喜欢的类型?宝石,钻石,玉……也可以定制首饰,只要提供设计图即可!”

十分热心的替非颜介绍着。

非颜点点头,“这样吧,我先看看,有需要我会找你!”

“好的,您请!”

弯腰,态度十分的有礼,让非颜对她的感觉也好了很多。

在柜台前一一的打量着,每一件首饰都格外的精美,而且价贵十分的高昂。

不过这两年来她打黑拳也赚了不钱,不说几千万几亿的,一般价格的首饰她还是能承受的。

非颜的目光正欣赏着这些美丽的首饰之时,她不小与一个女人撞到了一起,那女人被撞倒在地的同时被非颜下伸识的伸手一拉,将她又拉了起来……

“啊啊啊……好痛好痛,你干什么啊!”那女人被拉着手,手臂疼痛让她直接叫了出来,而且手下意识的就朝着非颜的脸直接扇了过去……

非颜下意识的手一松,女人的一耳光没有扇到她的脸上,反而直接摔倒在地,发出十分尖锐刺耳的惨叫:“啊!!!!”

耸耸肩,好吧,她不是故意的。

“没事吧?”非颜禀着不闹事的心理上前关心一下,没想到那女人捂着屁股怒瞪着非颜,“你敢摔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

非颜挑挑眉,这种大家小姐挑衅话,从古代到现代都没有变过啊

接下来是不是就说:你连本小姐都不知道,白瞎了你的双眼?

“你连本小姐都不知道,白瞎了你的双眼?”女人十分气愤的瞪着非颜,脸都气得胀红起来。

非颜扑哧一笑,一下子没有忍住,然后,她的光荣的疼痛皱眉。

身上的伤没有好,可以下床走动不代表可以做什么大量的运动或许是刺激性的行动,刚刚拉了这个女人一把,身上伤口,估计被扯裂了。

有些疼痛。

女人从地上站在了起来,大步的走到了非颜的面前,扬起手,又要挥下的时候非颜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微微眯着双眼:“这位大小姐,你走路不看路自己摔倒不说,现在对一个无辜又是打又骂的,是不是太无礼了一点?”

女人慢慢的收回了手,目光,在看到非颜那从容不迫的气度时微微皱眉。

应该不是哪个家族的人吧?

可是这种气度……

她一时疑惑了,现在局势很紧,要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到时可就十分麻烦啊。

“你是谁?”沉思之后,女人问出了声。

显然,她不是一个愚蠢之人。

“问别人姓名的是不是先报上自己的家门?”非颜淡淡的挑眉,语气没有多少的变化。

“我叫林乐,我父亲是林氏重工的理事长!”林乐自报了家门。

“我叫非颜,普通人一个!”非颜了然的眯起了双眼。

原来还真是一个大小姐啊。

听阎赫说过,林氏重工就是杨雄的合作对象,因为杨雄将青山重工的资料买给了别国的奸细谋取暴利而被解决掉了,本该是这样,却发现杨雄卖出去的钱与林氏重工私下三七分,大头可是完全进了这林家人的口袋。

林乐仔细打量着非颜一眼,细细思量之后决定还是要乱来,这个女人怎么看也不像是普通人。

冷冷扫了非颜一眼:“算了,不想跟你计较!”

说着,就要离开。

非颜的目光则是冷冷看了她一眼,好像也不打算计较般走到一边的拐角处爱心箱那里,将一条项链扔了进去。

嗯,不错,做做功德。

所有人都不知道,非颜与林乐发生冲突的时候她就顺势拿下了她的项链,对于一个嚣张的人她要是没有多少耐心一一对付的。

就当做是破财做做好事,洗洗那颗长在头顶的眼睛。

“咦,小颜,你在这里干嘛?”门口的爱心箱那里,非颜正准备再次走进去的时候,张雪的声音响了起来。

回头,张雪跟钱多多两人手拉着拉走在一起,双眼疑惑的看着她。

“我买点首饰,你们在干嘛?”

“我们在逛街啊,你要买什么首饰?走走走,我们帮你挑!”说着,也不等非颜拒绝就又再次上了二楼。

张雪来去自如,而且柜台小姐对她的态度十分的好。

这个非颜讶异了。

“张家在海外是珠宝盘商的,这是张雪家族产业!”钱多多替非颜解惑了。

“那雪儿家岂不是很钱?”

“何止是有钱啊,是有名的暴发户,不过名声很不错,因为张家在慈善方面很有名!”钱多多的语气轻松。

“那多多,你家是干嘛的?”非颜好奇的问着。

钱多多的脸一僵。

“小颜,你不知道,钱多多家袓上是东部国家的皇族,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皇族呢!”

“真的假的?公主殿下?”非颜配合的瞪大了双眼。

钱多多的脸一黑,而非颜与张雪对视一眼……随后,相视而笑。

一边,坐在那里看着报纸的阎赫看着混在同龄之中的非颜露出了与平时完全不同的表情时,他的目光轻轻一眯。

此时她笑容纯真干净,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放松。

果然,她还是需要朋友吗?

阎赫一本正经的思考着这个问题,好像做着什么决定。

三人刚刚上楼没有多久,正挑选着首饰的时候,这时,林乐带着人杀了回来,气冲冲的来到了林颜的身边,指着她:“把她带走!”

“你们要干什么?”张雪与钱多多两人看到来势汹汹的林乐时,立马拦到了非颜的面前,特别是钱多多,她看着来人是自己认识的时候,立马露出一抹生气:“林乐,你想对我的朋友做什么?”

“偷了我的东西,我抓一个贼要你管?姓钱的,你又想管闲事?”林乐明显与钱多多很不合。

一个是林氏重工的千金,一个是东部皇族,这两人怎么扯到一块去了?

“你动别人我都没有意见,但是非颜你不能动!”钱多多的语气十分的冷硬,不退半步。

“她偷了我的宝石项链!”林乐气急败坏!

“开什么玩笑?非颜一直跟我们在一起,什么时候偷你的东西了?”张雪也出声,表情十分的不开心。

“刚刚就是跟她说了一会话,离开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项链不见了,不是她偷了是谁?”

“放屁,林乐,你林家就是这么教你的?证据呢?我还说你偷了我家的夜壶呢!”钱多多的脾气可不是张雪那么的温柔,本身对林乐就是不对头,现在,更别说污蔑她的朋友了……

“你……不是她是谁?”林乐气结了,跟钱多多吵又吵不赢。

“我哪知道是谁?”

“不行,我一定要搜她的身,那可是我妈的遗物!”林乐不甘心的就要搜非颜的身上,挥着手,让保镖上前要强行动手。

钱多多与张雪抄起一边的红龙柱就砸向了两个保镖,表情凶神恶煞的,“闹事?保安,保安,来人啊,把这伙闹事的打出去!”

习着这么贵重的首饰,怎么可以没有保全?

张雪一声大喊,一个个走出来,挑眉:啊,是大小姐啊!

当下一个个冲了出来,一左一右,扭着林乐的两个保安,挣扎吵闹,直接开打了起来……

二楼的首饰全部价值连城,被扭打的保安们一个个把柜台撞到,里面的珠宝摔落到了地上,场面瞬间十分的失控……

“住手,你们给我住手!”这里,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一个美艳性感的女人搂着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手臂,而中年男人看着眼前一幕,完全露了怒意。

“爸,你看他们……简直欺人太甚!”林乐看到出来的中年男人时,立马就扑了过去,眼中含着泪水,直接哭了起来。

“哎哟,乖女儿,不哭不哭!”林义安看到自己的宝贝女人哭得这么惨,立马就怒了:“哪个王八蛋敢欺负我女儿?”

------题外话------

新文开坑了,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大家动动手指收藏一下吧?清姐姐的故事哟,也可以加入清姐姐群与月光讨论剧情,定制专属人物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