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16阎赫赠簪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6章

豆大的眼睛愤怒的一扫,林乐伸手直接指着非颜三人。

林义安大步走了过来,怒瞪着三人:“是你们欺负我林义安的女儿?”

林义安身为企业的领头人,见识过的风浪比三个女孩女多得多,身上的气息也凌冽盛人,让人觉不住觉得心惊。

张雪与钱多多皱眉,眼中划过一抹不安。

非颜微微抿唇,冷冷一笑:“小的斗不过就大的来,等下是不是还有老的出现?”

听着非颜的声音,林义安的双眼一眯,原本就豆大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细缝。

“爸,就是她,就是她拿了我的项链!”林乐指着非颜告状,摆明了就是认定了非颜偷走了她的项链。

非颜微微抿唇。

好吧,那算是偷吧?

不过也是活该,眼睛长头顶的人给一个教训罢了。

“小小年纪不学好,看来你爸妈没有好好的管教,正好,老子有的是时间,来人啊,带走!”林义安根本不在意的别人的目光,带走一个人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小事,不值得大惊小怪。

张雪与钱多多对视一眼,两人心中一急,分明给自家的老头子发信息,希望还来得及。

林义安身边的保镖上前,张雪的保镖也不后退,林义安见状眼中露出的狠辣,“张家的小娃娃,你的朋友叔叔我带走,涉世不深的你不知道有些人专门就是假意跟大小姐做朋友以此得到好处……”

“非颜没有偷东西!”张雪不肯后退,可是又不能用强,爸说过林氏重工的人不能惹,他们的势务太过复杂,黑白军政都有人脉,惹了就十分麻烦。

她家是商人,是不能跟这种人做对的。

“放心,要是真没偷也不会冤枉她,人我就带走了,替我向你父亲问一声好!”林义安大手一挥,根本不把人放在眼里,说着就要带非颜走。

张雪跺跺脚,死老头子,怎么这么慢啊

非颜没有动作,反而十分乖巧的没有反抗,任由他们把自己带走。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阎赫说过林氏重工与林雄叛国的事情在关,这或许是一个机会。

不不不,不对,她干嘛这么认真的做事?

非颜心中胡思乱思着,被押着要离开的时候,一道和气的声音响了起来,“哎呀,这不是林老哥嘛?这次看上了本店的什么珠宝?老规矩,九折如何?”

一个长相十分温柔儒雅的男人走了过来,冲着林义安微微一笑,语气十分的柔和。

“爸!”

看到中年男人走出来的时候,张雪这才真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终于来了。

张永生没有看自己的女儿一眼,目光,微微含笑:“林老哥这是怎么了?”

“张老弟啊,我这抓到一个偷我女儿东西的贼准备送警局呢!”林义安看着张永生含笑的脸,他抿抿唇,这个老狐狸怎么过来了?

“原来是这样,不过林老哥,这人可不能让你带走啊!”

“张老弟也要阻拢我?”林义安立马沉下了脸,扳起了脸。

“林老哥错怪我了,不过我达里的珠宝随便一件就高达上千万,一切因她而起,这赔偿怎么也需要她来支付,林老哥把人带走了我上哪儿找人赔偿去?”张永生的表情不变,依旧淡淡的笑着,可是说出来的却让人无法反驳。

林义安这才发现柜台很多的首饰被撞到了地上,要是真让宝石有了破损,这笔赔偿可不少啊!

林义安的表情一僵,绿豆般的眼睛之中是一抹淡淡的思量。

最终,他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随后挥了挥手,“竟然张老弟也找她谈赔偿的问题那我就不打扰了,我这是小事,可不能耽误张老弟的生意!”

“爸!”林乐瞪大了双眼,眼中全是生气:“爸,这明明就是他们自己推翻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不管,我要弄死这个女人,敢偷我的东西!”

“乖,别闹!”林义安这次难得的没有顺她的意思,反而冲着张永生笑了笑,“我们就先走了,张老弟先忙!”

随后,就拉着不甘不愿的林乐离开……

张雪看到人走了,立马高兴的抱着她家的老子蹦了起来,“啊啊……太好了,小颜,你没事吧?”

“我没事!”非颜的眼中划过一抹失算,虽然被搅合了,不过也没事。

反正林义安的事情又不是她的义务,干嘛要这么帮那个老混蛋?

非颜的脸色十分的不好,脸色也十分的苍白,两人后知后觉,张雪突然惊讶道:“你的体温怎么低?还有还有,你的脸色也太白了,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不是……”

“骗人,之前你的身上很温暖的……”张雪后知后觉,眼中立马浮现了担忧,以为她被刚刚的事情吓到。

伸手按在了张雪的头顶,冰凉的温度之中带着淡淡的温柔,“我真没事,前几天动了一个手术,当然脸色不好!”

“手术?小颜,你到底怎么了?我就说刚开学两天你就请假,是生病了?受伤了?还是怎么样了?”张雪的脸色一瞬间激动了起来,因为激动,她的脸色也开始变得不好起来,她身边的张永生见状立马大步走了过来,伸手勾过她的脖子,凝眉:“深呼吸!”

张雪随着张永生的指令这才慢慢的平息了呼吸,苍白脸色才得到一些好转。

连忙扶着她坐下……

非颜坐在她的身边,紧皱着眉迎着张雪询问的目光,一瞬间,她想说出来的实话又收了回去。

“我跟你一样也是先天性的心脏病,最近身体不好所以才做了手术!”非颜没有说出受伤的真相,但又不想说谎,所以就说了自己的情况。

张雪与钱多多一惊。

张雪猛得扑到了非颜的怀里,同病相怜的情绪迅速的蔓延。

“小颜,这是我爸,刚刚让你赔偿的事情你别在意,他说说而已的!”张雪从非颜的怀里抬起头,然后指着她爸给非颜介绍着。

同时,回头。

“爸,这是我的好朋友非颜!”

非颜与张永生对视一眼,他慢慢的点头,神情温和。

“张叔叔好!”非颜打了一个招呼,微微一笑。

张永生淡淡点头,看了一眼张雪之后淡淡轻斥:“以后做事长点脑子,林氏不能惹早就跟你说过,咱们是商人不是土匪,面对那种土匪自然有克制他的克星!”

“可是那个林乐太过乐了,随随便便指着小颜就说她偷东西,我看不过去嘛!”张雪不悦的抿唇,显然是在不开心。

张永生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随后深深看了一眼非颜,起身,让人收拾着地上的首饰。

“对不起,小颜,我爸就是这样,性格超级软……”

“不,你爸说得很有道理,而且你还要多谢你爸学习一下,你爸很厉害!”非颜想起了张永生离开之时的那个眼神,分明是什么都知道的眼神。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她避开了所有的监视器,不该会被发现才对。

“切,我才没有看到他哪里厉害,跟别人起冲突的时候都是第一次道歉!”

“张家的生意能做到这种地步,这可不是光道歉就能得到的,小雪啊,你爸这种类型的人就叫做:深藏不露!”非颜摸着下巴,表情淡淡的,眼中划过一抹兴味。

这是,一道身影不耐烦的走了过来,眉目间全是怒火,非颜见状,这才猛得反应过来她好像上来一个多小时了……

阎赫临时有事就去了自己的车上打了一个电话,处理了一些工作,然后来到了一楼坐下等着非颜,可是这个死女人上去不知道多久都没有下来,忍无可忍。

一身冰霜起身,与林义安父女擦身而过的时候听到了林乐那不悦的声音,他下意识的皱眉。

这不是林氏重工的林义安吗?

一瞬间的皱眉之后阎赫走上了二楼,脸上的怒火让他的气息变得十分的恐怖。

“阎将军,您怎么会来这里?”张永生一看阎赫阴寒着脸上门的时候,他的心猛得紧了起来。

对付一个林义安不难,可是军部的话……

他凝眉,快速的走了过去……

阎赫无视张永生,一步一步,全身煞气的盯着非颜三人,吓得张雪差点又心脏病发。

钱多多下意识要保护两人,身体微微颤抖着……

强大的气压气势凛冽,如同带着毁灭性气息的龙卷风一般,仅仅是对视着就失去了全身的力气。

非颜皱眉。

又怎么生气了?

她抿唇:“干嘛?”

阎赫停在她的面前,双手插在口袋,十分不耐烦的皱眉:“一个小时了!”

“女孩子挑饰品当然花时间!”非颜依旧抿唇,心中却有些过意不去。

阎赫冰冷的寒眸扫了四周一眼:“挑饰品就弄得像强盗抢劫现场?”

四周的模样确实一片狼藉,说是强盗抢劫过后的第一现场也不夸张。

非颜的脸一黑。

阎赫伸手,沉声道:“挑好了就把东西给我!”

阎赫的情绪不好,再加上张雪几人在场,非颜也就没有再过多反抗,伸手从脖子上解下了项链放到了他的手里,而阎赫放在手里目光一寒,随后放到了口袋。

目光,将非颜上下左右仔细的打量了一眼,眼色一沉:“怎么不戴?”

都没有挑,哪里有东西戴?

“太贵重不想戴!”非颜摆明了睁眼说瞎话。

阎赫那冰寒的气息瞬间一冷,伸手一把扯起了她的衣领看了一下,随后放开了她:“去挑!”

“不用了……”

“挑!”阎赫冷冷的下达了命令,长腿轻迈,找一个地方坐下,目光,就这么冰寒的盯着她。

四周,空气一片死寂,根本听不是懂这两人的对话是什么意思。

张雪与钱多多睁大了双眼,她们没有要想到小颜与阎赫还有关系啊,从相处来看,好像关系还不浅的模样。

非颜紧紧的抿着唇,怒瞪着他,不肯退让。

两人,就是这么对视着。

一边,张永生双眼轻轻一转,冲着一边的张雪使了一个眼色,张雪见状,轻轻的问道:“小颜,你说你是来挑选项链的,我们这里有好几款非常好看的,你看看好不好?”

“给她挑!”

非颜没有回答,可是一边的阎赫直接出声了,大方的坐在沙发上双手交叠于膝上,那冷冽寒意向所有人表示他的命令。

张永生立马派人拿来了好几款的宝石项链,张雪接过去之后立马拿起了一款替非颜戴在脖子上,偏头,“小颜,你看,这是我们家矿坑里找到的最大的蓝宝石,我一直觉得你适合蓝色,看,好看吧?”

“还有这耳环,这一款耳环是我亲手设计的,我爸把单价订得老高一直卖不出去,要不就给你打个五折,怎么样?”

“这钻石胸针……”

“这手链……”

耳边,张雪叽叽喳喳的声音响了起来,可是非颜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不太感兴趣。

“玉制的仿古代发簪,有没有!”阎赫再次冷冷的开口。

张雪一惊,下意识回头,目光对上了阎赫那认真又霸道的眼神,她连忙点头:“我家拍卖得标过一枚帝王绿发簪,正在寻找转让买家……”

在张永生来不及阻止的情况下,张雪把老底也说了出来。

很快,一枚碧绿清透的发簪拿了过来,阎赫起身,目光,看着托盘里的那支十分发簪的颜色晶莹闪烁,绿丝悬浮,颜色均匀分布,给人一种凝重的绿意时,他这才满意的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极轻极轻的笑容。

伸手拿了起来,走到了非颜的面前,“怎么样?”

非颜的双眼微微发亮,她从没有见过颜色这么漂亮的发簪,心中十分的心动。

脸上,没有情绪的回答:“很好看!”

阎赫的目光静静看了一眼她眼底的心动,走到她的背后,拿着发簪替她挽着发,动作十分的粗鲁,隐隐的,扯着她头发有些疼痛。

可是难得的她没有动,而是乖乖的坐在那里。

替她挽好头发插好发簪,阎赫看着她鲜绿色泽在墨发之中时隐时现散发着美丽的光泽时,他的心也微动。

果然,还是发簪适合她啊!

非颜偏着头,伸手轻轻抚着镜子之中自己的发上那枚十分美丽的发簪之时,她眼中冷漠一瞬间破裂。

轻抚之中带着说不出来的情愫……

男人赠女子发簪,这个老混蛋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阎赫的动作早就惊吓到了所有人,一个个瞪大双眼完全说不出话来。

所有人都知道阎赫对于女人可是没有一丝兴趣的,有好事的人还说他阎赫其实是gay,因为他的身边一点的花边都没有,就好像对女人没有**一样。

无法想象这样的男人会对一个未成年的女人这么的温柔……

非颜伸手摸着发簪,偏头,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看着一边的张雪:“好看吗?”

对于珠宝没有什么兴趣的她偏过了头,第一次开口询问好不好看。

张雪还没有回答的时候就感受到了一抹十分锐利的目光,她咽了咽口水,连忙点头:“好看,小颜果然很适合这发簪,给人的感觉就变得不一样了,特别的优雅好看!”

呼,要不要这么刺激?

根本无法想象,那个与女人绝缘的冰山将军真的对她家小颜有兴趣,这太不可思议了……

非颜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显然,她也是喜欢这发簪的。

苍白脸上透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极淡极轻的绯红浮上了她的脸,美丽又诱人的模样看得阎赫目光猛得一沉,惊得张雪猛得打了一个激灵,根本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又生气了。

难不成她的好话说太肉麻了?

“那就这个,多少钱!”阎赫满意的眯了眯眼,目光看上她头上的发簪之时飞快的划过一抹柔和。

张永生走了过来,对于价格他还真不好弄,这阎赫怎么说也是军界新贵,深受阁下宠信,说高了就会惹怒他,可是说得太低又会亏本,他本身也是一个玉痴,多少有些舍不得。

张雪才不在意这些,她直接开口:“阎先生,这发簪是玻璃种老坑帝王绿,真正的有价无市的玉中极品,当初拍卖下这枚发簪我爸花了五千万,我爸本身是一个玉痴你也或多或少的听过,不过它确实与小颜很配,再加上我跟小颜是好朋友,不多,一千万的转让费用,总共六千万,如何?”

这小奸商,哪里有半分的朋友情谊,坑的就是朋友。

非颜瞪了她一眼,“太贵!”

“哎呀小颜,又不是你买单!”冲着小颜眨眨眼睛,张雪鼓起勇气的看着阎赫那冰寒的目光,轻轻一笑:“千金难买心头好,是我开口他才会卖,不然我爸的收藏品从来不外卖的,哪怕是强权也逼不了,怎么样?”

张雪这话还真没有说错,张永生是玉痴本没有说话,曾经为了一块玉跟一位老首长当场吵了起来,那名气在圈子里可是十分响亮的。

“成交!”

阎赫扔出一张卡给苦着脸的张永生,张永生得到了张雪一个眼神的时候只能乖乖的去刷卡。

临走的时候还哀怨的看了一眼非颜的头上发簪。

张雪一脸暧昧的看着非颜脸上的表情,当着两人的面突然笑了起来,低低笑道:“小颜,我听说啊,古代男人赠女人发簪是表白订情之意……”

非颜的脸一红。

而阎赫闻名,微微一愣,随后,目光之中划过淡淡的光泽。

“走了!”

没有说什么,阎赫这才转身离开,离开的时候还招呼了她一声音。

非颜下意识的站了起来,跟两人道别:“那我先回医院了!”

“好,明天去看你!”张雪与钱多多对视一眼,眼底的八卦意味十分有浓厚。

真的太过意外了,该不会小颜跟阎赫是亲戚关系吧?

张雪的性格也比较直,看着非颜的背后,她突然问道:“小颜,你该不其实叫阎非吧?”

“哈?”非颜回头,目光不解。

“你的名字非颜倒过来不就是颜非?而且阎赫也姓阎,所以……”

非颜这才反应过来了,突然,她哈哈大了起来,笑眯了双眼,“哈哈哈哈……对,都有一个颜字,哈哈哈,不准告诉别人阎赫是我的叔叔!”

正在下楼的阎赫听到她的话,脚步一个不稳,差点就朝着前面栽了过去,好在他眼明手快扶住了扶手,这才避免了摔倒的尴尬。

无良的非颜则是不在意的冲着张雪两人挥手,心情十分的不错。

完全没有发现,阎赫那阴的脸早就黑得十分彻底,就好像浓绸的墨汁一样透出化不开的幽沉。

砰的一声直接甩上车门,砸得非颜后退一步,生怕被波及。

又发脾气了。

非颜默默看了一眼一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明显气得不轻的阎赫一眼,乖乖的绕过另一边坐好,学着他的模样看向另一边,眼中,是难掩的开心。

透过车窗的反光看着里面印出来的人影,目光停留在了那支发簪上面,久久的,她的目光之中流露着小女儿家的神色。

阎赫透过后照镜看着她的笑脸,阴沉的眼色也慢慢的变好了不少。

开着车回到了学校别墅,上车,龙姨立马迎了过来。

“先生,小姐,正好可以吃饭了!”

阎赫点头,把钥匙扔给了一边的贺白,他不理非颜就大步的走了进去。

非颜身上的伤并没有好,今天活动量够大了,所以现在她有些跟不上阎赫的脚步,走起路来也有些虚弱。

伸手捂着心口急促的呼吸者。

前方的阎赫听到她的脚步声十分的凌乱,回头。

“要死不活的人只会给我丢脸,真没用!”

话中全是嫌弃,可是阎赫却回过了头走到了她的身,拦腰打横把非颜抱起,快步的朝着房间里走去……

贺白微微挑眉,目光从震惊到讶异再到现在的平时,他习惯了。

阎爷会露出这种表情的女人也只有她一样,从两年前开始,与她相遇的进候开始,阎爷看上她会亲近她,这也是意料之外的意料之中。

毕竟她太特别了。

非颜这次没有挣扎,而是乖乖的被他抱着,估计就是常说的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头上还戴着他送的礼物,不给面子也要有一个程度。

再说了,就阎赫这霸道的性格来说,再反抗受伤了也是自己,这两天她的身上多的是挣扎之后的青紫伤痕,全是他阎赫留下的。

再反抗下去,她的伤一辈子都好不了。

阎赫把非颜放到了身边的位置上之后自己坐了下来,龙姨连忙将食物端了上来,因为知道非颜的食量,所以每次一煮就是一大桌。

这是这次跟平时不一样,这次端上来的一大锅全是粥,而美味的红烧鱼,糖醋排骨,香辣虾等等好吃的全部到了阎赫与贺白几人的面前,她的面前除了粥也只有粥。

非颜本想着吃够了医院的病号餐,终于可以回来好好的大吃一顿的时候,举着筷子愣愣看着眼前的粥,她抬头:“干什么?集体霸凌?”

阎赫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不理她。

非颜的目光就一直盯着他筷子上那甩美的大虾,本来吃腻海鲜的她是不喜欢虾的,可是这几天天天吃没有油水的病号餐都让她的嘴巴淡得生霉了。

本以为可以好好的开开荤,却没有想到这摆明了就不是给她吃的。

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阎赫那上下蠕动的唇瓣,沾着淡淡的血光,莫名有些性感。

她下意识的咽了咽水,不明白是因为这个人还是因为食物。

阎赫冰冷的声音扫向她:“干什么?吃饭!”

皱着眉瞪着闹脾气不肯吃饭的非颜,阎赫的冷眸之中尽是冷酷,非颜这下低头,扒着一点味道都没有的粥。

她快哭了。

最起码也来点瘦肉也行啊,这白粥一点味都没有……

在家没有出任务只有贺白跟风侨两人,风侨与贺白对视了一眼之后淡淡开口:“老大,赢氏与轩辕家最近因为一批货斗了起来,纳兰齐的军火过境之时被扣,都在说不知道哪个没长眼睛的动了他的货,现在他可是在边境那里闹翻了天,一座山被他硬生生的快铲平了……”

阎赫连头也没有抬,好像对这件事情没有多少兴趣一般,冷冷回答:“这件事情本来就是赢氏动的手,只是没有想到我会猜到他的行动把纳兰齐引了过去,就纳兰家族那恶魔般的性格来说,轰平一座山都算是小事,这是对我发泄不满,不用理他!”

贺白点头:“纳兰齐并没有发来质问的消息,不过提出一个要求,要让咱们的航道为他减税!”

“同意!”

“是!”

阎赫一边淡淡的听着贺白的提起了的事情,一边夹住想要偷袭的非颜的筷子,冷瞪着她:“再越界,我剁了你的手!”

非颜讪讪的收回筷子,没有食欲的扒着粥,目光却一直盯着阎赫筷子上的排骨不停的咽口水,算是望梅止渴了。

突然,她猛得站了起来,头埋在了阎赫的胸前,低头,含住了他筷子上的排骨,还没来得及咬到嘴里去的时候阎赫一把掐着她的脖子以唇封口,硬生生将她口中的排骨给卷了出来,再用力的推开她,目光冰寒又不耐烦:“谁让你吃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