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931章 27阎赫伤,非颜怒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7章

阎赫深深的审视着她,久久的没有说话,强势的的气息一瞬间朝着她扑了过去,可是张雪依旧只是淡淡的笑着,好像根本不知道阎赫的杀意。

“说!”

张雪嘴角勾起若有似无的笑容,伸手摘下一颗水果学着非颜的动作擦了两下,然后咬了一口,“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会因为她的话而生气,而开心,而担忧……这可不一定是亲情,而是……”

张雪顿了顿,目光扫向阎赫那不太友好的表情时,她真的忍不住一下子就笑了出来,偏过头,忍下了笑意,对上阎赫那看死人的目光之时,她这才严肃的回答:“阎爷,你爱上小颜了!”

爱上了?

阎赫整个人都愣了,他从未想过这个回答。

想要她成为自己的所有物就是爱上了?会因为她的话而开心,而生气,会因为她受伤而担忧……这些,是因为爱上了?

张雪觉得好笑,这两个爱情白痴一本正经的讨论着这件事情,硬生生的扯到了母子,父女之情的上前去了。

真没有看过这种奇葩的人。

阎赫整个人都愣在原地,久久的,他没有回过神来。

原来,他这是爱上了么?

原来,爱上一个人是这种感觉?

阎赫一动不动如同风化了一般,久久的坐在原地。

自从跟阎赫讨论了这件事之后非颜就发现她一连几天都没有看到阎赫的身影了,不止几天,直到一个星期之后非颜就有些沉不住气了。

一连七天都没有阎赫的影子,也没有再过问她任务的事情,完完全全没有了他的身影,好像消失在了她生活中一样。

非颜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可是心情却是格外的糟糕。

要出去上班的张果儿正要出门,看到了她看着电视发呆的模样,有些好奇,“怎么了?”

非颜发呆中……

张果儿伸手在她的眼前挥了挥,非颜这才回过神来,她抬头,“有事?”

“是你有事,你想些什么呢?最近几天都心不在焉的!”张果儿靠在沙发上,伸手扭过她的头,挑眉,“来,跟姐姐说说,你思春了?”

“说什么鬼话?还快去上班?”非颜一把拍开她的手,不耐烦的翻了一个白眼。

张果儿拿起自己的包包,补了一个妆,然后再三抬头,“说真的,你最近几天都在走神,跟阎赫吵架了?”

“没有啊,反而前段时间聊得还不错,你说他突然发什么神经直接消失了?”非颜的眼中满是生气,也不明白自己干嘛这么生气,只是觉得心中莫名的不舒服、

张果儿一听,双眼一亮,“你因为阎赫才走神的?”

“……”

张果儿立马收起包包背在肩上,“你要真是觉得担心就打个电话给他,或许去看一下他也行!”

“切,谁担心他啊?天天跟一炸弹似的,谁碰谁倒霉,我才不担心!”非颜死鸭子嘴硬。

张果儿伸手拿出了手机,拔了贺白的电话,递到了她的面前,“给,自己问,别天天在家里哀声叹声的,听着烦人!”

“这里什么时候成了你家?”非颜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一副安心自在的模样,这个死女人,是不是过得太安逸了?

“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啊,我本来就是孤儿,本该死在海上,谁让你救我的?活该要负担我一辈子!”

张果儿伸手撩了一把耳边的长发,性感又火辣的冲着非颜抛了一个媚眼,那模样看起来没心没肺的,不过从她的声音之中可以听到淡淡的哀伤。

贺白的电话一直不通,左爱伸手挂掉,然后还给了她,“你去上班啊,等会我去找阎赫!”

“想通了?好好加油,说不定还能成为一位将军夫人!”

“你没睡醒?”非颜淡淡的扫了她一眼。

张果儿伸手捂唇,好笑的轻笑了几声,她偏不说,嘿嘿嘿,谁让那阎赫追着小颜不放,让她们像老鼠一样生活了两年?偏不告诉他,其实小颜吃软不吃硬,想要得到她就不能用强的。

“那我走了啊!”

“路上小心!”

“好!”

张雪出去上班之后,非颜坐在沙发上,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最后,非颜还是瘊定去阎赫的地方去看看,走出了别墅坐上了车子,然后她来到了阎赫所在的军部。

伸手拿出了自己的证件交给了士兵,那士兵震惊的看着她,然后十分严肃的行了一礼。

“老大在哪?”非颜偏头,平静的看向身边的年轻士兵,她轻轻的问着。

士兵的脸上升起了淡淡的红晕,听到非颜话时他猛得脸色一沉,身上气息变得十分的恐怖,“将军刚刚任务归来,受了重伤,现在正在抢救……”

“在哪个方向?”此时非颜的声音已经寒冷如冰,但其中却隐含着不可抑制的怒气。

士兵指了一个方向,非颜就快速的走了过去,那里门口,贺白看到了非颜大步过来的的身影,特别是看到她身上那幽沉又危险的气息之时,他的心微微一紧。

跟阎爷的气息太像太像,仿佛可以预见一场即将发生的血雨腥风正在酝酿中。

“怎么回事?”非颜大步的走了过去,龙组的成员都守在外面,一个人等着,等着风侨的抢救。

“我们这次的任务太过大意了,有人出卖了我们的消息,我们本来是假意去谈一个合同,实则抓捕那群人,可是就在我与温纤准备合同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老大正跟猎犬撕杀着,等我冲过去的时候老大弹尽,不得已只能近身战斗,虽说杀了不少的猎犬,可是到底是肉身,心脏被正刺了一箭,虽有险险的避开,风侨还没有出来,正在抢救,而且老大说……”贺白好像想到了什么东西,他顿了一下,然后有些为难的看着非颜。

“说!”非颜抿着唇,身上暴唳的气息正快速的蔓延,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知道心底有些疼痛。

“老大在昏迷之前不准我们跟你说这这件事情,肯定是怕你会担心,所以这两天我们都没有通知你,不想让你因为老大的事情而分心……”

非颜还要问什么的时候,手术室的门打开,风侨大步的走了出来。

“怎么样?”温纤上去寻问着,神情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