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932章 28甜蜜斗嘴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8章

这是一次的赌局,这是楚容珍的女儿,那么蛊一定是楚容珍自己种下的,在自己的孩子身体中钟根本无法控制的蛊,还要用内力压制,这就代表着这个孩子身体之中还有着什么东西,不得已才用这么麻烦的蛊来压制。

那么,比一般的蛊王肯定要强很多。

蛊王进入她的身体瞬间就会死亡,因为她本身也是蛊王体质,两王相争,必有一死。

然而,如果蛊王赢了她的身体,那么她的身体就是极好的营养补品,对于蛊王来说,她的身体,她的精血,那就是最佳的食物。

果然,她赌对了。

同时,也明白另一种毒的凶险。

蛊王进入她身体不过三秒,然而另一种不知道是蛊还是毒的东西就瞬间发作,现在还在缠斗着……

蛊王纹与龙纹正在交缠着,代表着还在战斗着……

公仪雪坐在了非颜的床边,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侧脸,眼中是淡淡的怀念,“赫儿,你这次怎么会受伤?”

阎赫的脸微一僵,目光,看向了一边沉睡的非颜,眼中划过怪异的光茫。

总不能说在撕杀的时候还在思考着她的事情,想着自己是不是真的爱上了她,她有没有爱上自已等问题,一时走神才出的事?

他说不出口。

公仪雪有些无奈的看着他的模样,虽然不明白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可是对于他的性格还是有一个大约的了解,当下也不再多问什么。

她站了起来,突然一阵头昏差点一头栽到地上,还是一边的公仪柔见状立马伸手扶住了她,“妈,你怎么了?”

“没事”公仪雪摇了摇头,目光看着沉睡的非颜,心中微微一惊。

没想以那蛊如此之毒,仅仅只是一会,她的身体之中残留的毒素就让她中毒了,那么被那蛊压制的毒又是如何厉害?

非颜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她被一条大蛇不停的追着,不停的追着,然后被那条大蛇扑倒在地,蛇身紧紧的缠着她,让她根本喘不过气来。

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有用,眼睁睁的看着那大蛇张开了血盆大口,直接朝着她撕咬了过来……

她猛得很惊醒,突然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一张放大的俊脸在眼前,她吓了一跳,头下意识的朝后一仰,拉开了一些距离之后才发现眼前的男人是阎赫,她才松了一口气,动弹了一下身体,发现她根本动弹不得。

阎赫的长腿用力的夹在她的腰上,让她根本喘不过气来,难怪在梦中她会被着一条蛇追着跑的,原来罪魁祸首是这个死男人。

用力的想要推开面前的男人,手刚刚碰到了他的身体之后才想起来他的身上有伤,当下也放轻了力道,轻轻的,根本推不开他。

想大力一点又不敢用太大的力道,怕弄裂他的伤口,太轻了又根本推不开,最终,她无奈的放弃,躺他的怀里不再动弹。

伸手,轻轻的拉开他的衣襟,看着里面的纱布渗出了鲜血之时,她的目光微微一寒,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她的心中萦绕,那种自己的东西被他人破坏的怒火就是她这次冲动的主因。

明知道不可以过度的使用内力,可是她却冲动的使用了,明知道过度使用内力会让烛龙蛊失去控制,烛龙的毒就会流走在她的全身,到时神仙也难救,可是她依旧还是做了。

她不太明白为什么宁愿自己搭上性命也要杀死那群人,真的不明白。

哪怕到了现场她也没有后悔,为什么?

非颜皱着眉看着阎赫身上的伤口,随后,她微微眯起了双眼,想看认真的查看之时,突然感受到了一抹违和的感觉,她抬头,对上了一双漆黑之中泛着淡淡蓝光的眸子,猛得一愣。

“你拿什么咯着我了!”非颜十分无辜的看着她,那纯真的目光好像根本不明白身下的那个东西是什么,或许,她根本没有想到那方面去。

阎赫冷着脸静静的看着她,眼底的目光与以前相比变得不太一样了,好像在明白了什么之后,那抹冷锐开始被融化般,阎赫此时的表情显得有些诡异。

伸手,搂住了非颜的腰,“忍着!”

“可是不太舒服!”非颜皱眉。

“不舒服也忍着,我受伤,不能翻身!”阎赫抱着她不放手,也没有打算要翻身,反而是所定闲情的看着她,想要从她的脸上看了一丝情绪。

不过,他一定会失望。

因为非颜没有一点的自觉,她躺在阎赫的怀里得顶得不太舒服,伸手,想要将那烦人的东西给拿开……

阎赫的身体一瞬间紧绷了起来,目光盯着她瞬间变得冷锐,伸手扣住她的头看向自己:“你故意的?”

非颜触碰到了某物,猛得才惊觉是怎么回事,她下意识的伸手甩开,脸上立马露了一抹急怒,“你混蛋!”

“我混蛋?是你先摸着!”阎赫的脸一沉,对于非颜的指责完全不买帐。

“你……无耻!”非颜的脸红通通的,她第一次碰到男人的那里。

挣扎着要起来,可是阎赫根本不肯松手,搂着她的腰身将她抱在了自己的不里,同时不悦的皱眉,“扭,你再扭,到时别怪无提前破坏约定!”

迎着他那满是暗欲的目光,非颜想不明白,明明前两天不是还是那种冷死人不偿命的性格吗?怎么她才睡一沉的时间起来,一切都变了?

阎赫以前的感觉是这样?

直到非颜乖乖的不再动弹的时候,阎赫的气息才慢慢的平稳下来,他的目光幽幽盯着面前的她,眼中是淡淡的愉悦。

他开始明白了,那种会因为她的话而开心,而生气,而担忧是怎么回事。

原来,他是爱上这个丫头了。

明明这么小,可是却依旧还是爱上了。

想来都觉得可笑,可是又觉得无奈。

想他阎赫这么多年来从未对任何一个女人动心过,本以为就会这么下去独自一人到老,可是谁又能想到,天下掉下来的女孩却是他的劫。

两年前的相遇只是对她感兴趣。

两年后的相遇却是爱上了。

他阎赫做事向来随心所欲,爱上了,那么就一定要得到。

目光,就好像看着自己心爱之物一样的静静看着,幽沉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