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32世界真相的一角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2章

“嗯,小心一点,这些人都很强!”阎赫皱眉,对于这边的无法地带他是第一次来,也是第一次看到生活在热带雨林之中的土著人,他们太过强大,明显有些超出常理。

“阎赫,那个土人很强,估计,有些麻烦!”非颜的目光盯着面前的男人,而那个男人则是用十分诡异又强势的目光盯着她,是一种极具掠夺性的目光,这让非颜十分的不喜欢。

阎赫伸手一把将她拉到背后,目光肃杀的盯着面前的男人,眼中的情绪很简单:这是他阎赫的女人!

好像受到了挑衅一样,那个男人一瞬间暴怒,朝着阎赫瞬间就冲了过来……

阎赫也瞬间迎了过去,双拳直撞,激起的是骨骼的崩鸣,还有那沉重而又令人心惊的声音,一瞬间气息好像改变得十分彻底,非颜的心中也升起一抹不安。

不确定阎赫能不能打赢面前的这个男人。

别的土著人停下了动作,一个个挥舞着的种的兽骨大声的发出一些听不懂的声音,不过听得出来是助威的声音。

非常瞬间一闪,直接消失,惊了四周的土著人,就连阎赫与那个战斗的男人也一瞬间惊愕了一下。

一个大活人在眨眼之间消失了?

非颜动用着轻功快速的一闪,出现在那个男人的身后,趁早着他愣神的一瞬间,手中的长剑朝着那个男人的心口刺去,不过那个男人反应极大,一手握着胸前的剑手反就朝着非颜抓来……

眼看手就要招呼到非颜的身上时,阎赫大手握住了男人手腕,瞬间将非颜救了下来。

非颜用力的拔出长剑,然后一把拉着阎赫的手迅速的用轻功逃离……

那个男人就这么僵硬在原地,突然,他脸色青紫的跪在了地上,一手撑地,恐怖的脸紧盯着非颜的背影,那些土著人看着中毒的男人,瞬间暴怒……

带着阎赫飞快的树林之间滑行,因为阎赫的体重负担,才逃了一会她的内力就到达了警戒线,不得不停下,微微喘着粗气。

“你刚刚做了什么?”阎赫有些疑惑,刚刚那一剑没有刺入土著人的重要部位,可是他却脸色铁青的动弹不得,并没有追上来。

非颜从口袋掏出了一张毒蛙皮,晃了晃:“我以为死了就没有毒性了,没想到毒性还不错,虽然毒不死人!”

看着那张碧绿色的毒蛙皮,阎赫的表情再一次沉了下来。

突然觉得自己的头特别的疼痛,不止头痛,好像胃也分外的抽痛。

他转身,突然之间离开……

非颜不知道他突然怎么了,一本正在的将毒蛙皮上的毒液抹在了长刀之上,她的神情认真又平淡,根本不在意现在她的长刀可就是一把剧毒之刃,见血虽不会封喉,却也能毒死一般人。

显然,这些土著人不是一般人。

那个男人中了毒却没有死,抗毒能力十分不错!

非颜坐在原地等了一会,久久不见阎赫回来,她起身,找了过去,看到阎赫正找了一个水源正在清洗着身上的鲜血,果然还是无法忍受鲜血带来的粘腻腥臭感。

阎赫全身上下脱得一丝不佳,直接站水中,水线正好漫过他的腰间马甲线,水波微荡,隐隐约约,好像可以看到那不该看到的东西。

非颜下意识的偏过头,脸,瞬间火辣辣的烧了起来。

她伸手捧着脸,眼睛却不受控制的朝着阎赫的身体看去……

他伸手舀起水泼到脸上,水珠从发丝滴落在脸上,从脸上流到性感的下巴,再滑落到诱人的锁骨……滑过强健的胸肌,腹肌,人鱼线……

此时的阎赫洗去了一身的鲜血与冷冽,清晨的阳光射在水面,再投射到他的身上,此时,他的身上散发着一种五彩的光茫,让非颜不由的想起了从家海皇叔叔跟她说过的一个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世界上还没有国家,还没有苍山各族,还没有华夏国的更久以前,南海那里生活着一群十分美丽而又诱人的种族,叫海妖族!

他们拥有着鱼的身体,可是却拥有着世间最美丽的诱人脸庞,虽然不会说话,可是他们的歌声却是世间最美丽的声音,可以利用歌声让路过的船只引入他们的领地,利用歌声让那些船员一个个主动的跳入海中……

明知道他们传门是吸食人魂的海妖,可是一个个却依旧情不自禁的被他们的歌声吸引,主动的跳入大海丧生。

伸手捂着胸口那异常跳动的声音,非颜低下了头。

娘亲,我好像遇到了一只海妖,他虽然不会唱歌,没有诱人而魔魅的脸庞,可是他却像是海妖一样发出了致命性的危险气息。

怎么办,要不要杀?或者,要不要逃?

非颜蹲在草丛之中静静看着水中的阎赫,五彩的太阳反射琉光照在了阎赫的身上,那一瞬间,非颜好像看到投射在他身上的光茫变成了一块块的彩色鱼鳞,正慢慢的,露了他的真实身份。

伸手揉了揉眼睛,赶走眼前的错觉,非颜蹲在草地之中呼吸微微变得急促起来。

看着阎赫快要洗完的时候,这是,水中的阎赫突然脸色一变,皱眉,“谁?出来?”

非颜一惊,她以为自己被发现了,想了一下好像她也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想着就起身要出去的时候,另一边,一个道十分娇小的身影闪了出来,身上穿着十分清柔而又复古的打扮,圆圆的大眼之中满是好奇与惊艳,她走了出来,看着阎赫露出了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你好美,我喜欢你,我要你做本小姐的男人!”

阎赫看到走出来的女人不是非颜的时候,他的眉头紧皱,脸上本有的事情绪一瞬间消失。

伸手穿好身上的衣服,阎赫的表情肃杀,“你找死!”

那个女人却不在意阎赫的冰冷情绪,她反而摸了摸下巴,细细打量:“你会出现在这里就代表着是被人追杀进来的,想从这苍山出去根本不可能,因为没有我们语真族的允许,任何人都别想过去!”

暗处的非颜听着苍山的名字时,她一瞬间瞳孔一缩。

这里的名字也叫苍山?怎么回事?

非颜不太明白,她现在很想冲上去问问,可是突然,她好像感受到了四周传来的内力波动,一瞬间,她潜伏了下来,将身上的气息一瞬间全部消掩,深呼吸,控制心跳的节奏……

四周的暗处,一瞬间冲出来十来个黑衣人,他们的身上穿着绸布复布的长袍,身上散着淡淡的内力波动,很显然,他们的身上有着内力。

女人的身边一个黑衣人闪了出来,从气息来是所有人之中最高的。

那个黑衣人目光看向了某个方向,是非颜的方向,他皱眉。

“重锦,怎么了?”女人看到司徒重锦目光冷凝而又警惕的看着某个方向的时候,她露出一抹淡淡的好奇。

“或许是感觉错了,刚刚一瞬间好像感受到了高手的气息!”司徒重锦微微皱眉,随后,觉得自己好像是感觉错了,所以当下收回了目光,冲着女人微微弯腰,“小姐,该回去了,不然族长又该生气了!”

女人双手叉腰不悦的嘟嘴,然后目光惊艳的看着阎赫,伸手提着他,“重锦,本小姐要他当我的男人!”

“小姐,他是外人,您昨天不是抓了好几个外了吗?玩够了就杀了,别让族长生气!”

“哼,本小姐一定要他,重锦,把人带走!”女人当下立马下达了命令,司徒重锦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走到了阎赫的面前,目光冷凝:“这位先生,麻烦跟我们走一趟!”

阎赫的目光扫过了非颜所在的方向,他大约可以猜到这个男人刚刚的意思,虽然无法感受到她的气息,但是想来是她也不会错。

没有出来,表示这群人不好对付,不能硬碰硬!

“你们,抓了我的人?”阎灶紧眯着双眼,目光之中划过冷冷的杀意。

“咦?他们是你的人?三男一女,对不对?”女人一听立马来了兴致,然后大步的走到了阎赫的面前伸手拉着他,刚刚接触美观他的时候,阎赫突然重得的一挥手,神情嫌恶:“滚!”

女人感受到了他的危胁,轻身一点,快速的后退,同时,脸上也带着一抹怒意,“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啊,给我拿下!”

一瞬间,那些身穿黑衣绸衣的男人们一个人开始行动了,他们的身上都闪着内力的波动,这也是非颜没有出现的原因。

原来这个世间上还真的会有会内力的人,他们一个个看起来内力不高,可是对于这个世界的人们来说可是高手中的高手,根本就是普通人眼中的‘怪物!’

强忍着心中的不安,再加上阎赫有意混入其中,所以也没有十分认真的抵抗,贺白他们被抓,这些他重要的属下们目前可能被困在了敌人的地盘之中,这是唯一可以接近的手段。

阎赫被司徒重锦压在地上,那个女人走过来,目光之中满满全是得意:“我南门雪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不想吃苦受罪就给本小姐乖乖的,否则别人怪本小姐不客气!”

南门雪站直了腰,挥了挥手,“走,回去!”

阎赫很快被人带走了,非颜见状,想也不想的就偷偷的跟在后面而去……

这种情况,她不出手是最好的选择,她在暗,可以帮阎赫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阎赫被带回了南门语所在的族里,那是一座悬崖峭壁之上,从上面放下了云梯将人接了上去,而非颜小心的爬上了悬崖,走到了台阶,发现这里好像接二连三的全是石门,她伸手推了推,石头打开的一瞬间,她完全愣了。

映入眼前的是另外一个世界……

一个她从未想过的,山中的世外桃源。

她所入眼的一片无际的高大树林,可是浓密的树林之中,竹楼接二连三的隐于树荫之下,每一家四周都是浓密的树木围绕着,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这些房子的存在。

竹楼精致而又极富诗意,小桥流水,如画如美、

她没有想到,这这热带雨林之中还会有如此与世隔绝的地方,四周全是高山绝壁,一般人根本进不来,而正方的天空之中很少有飞鸟掠过,因为浓密的树木遮挡,再加上这里的信号与光线问题,估计连卫星也探测不到这里。

难怪没有人发现这个地方,也没有人发现这些人,他们生活在卫星探测的死角,是人类根本无法想象的世外桃源之中。

非颜快速的隐入暗中,那些浓密的树枝是他们藏身的好地方,也非颜藏身的好地方。

她找一个极为隐密的地方坐了下来,伸手摸着下巴。

这语真族还真是独特,这里又叫苍山,想想,还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

坐在大树之下思考着,想着要从哪里开始寻找阎赫与贺白他们,而且刚刚那群人看起来好像不太好惹,有些麻烦。

就在非颜思考的时候,树下,两个男人走过,一边走一边交谈:“大小姐回来了,听说还带了一个男人回来,昨天才带回来三男一女,怎么今天又带回来一个?族长知道了一定会生气!”

“哎,大小姐向来就这么任性,咱们世代隐世而居为的就是避开人类,可是大小姐却把外面的人引进来,会带来大灾难的!”

“就是啊,古训说过,咱们苍山的人不能出山,看到外人一定要杀人灭口,不能将咱们的存在暴露出去,否则会招来灭族之灾的……”

“可是小姐任性啊,明明族长都决定跟那一族联姻了,可是小姐不愿意,嫌弃人家是未开智的蛮族,其实那蛮族强大,在这苍山中都斗了好几百上千了,一直斗不出结果,联姻之后苍山就太平了……可惜族长大人太宠着小姐了!”

“嘘,别说了,小心小命难保!”

两个男人从下面走了过去,左爱坐直了身体,她的脸上露出一抹玩味。

苍山,族长,蛮族……

有趣!

她飞快的离开的树枝,来到了一间竹楼之中,然后随手拿了一套晾在外面的女人衣裙快速的离开,过了一个,一个满脸泥土的丫头从暗中走了出来。

非颜摸黑了自己的脸,一边走一边小心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行走的人们之中,女人身上很少有出现的内力波动,而路过的男人们身上若有似无的渗出淡淡的内力波动。

“喂,前面的,就你,没事乱跑什么呢?你想偷懒是不是?”这是,一道尖锐的声音传了过来,一个穿着茶色裙子的女人走了过来,盯着非颜看了好久,然后语气不太好:“今晚大小姐要召开宴会,现在都要忙起来,你敢偷懒?皮痒痒了?”

非颜连忙后退了一步,不知道要用什么语气面对眼前的这个老女人。

老女人伸手一把扯着非颜的耳边一边走,“我跟你说,你要是刚再偷懒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也不怕被蛮族的人抓走……”

老女人一边骂一边带着非颜来到了一座十分壮观的竹楼群,放眼看去全是竹子所建造而成的房子,起来格外的漂亮又极为的舒适,上面来来往往的不少人行走,与外面那些散落的小房子不一样,这一眼就能看出是地位高的人居住之所。

老女扯着非颜耳朵就来到了一个男人的面前,“柱子,今日你值班?”

“是啊景姑,你这是怎么了?”

“这些丫头一个个给我的调皮捣蛋,抓到一个带回去好好的调教一下,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个的都想往外跑,也不怕被外面的蛮族带走吃掉……”拉着非颜就大步的朝着里面走去,一边走一边骂,火气十足。

非颜低着头,沉默不语,乖乖的被训。

景姑带着非颜走了进去之后才发现这个竹楼群十分的大,里面数不清的院落相临,正中间一个十分大的花园,花园里正开满了各色的鲜花,看起来格外的壮观又美丽。

花园之中,可能看到一些头戴发簪步摇的美女拿着扇子坐在一边,神情自在又从容。

此时非颜一瞬间有些愰神,她有一种回家了的感受。

入眼的不是现代的高楼大厦,飞机跑车,而她原本的家,那个古风古色的世界。

“愣着干嘛,快点洗,要是洗不完今晚别想吃饭!”景姑踢了非颜屁股一脚,然后才气冲冲的离开,估计去找别的人了。

非颜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身边有几个跟她差不多大小的女孩正挽起衣袖洗着衣服,不是洗衣机而是手搓洗着,那模样是如此的熟悉。

她坐了下来,身边的一个女孩立马就凑了过来,“嘿嘿,被景婆婆抓回了?我早就说了这事不靠谱,跑出这里去了外面,那里还有蛮族的存在,根本走不出苍山的!”

非颜迎着面前这个女孩的目光,轻轻的点头,“还没有逃出去就被抓回来了!”

“噗……我就是知道!”女孩一边洗着手里的衣服,眼中带着笑意,随后好像想到了什么,她偏过身体,“我好像没有看过你,你叫什么?我叫小烟!”

“我叫小颜!”

小烟露出一抹甜美的笑容,然后洗着手里的衣服。

而非颜静静的查看了四周一眼,随后不动声色的对着身边的小烟套着话,“小烟,你说苍山的外面有什么?”

“不知道啊,自古以为我们就不准离开这里半步,族长说过,山的外面也生活着人类,可是他们不会把我当成同伴,因为他们弱小而又愚蠢,不会武功也不会内力,更不会礼仪,所以我们不能走出去,否则会死无全尸,无一例外!”小烟不疑有他的回答着,表情之中划过一抹对外面世界的畏惧。

“有人走出去过吗?”非颜再问!

“没有,每年都会有人想要出去,可是无人活着回来,也没有听过走出去的消息,不是死于山中就是被蛮族带走吃掉……”说起蛮族的时候,小烟畏惧更深了。

随后,小烟好像感到奇怪,她回头:“小颜,你连这些事情都不知道?上次翠儿的尸体被抬回来的时候你没有看?”

“我的身体不太好,当时正好不在!”非颜快速的找了一个理由。

“原来是这样啊,那就难怪了!”小烟达才打消了心中的疑惑,她笑了笑:“那你平时很少出门的吧!”

“嗯!”

“难怪,那你有想知道的就问我吧,我一定告诉你!”小烟这才拍拍胸口,气息十分的友善。

非颜这才拐着弯开始问,“蛮族到底是什么人呀?”

小烟一愣,认真的想了一下,随后十分快速的偏偏头,“嗯……我也不太清楚,我们一族存在的时间你也知道,早就好几千年根本无法追溯了,本来苍山中只有我们一族人生活,可是那些蛮族却是近几百年才出现的,没有半点的智慧可言却行动极为的迅速,力道也大得恐怖,花了好几百年才能与他们成功的交流,交会了他们言语才能成为现在各据两方的局势……”

非颜静静的听着,然后表情好奇,那些人的身体素质与赢族人可是十分的相似,不知道到底是如何出现的?

“咱们一族果然还是最厉害,都好几千年了,如果算上无法追溯的时间的话,估计是这个大陆上最古老的人吧?”

“小颜,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咱们宗卷上面早就有过记载,咱们语真族的起源可是炎帝陛下!”

“噗……”正在喝水的非颜猛得一口喷了出来,她瞪大了双眼,“你刚刚说什么?”

小烟满脸的好奇,不太明白非颜怎么下子就喷了,“族长说的,我们一族的起源就是炎帝陛下!”

“哪个炎帝?”非颜瞪大了双眼,她觉得真的惊悚了,她好像快要揭开这个世界的真相了。

“还能哪个炎帝?当然是苍山之主,炎帝轩辕炎月啊!”小烟偏着头,目光之中露出一抹十分奇怪的表情,这可是语真族之人全部都知道的事情,她怎么会不知道?

非颜整个人都凌乱了,不,不,不太对。

同名同姓不同人?

“小烟啊,能说说那个炎帝的事情吗?”小颜整个人完会凌乱了,一瞬间,她好像有什么想法一划而过,对于这个世界的真相……然而那想法一晃而过,快得她根本无法注意。

此时她只知道她的头有些开始痛了。

怎么回事?

这个世界有苍山,有炎帝轩辕炎月,跟她的那个世界里的人物一模一样。

只是时间不太对……

“炎帝陛下是太古的创神,是咱们苍山所有种族的神明,虽然上万年到现在所有种族灭亡只有我语真族一脉慢慢的保存了下来,可是炎帝陛下的威名绝不会忘记,苍山当初各族而立,群雄格局,天下各族争霸,以茶尼族最为强大……”

小烟一脸敬畏的说着,而非颜的心一瞬间冰冷。

如同万年不化的寒冰一样冰封了起来,她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眼底全是震惊。

难怪回不了自己的世界……因为,根本就不存在别的世界,她只是到了未来。

还在相同的世界里,只是跳越的时间……难怪赢仪他们回不去,一直以来都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不过是错开的时间,怎么可能回得去?

非颜不敢相信,一瞬间她好像看到了结果。

她回不去,是真正的回不去。

现在,她所看到所听到的,从小烟嘴里得知的历史全是过去事情,她还听到了娘亲的名字……

一瞬间,她不太明白了,她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来到这个世界?老天的玩笑是不是开得太大了?

“炎帝陛下转世在苍山之友楚容珍那里结束,后来就天下大乱,苍山与大陆人类在楚容珍百年之后正式展开的撕杀,以苍山为首的人类被称为异能者,大陆的人类容不下我们,所以这种战争一直没停过……后来机械,电力,火药,导弹,卫星,战机等等东西的出现,大陆人类越发强大,而苍山各族不是他们的对手,最后一战,苍山所有种族灭亡战死,我语真族就是各族留下的星火,一直传承到了现在,这苍山就是我们的居住地,人类进不来而我们也不准再出去……”

非颜的表情十分的震惊,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她的眼神一沉:“你不是说语真族的历史无法查明了?你怎么知道万年前的事情?”

小烟一愣,随后,她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轻轻笑道:“呵呵……没想到你这么敏锐!”

“你是谁?”非颜的表情一凝。

“那你又是谁?显然,不是语真族的人!”小烟的目光一瞬间变得诡异而深幽起来,她慢慢的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朝着非颜走了过来。

非颜步步后退,紧盯着面前的女人露出一抹紧慎的表情,如果她没有猜测错的话,或许……

小烟走到了非颜的面前,随后,好像想到了什么,她微眯着双眼,轻轻一笑:“我知道了,你跟那些外来人是一伙的对不对?你是来救人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