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37方琰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7章她的无赖,她的灵动,这些都是以前很少看见的,这一瞬间,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涌了过来,让他空洞的心慢慢的填满了。

“什么都是我教的?”

非颜用力的点头:“嗯,都是阎赫教的!”

阎赫:“……”

这个黑锅,他背!

非颜与阎赫正打闹的时候,烟阁的声音传了过来,“对方派人过来了,说是要见两位!”

非颜听到之后立马好奇了,她打开门,“谁要叫我们?”

“不认识,对方说他叫方琰!”

没有听过的名字,非颜微微偏头,不太感兴趣的时候,背后的阎赫却淡淡的出声,“请他进来吧!”

“好!”烟阁立马离开,问着下面打了一个的手势,示意下方的人可以放行。

“你认识?”非颜问。

“嗯!”阎赫淡淡的点。

“没听你说过!”

阎赫穿好衣服之后朝着门口走来,大手扣在她的头顶,“一起被那个男人领养的,我的大哥!”

非颜这下才想起来,她有听赢珍珍说过,不过没有什么印象了。

“咦,是你大哥?那他怎么会在这里?来救你的?”

“不是!”阎焰斩钉截铁。

非颜还要问什么的事情,对方,一个男人得自一人走了过来,不过好像他不太擅长对付这种悬崖,此时,他是被人背上来的。

落地之后,非颜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他戴着金线边框眼睛,锐片之中反射出冷淡而又尖锐的眸色,一身得体又与这丛林完全不相符的西装打扮,看得非颜莫名其妙。

大约给人的感受太过严肃,让她有一种这个男人很难相处的感受。

方琰今年三十三岁,比阎赫稍微要大一点,看起来两人气息十分的相似。

方琰一落地,目光一直紧盯着阎赫,“你果然在这里!”

阎赫冷锐的目光眸色十分的深沉,他微眯着双眼,“你来这里做什么?”

方琰伸手推了推脸上的眼镜,“我听父亲说你来了这里,正好这里是我的管辖范围,不管你想做什么,立马离开这里!”

淡淡的警告对于阎赫来说根本不管用,阎赫反而冷冷一笑,“让我离开也可以,不过你派出血狼跟猎犬又是怎么回事?你好像对这些土著人特别感兴趣啊!”

“这个与你无关!”方琰面无表情,他的冷淡与阎赫的冰寒感受不太一样,他是一种阴冷的寒冷,面对着他就有一种冷血生物在背后爬行的感觉。

而阎赫的冷是一种冰冷,面对着他时就有一种全身血液凝固的冷。

两人看起来气息一样,可是非颜不太喜欢眼前这个男人。

她下意识的后退,退到了阎赫的身后……

阎赫伸手将她护在了身后,目光,冰寒的紧盯着面前的方琰。

“留在这里只会受伤,你不会看到你重要的人再次死在你的面前吧?”方琰的眼中划过如狐狸一般的眸色,故意想要激怒阎赫,可是,此时的阎赫虽脸色一变,可是没有如以前那般的暴怒。

阎赫红近乎腥红的眸子紧盯着他,“不用你管!”

“呵呵呵……”方琰不在意的冷冷一笑,回头,他看向一边的莫琉斯,“萨满大人,这是我最后一次来问结果,之前谈论的交易是否接受?”

莫琉斯野性的目光之中满是恼怒,要不是烟阁一直拉着他,他估计现在早就冲上来直接动手了。

“我们不会接爱那种交易,永远都不会!”烟阁的眼中也是一片生气,她拉着莫琉斯紧盯着方琰,对于方琰的不喜她清楚的表现在脸上。

“是吗?那不太可惜了,愚蠢的决定只会让你们一族全灭!”推一下眼镜,方琰眼镜的镜片散发着十分危险的气息。

这让非颜十分的好奇。

“喂,你是阎赫的大哥吧?你想做什么?”非颜忍不住的出身,她从阎赫的背后探出了头,而方琰好像现在才发现她一眼,目光对上了她的容貌之时瞳孔一阵紧缩。大步上前,“你是谁?”

阎赫将非颜护在身上,强势的气息瞬间朝着方琰袭去,拦住了他想要接近非颜的动作,阎赫眼底之中现在变成了**裸的杀意。

“像,好像……”方琰看着非颜的脸,此时,他的不停的说着什么,脸色的表情也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方琰的自言自语让非颜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她不太喜欢这个男人,所以也就不想跟他过多的相处。

“你叫什么?”方琰上前一步想要触碰非颜,可是阎赫却紧握住他的手,目光冰冷无比。

中间隔了一个阎赫,方琰这才无法接近她,而非颜无辜的大眼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不明白。

偏头:“我叫非颜,你认识我?”

应该不会啊!

方琰回过神来,整理了一下情绪,好像知道自己是认错了还是怎么样,他原本激动的情绪一瞬间变得冰冷起来,又恢复成了刚刚生人勿近的表情。

“我认错人了!”方琰冲着非颜淡淡的解释一声,转移了视线,看向了一边的烟阁,他面无表情道:“烟阁,你该明白这次四方行动的原因是什么,不仅仅是你们手中那两百年前的东西,更重要的是,纳兰齐在哪里?”

烟阁被莫琉斯保护在身后,她的表情也一片严肃,“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而且我们手上也没有烛龙,我们只是想平静的在这里生活而已!”

“你们无法平静的生活,从两百年前轩辕炎月来到这里开始,你们注定就无法平静的生活下去,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但是哪怕你们的能力再高,对于热兵器你们没有任何的抵抗力,再顽固下去也是加速你们一族的灭亡!”

烟阁微红着双眼,她咬牙:“我们是不能与你们对抗,哪怕灭族,该遵守的诺言还是要遵守,与你们交易之后又能保我们一族平安?你们要是真的能保我们一族平安的话,从一开始就不会派语真族的人进来!更不会让他们刺杀了我们的主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烟阁的表情十分屑,她不信任外面的任何人。

当初签定契约之后,当时接受教导的语真族第一任族长南门世就暗杀了他们的主人,轩辕炎月。

从一开始就是利用。

非颜听着她与方琰的对话,对于那语真族的存在与能力有一个了解,难怪会简单的轻功又像一个她那个时代的人们一样生活着,原来,原因是在这里。

伸手,拉着阎赫的手,莫名的就想拉拉看……

手心传来了十分温软的触感时,阎赫下意识的低头,对上了非颜的笑容,他握紧了手,抿唇。

僵硬的唇角无法轻勾,想回她一个笑容却做不多。

表情,看起来有些狰狞。

非颜微微一愣,迎着他的表情以为他在生气,可是又紧握住自己的手,她一时蒙了。

这到底是生气还是开心?

看不懂!

非颜从阎赫的身上移开了视线,再次投到了烟阁的身上。

此时,气氛有些紧张。

方琰伸手推着眼镜,冷淡的抬眸:“我的任务就是负责拿到烛龙与这一片的铀矿,所以如果你们执迷不悟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放下狠话,方琰临走的时候看了非颜一眼,随后,他离开这里。

在方琰离开之后非颜走到了烟阁的身边,“他这是怎么回事?”

“他是南门的走狗,这一年来了四次,要求我交出烛龙,不然就要灭我一族,不过我没有理他!”烟阁直白的说着方琰的事情,皱眉。

“最近听说好像有一个男人在这里发现了什么东西,我是在语真族那里听到的,所以我猜语真族把消息传出去之后才会引起这些人的窥视,不过,那个铀矿比烛龙还要厉害?”

非颜也不太明白。

偏头,想了一下,“阎赫说铀是一种很厉害武器的原料,那武器可以让一个城市瞬间毁灭,也可以让那城市几十年都无法生存,我不太懂辐射是什么东西,所以我无法解释,要不问问贺白他们?”

与烟阁趴在那里看着下方正在清理着战场的族人们,非颜露出一抹感叹:“原来这么多年来,苍山血脉都还存在的啊?我还以为没个一千年就会消失!”

“我也不太清楚这些事情,我们与太多的种族通婚,虽说是苍山血脉,可是身体还有没有苍山之血都很难说,只是遵从古老的记载而这么自我认为罢了!”烟阁的表情有些嘲讽,估计她与现在的族人早跟那苍山没有了关连吧?

非颜握着她的手,微微一笑,“我很庆幸能来这边,你们就是苍山的血脉,因为你们一直拥有着属于炎帝的骄傲,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烟阁,不管这场梦会不会醒来,我都一定会记得你!”

烟阁的眼眶微红,她不停的点头,“嗯,约定了!”

“对,这是约定!”

烟阁微微的抬头,她看着天空那时不时划过的暗影,脸上露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小颜,如果有一天你醒来了,不要伤心,不要难过,是你的就一定会是你的!”

非颜微微偏头,她不太明白烟阁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认真的点头。

“嗯,我会记住的!”

烟阁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大约,她会记不住的。

不过,也一定会想起来,这个美好而又令人沉醉的梦镜。

烟阁一跃而下去了族人那里,一一的指挥着,而非颜则是静静的看着,神情十分的温和。

林中的局势十分的紧张,然而,却又格外的平静。

外面之人永远看不到的平静与紧张,只有山内之人才能明白。

会议桌上,阎赫与莫琉斯他们设计着如何撤离,现在的局势来看,想要撤离基本上不可以,只能讨论如何的活下去。

“方琰上司叫南门杰,是目前最高权力的候选者之一,方琰所带领的就是猎犬跟血狼,能力不用说自然是十分强大的,他本身性格狡猾如狐狸,很难对付!”

简单的说着方琰的事情,阎赫的表情没有过多的忌惮,再狡猾也还是有一个弱点。

那就是方琰不会武!

自身实力很弱!

“那个南门杰就是语真族的人吗?我记得那个大小姐就是姓南门!”

“对,这也是我刚知道的事情,所以南门杰很可能跟南门雪有关系,如果他本身就是这里人的话,那么对于烛龙与铀矿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也不是不可能,以他职位来说,想要下手只需要一个名义,比如说s级通缉犯纳兰齐在这里发现了铀矿,为了不酿成更大的伤亡,必须实行抓捕……”

“可是你连一点消息都没有?”非颜好奇了。

“如果是从他那边行动的话,得不消息很正常,现在我比较在意的,纳兰齐在哪!”阎赫皱眉,他不在意这些事情,唯独在意的是,纳兰齐现在是死是活?

“老大!”就在阎赫拧眉不悦的时候,贺白从外面走了过来,“书生发来消息,轩辕齐墨也进入了这里,追寻纳兰齐失去了踪迹,书生遇到了迷路的轩辕世家的人,才知道这消息!”

阎赫一听,表情更冷了。

这山林走上半年一年的都走不完,这么大的地方,去哪里找人?

“找人!”阎赫皱眉,神情十分的阴沉。

“可是这里太多,我们……”贺白的话还没有说完,阎赫冷眼一扫,“让他连上纳兰家的卫星找!”

贺白:“……”

他不太明白这种事情,而且……

“是!”忠实的将命令告诉了书生,书生没有多言,立马开始行动。

非颜趴在桌子上好奇:“纳兰清家有卫星?”

“嗯!”

“可是……”

“百年前,纳兰清将一生的财富全部用来制造了航天之物,不同的地方同时发射数不清的卫星到了太空,根本没有人想过她会做这么疯狂的事情来,所以后来她的卫星掌握的所有的信号时,天空,地面,海上,所有信号被她一手掌握,当时所有的生存方式变得混乱……战争就出现了,因为不得不听令于她,否则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损失……”

“奶奶真厉害!”非颜听不懂,可是她却能感受到阎赫话中的忌惮。

能让他都忌惮的人物,肯定超级厉害。

兴奋的瞪大双眼,拉着阎赫的手,“再多说一点,关于奶奶的事情,再多说一点!”

像个孩子一样的兴奋的坐在他身边,阎赫低头,眼中划过一抹柔意,“后来一片混乱战争大起之后,纳兰清却死了,准确来说人们传言她死了,因为她的尸体并没有被找到,所以到底是失踪还是传言很难说……在她死后,纳兰家的一切都停止了运转,包括那些卫星,系统等等……纳兰清是纳兰家最出色的一个……唔?纳兰清是男人!”

后知后觉,阎赫一直没有想起来哪里怪异,现在,他终于想起来了。

这个世界里的纳兰清是个男人,不是非颜的奶奶!

非颜点头:“我知道,奶奶最喜欢男人装扮了,她是女扮男装,而且她也说过前世之时她被当成男儿抚养,所以对外也是男人!”

阎赫眼中划过一抹惊讶,纳兰清是女人的事情连纳兰齐都不知道……

一个女人做到了这种地步,那才是真正的怪物吧?

纳兰齐与轩辕齐墨两人下落不明,阎赫这里又被困,语真族那里得到命令出来包围了非颜所在的地方,同时,军队开始进入这里。

这里将会成为混乱的战场!

不仅仅是雨林之中,外面的战争也已经开始了,各方混战,为的就是争夺这一方的所有权。

“少爷们还有小姐都进入了里面,您不告诉二少爷,是不是不太公平……”赢仪的身边,张永生皱眉,神情好像有些纠结。

坐要车顶的赢仪双手抱胸,看着前方的战火他冷冷勾唇,“他的身边有非颜在,起步早就比别人高了不少,游戏最基本的就是公平!”

张永生微微低头,想着那个跟进去没有任何音讯的女儿,他有些担心。

现在这热带雨林之中就是一个魔窟,是一个看不见的战场,里面人的胜负取决于外面的他们的行动,争夺行动引起了各国的注意,所以胜负现在在他们的手上!

书生立于高处接收着纳兰家的卫星信号,虽不确定能不能用,不过得到信号可以监视四周的时候他才松了一口气。

像个瞎子一样乱转可是十分危险的。

看着电脑之中的画面,他的脸色不太好,与贺白那边对接了信号之后,他立马将四周的情况说了出来,示意他们小心一点。

贺白将书生的话重新复述一次:“丛林之外的争夺战开始了,阁下与南门杰联手逼迫对方撤离的同时,约定好丛林里面的我们各凭本事争夺,现在林中的势力有方琰的血狼与猎犬,还有语真族,而我们这边只有我们这些人,另一方则是下落不明的的纳兰齐与轩辕齐墨,其他的就是零散的势力,比如张雪跟……”

“咦?张雪也来了?”非颜听到了熟悉的名字,她立马抬头。

------题外话------

新文暴君归来:霸宠枭后,求收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