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39非颜诱兽散的威力(下)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9章

敏锐发现的她的踪影,一群人追了过去,而非颜则是有意无意的引诱着他们,被发现身影之后又消失了踪迹,让他们找得不耐烦的时候又出来冒个身影,这就这么拖着他们,离阎赫他们越来越远……

天色越来越暗,而非颜见状也露出一抹笑容。

黑夜之中,想要利用脚步追踪基本上不可能,天色太暗根本无法细察,可以更好的掩盖她的伪装。

方琰他们追着非颜很久,心中总觉得哪里奇怪,可是又感受不到哪里奇怪。

追着她直到天黑,四周无法行走的时候他们才停下了脚步。

“重锦,暗夜之中他们是怎么逃走的?”方琰感受到了奇怪的地方,如果他当时没有看错的话,是阎赫一群人朝着这里而来的吧?

为什么他只看到了一个女人身影,或许不是女人,可是那高度绝不会是阎赫。

而且现在黑夜之中,根本无法行走,他们又是怎么逃走?

现在可是完全失去了对方的踪迹……

“如果是土著人的话他们可以暗夜行动,他们每个人都可以夜视,我们对他们的身体进行研究,他们的眼睛构造与我们的有些不同……可是解剖的婴儿眼睛又是正常……”司徒重锦的话没有说完,可是方琰却明白。

“真不知道这群怪物到底是哪个时代的生物,这片雨林存在时间根本无法查明,这山中的生物也无法一一的探察清楚,这么多年来还是没有研究出来他们身体构造与我的区别,重锦,他们与现在己知的土著人完全不一样!”

方琰的眼中是一片的感兴趣,伸手推了推眼睛,“猎犬就是根据他们的身体研究资料而训练出来的,可是实力差距太大,还记得那个陡手撕裂我们车顶的那个野人吗?”

“知道,前几天被他逃走了,他的力量大到恐怖的地步,与别的野人不一样,可惜没有时间解剖,不然可以看看他们为什么这么的怪物,速度,力量,战斗力,明明身体所有的构造成我们都一模一样,然而他们的身体素质就是比我们强太多……轩辕炎月当然所都的轻功武功他们一样不会,然而身体素质却是怪物级别……”

司徒重锦想到了之前抓起来的莫琉斯,眼中一片幽沉。

方琰挥了挥手,示意所有人原地休息。

“所有人感兴趣的不是烛龙,而是这些野人的战斗力,任谁也想不到,语真族不过是野人的研究者,然而,两百年,一点进展都没有!”

“这是各位阁下暗中的契约,大家都想知道野人们明显长寿又强大的秘密,有人传说是烛龙的原因……”

“烛龙是生化武器,应该不可能!”方琰皱眉,对于这次的任务他觉得有些棘手。

“只有抓住那个男人解剖之后就能明白!”

“或许!”

方琰微眯着双眼,对于这种研究他还是很喜欢的,原本他就是从事这种类型的研究,从古至令,所有当权者的同一个愿意:强大的士兵,永恒的生命!

这也是他的课题。

“先休息,天一亮,再去抓人!”

“是!”

黑夜之中不能好好的行动,他们的双眼不比野人可以夜视,所以只能原地休息。

然而,夜晚的危险对于别人来说不算什么,可是对于刚进入这里不久的士兵来说却是致命的。

热带雨林之中的毒物数不胜数,特别是非颜在烟阁那里拿着拿到了诱蛇草再自行配制之后,发现这个雨林之中的药材虽然名字变得不一样了,可是对于她来说,名字不一样,药效一样就足够了。

将诱蛇草配制成了强效的诱兽散,她在半夜趁所有人熟睡之中,带着她的诱兽散快速的在士兵们之中行走,撒下的粉末对于他们的来说根本无色无味,再加上她强大的轻功落地无声,踏草无痕,所以无一人查觉。

她追着阎赫一行人而去的时候,看到了附近的火光她都会绕过去一下,看着熟睡的人们她躲在暗处,银针刺入对方的动脉,一瞬间那些人就失去了呼吸,而她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药粉撒到他们的身上。

强效诱兽散比诱蛇草可是要强太多,不需要多长的时候,这种无色无味的味道就会引来不少的觅食者吧?

非颜下完了药之后她才快速的消失在原地,同时,在她消失之后一道身影悄悄的走了出来,看着她的动作没有任何的情绪,随后,又离开。

非颜下完所有的药之后就顺着痕迹追着,此时,半夜时分接近凌晨,阎赫与烟阁坐在一个山洞里,他没有睡,静静的坐着。

整个人好像石化了一样,直到他听到洞口传来了极为细微的声音之时,他的冷锐的脸才松动了一些,猛得站了起来,走到洞口的时候非颜一头撞到了他的怀里。

“吓死我了,你堵洞口干嘛?”

一头扎到软墙,非颜吓了一跳,抬头借着月色看着熟悉的脸,她才松了一口气。

阎赫伸手抱住了她,“好了?”

“嗯,好了,还送了一些礼物给他们!”非颜嘿嘿一笑,想到那群人的下场,她露出来一抹十分玩味的笑容。

走过去,烟阁闻着她身上的味道,皱眉,看向了一边的贺白,“贺先生,麻烦你把洞口关紧,一个小时之内不要有任何的空气流通……”

贺白一愣。

“这个山洞够大,一个小时不流通完全没事!”听着烟阁的话,贺白站了起来,走到一边寻找着有没有大石头可以关上洞口的。

仔累的在非颜的身上闻了闻,“我好像没有闻错,是你的说的那个诱兽散的味道?”

“嗯,给那些人一些小礼物,放心,对于诱兽散的功效我可是百分百的保证,嘿嘿嘿,我娘亲教我的诱兽散配方重新改良,不仅诱兽,对于毒物来说就是美味……”非颜贼贼一笑,她笑得十分的阴诡,看得烟阁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非颜看了四周人一眼,发现好像少了谁,她一时半会还真想不起来。

坐到了阎赫的面前,她摸着肚子,看到阎赫面前烤的野味时她立马凑了过去,“阎赫,这是给我烤的?”

“嗯!”阎赫点头,目光却直勾勾的盯着她想要偷吃的手,虽说是给她烤的,可是却发出一种不准吃的信号。

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所以才刚刚烤,估计还没有熟透。

非颜却不知道,她看着阎赫不给吃的模样,突然,她抬头,在阎赫的侧脸上轻轻的印上一吻,偏头,“我想吃!”

阎赫微微一愣,伸手指着自己的唇,“考虑一下!”

非颜一愣,脸微微一红。

死无赖!

为了吃出卖色相,谁干?

好吧,她干!

温软的唇印上了他凉薄的唇畔,一个不带任何**的吻,可是却让阎赫十分满意的眯起双眼,随后拿起一边烤好的食物递到了她的面前,“没熟就不要吃!”

“噢!”

累了一天,她整个人都差点饿晕了。

也不在意有没有熟,反而又不是没人吃生的,她也不在意,一手提鸡脖,一手抓腿,她直接抱起来开咬,也根本不在意会不会烫。

都快要饿死了,还在意这么多干嘛?

空气之中,贺白几人当着隐形人,突然,好像才感觉到哪里不对,“老大,我们没有看到温纤!”

好象很久都没有看到她,今天事情太多太忙,一下子给搞忘了。

她是不是很久没有出现了?

阎赫也是后知后觉,他才发现,好像温纤真的不在,他的脸色一瞬间冷凝,“她呢?”

“不清楚,是不是走散了?”贺白想了一下,随后胡乱猜测。

游侠与杨宁也一样,好像今天没有看过温纤,准确来说,是不是有两天没见了?

本以为她是有任务在身……现在看来……

“刚刚事情发生的太过混乱,大约是分散了,不要紧,我们要朝下一个集住地转移,大家化整为零可以让存活率大幅提高,到时迟早会相见!”烟阁对于温纤的印象不太深,也没有多少的记忆。

非颜吃着手里的东西,不在意的扫了两眼,她没有出声。

过了一会,看着她吃完,烟阁少了一眼地上的骨头,然后她开口,“小颜,你们是来找一个叫纳兰齐的人对不对?”

“对,你知道?”

“我不知道你们要找的人是不是叫纳兰齐,是不是一个长得十分像女人的男人?”烟阁想了一下,然后她好像回忆起了什么来。

“对,对,就是长得特像女人的男人,你有看过?”非颜这下来了兴致,蹲着烟阁坐紧了一点。

“半个月前吧,我去采药的时候看过语真族的人抓着珍上长得像女人的男人从我面前路过,当时嘴里说着让他不要耍花样,老实的指路……不过那个男人后来逃走了,当时是朝着南方沼泽方向去的,那里一片全是沼泽地带,哪怕是我们也不敢轻易的涉足,太危险……”

听着她的话,非颜与贺白还有阎赫几人倒是松了一口气,找个方向就好,不然现在这样找个人就像是海底捞针。

“我们下一次聚住地就是沼泽地带,那里虽然危险,可是我们发现那里有着极为天然的要塞与险道,正好顺路,也可以让族人帮你们找找……”

“你的族人不是现在分散中?”非颜有些惊讶。

“咦?我没有说过?”烟阁挑眉,好像也有些惊讶。

确认真的没有说过,她这才露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苍山无边无际,我们早就把族长分散开来发展了,要是聚在一起发生这种事情的话一下子就会灭族,所以各支族的族长们会带着自己的族人在这苍山的角落生存下去,这是确保血脉不会断绝的可能性!”

“我看你的谈吐与外面的人也没有两样,你可以让族人去外面生活……”

“外面不可以,人越多,勾心斗角越大,到时族人们的心会被尘世而污染,难保不会做出针对同族的事情……语真族把我们的人抓走之后肢解的画面你看过,因为他们想知道我们一族强大的秘密。”烟阁说起这事的时候情绪明显不太好,有些低落。

“可是他们永远不知道,我们的强大是来自于血脉之中的那少得可怜的基因,再加上我们的主人轩辕炎月的爱心毒物试验,还有烛龙药材的辅助……哪里来的什么天生,哪里来的什么秘密,说到底,不过是后天人为,不过是炎帝留下来的毒药罢了!”

烟阁越说越悲哀伤。

与自己不相同的东西,人类就会下意识的排斥。

非颜静静的听着,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这很正常,想当初苍山各族还被称为了妖魔,血腥残忍又野蛮的蛮族,说到底,因为人类无法接受比自己强大的事物,不能合理化的东西,他们就会统称为:”怪物!“”

“对,语真族的人就是这么称呼我们的,怪物!”烟阁的神情十分的悲伤,大约这就是她对于自己族人喜爱而导致的伤感。

他们不是不想走也这个漫无边际的雨林,而是不能走出。

因为他们知道这个雨林是保护他们的一个外壳,一个走出这里,他们就会被这个世界上的人类所畏惧,厌恶,甚至有可能会杀害!

非颜拍着她的肩不再多说什么,反而是感同深受,她的娘亲,她的那些师父们,叔叔,姨母们,不都背负着‘怪物’之名?

烟阁的情绪有些低落,在一个地方住久了,现在不得不在预备的下一个地方生存,多少都会有些伤感。

而且现在她又怀了孩子,情绪更加的不稳。

靠在非颜的身边她睡着了,睡得极为的不安稳。

从这个夜开始,属于这个雨林的血雨腥风正式的拉开的序幕。

方琰所在的地方,不,应该说林中的被分散的敌人之中,好几个地方的人在半夜的时候就被惨叫声惊醒,看不到眼前发生了什么,只能听到一声又一声的惨叫声在耳边响起,而且能听到撞树丛,树杆的声音,场面有些混乱。

手中摸到什么湿滑的东西,一阵刺痛,顿时心悸,疼痛,麻痹等异样传来……

身体摔倒的时候撞到了别人,别人下意识的东倒西歪,场面,瞬间变得混乱起来。

直到有人点燃了火把,看着眼前的一幕,整个人完全愣住了,一个大男人像个女人一声发了一道道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男人一嗓子吼了起来,借着他手中的手电筒,所有人看到地面那黑压压的一片,全部倒吸了一口气。

地面上黑压压的一片生物,看不出来有多少种类,可以看到了蛇,蛙,不知名的虫,蚁,蝎,蝶……手电筒里的灯光照在这些生物的身上,一个个都散发也十分的美丽的色泽,红的,蓝的,绿的,紫的……

色彩鲜艳而显眼,那鲜艳的色泽也显示着他们的不好惹。

那些美丽的鲜色在这个热带雨林之中就表示:老子可是有毒的,要命的就滚!

颜色越鲜艳,毒性就越大,这是不变的真理。

看着那些鲜艳色泽在地上爬行的毒物们,再看到身边一个个倒下去的战友,那些人全慌了。

“他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全是蛇?全是有毒的东西?”

“看,狼……有狼……天呐,为什么全聚过来了?”

“啊啊……救我,救我……救命啊……”

“啊……有什么咬了我……我不想死,救命……”

特别看到战友倒在毒物之中瞬间被淹没的一瞬,没有敢上前,反而双腿发软根本走不动,完完全全不敢动。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掉头想要离开,可是身要暗夜之中的狼与野兽瞬间就扑了过来,生猛的将他们吞吃入腹。

不止这一处地方,非颜到过的地方都是一模一样的情况,大量的蛇虫像是疯了一样朝着他们聚了过来,哪怕要逃,可是黑夜之中躲着的野兽早就潜伏在那里,只要有人逃,那么它们就会将眼前的活动猎杀。

根本逃无可逃。

一处,两处,三处,四处……

非颜所以到的方,一路上六处地方当夜都发生了一模一样的情况,他们进来的时候带了不少的武器,一个个管不了那么多,对着那些毒物使用,最终弄死了不少毒物的同时也误伤了自已人,不少人都是死在自己的同伴手里。

恐惧支配了一切,无人愿意听令行事,一个个逃命要紧,完完全全的开始狂奔逃命。

黑夜之中落单行动完全就是找死,而留在原地也是死路一条,这个夜晚注定不平静,到处全是血腥味,四处弥漫的也是死亡的气息。

方琰所在的地方没有事情,可是外围,他们,此时完完全全被毒特包围了。

若说这个雨林什么最多,大约就是毒物吧!

方琰一群人听到了动静,立马从梦中惊醒,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他们完全被包围了。

非颜一开始本来也想给这些加点料,可是没有想到里面有一个轻功不错的,有一点风吹草动就能惊醒,让她蹲了半个小时之后不耐烦了,急着回去,所以就在周围下了不少的毒。

这样也能拖他们一些时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