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41她是一个自私的人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41章

她就知道,这个女人根本不敢说,因为一旦说出来也没有会相信,反而会让人心生芥蒂。

“我不说不是因为我怕你,而是因为我想让你亲眼看着,你所爱的那个男人是如何属于我的!”非颜轻轻一笑,她不是一个好人,相反,她是一个自私的人。

任性而自私,这就是她。

很久以前她就是这样,仗着自己活不长的事实而不停的欺负着自己的兄长们,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明知道会让周围的人很为难她也会开口,想要就是想要。

所以,关于阎赫她不仅不会退步,还会让眼前的这个女人知道,阎赫不仅会属于她,而且全是身心都属于她!

温纤张嘴,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非颜却瞬间闪开,因为她发现了上面阎赫好像有些不对劲,立马冲了过去,轻跃到了他的身边,“你怎么了?”

阎赫冷着脸,一只手掐着自己的手腕,“毒蛇!”

非颜见状,他的手指那里青紫,黑紫的痕迹慢慢的朝着他的手腕向上蔓延,速度不快,可是却看起来很恐怖。

拿着他的手指用力的一咬,非颜想也不想的直接放到了嘴里,轻轻的吮吸着,替她吸着毒血。

阎赫想抽出手指却来不及,她一口含下,同时,还直接吸着毒血……虽说她对毒有很好的抗毒性,可是还是忍不住的担心,她的身体会不会出事?

非颜吐掉的毒血,擦了一下嘴,然后看着他的脸色,“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阎赫摇了摇头。

非颜站了起来,“你先带你下去,然后你别动乱,小心余毒未清,我去找解药!”

把阎赫转移到了地面安全的地方,非颜看了远处的温纤一眼,她双眼一眯,随后轻身一点,快速的离开去解毒药草。

看着她离开之后温纤才走了过来,走到阎赫的面前,“老大,没事吧?”

阎赫摇头,他没有出声回答,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不有动弹,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

看来她真的很关心自已呢!

温纤的目光一直观察着阎赫,特别是看到他眼中快速变幻的情绪时,心中的不甘也更深了。

咬唇。

她露出一抹复杂,“老大,您喜欢爱上非颜了吗?”

阎赫听着她的问话,下意识的抬头,仔细想了一下,他爱吗?

是喜欢,那是爱吗?

阎赫对于这种事情不太明白,而且也格外的懵懂。

想了一下,点头:“嗯!”

温纤所有的情绪一瞬间的崩溃,她伸手捂着唇,一下子就跪到了阎赫的面前,身体也微微颤抖着。

“为什么?我等了你那么久,为什么你这上了她?”

阎赫皱眉,目光肃杀产:“我很早以前就说过,我们只是同伴,上司与下司的关系!”

温纤的泪水一颗颗的滴滴,她伤心的看着眼前这个冷酷的男人:“我以为你是不懂爱,所以我愿意等,可是等了这么多年却一直不愿让我近身,然而却让一个女孩近了你的身……我真的不甘心,为什么她可以,而我就不可以?”

阎赫自己也不明白,想了很久,看着哭泣的温纤,他给出了一个理由:“她很干净!”

温纤的脸色一瞬间惨白,她是色诱高手,是用身体诱惑男人的女人,所以,这才是她输的原因吗?

如果可以,她不想选这种方式,可是除了这样,她又有什么机会陪在他的身边?

阎赫的无心之语对于温纤来说却是莫大的伤害,她跟男人发生地关系,不干净,这才是她入不他眼的原因……

无力的倒在地上,温纤伸手捂唇,心中一片疼痛。

“原来是这样……呵呵……她很干净么?”

温纤痛苦的笑着,跪坐在地上不停的苦笑着,而阎赫则是不愿意看她一眼,好像眼前就是空气一样,直接无视。

当然非颜找到了草药回来的时候,她看到眼前沉默的两人,好像发生了什么她所不知道的事情,双眼顿时一眯:“怎么了?”

阎赫听到她的声音立马睁开了双眼,不给温纤一个眼神,目光紧盯着非颜的脸,“回来了?”

“嗯,有一种草花难走,多花了一些时间!”非颜手里拿着几株看起来十分平凡的小草,她越过了的温纤走到了阎赫的面前,将草上的叶子拔了下来配着别一种植物的花一起递到了她的面前,“会很苦,你忍忍,看,我还找了十分甜的无毒果子,想不想吃?”

你是哄小孩一样哄着阎赫,对于阎赫来说是他一辈子都没有过的体验,鬼使神差的点头,看着非颜那十分开心的表情时,他的心中也一暧,神不自禁的轻扯着嘴硬。

笑容虽僵醒,可是却十分的温柔。

非颜将花草的叶与花放在一起喂着他吃了下去,看着他因为苦涩的味道而皱眉的模样而轻轻的笑着,拿着手里的一串甜甜的野果,她摘下来一颗塞到了他的嘴里:“咬一下,很甜很甜的!”

阎赫听话的一咬,整个脸都扭曲了起来,他的眼神瞬间变得格外的凌厉,大手勾着她的下后颈拉到了面前,封住了她的唇,将手中的果子渡到了她的嘴里!

酸,酸到外婆家了!

非颜感受到那一抹酸掉魂的味道,她的脸立马扭曲成了酸梅子脸,瞪着阎赫眼中那淡淡的报复意味,她呸的一声,立马拿了一颗青色的果子吃了起来,这才幸福又满足的眯起了双眼。

看着非颜摘的是青色的果子,阎赫立马低头,将她手中的青果子直接含下,试探性的一咬,连她的手指一起轻咬,立马就感受到了一抹甜到心间的滋味传来……

神情,一瞬间愉悦。

非颜连忙抽出手指,看着手中树枝上的青色果子,她不太明白这青的超甜,红的酸死个鬼的野果到底是什么。

不过看着阎赫好像吃了下去,她也松了一口气,看到了一眼留下的药草的根部,她拿了起来,随手的扔到嘴里直接咀嚼了起来,慢慢的,轻轻的,将手里的果子递给了他。

“别吃太多,留一点我要做烤肉,酸劲十足!”

“好!”

阎赫见状也没有再吃,她特叮嘱大约就是这东西比较难得或者稀少吧?

她喜欢,所以全留给她!

非颜低头在阎赫的身上摸了摸,然后找到了绷带,将里面咀嚼过后的根渣拿了出来,缠到了他的手指上:“别嫌脏,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阎赫没有说什么,不过一边温纤则是无法忍受的出声,“非颜,你可以再恶心一点,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被蛇咬了打一针血清不就完事?”

非颜替阎赫包扎好之后冷冷的挑眉:“现在这种深山老林的,你上哪找血清去?我可是听说每种血清只能针对一种毒蛇,这雨林之中的毒物没有几千也上千种吧?”

温纤被非颜的话弄得一否,她不屑压低了声音,“谁知道你的药有没有用,几根杂草而已!”

“虽说有可能除不了蛇毒,但是毒死你足够了!”非颜的脸也一沉,显然不太开心温纤的针对。

“不会说话就闭嘴!”阎赫一声低斥,想来是针对温纤的。

他不喜欢有人在他的面前勾心斗角,烦!

非颜撇撇嘴,冷冷一哼,偏头,生气。

阎赫伸手掐着她的脸:“我不是说你!”

“这还差不多!”非颜起身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看了一眼阎赫身边的蘑菇,她立马抱了起来,伸手递向他:“你也吃了药,应该没事了,走吧!”

阎赫把手放在了她的手机心,起身,神情都十分的放心。

大约这里的人都是可以信任的,所以他在非颜的面前也开始慢慢的打开自已的心。

非颜抱着一堆的毒蘑菇回去,贺白看到毒蘑菇的时候一瞬间嘴角抽搐:“非颜,这些不能吃!”

“嗯,不能吃!”非颜一本正经的点头。

贺白:“……”

明知道不能吃还摘回来,这是好玩?

贺白不明白,可是一边,烟阁看到毒蘑菇的时候立马走了过来,惊讶挑眉:“咦?小颜,你哪里找到了这些菇草的?”

“无意之间发现的,猜我们可能会需要,所以全摘了!”非颜将手里的蘑菇全放到了烟阁的手里,想到了什么,“对了,这里有一个成熟了的,种子看起来可以用,你可以留下来试着培育一下,还有是在南方那悬崖中间的断层发现的,以后还可以连续收个几年……”

“好,我会注意的,这东西很少了,是要培育一下,不能灭绝!”

烟阁与非颜不停的交谈着,听着贺白几人一脸的懵逼。

不就是毒蘑菇嘛?

有什么好稀奇的?

游侠他们去处理猎物,烟阁与非颜则是坐在地上处理蘑菇上面的孢子粉,一点一点,小心的收集着。

贺白走了过去,非颜立马小心的保护起来,瞪在他一眼,“小心一点,你想让我们全部死翘翘?”

贺白抬起的脚一时之间不知道是抬还是放,最终,他就僵硬在了原地。

保持着怪异的姿势。

“这些是什么?”

非颜横了他一眼,小心的挪了挪位置,“你最好小心点,这些蘑菇的种子就是最毒的地方,吸入进去瞬间让你死翘翘!”

“不是吧,那你们还碰?”贺白瞪大了双眼,吸入就致命?他可没有听过这么毒的东西。

“烟阁本身就是毒修之人,而我百毒难侵!”

烟阁微微一笑,“世间最毒莫过于烛龙,所以非颜只要不碰到毒素增加方面的草药基本上没事,现在这种草也很少见了……”

“嗯,我娘亲也说过,所以对于毒性增加方面的草药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坚决不能碰!”

烟阁点头,看来不需要她多说什么。

倒是一边坐着的阎赫抬头:“烛龙的解药在哪?”

烟阁将手里的药粉一一装好之后将留下的蘑菇放在水里洗洗,然后才抬头迎着阎赫的目光,“烛龙藏在安全的地方,自然不可能跟着我们四处移动,所以我会带你们去拿解药!”

非颜倒是有些好奇:“烛龙的解药是什么?”

烟阁摇头,“解药的药引也是轩辕炎月的心头血,但是别的药材成类不清楚!”

“我不喜欢拖时间!”阎赫不太相信烟阁,对于他来说,只有烛龙才是他最想要的东西,因为可以解非颜的毒。

听非颜说过,只要烛龙解,那么她身体里的蛊就可以成为极好的滋养之物,而不是像现在,成为时时刻刻都有可能引爆的不定时炸弹。

“我知道,不过烛龙确实不在我身上,你们只能跟我一起走!”烟阁微微一笑,身上不带半分的恶意。

而非颜对于这个女人也有些好感,大约就是之前说的,能证明她在这个世界存在过的唯一见证人吧?

知道苍山的历史与过去,很可能还知道她的未年,这个女人就好像陪系着那个世界与这个世界的她一样。

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莫名好感。

阎赫没有再多说什么,反正也要走出这里还要云找纳兰齐,再多停留一段时间也没事。

过了很久,早饭终于做好,非颜一个人独占了一大碗冒着香味的蘑菇汤,手里拿着一个简易的勺子,小心的品尝着,一手咬着阎赫递过来的烤肉。

“骨头扔我汤里了没?”

“早放了!”

“那行!”非颜这才满意的点头,虽说不太爱吃毒,可是这玩意吃起来味道还真的不错。

坐在简易石锅前,她无视所有人一人独点美味,一边的贺白忍不住出声,“我们不能喝?”

非颜抬头:“可以啊,不要命的话就可以喝!”

“该不会是你想一人独占吧?”温纤一开口,四周死寂。

非颜都懒得理她,夹着蘑菇吃得津津有味……

“接下来我们要怎么走?”

“昨夜因为非颜的行动,我们现在处于自由无人追击,现在可以直接朝族人所在的地方而去,相信他们也能处理好追兵到达指定的地方汇合……”烟阁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边的温纤倒是忍不住出声,“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下一个居住地,到时我再非颜一起去拿烛龙!”

非颜的脸上忍不住露了一抹笑意,“我觉得我这次无缘无故来得太好了,没有想到,烛龙的解药原来在这里,难怪那些叔姨们都配不出解药的!”

烟阁听着她的话也笑了,“就是,说不定这是上天有意要让你活得长久,所以你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

“对对对,就是这样,不然的话我活不过成年,哪像现在才能找到烛龙的解药?”

非颜一想到这里心情就好了起来,换个方向思考,这不是她命不该绝么?

所以上天才安排她来到了这个世界,因为烛龙的触药从古至今只有一份,因为药引就是轩辕炎月的心头血!

她命中注定要来到这个世界,上苍决定要让她活得太久,所以才会有这次的梦境之游!

阎赫没有说话,静静的,静静的看着……

温纤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想问,可是注定无人会回答她,她只能掩下眼中的光茫,坐在那里静静的吃着东西!

直到吃完了东西之后,非颜他们才准备接着前行,背后的敌人被非颜弄了这么一下之后他们完全的失去了追踪方向,最后,非颜一群人三天之后才绕路到了烟阁族人们所在的方向。

烟阁带着他们来到一片四处全是迷雾障气的地方,她从身上拿出了一个瓶子,将里面的药倒了出来,一人一颗……

“沼泽地带这里有着天然的障气,一般人无法接近,很容易在里面产生幻觉而失去方向,同时在这沼泽四周很危险,族人们用生命摸索出了一条安全的通道,除此之外,别的地方都很危险……”

烟阁一边走着,一边小心的叮嘱着。

沼泽之地本来无法住人,自然也不会有人相信这里居住着人,所以他们跟着烟阁穿过障气到达了中心地带时,才发现这里又是另一个世外桃源。

看来是凶险,可是这里早就修建好了住所,看样子好像是很早很早以前就修好的住居地,那些房子看起来很老旧了……

看到这里,非颜大约能猜到,他们生存的地方应该有很多个,这个地方不适合居住就会转移到下方地方,反正这个占了极大面积的雨林根本就无法全部探查清楚,所以他们转移地方居住也是极为好的选择办法。

到了地点,族人与分散的其中一支族人在整理着陷阱机关,同时一个个手里拿着骨刃,神情严肃。

莫琉斯一一下达命令,族人们很快的开始行动,去潜伏,去守卫。

非颜一群人来到了族内,她看着四周的建筑与防育体系,再看着四周的环境,她不禁觉得十分的历害。

完美的利用天险而形成的防御之地……

“这里的磁场混乱,大约……”

“磁场混乱对于我们说没有多大的关系,只要能生存就好!”

烟阁与莫琉斯走了过来,很显然,莫琉斯他现在的情绪十分不错。

心爱的妻子平安的回到了身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