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45这里有回去的阵法或通道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45章

阎赫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宫殿,非颜从极高的地方掉下来,所以才能看清楚这个地下宫殿的全貌。@樂@文@小@说|

四周目光所见之处全是上等的玉石与金所铺势而的墙壁,上面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各种图案。

金色的火焰图腾在墙壁之上蔓延,好像一幅巨大的画像悬挂在那里一般。

那金色在清冷的光线照耀下,不显华丽,反而绽放出阴寒的感觉。

墙壁上面,若大的两个字:炎帝!

苍山信奉的就是炎帝,而且……

非颜看着这四周的环境,她露了一抹怪异的表情。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不是燕北叔叔正在设计的墓地吗?而且还是她参与设计图纸的……

正中间有一座高台,高台从下而下根本看不到东西,只有从上面掉下来的她却清楚的看到,那里有着数不清的石刻牌位放在那里。

还有一座华丽而又古老的玉石棺……

下方,阎赫抱着非颜确认她没有任何的伤痕之时,他才松了一口气,“你怎么从上面下来的?”

非颜从他的身上下来,拍了拍裙子:“到处都是机关,就这么下来了!你这里怎么样?被围殴了?要不要帮忙?”

她美丽的目光轻扫着将阎赫包围的一群人,大约有二三十人,一个个目光警惕,直勾勾的盯着从天而降的她。

为首的,是非颜所认识的那个男人:方琰!

方琰的目光紧盯着非颜,看着她,就想起了之前夜里被毒虫啃咬的事情,他的目光一寒:“是你?”

非颜微微挑挑眉,“阎赫是我的人,想动他,先问过我!”

非颜这霸气而又有着极强独占欲的语气让阎赫的脸上露了一抹不敢置信,从没有女人拦在他的面前,替他应付他的敌人,同时还向所有人宣告:他是属于她的!

这种让人上瘾的愉悦感快要吞噬他的理智,越来越不想放手,越来越不想让她离开……

果然这次事情之后就把她绑起来,关起来,让她哪里也去不了,这样,她就无法回去她的世界……

阎赫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

他微眯着双眼看着站在他眼前的背影,心底潜伏的野兽慢慢苏醒……这个女人是属于他的!

方琰的目光深深的看着非颜,透过非颜看向了她背后的阎赫:“什么时候开始,你也会躲在女人的背后?啊,对了,你以前开始就很喜欢躲在秋天的背后呢?要不是她护着你,你现在应该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啧啧啧,真可怜,那个女人死得可真惨……”

“闭嘴!”阎赫的表情一瞬间阴沉了下来,他一声怒斥,声音夹带着怒火,

很少看到他脸色大变的模样,非颜下意识回头,目光也一瞬间阴寒了起来。

想到了温纤的话,她的心情立马变得十分不好起来。

“呵呵呵呵……你生气了?也是,每次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你总会生气,这么多年来还是忘不了吗?还是说想到她被分尸的画面你良心不安?”方琰说起这话的事情眼中全是生气,隐隐的,还有着憎恨。

“……”阎赫抿唇,目光之中全是怒意。

“你怎么会良心不安?秋天对你那么好,可是你确舍弃了她,是你害死了她……她就是傻,明明有了我却对你放心不下,所以她才会死,是你害死了她!”方琰的情绪有些失控,声音也直接拔高、

从他话中的意思大约就是秋天那个女人跟方琰是一对的。

可是却因为阎赫而死。

“秋天的死跟二哥没有关系,大哥,这么多年来你还是放不下吗?秋天喜欢的一直以来是二哥,不是你!”这是,一道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非颜偏头,看到公仪柔穿着一身长裙走了过来,头上盘着一根白玉钗,如平常时一般的打扮。

公仪柔门外走了进来,目光看向了非颜一眼,走到了阎赫的面前。

而她的身后则是跟着温纤……

随着温纤她们走进来,身后,一人,两人,三人……烟阁,莫琉斯,贺白……他们所有人都找到了这里。

“吵什么?”

同时,最上方的赢仪直接跳了下来,他的身体稳稳落地,地面被他狂肆的破坏生生的砸出一双脚印。

看到他出现,所有人都后退一步,一个个低下了头,目光之中全是敬畏。

方琰与公仪柔最先弯腰:“父亲!”

赢仪冰冷无情的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最终,目光落到了阎赫的身上,“吵什么?”

“我们并没有争吵什么,父亲为何会来这里?”方琰弯着腰,目光之中一片的平静,对于眼前这个男人有着畏惧,也有着忌惮。

赢仪目光一一扫过所有的,好强势又霸道的目光看向不少人低头,而赢仪则是一步步的朝着阎赫走了过来,目光十分的冰冷,好像找碴似的。

非颜见状,她横到了阎赫的面前,“阎叔叔,他是我的男人,我不喜欢他接触除了我之外的别人,哪怕是男人也不行!”

赢仪停下了脚步,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错愕:“你看上了他?”

非颜有些害羞,但还是十分直白的点头:“对,他是我的,我们约好了!”

赢仪的目光一瞬间变了,是一种非颜说不出来的怪异。

他紧盯阎赫:“你心里想着秋天,却欺骗着她?”

她就是非颜!

阎赫抿唇对上了这个他一直以来都十分憎恨的男人,是他的养父,也是他的敌人。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秋天?”阎赫冷着脸上前,他伸手一把拉过非颜抱在怀里,同样不喜欢她离别人太近。

“不喜欢秋天的话,你干嘛那么生气?”非颜开口了,她想不明白,也很好奇。

要是不喜欢的话为什么还要生气?

阎赫看着非颜那十分认真的表情时,他也下意识的开口:“秋天是照顾我起居的人,我把她当成了亲人,所以她死的时候对于我来说就是失去一个亲人……而且……”

“而且?”

阎赫顿了顿,接着开口:“而且我的家人全部被杀,当时的记忆还在我脑海里出现,一个姐姐般的角色出现的时,自然就当了唯一的亲人……但是这个唯一的亲人因为他的命令而刺杀我,我与她之间只有活一个……失败者就是死!”

所以他活了。

而秋天被野兽分尸……

阎赫憎恨的目光看着赢仪,一字一句咬牙:“而且也是那次之后,我才知道在的来我全家都是被你而杀,利用蛊让我暂时失去了那一段记忆,直到十年前,秋天的死让我想起了一切!”

赢仪挑眉,不语。

“秋天临死前给了我一个信封,里面就藏着她替她我找到解药……因为她是南门杰派来的棋子,原意是想挑拔我与你为敌!”

赢仪听着他的话没有任何的表情,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少了阿布替他打量这些烦心事,可是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他早就习惯自己处理了。

这些事情,全是他的预料之中……

“你知道秋天是南门杰的棋子,所你才用这种办法杀了她,为的就是稳定他方琰,南门杰的私生子,对吗?”

阎赫的话每一句都极为震憾,特别是方琰,他不有想到自己的身份早就暴露……脸色,一瞬间露出惊惧。

阎赫将非颜护在了怀里,他一字一句的紧盯着面前的男人,“我的父亲,从一开始,你就有意将事情往这苍山引导,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阎赫沉默了很久,他冰冷的目光紧盯着非颜,漫不经心的扫过所有人,一步一步,慢慢的,他开始走上玉石的阶梯……

“万年前的苍山之主名为炎帝,真名轩辕炎月,而两百年前轩辕世家有一位医毒双修的家主名叫轩辕炎月,教了语真族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轻功,心法,还有毒……

九千年前,华国丞相纳兰清开创的火药时代,而一百多快两百年前,纳兰世家出一位名震世界的军火商,同样也名叫纳兰清……”

赢仪一点一点慢慢的说着,他走了几步,回头,目光看着下方所有人,“同样,九千年前,纳兰清所属的时代,赢族王子赢仪与公仪族公仪雪两人落崖下落不明,而二十年后,赢氏集团的赢总裁赢仪,总裁夫人公仪雪,还有女儿赢珍珍……”

所有人都看着他,不明白他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赢仪的目光看着非颜,他冷冷一笑:“同样的时代,楚容珍之女非颜,华国与楚国的皇室公主,而两年前,你来了这个世界!”

伸手指着非颜,所有人的目光也投在她的身上,有震惊的,有好奇的,也有不敢置信的。

非颜迎着他的目光,抿唇:“所以?”

“轩辕炎月是在这个雨林之中梦回万年前,纳兰清灭世之后下落不明,有人看到她出现在这里,而我与公仪雪醒来的时候分别在这个雨林的附近……非颜,你醒来的时候听说在公海,也是这附近的公海吧?”

非颜的脸色一瞬间沉了下来,她好像明白了什么,目光如炬:“你的意思是说,苍山之中有可以让我们回去的阵法或通道?”

她的话一出,阎赫握着她手的动作更紧了几分。

赢仪慢慢的抬头,目光之中全是看不透的阴冷:“二十年,我找遍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地方,可是一直找不到回去的路……十年前,我知道了这个世界的真相,非颜,我们来到了万年后的世界,同一个世界不同的时间轨道,你说要怎么回去?”

赢仪伸手,用力的握着身边的栏杆,那玉石所制的栏杆在他的手中硬生生的化为碎石,而他却完全不在意的看着下方所有人,回头,一步一步,慢慢的,朝着最下面而去。

朝着最中上面的平台而去……

顺得队梯往上走,整整一千八百八十八步,天梯的顶梯看起来十分的遥远,同时,也显示着这个群墓地位,数目越多代表着与天更接近,代表着地位与尊贵。

非颜一群人跟着赢仪来到了最上面的地方,那里一个若大的祭坛,同时,非毅一群人才发现那里有着数不清的石像,从古老到新……

好像每做好一尊石像之后就会搬来这里。

这里面没有人们想象的数不清的陪葬物或者金玉哭,有也没有珠宝宝石,看起来就是十分普通的群英像,远古英灵存在的证明。

阎赫拉着非颜的手跟着阎赫一步步的走到了最上方,与所有的一起上来的人们一样,他们站在群英灵的石像面前,目光之中是赞叹还有着光泽。

赢仪慢慢的走到了石像的面前,其中一具,看起来那石像古老而又装扮简朴,他走了过来,他伸手轻抚着石像,目光之中全是思恋。

这里的石像比雕刻在的石壁上的画像更为的逼真,最起码非颜看到了眼前石像真的很像她的娘亲……石像看起来古老而简单,可是五官比那就壁画上面的要完美得多。

非颜挣开阎赫的手大步的走到了楚容珍与非墨的石像面前,看到那赢仪正好伸手攻击非墨的时候,非颜的目光一冷,她抬脚想也不想就朝着赢仪的肚子直接踢去,夹着内力的一踢根本没有任何的手下留情。

赢仪攻击石像的动作停了下来,伸手拦下非颜的一击。

非颜拦在了石像的面前,怒瞪着眼前男人,“你想做什么?”

赢仪回过了神来,他紧眯着双眼,“碍眼!”

非颜咬牙,目光之中全是生气,“哪怕只是石像我也不会让你破坏了!”

阎赫看着石像,非颜的身边,一个长得与非颜十分相似的女孩儿倚靠在他的身边,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味。

这尊小小的人儿就是非颜,这相似的五官想要否认也很难。

可是她却甜美的靠近一个长相十分俊美之人的身上,那具男人看起来在那个世界应该是一方霸主的感觉,毕竟身上的龙纹的袍子就显示着他的身份。

刚刚才得知道非颜的未来还在继续,表示着她真的很可能会离开这个世界,再看到了她甜密的倚靠在别一个男人怀里的时候,他心中烦躁狂怒的心情更重了起来。

握着非颜的力道也更重了。

非颜吃痛,她回过头看着重新抓住她手臂好像她会离开的阎赫,她的眼中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怎么像个小孩子了一样的表情?

“怎么了?”非颜回头,她扫了阎赫一眼,随后,她的目光依旧紧盯着面前的赢仪。

她不会让任何在她的面前毁去父皇的石像!

远在无法回去的国度之中,这简直就是仅存的一点对于过去的记忆,她不允许毁掉!

非颜现在的很生气,十分的生气。

赢仪看到非墨就是下意识的不爽,攻击一次之后他停下了动作,看着非颜像只猫儿一样炸毛的模样,他收回了手。

一手轻抚着楚容珍的石像,非颜见状,立马炸了:“不准摸我母妃!”

赢仪看到她因为这种事情而炸毛的模样,当下忍不住笑了出来。

或许是明白她的心情,在这件事情上赢仪没有过多手逗弄。

松开了楚容珍的石像,赢仪走到一边与那些早就开始行动的方琰公仪柔一样,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而非颜则是走到了楚容珍的面前,抬头,她的目光之中便是思恋,抱着石像她像个孩子一样挂在那里,“母妃……”

看着她现在脆弱的模样,阎赫与贺白他们全部沉默了下来,特别是贺白他们。

本以为她是隐世一族的人,原来她根本就来自几千年万年前的过去世界,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类,原本才会显得这么的独特,奇怪。

非颜背对着他们,思恋的目光看着面前的熟悉的人像,她眼中全是伤心。

轻蹭了两下之后她才走到了非墨的石像面前,冲着阎赫招招手,“阎赫,看,我父王是不是长得超帅的?不过是那里还是这个世界,我的父王是最帅的,最美的人就是爷爷!”

纳兰清与龙泽的石像也在,就如同他们鲜活时的一样,龙泽俊美如妖,纳兰清一身男装清贵似仙!

阎赫看着非颜指的龙泽方向,他的脸一僵,“我以为这是女人!”

“嗯,奶奶说,爷爷是花妖现世最完美的写照,美过世间一切男女,超越了性别……不过石像看起来比爷爷真人差了好多……”非颜有些不满,她最喜欢的就是爷爷,因为爷爷很美很美,而且也很温柔。

是一种别扭的温柔。

纳兰清一身男装,而那龙泽一身不男不女的袍子看不出性别……

这种奇怪的组合让在场不少人都满头黑线。

不过眼底的惊艳与好奇却是清楚浮现的。

真想看看,她口中说的那个超越一切性别的美到底是什么模样。

阎赫他们正在找着什么,因为这个祭坛很大,所以分开寻找着。

蹲在地面上不停的敲着,好像在寻找着暗阁。

------题外话------

推荐友文《盛宠之金牌毒妻》

简介:

上辈子她识人不清!害人害己!

如今,敢来伸手的人,她要剁掉她们的爪子!

他是狂戾的暗夜之王,本性凶残无比。面对她,却只是被征服的呆萌小兽,任她奴役。

情节:

“玉歌,别过来”

月光下,男子原本英俊无比的脸上显现出道道可怕的银鳞,一眼看过去格外狰狞。

这样的自己,会被抛弃吧!看着向靠近的女子,蜷缩着的男子眼中满是绝望的痕迹。

看着这样的他,女子却不退反进,她蹲下身一手托着他此时不再俊美的下颚,轻轻一吻,口中说出的话温柔之极。

“你不过来,也不让我靠近,难道你已经厌倦了我,不要我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