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48别离,使命结束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贺白他们在晚上的时候也走出了墓地,赢仪的目标并不是烛龙,他在意的是寻找着能回过去的阵法,他一直都坚信这里面有能让他回去的阵法,或许是乐氏一族留下来的……

他不在意烛龙,不在意铀矿,他所在意的就是回去的路。&乐&文& {}.{l}{}.{}

他找了一圈之后才真的失望了,因为根本没有。

难不成在苍山别的地方?

贺白他们一开始就寻找着非颜他们,听到族人的消息立马就回来了沼泽地带,看到阎赫没有任何损伤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方琰独自一人的要进来沼泽地带,不带一人为条件,蒙上了他的双眼,他来到了阎赫的面前,开口的第一次话就是:“铀矿在哪里?”

他关心的也并不是烛龙,而是铀矿。

他的任务就是为他的父亲夺得铀矿,这会让他可以更加的向上爬,同时,也是他以后上位争夺大位的依靠。

铀矿是核弹的重要的物质……

“原来你想要的是这样,可啊,我可以把铀矿的地方告诉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烟阁突然开口了,同时,她的目光看向了阎赫与纳兰齐,她的目光之中全是思量,还有着算计。

不是那种让人不喜的算计。

而是一种让族人可以好好生活而产生的算计。

烟阁站了起来,她的目光看了在场所有人一眼,眼中全是冰冷的笑意:“铀矿的地点只有我一族人知道,你们哪怕是杀光我们一族人,如果我们不愿意的谁也不能强迫我们,所以你们必须答应我的一个条件~”

方琰比较在意轴矿,他推了一睛眼睛上面的眼镜,目光之中也是算计。

“什么条件?”

“我知道你的背后有人,而且不止一人想要得到轴矿,那里极好的核武原料,所以我的条件很简单,除了我们早就投入使用的铀矿石之外,那个矿坑可以全部让给你们,而且必须保证抹灭苍山的一切痕迹,安排我的族人进行知识教育,把一部族人他分散到世界各处学习生存!”

烟阁的条件提出来让他们都很讶异,苍山这些族人有一些在外面生存,但理他们没有想过在外面的世界定居,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习惯苍山的生存,他们早就不想再出去!

“族中出生的孩子们将会有点一部出去外面生存,苍山的根不能断在这里,我们交出铀矿给你们,你们要怎么分配是你们的事情,条件就是最终得到了的人兑现承诺,保证世界不再苍山的历史,我的族人们可以安静的生存在这里,保证这个雨林永远不会被人类入侵,保证最原始的面貌!”

这件事情对于一般人来说很难,可是对于他们来说不是难事。

烟阁这些人要的是安静与平稳的生活,这个雨林太过偏僻,所以根本不会有人想在这里建立高楼大厦,所以这条件不难。

方琰想了一会,他看了一边的阎赫一眼,点头:“这一点我可以答应!”

烟阁满意的点头,“那么表示交易成交,我需要你上面的人首肯,这里的矿石分成三份,一份阎赫,一份纳兰齐,一分你们……至于后续怎么争夺是你们的事情,不能牵连到我们一族!”

烟阁飞快的提出条件,对于方琰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条件。

可是,他现在不得不答应。

“明白,我也不是想引发争夺,铀矿分成三份之后我拿其中一份!”方琰没有拒绝,他的任务就拿到铀矿,先不说份量多少,他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不是吗?

“你们呢!”烟阁的目光看向了阎赫他们。

“没问题!”阎赫点头,他对于铀矿没有兴趣,可是却不能让他这边的阁下输给南门杰,这件事情他决定要掺和进来。

“那好,我会派人带你们去铀矿……我可以保证,这是目前已知道最大的矿坑,哪怕分成三份也足够你们交差……至于对我们的承诺请别忘记!”

“放心,我纳兰齐得人恩惠都会双倍报答,如果有人无法承诺的话,那么我会带你们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生存……毕竟,我与你们还是有着缘份……”纳兰齐想到了他看到的关于纳兰清的石像,站在一堆古人装扮的石像之中,他想不明白都难。

那个灭世之后让纳兰家被这个世界除名的当家,也是纳兰家自自豪的当家,他没有死,而是去了另一个时空!

看到那石像他就明白了!

虽说对于这个最优秀的家主是女人的事情有些惊讶,不过更加惊讶的是从非颜口中得知的真相。

他与非颜,是过去与未来的见证。

算起来他与非颜在血缘还没有过五户,说起来还是亲戚!

不过他的辈份比较小罢了!

与烟阁她谈好了条件,这次的谈判算是还不错,没有人提出异议。

现在的情况都成了这个样子,再强势只会引发争斗。

谈过一后,方琰双手抱胸,目光之中全是冷意,“他呢!”

他是谁?

是赢仪!

阎赫冷冷轻扫,“不知道!”

“他最近十年一直都来这里寻找着,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他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难怪他这么的强大……”

“与我无关!”阎赫的心情不好,她不想谈论这件事情,同时,也不想再多说什么。

起身,应该要离开。

一边,非颜拿着烛龙细细的看着,她小心的用工具要敲开一个小洞,想看看烛龙的毒性到底如何,好心里有一个准备。

非颜没有打算吃下去,然而,她也没有打算不吃,烛龙快要压不住,她必须早点做出决定。

所以她需要研究。

烛龙的味道慢慢的出现的空中,那里,她放了一只老鼠,老鼠极近距离闻着烛龙隐隐散出来的空气时,那只老鼠极为快速倒在了地上,同时,老鼠的身体出现了大量的赤红龙纹斑点,两分钟不到,老鼠的身上就传出了腐烂的味道……老鼠还活着,不过身上温度开始变得不一样起来,非颜见状,连忙用树脂封住了她弄出来的一个小洞,拿起一边的药水直接朝着空中泼撒,浇到身上的同进紧密着这个房间,她直接走了出去……

看情况,这烛龙的毒性真的很强很强。

她的身体之中不是完整的烛龙毒,是鬼谷族研究之后留下的,毒性完全比不上这另外一半。

就这空气传播的能力就让人心惊。

她满意酒气的走出房间,同时,撞到了走过来的阎赫。

阎赫看着她全是酒水的模样,皱眉,“你在做什么?”

“我打开了烛龙!”

“你吃了?”阎赫一惊,双手连忙扶着她的肩,眼中是震惊。

“我没有那么的傻,提前提前研究一下,不过毒性太烈!”非颜皱眉,这烛龙的毒性之烈估计让她无法研究。

“不要再碰了!”阎赫同样也皱眉,他的脸上是担心,那烛龙根本不是解药,而是毒药。

万一出了事情怎么办?

非颜闻了闻身上的味道,对于这件事情她没有过多的解释。

烛龙她想要解掉,心脏病也想治好。

这两样是她注定活不长的主因,烛龙可以让她不会过早夭折,可是现在也到了时间期限,烛龙毒无法压制了……

走到一边换衣服清洗着身上的酒,同时,非颜低头看着胸口那里,烛龙蛊王纹一点一点的慢慢开始消失,烛龙赤纹的颜色开始变深……明明喂了烛龙蛊食物培也加大了内力的输送量,可是烛龙蛊却出现了败势。

烛龙蛊的成长跟不上烛龙之毒,两者就如娘亲他们一开始说的那样,烛龙蛊死之日,就是她毒发之时。

蛊王纹极快的速度一点点的消失,非颜双眼一眯,目光紧盯着胸口的蛊王纹,加大了内务的输送。

她盘腿坐在那里,将内力输送到了烛龙蛊那里,不一会,她的内力透支,脸色苍白,蛊王纹的消失却没有停止。

伸手轻抚着胸口,非颜的目光之中是淡淡的挣扎。

她还不想死,也不甘心就这么死去……

如果可以……

这时,门外有了轻轻的动静,看着走进来的是阎赫,她连忙伸手扯好身上的衣服,“你来做什么?”

阎赫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扫了两眼,“烟阁在处理你刚刚待过的那房子,说是有情况,让去看看!”

非颜拿着毛巾擦着头发,刚刚沐浴完的她皮肤微红,看起来十分的诱人。

阎赫的目光一凝,他的喉结漫不经心的上下滑动着,最终移开了双眼。

非颜站了起来,特别是看到他对于眼前美色不为所动这时,她笑了笑,直接坐到了一边的桌子上,修长的美腿从长袍这中滑了出来,肤光如白玉……

“阎赫,帮我擦头发!”

非颜淡淡的说着,好像是命令,像是撒娇。

不管是哪里,对于阎赫来说是一种挑眉,他不是没有被女人勾引过,可是眼前这个女孩无意或有意的动作却完全的挑起了他的欲火。

对上她玩味的表情,阎赫大步的走了过去,目光冷凝:“擦头发?我?”

非颜坐在桌子上面,身睥睨衣袍滑意的滑落,她微微偏头,拿着毛巾自己擦了擦,抬起腿直接撑在他的皮带上面,“不擦头发,那帮我擦腿也行!~”

脚轻蹭着他的皮肤那里,暗示意味十足。

清涩的挑逗该死的激起了他的**,特别是看到她现在的模样,有一瞬间他真想到把那该死的底线扔到一边。

可说到底,她终究还是一个孩子

做为人,做为男人,他有着自己的底线。

再爱,再喜欢,对方也必须成年才行!~

这是做人的底线!

非颜双手撑在桌上,抬脚轻蹭着他的皮带,目光这中是温软的笑意:“果然还是不行?”

阎赫上前一步,正好让非颜的脚一滑,正好踩到了某处,她一惊,而阎赫双眼好像暴怒的野兽一样,握着她的脚,“你说行不行?”

非颜的脸一红,她没有想到这么直接的触碰,不过因为身体反应她了知道了阎赫对她的态度。

不是没有**,而是真的卡在了未成年这道坎。

她放下了脚,乖乖的坐在那里,而阎赫上前替她擦着头,目光平静:“不闹了?”

非颜没有回答,反而双手抱胸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她的语气失落:“阎赫,这个世界上没有烛龙的解药!”

“……”阎赫的手一顿,正要说什么时候的时候,非颜那失落的声音响起:“所以我的毒根本没有解药,心脏病这个世界可以治好我,可是烛龙却解不了,我依旧活不长!”

阎赫的表情变得十分的限沉,他拒绝想象这各画面,想象她会死去的画面。

“你不会死!”阎赫一本正经说着。

“你又不是医生也不是毒术师,凭什么这么说?”非颜现在的心情很不好,虽说她一直知道自己活不长,可是当时的她并没有太多的牵挂之物。

然而现在不同,她有了最牵挂的人,真的不想死!

抱着双膝把头埋在了双臂之中,她此时的模样好像在轻泣一样。

阎赫眉头皱着死死的,“我不是医生也不是毒术师,但我会把世界最好的医生与毒术师找来,你不会死,没有我的允许,你绝对不会死!”

“骗人,烛龙根本没有解药!”非颜不相信,她现在觉得心好痛好痛,那种不想死的心情一直充斥着她的心,让她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绝望。

阎赫紧紧的抱住她,她的情绪深深的刺痛了他,他下意识的开口,“不会的,你不会死,因为你……”

想要说出他在壁画上面看到的画面,非颜她不会死,最起码也会活好几年的时候,在那个古代,重新回到她的世界之中还活了好几年。

成就了海皇之名。

也成就了华国女帝晨圣皇帝之名!

她会成为女帝流传百世……所以她不会死……

阎赫想说,可是他说不出来,因为他正想说的进候烟阁推门而入,“非颜非颜,你快来看,有急事!”

阎赫的目光一暗,或许这些都是巧合,可是现在他也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或许真的有神明存在。

他想说出非颜的事情,可是却打断了。

烟阁很多次想说出来,可是她也不同样被打断了!

就好像自己不能自己的未来一样,好像有着这种规则一样,他根本无法解释!

听着烟阁的话非颜立马抬头,“什么急事?”

“你的房间是不是进行烛龙研究了?你的那实验体出问部题了!”

听着烟阁的话,非颜立马站了起来,她伸手拿起外衣直接明着外面走去,同时一边问:“出什么问题了?”

“我听到你说不准任何人进去还封了房间,好像就进去看了一下,看到一只老鼠……明明死了,可是身体还活着,而且动作十分的快速,一般人根本追不上它,我担心它接触过的东西都会被它感染!”

非颜了一惊,对于烛龙的毒她不太了解,所以才会一一的实验。

才刚刚开始就出了乱子?

非颜与烟阁来到了一族人们所在的地方,几个族人围着一只老鼠,那老鼠的身体被固定要了地面上,可是它却不得的挣扎着。

为什么说是死尸?

因为那只老鼠的身体腐烂的,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它从一只活物腐烂成了现在的模样,就好像一团腐肉一样……

非颜一惊,她没有想到事情会成这样模样,蹲了下来仔细的检查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老鼠却一下子挣脱,冲着非颜就十分凶狠的咬了过来……

阎赫抬脚就是一踩,将老鼠踩成了肉泥,深陷泥土,可是那老鼠一团肉泥的模样还在动着,好像不是死生物一般。

所有人都皱眉,非颜抬头:“没有相关记录?烛龙到底是什么东西?”

“没有记录!”烟阁也不太明白,她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毒素反应。

而且之前她的研究可不是这各恐怖的东西!

尸体小心的收好,不能出意外,最好的情况是火化掉!”非颜想了一下,觉得这个烛龙好像真的特别危险。

“好,不过让我也研究一下吧,明明死了却还能动,非颜破坏力远超一般老鼠……我会小心处理!”烟阁想了一下,她对烛龙也有兴趣,不能放着这么好的研究材料不管。

烟阁将铀矿的事情处理好之后方琰就离开了,赢仪与公仪柔好像离开的这里,外面的军队也开始退兵,统一的对付别国的军队。

方琰离开之后兑现了对烟阁的承诺,同时他也正式的加入了政治这一条路。

纳兰齐与轩辕齐墨被阎赫带走,而非颜在离开的时候跟着烟阁再三叮嘱:“烟阁,再见了,以后你出去的话就来找我,烛龙的研究有进展也会派人告诉你,我们继续保持联系,同时阎赫也会替你们在这里建造一座卫星收讯塔,隐世是保存族人的好办法,但也不能太地脱节这个世界……”

“好,谢谢非颜,祝你们幸福!”烟阁微微一笑,她的目光之中全是温柔。

来自于远古的英灵,此生能见一面,早就满足了。

“来自于远古的英灵们,不要彷徨,不要失望,纵使回归彼岸,也莫忘南行……”

“天应南行,那里是神之国度,是英灵们栖息的国度……”

“……”

烟阁幽幽的歌声传了过来,与其说是歌声,倒不如说是远古的祝词。

莫名的有些感伤。

非颜对于这苍山最后的一丝血脉感到不舍,或许是过去与未来的连接点,所以她的心中是不舍的。

阎赫听着烟阁的话,同时他又想到烟阁曾经对他说过的事情。

南行!

如果哪一天非颜不见了,一定要朝着南方不停的走,那里,说不定会有她的存在!

目光深深的看着烟阁早就消失的方向,那里,重复的歌声一点点的传来,族人们齐声唱着的祝词隐隐的还能听到,从树林之中慢慢的传了过来,传到了非颜他们的耳中……

烟阁的眼中含泪,一边,莫琉斯伸手轻扶着她,示意她不要太过担心。

伸手抹了抹泪,她低头,“算了,反正就是一段梦境,她迟早会忘记了我们……关闭群英墓,从此没有再开启的必要,让群英墓永远沉睡于地底世界吧!”

“好!”

群英墓的使命也到头了,烛龙交给了本该交给的人,而且来自于远古英灵再次降临,不就是显示着他们一族的使命终结了吗?

得到了承认,他们一族哪怕血脉再淡,依旧还是苍山的子孙。

不是不被承认的人们,也不是没有人要的孩子,是真正的得到了来自于远古世界的承认。

他们的使命结束了,从此可以为了自己而活,为了家人而活!

群英墓的入口那里,烟阁十分不舍的站在入口,她与莫琉斯两人顺着原先走过无数次的阶梯而下,看着壁面,特别是来到了非颜的壁画面,烟阁伸手,手微微颤抖的抚摸着非颜的壁画,一身龙袍的她君天下,身边围线着数不清人们陪伴着她。

或许,从未想起来遥远的未来曾经还有着一个朋友的存在。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

重生之帝女有毒/路途

她,重生帝女,踏着森森白骨从地狱归来。

前生,输得一败涂地,怀胎七月,沦为军妓。

今世,谢绾面带温婉笑意,上天入地,宁为狂魔,誓要将天下人渣狗碎尸万段。

可这个传闻中冷血无情,杀人如麻的妖孽世子怎么老是痴缠着她,一脸暧昧地痞笑:娘子,我很强,快来试试!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