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49苍山险灭族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49章

没有相识几天,可是却十分重要的朋友一直思念着她。『樂『文『小『说|

一步一步的走了下去,那里是海之南国度的壁画,跟非颜的世界一样混满了战乱。

一个弱小的国家横空出世,不过五年的时间成为大国,正式对海的另一边,非颜所在的国家发生了攻击,征战……

本该死去的非颜越过大海到达了另一个世界,成为了阎国国君的皇后,成就了她霸后之名~

这就是非颜的一生,她传奇的一生!

烟阁走到了一边停下了脚步,而莫琉斯走到了深处拉下了一个开头,就感觉到地面不停的摇晃着,不停的摇晃着,这墓好像要下沉的感觉一般。

烟阁伸手扶着墙壁看着走出来的莫琉斯,她说:“走吧,慢了就会被困在时里永远出不去了。”

“好!”莫琉斯朝着她伸手,烟阁把手伸到了他的掌心,这是,一阵摇晃,烟阁的身体一偏,伸手撑到了墙面……而她手撑的那里有一块开关被她按压了下去,同时,在不远处,一道他们从未开启过的石门打开了。

烟阁沉独十分的好奇,她跟莫琉斯走了过去,顿时不敢置信的伸手捂唇,泪流满面。

这里一道坏掉的机关门,应该是刚刚的震动而让这道石门又开始运转了,或许是天意,或许是意外,从未有人发现过或者有人发现却没有过多在意的石门这里,有一对石像。

一男一女。

男人赤祼着上半身,下半身穿着类似兽皮的东西,而他正伸手搂着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穿着长裙,裙摆那里还刻着一朵十分美丽的梅花……就好像烟阁身上这条裙摆上的梅花一模一样。

相似的五官让她一眼就认出这两人是谁。

是她跟莫琉斯!

石像的下方还是着一个块石板,上面刻着什么汉字……对,就是汉字!

仔细一看,她泪如雨下。

“约定,不忘!”

落款的是非颜的名字!

这是十分古老的雕像,石像没有得到养护而有些风化,不过四周的密封做得十分好,这个石室的周围用树脂做成了一个完全密封的世界,树脂硬生了琥珀保证了这个石室几千年没有任何的空气进去,最大限度的保存了下来。

“非颜……她没有忘记我……她真的没有忘!”

烟阁泪如雨水,非颜是她这一辈子唯一的朋友,这次的分别让她十分伤心,因为非颜的结局一开始就定了。

过去与未来的两人根本就不是一条线上,她担心这个唯一的朋友有一天会忘了她的存在!

没有想到她没有忘,透过了遥远的时间向她传达了这件事情。

传向了遥远的她,让她知道,越过时空,这段短暂却记忆深刻的友情永不变质!

烟阁伸手捂唇哭得十分伤心,明明非颜还在眼里,可是她却根本无法控制的伤心痛哭着……最后她哭到了全身无力,还是莫琉斯将她抱了起来,带着她离开这个墓地。

墓地的大门在他的身后永远的关启,从此不会有人能够开启,这个墓地的使命完成,他们一放答得到了解放,从些之后,苍山的历史正式的从这个世界消失。

“族人们迁移准备好了,现在开始行动吧!”烟阁的双眼通红,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族人们早就开始开始迁移,只有我们少部分……走吧,去一个不人打扰的世界……”

这时,莫琉斯的脸上露出一抹紧张,他抬头,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抬头看向天空的时候他的瞳孔一缩,大量的战机从天空划过,随即,地面轰隆隆的声音响起,沼泽地带那里瞬间被狂轰乱炸……天空黑压压一片向下投掷威办极强的弹头印在了莫琉斯与烟阁的两人,两人瞪大了双眼……

“不要!”

两人心神俱裂的一大怒吼消失在了战机的轰炸声中,烟阁瞪大了双眼看着没有来得及撤离的一半族人们全部葬身于轰炸之中,烟阁瞪大了双眼,眼底全是悲痛。

她无力的跪在地上,赤红的双眼:“不要,不要……不要……”

族人们生存的地方被轰炸,包括迁移的族人所在的地方也被追了过去,看着无情轰炸着她族人的那些冰冷的火药,她疯狂的朝着族人们所在的地方而去……

沼泽地带那里的族人们反应不及,大部分死亡,少部分重伤……

天空的直升机与战机不停的扫射,根本就没有手下留情的打算。

烟阁气得一口鲜血直接吐出来,她瞪大了双眼,“去,族人那里,快去,让他们快逃!”

莫琉斯点头,想也不想的快速朝着族从迁移的方向而去,眼底一片焦急。

烟阁无力的坐在地上看着族人们的尸体,她泪如雨下,身体也不停的颤抖着……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

是谁,是谁屠杀了她的族人?

她无力的跪在地上,口中满是鲜血,她咬牙,憎恨的跪坐在地。

到底是谁要屠她满族?

背后,直升机上面下来了不少的士兵,他们快速的清理着还活着的族人们,烟阁见状整个人完全怒了,她憎恨的目光瞪着后面十来个士兵,瞳孔紧缩,拿起一边掉落的匕首就朝着自己的身上一划,然后,快速的刺入不远处的一个士兵的肩头。

同时,她快速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砰!

有人开枪,没有射中烟阁,那人的双眼瞪大,背后一痛,大量鲜血喷了来的时候他也倒了下去……

烟阁双眼赤红,她现在知道的只有杀,不停的杀,不停的杀!

杀光这些人,杀光这些屠杀她一族人的人们!

烟阁的眼中只有杀意,直到士兵被她全被杀死之后,她一身是血的坐在原地,目光呆滞。

族人们没有一个活口。

生活在沼泽这里的族人们没有一个活口,有的因为伤重而死,有的则是后面这些士兵所杀……

烟阁觉得自己的双眼生疼,是一种说不了来的疼痛,没有地方发泄,只能靠杀戮发泄。

她的身体摇摇晃晃的,看着满地的死尸,她含泪离开。

追着大部队而去,千万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

烟阁到达前方的时候那里经过了一次大的轰炸,族人们的尸体倒在地上,鲜血染经了地面。

她就这么僵硬的站在原地,整个人好像失了魂一样。

族人……族人……

双眼一黑,她直挺挺的倒下,莫琉斯认了出来抱住她,看到她染着鲜血的手紧紧的拉着自己的手,在昏过去的时候,烟阁瞪大双眼,一字一句:“族人分散行动,隐入深处……查……查清是谁……我要他们断子……绝孙……”

烟阁说完之后就昏了过去,气极吐血而昏迷。

莫琉斯抱着她带着族人飞快的执行她的命令,分散行动,隐入深处,待族人平安汇合之后就让联系非颜,一定要查清这次到底是谁做的!

不屠尽那人一族他绝对咽不下这口气。

天空飞机上面,方琰站在一个中年男人的身边,那个男人坐在机上看着下方一片火海的模样,他冰冷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讽:“没有人敢对我提条件,蛮族没有生存下去的必要!”

方琰的目光看着下方的一幕,他面无表情,弯腰,“是,父亲说的是!”

“赢仪那边怎么样了?”南门杰的目光之中全是冷意,对于眼前人命的消失她没有任何的在意。

不过就是一条人命,堪比蝼蚁一样。

“他提前回国了!”方琰如实回答、

“你的身份没有被发现吧?”南门杰的目光十分的冰冷无情。

哪怕这个人是他的儿子他也不会在意,因为在他的眼中没有亲人,只有能用或不能用的存在。

“没有!”方琰没有说实话,面对这个不太亲近的父亲,他觉得这个父亲跟赢仪这个义父没有任何的区别。

就好像是一面镜子,两人实在太过相似。

唯一不同的是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感觉这种东西,有的只是野心!

“赢氏你必须得到,否则下场如何你该明白!”南门杰抬起冰冷的眸子看了方琰一眼,随后,他闭着双眼,显然是不太想要交谈了。

“是!”

方琰掩下了眼中的寒光,他起身,走出了南门杰的休息范围,隔着窗看着下方火海,他幽幽冷笑。

不急,不急……尽早他可以得到一切……所以不能急!

飞机之上,非颜坐在吧台那里情绪有些不太好,她很喜欢苍山的生活方式,让她有一种回到了原本世界的感觉

伸手,轻轻的抚摸脖子上的琥珀,那是烛龙,她凝了凝神,现在最主要的是将烛龙的研究进行到底。

坐那里喝着贺白调的酒,算是对这一场任务完成的庆祝吧!

轩辕齐墨跟纳兰齐也坐了起来,两人的气色还算可以。

“终于离开那鬼地方了,真好,呼!”轩辕齐墨拿着酒杯喝了起来,不过还没到嘴就被纳兰齐一把拿了过去,重新递了一杯给他,“你喝这样!”

轩辕齐墨喝了一口,他皱眉:“什么嘛,原来是果汁,欺负我看不到?”

轩辕齐墨的双眼无彩而空洞,无法看到任何东西的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也是这目光,让纳兰齐的自责也越深了。

他抿嘴:“你受伤,不准喝酒!”

“……”轩辕齐墨撇撇嘴,最后,端着果汁直接喝了起来。

非颜想到了什么,她突然偏头,“烛龙的毒性细节是什么?”

喝着果汁的轩辕齐墨动作一僵,他微微挑眉,“为什么问我?”

“烛龙到底是什么毒我想除了你轩辕家之外再无别人知道了吧?我除了问你,还能问谁?”非颜一本正经的回答着,这件事情她能问的只有他一个。

轩辕齐墨摸索着放下了杯子,他淡淡开口:“关于烛龙毒的事情我知道得不太清楚,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提醒你,说烛龙灭世不是谎言,据说轩辕炎月当年逃走之后写下了一份详细的烛龙毒性分析,其中一项我清楚:烛龙可造亡灵士兵!”

“亡灵士兵?那是什么?”非颜不太明白。

“不清楚!”轩辕齐墨没有多说什么,好像是真的不太清楚。

想到了什么,“我会把那拓本给你,你自己看比较好!”

“好的,谢谢!”非颜道谢。

看向纳兰齐,她正要说什么的时候,这时,巨大的屏幕自动亮了起来,里面传来了书生的声音:“老大,好了,烟阁一族被人轰炸,目前族人生死不明……南门杰,是南门杰派人轰炸了那里……”

信号十分不好,可是书生传来的视频却能清楚的看到苍山沼泽地带被轰炸的画面。

非颜一惊,她猛得站了起来,“不是停战了吗?南门杰……他不守承诺?”

“南门杰本性阴睛不定,方琰估计没有谈成这件事情……”贺白淡淡的插嘴。

阎赫看着非颜的情绪,他的脸一冷,“回去!”

本来快要到达国境了,可是阎赫却又临时回头,命令飞机全部反航,重新回到了苍山所在的地方。

那里入眼的是一片血迹……

四处都是轰炸的痕迹,残尸断肢,鲜血汇成了血海。

来来回回,非颜到达这里的时候是晚上时分了,来回总共一个小时的时间,中间临时加油费了一些时间。

到达的时候,这里早就经历过一场大战,烟阁的族人们早就消失了踪影。

目前所看到了是残尸,四分五裂,不过又有不少的新坟,好像是刚刚才埋好的。

“是语真族的人!”非颜看着地上四分五裂的人,全部都是语真族人,而烟阁族人却全部葬于坟中……

越朝着里面走去越心惊,因为这是一场灭族行动。

南门杰派人轰炸的消息通过书生的能力告诉了莫琉斯,愤怒的族人们将语真族全部血洗,连老小都不放过!

入眼看去,全是被硬生生撕裂的尸体,好像是野兽留下的痕迹。

那是愤怒中的族人们化为野兽的复仇行动。

语真族之中无一活口,全部死亡,同进也显示着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现在联系不上莫琉斯他们了,好像失去了联系,消失在了这人一望无际的雨林之中。

好像彻底的断了与外界的联系,从此不再有他们的身影。

非颜他们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族人们的身影,他们是分散行动,想要顺着脚步追踪也不可能,最终,她放弃了找到他们……

或许更加深入的生存的,不再出现任何人的眼前,他们才是安全的。

非颜不知道,这次的灾难却带给了烟阁极大的打击,也给了她一个启示。

她是族中的祭司,所学的知识比族人要多,同时,也更加的会思考。

这次的灾难没有灭族,可是却给了族中重创,同样,也让她明白了一个新道理,找到了一条更明确的道路。

她这一族从此隐世不再也外界有任何的联系,而且又同时派出年轻的学子一一教他们在外生存的本事,同时融入外面的世界,不顾一切的朝着高位爬去……

军,政,商,娱乐……

将苍山血脉冲的种子朝外面播撒,不仅不会让苍山死脉,反而将血脉延伸了下去……一点一点,渗透了四方……

也成就了她在族中大贤者的地位!

有了权势,才能更好的保护族中年老的族人,年轻一代打拼,年老之后归来苍山养老过上安逸的生活,为不愿出去的族人们提供通向人上人的道路!

非颜与烟阁失去了消息,关于那里的事情就好像是一道暴风雨,刮过了,也就消失了。

烟阁失去了消息的同时也让她明白,最起码她有过一段十分愉快的友情。

这份情谊不变,就够了。

非颜回到了别墅之后还去学校报了道,她请病假再加上放假的时间,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怀疑。

学校这中,钱多多她们看到她出现的时间立马就围了过来,抱着她跟张雪两人大哭:“你们两个存心的对不对?心脏病同时犯,你们是要吓死人啊!”

非颜与张雪对视了一眼,分别安慰着钱多多她们,带着她们逛待请客当赔罪,最后才放她们离开。

非颜回别墅之前去了一趟张果儿打工的酒吧,很久没有见,再加上烟阁的事情,她对于友情这个定义有了新的感触。

莫名的想要看看分别半个多月的果儿姐怎么样了。

酒吧还是如以前的那么吵架,她自在的走了进去,同时,扫着四周张果儿的身影,可是怎么也没有找到。

不过引来了不少不怀好心的男人们,一个个看着非颜复古的打扮时眼中全是惊艳。

毕竟这种风格的女人在夜店可是很少见的。

非颜冷着脸一一的与这些男人们擦身而过,随后,抬脚,踢开了一间包厢,发现里面根本没有张果儿的时候她微微皱眉。

明明都听到她的声音,可是却找错了!

“打扰了!”冷脸说了一句,她直接离开,也不管里面坐的是谁,她朝着第二间包厢走去……

第三间……

第四间……

第五间……

在非颜找得不耐烦的时候,她路过一间房间,就听到了张果儿的声音响起,她偏头,看着房间里面的她化着浓妆陪着客人的模样,她直接走了进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