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50烛龙毒发(二更)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果儿看到了非颜脸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她连忙站了起来,伸手冲着非颜肩上就是一拳,“混蛋,你死哪里去了?”

张果儿的眼一瞬间红了起来,她低头,目光之中全是生气。:乐:文: 3..

“你知不知道老娘都睡了半个多月的冷被窝了?”

每天早上回来的时候非颜正好起床,被子暖暖的,很舒适。

可是这半个月的时间她每次回来的时候被子里面都是一片冰冷,没有一点的温度提醒着这个该死的女人有半个月没有消息了。

“对不起,我去的地方没有信号!”

“放屁,你去了哪个深山老森还没信号的?”张果儿根本不听,直觉以为非颜是在说谎。

“没有骗你,我去了南方那里的热带雨林,那里面一点信号都没有,你看,我有拍照片给你!”非颜拿着手机给她,这是她让书生特地拍的,张果儿不能去,最起来可以看看!

张果儿一把接过了手机看着,特别看到非颜与阎赫两人明显被偷拍的模样时,她这下相信了,同时伸手捂嘴,撞了撞她的肩:“老实交待,你跟阎赫上几垒了?”

“几垒?”非颜不解。

“哎呀,我问的是你们做了没有?亲了没有?”张果儿一脸八卦的看着她,脸上全是贼贼的笑容。

非颜伸手推好一把,目光,看着非颜陪的客人,她一愣,“咦?这不是老板吗?”

当初魅色酒吧的胖老板,顶着阎赫的威名还收留了她两年的胖老板。

胖老板看到非颜出现就冒汗,眼中也是一片的惊艳。

伸手指着非颜,“你你你你……小严?”

非颜走了过来,坐到了他的身边,伸手替他倒了一杯酒,含笑,“老板这就忘了我?生意怎么样?”

张果儿也坐了下来,她笑着打趣:“老板刚刚还跟我抱怨,说你不去了之后擂台赛就没有赢过!”

“这么惨?”

“呵呵……”胖老板干笑了几声,他没有想到当初那个瘦小子长得这么美。

而且……那个横行酒色地下拳赛的拳王还是一个未成年少女……

他的额上冷汗直冒……

“老板怎么会在这里?还是说对我果儿姐恋恋不忘?”非颜的目光一眯,语气有些森冷。

“不是不是,我听我家小子说有看过果儿,所以来看看过得好不过!”

不得不说这个胖老板真不是适合做恶人,为人未免太和善了一些。

张果儿看着他的模样一下子笑了,“小颜逗你的!”

老板一边擦汗一边笑了笑,不得不说,他还是不太适应非颜这个模样,最后狼狈的离开。

非颜坐在沙发上喝着酒,同时,目光看着张果儿的笑脸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果儿姐,如果哪一天我突然不见了也不要找我,因为我可能去了很远的地方,在那里我会生活得很好!”

“说得你好像要死了一样!”张果儿翻了一个白眼,目光之中有些生气。

“我说认真的,出去一趟也看透了很多东西,我虽然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是明白你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那艘船上,后面我有调查过,那是南门杰与他国进行交易的商船,普通人可是成不了那上面的货物的!”

张果儿的表情一僵,她下意识的看向非颜。

“你是我的果儿姐,这件事情不会改变,我也是把你当成朋友,所以接下来的话我说的都是真的……”非颜的表情很凝重,她慢慢的开口:“我来自于几千年前的世界,父亲是亲王,母亲是王妃,而我是皇室公主……我是因为遇到了海难来到了这个世界,被人救走的时候与人相遇……”

张果儿听着她的话,沉默了。

她相信!

因为她一开始的举动与这人世界真的不同,而姐那如古代一般的轻功……这些就是证据。

“我猜我可能哪一天就会回去我原本的世界……或许连一个招呼都来不及打的离开,可是我不喜欢那样,所以提前跟你说……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消失不见了,那么我一定是回去了!”

张果儿猛得一把抱住了她,紧紧的抱着:“我明白,我明白的……从一开始我就猜你或许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看,不是有很多都有写嘛,这叫反穿!”

非颜:“……”

好好的气氛被张果儿这么一句给打散了。

她有些无奈。

抚奈的推开她,非颜翻了一个白眼,“滚!”

张果儿嘿嘿一笑,没心没肺的模样好像根本没有把她的话当真,反而拿着酒递给她,“你什么时候跟阎赫结婚?”

“结婚?”非颜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现在还不到结婚的阶段吧?

她喜欢阎赫,可是阎赫却不一定,没有确定他的感情,还不能急。

非颜相到了什么,她站了起来,“对了,我要去买些东西,先不陪你聊了,你好好工作!”

想要八卦看来不是时机,没事,晚点回去再问。

冲着非颜招招手,张果儿点头。

在走出这个包厢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了惊叫声。

张果儿起身,她立马走了出去,看到躺在地上的非颜时,她大惊:“小颜,小颜,你怎么样了?”

非颜双眼紧闭,脸色苍白没有任何的血色,她就这么昏迷倒在地上,生死未知。

张果儿这下真的吓到了,她立马走到了非颜的面前,一把抱起她想也不想的朝着就近的医院跑去……

医院门诊之中,她差点快要把人家门诊给拆了才安静下来,直到医生走了出来她才冲过去,“怎么样?小颜她怎么样?”

医生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下意识挑头,“她没事了,就是血压跟血糖都有些低,平时多注意一点就行!”

张果儿立马放开了医生跑到了一边非颜的面前,她眼中全是焦急,“你怎么样了?”

非颜坐在病床上输液,好笑的看着张果儿这失魂的模样,她微微一笑,“我能怎么样?你太大惊小怪了!”

张果儿一屁股坐了下来,“你快吓死我了知不知道?我还以为你怎么了,突然就倒下,哎……”她有些后怕,无法松一口气。

紧绷的她认真打量着非颜的表情,想到了什么,她开口,“我说我回来了一次怎么变得怪怪的?先是说会消失,现在又弱得跟林黛玉似的,你毛病真不少!”

“我想吃宵夜了!”非颜直接开口,不客气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那就叫外卖!”张果儿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

“那家没有送外卖,我要咸骨粥!”非颜一本正经的说着,完全没有半分的不好意思,反而像是对待老妈子一样。

张果儿她站了起来,伸手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咬牙:“看你是病人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

说着,她就离开了。

在张果儿离开之后,非颜脸上的表情也垮了下来,她下床走到了浴室,脱上上半身的衣服看着镜中的自已。

她的眉头一皱,双手撑在了洗脸台那里,猛得吐出一口鲜血。

血中,好像还带着淡淡的蓝色,还有一只虫子的尸体。

她的目光一瞬间冰冷无比。

烛龙蛊死了!

烛龙蛊没有征兆的死了,死得措手不及!

身上的蛊王纹完全消失,从心那里开始,一条赤龙纹出现了,细小的盘在那里,慢慢的,一点点的,肉眼可辩的速度发生着变化。

非颜猛得咳嗽了起来,她伸手捂唇,鲜血从口中吐了出来,咳嗽声怎么也忍不住。

吐出来的血液之中泛着淡淡的蓝色,同时,也散发着异常的香味。

非颜看自己嫩白手指上的鲜血,她的心也一瞬间慌乱了起来。

时间,终究还是到了。

烛龙蛊死亡,烛龙就无法压制,她会怎么样还未知。

恐怕,会死得很惨吧?

非颜的心微微痛了起来,从雨林之中回来之后她就感受到了不太好的情绪,内力与毒的供养无法提供烛龙蛊生存的养份,烛龙之毒越来越烈,烛龙之蛊也就越来越虚弱,直到现在死亡。

门外传来了细微的声音,非颜感受到了立马打开了水龙头冲掉了手中的血,同时弯腰轻轻的漱口……

敲了敲洗手间的门,阎赫大力的推开,非颜抬起头:“干嘛?”

阎赫得到了张果儿的电话立马就赶了过来,听说她晕倒了,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你怎么会晕倒?”阎赫的表情很紧张,生怕她又是因为什么实验而让自已中毒了。

“低血压,低血糖!”非颜起身擦了一下嘴,同时,她侧向与阎赫换身而过,因为是急急忙忙穿着衣服,所以非颜现在身上的衣服有些凌乱,她走到一边扣好,然后拿自己的东西要离开的时候,张果儿满头发汗的提着宵夜跑了过来,看着非颜要离开的样子,她瞪大双眼。

“宵夜?”

“大晚上吃什么宵夜?”

留下一般凌乱的张果儿,非颜与阎赫离开了。

非颜的心情不太好,而阎赫好像在思考着什么,随后,他上前拉着非颜的手,一脸认真的说:“你真的没事?”

最近一直感觉到她有点奇怪,可是又说不出来哪里怪。

非颜微微一笑,眯着双眼,“我能怎么样?你怎么了?”

阎赫认真的盯了她一眼,最终,什么话也没有说。

接连三天阎赫都没在外面处理事情,非颜去学校还是接着执行保护李丽娜的任务,同时,她看着自己身上赤龙纹覆盖了她的心脏之时,她的肚子上也开始出现一些血纹,那些血纹会透过皮肤而渗出鲜血,同时,还散发着十分浓厚的香味。

有时她坐在那里就会招惹不少的生物靠过来,才亲吻着她的手,不到十秒就暴毙而亡。

看到这里她真的惊呆了,只是舔舐了她的皮肤就中毒而亡,这下去,她根本无法再与阎赫接触。

非颜坐在了河边,她拿着手术刀划破了自己的皮肤看着鲜血掉落在水中,同时,就看到了周围的鱼虾全部翻白……

很明显,是剧毒!

非颜看着自己越来越严重的身体时,她心中那原本十分凝重的心开始动摇了起来。

她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发愣之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非颜看着熟悉的号码,她微微一笑,“有事?”

“有任务!”电话那头,阎赫冰冷的声音之中有着淡淡的柔意,或许是太过思念才会想要用这种方法把她弄到身边。

非颜想了一下,心也跟着变得柔软起来,“可以,在哪?”

“我派人接你!”阎赫沉声说着,然后挂了电话。

非颜收起了手机,她的目光之中全是温柔的笑意,这个时间,她是真心愉悦着的。

离开了河边的她漫步在河堤上方,欣赏着四周风景的她目光之中是不舍,还有着一抹淡淡的决绝。

伸手轻抚着被风吹散的长发,她笑容温柔……

贺白开着车子很快就过来了,阎赫也在车上,她看了一下就弯腰上车,同时坐了下来,“什么任务?”

或许是任务十分紧急,阎赫立马回答:“公海会议,关于这次铀矿与烛龙的事情,各方巨头都出现……我们的任务就是护卫阁下,不能让她任何的意外!”

非颜微微点头,“公海上面举行?”

“对!”阎赫点头,同时看向了书生,“书生说一下情况!”

“是!”

书生站在了起来,他严肃的说:“公海属于无法地带,同时却也是海盗最多的地方,有消息说南门杰勾引了解海盗要对阁下动手,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阁下安全的开完会议返回!”

非颜静静的听着,她连连点头,“好,我明白了!”

车上说着详细的事情,同时,非颜到达了总统府的时候看到了李丽娜与李晓明两人,两人一脸惊讶的看着非颜,立马起身走了过来,“小颜?”

非颜在一群穿着军装的人中十分的显眼,她还是如平时打扮那样,简朴而又复古。

没有跟李晓明兄妹说话,她只是看了一眼,随后,跟着阎赫走了二楼,来到了阁下休下的地方。

现任的总统阁下是李维表面看起来是十分儒雅的男人,第一次感觉十分的不错,非颜看着眼前这个温柔浅笑的男人心中反而十分警惕,她微微一笑:“龙组成员无见过阁下!”

“你的代号叫无?”男人微微挑眉,对于这个小丫头他的印象还是蛮深的。

毕竟亲眼看过她的能力,或许是唯一的王牌也说不定。

“是的!”非颜认识的行了一个军礼,虽然动作不是太标准,可是该有的礼仪还是需要的。

男人伸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这次就麻烦你了,听说你的能力很不错,我的安全就拜托你了!”

“阁下言重了,这是我等的义务!”非颜一本正经的说着,那男人见状微微一笑,阎赫却走了过来,插到了她与男人的中间,好像不爽李维他触碰非颜般。

他看向非颜,“你先下去准备,这次的会议允许携带一样武器,你做好准备!”

也不知道是谁提起了的,护卫不超过十人,可是却允许每人随身携带武器,这简直就是开玩笑。

可是却没有拒绝。

这才是更让人不安的。

这摆明了就是一场排除异已的会议。

是死是活,都可以推给海盗!

非颜点头,她独自一人下楼,那里,李丽娜与李晓明两人在楼下等下她,看着她走了下来,丙人欲言双止。

非颜也有些讶异,之前不是说这两个是阁下的私生子女,现在可以光明正大的接到身边居住了?

“你们是什么时候来这里?”

听着她的问话,李晓明下意识的回答,“半个月前,我们才知道才来我们的父亲是……”

他实在无法想象,那个一国总统会是他们兄妹的从未见过面的爸爸,真的无法想象。

可是这却又是事实。

“嗯!”非颜点点头,她要离开的时候李丽娜伸手拉住了她,“小颜,你一直都知道的对不对?我听说你会入学是因为得到了保护我的任务,是这样吗?”

非颜一惊,不想让李丽娜碰到自己,她大力的军开了李丽娜的手,好像力道过大,李丽娜受惊的情况下差一点被她拂得摔倒。

非颜收回了手,目光盯着李丽娜,“嗯,现在的我任务完成了!”

目前触碰她是不会中毒,可是谁又知道几天之后毒性会不会增强?

可是非颜的排斥却好像伤了李丽娜的心,她的双眼之中是疑惑,“小颜,你心情不好?”

非颜皱眉,她看了两个人一眼,“我要为任务准备,先失陪了!

李丽娜则是站了起来,她的眼中全是伤心,抿嘴:“哥,为什么小颜会讨厌我?因为我们是私生子的关系吗?明明她之前还对我很好……”

李晓明伸手拍拍她的肩,“她不是这种人,别想太多!”

“可是……”

“小颜是我们的朋友,所以她一定不会看不起我们,不准多想,乖!”

李丽娜才咬唇,点头,“好,我知道了!”

左爱他们在李维的总统府要住两天,因为必要的行程规划还有安全的规划,这是阎赫的工作,非颜对这些不感兴趣,也有意的与阎赫拉开一些距离,所以她并没有掺和。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