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九十五章 借体还魂,夺舍投胎

(19-)
  时间非常的紧急,马艳的生产遇到了困难,孩子就是无法生下来,杜杰知道那是因为自己还没有进入到婴儿的体内,所以无法完成转世。那么,当他准备好以后,身体就化作了一个光点飘进了手术室当中,直接没入到了马艳的腹中,那个时候,杜杰的状态非常的奇妙,似乎是没有任何意识的,可是当他就要与胎儿的灵魂相融的时候,却突然被什么力量弹了出来,接着那婴儿就出生了,杜杰震惊的站在一边,看着啼哭的婴儿,在他进入婴儿身体当中的时候,虽然没有成功融合灵魂,但是却得到许多不属于他的记忆。而那些东西,让杜杰大为震惊。他死死的盯着那个新生婴儿,一切都明了了,这婴儿竟然变成了祁茗的转世。而且,最要命的就是他还带着祁茗的上一世记忆。自己脑中多出来的那些,正是祁茗一生的记忆,虽不知到底是为何,可显然早在自己进入体内的时候,祁茗就已经率先的投胎占据了身体。

  根据他的记忆,杜杰终于知道了所有事情的真相,包括祁茗究竟做了些什么。赵泽刚师傅的死,就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因为时常窥视天机,而且还强行将杜杰的鬼魂送回到了过去观看一切,这是逆天而行,他是死于业报。至于灵瞳黑猫,那一晚它确实是感应到了对自己极为重要的粗存在,所以才会不顾杜杰的叫喊拼命的冲入到树林里,那个时候,正是祁茗利用道术伪装成了赵泽刚,故意让黑猫感受到赵泽刚的气息,当黑猫出现以后,他就出手杀死了黑猫,并且将之装在了一个箱子当中,接下来的事情杜杰是知道的。

  那么,关于这夺舍投胎一事,也在那记忆中被杜杰得知,当日,杜纯母亲进行的那场神秘的仪式,并非是驱鬼,也不是引魂,而是把胎儿与杜杰之间的联系,强行的换成了祁茗自己。小康所见到的杜纯母亲焚烧黄纸一幕,那黄纸上写着的其实就是祁茗的生辰八字,如果他不是这样做的话,报应也不会降临的这么快,所以阎王之所以感应到了祁茗,并非是因为他自己将身上的禁制去除了,而是因为他即将投胎,这一世的身体马上就要油尽灯枯,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道术可言。至于他死在医院四周,也是为了掩人耳目,让阎王觉得自己还是希望阻止杜杰投胎,他甚至自己一定会在路上就死去,只要阎王看到了自己确实已经死亡,他就一定会放松了警惕,况且祁茗自己也知道,他们这种人,不管善恶,死后灵魂的去处都是包括阎王在内的人,根本就不知道的。

  在他死后,灵魂直接就因为那场仪式的缘故,被吸到了马艳的腹中,之所以马艳前期会有破坏孩子的举动,也是因为她提前就知道了孩子被恶人所害,可后来因为已经有另外的意识投身到了孩子的身体当中,那一刻孩子万分平静,马艳也感受到了孩子的存在,所以才逐渐的冷静了下来,之所以孩子在生产的时候遇到困难,这也是祁茗故意为之的,他就是想要等到杜杰前来转世的时候,让他沾染自己的记忆,为的仅仅只是,让杜杰知道,事情并没有结束。最后的赢家还是祁茗自己而已。那个时候,杜杰待在一旁,死死的看着那个婴儿,就在别人不经意间,那孩子竟然朝着杜杰这边,露出了一个极其诡异的笑容。

  事情就如杜杰和小康所想的一样,孩子出生以后,杜纯的母亲直接就将孩子带走了,而马艳因为失去了儿子,变得更加精神失常,她的一生都将待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

  听完杜杰的讲述以后,小康更是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一切都在祁茗的算计之中,结果还是没能逃过他的阴谋,就连那些无所不能的地府鬼差和阎王都没能识破他的计划。就在杜杰和自己以为事情得到了终结的同时,祁茗再一次用他的本事告诉了两人什么叫人定胜天。

  这样一来,杜杰没有成功进入轮回转世,鬼魂依然还是会滞留阳间,虽然说他化为厉鬼的几率很小很小,可祁茗是带着所有记忆投胎的,这种投胎就类似于借体还魂。至纯阴体每二十八年成型一次,只要祁茗等到二十八年以后,就又可以针对杜杰进行一系列的阴谋了,到时他将有更多的时间去精密的计划种种阴谋。

  “这该怎么办呢?现在看来,你没有投胎并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可这样一来你就还是至纯阴体,等到二十八年以后,时机成熟,那祁茗借由年轻的身体再次发难,恐怕世间就真的会变成炼狱了,为今之计就只能趁着他还是一名婴儿,没有任何本事的时候,我出手将一切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了,即便会因此犯法也值得了”。

  杜杰似乎老在就已经猜到了小康会想到这一点,然后便说道。

  “不行的,这件事情也在祁茗的意料之中,我是一个鬼魂,要想直接迫害生人就必须要化为厉鬼,可我变成厉鬼就会让阴阳界限打破,至于你,虽然你是个普通人,也确实可以用一些办法强行将还是婴儿的祁茗带走,然后杀掉,可至纯阳体的邪恶依然还在你的体内沉睡着,况且利用阳体打破界限的硬性条件就是伤害一定数量的生人,如果你出手杀了人,到时那邪恶就会瞬间苏醒,阴阳界限一样还是会被打破”。

  听到杜杰的话,小康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颓废的躺在了床上,他万万想不到,事情竟然会演变到这个地步。不管做什么,都是无法阻止祁茗的成长的,等到二十八年以后,一切都将重新来过,原本这至纯阴体的假死期为365天,如今却被无限的延续了下去,现在来看,竟然是祁茗假死了365天。

  等待是最为致命的存在,事情尚未结束,待明早破晓之时,杜杰和小康两人必须还要为此事继续奔走下去。直到二十八年以后,祁茗的时机成熟,一切阴谋诡计又将再一次降临。(完结)(未完待续。)mz

  https://www.66wxw.com/20_20752/113334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66wxw.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6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