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章 新生

新笔趣阁 无弹窗 快速更新
########################


  漆黑的山林,狂风骤起,四周弥漫着一种沉重的死亡气息,纤瘦的身影站在了悬崖上,冷冷的看着追上来的人。
  原本漆黑的瞳仁此刻闪烁着一抹妖异的紫光,少女的眼中带着一抹狠绝。
  “这个失败品已经无法回收,启动摧毁计划,不能让她留下。”穿着防护服的男人冷冷的下达了命令。
  在他身后站出来一个壮硕的男人,他面无表情的朝着少女伸出一只手,一大团白色的能量球凝聚而成,只是挥手之间已经朝着少女攻击而去。
  少女眸光很冷,抬头看了眼瞬间乌云密布的天空,也抬起了手,一股蓝色光团便从她手中激射而出,和那白色光团猛烈的撞道了一起。
  “嘭~”两股能量碰撞,形成了很大的冲击力,少女那轻盈的身体直接被震飞了出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空中诡异的出现了一个长约两米的裂缝。
  就好像是有什么怪物将天空撕裂了一般,少女的身体直接飞入裂缝,下一秒裂缝消失,好似从来也不曾出现。
  同一时间在另外一个平行的时空之中,也同样出现了这样的裂缝,少女直接从裂缝之中掉了出来,十多米的高空掉落,竟然在地面砸出了一个坑洞。
  “唔!”
  伴随着一声轻微的哼吟,少女从坑洞里面站了起来。她显得很狼狈,露在外面的肌肤布满了伤痕。
  风吹起了她齐耳的短发,让她的身影看起来更显单薄。
  “这是哪里?”少女略带茫然的看向周围。杂草丛生的空地上寂静得有些吓人。
  “不行,这里太空旷了,那些人不会放过我的。”
  少女凭着强悍的意识,从坑洞里面爬了出来,在她最后的意识里,自己是被碰撞的能量给震飞了,所以她很自然的认为她掉落到了悬崖底部。
  强烈的求生欲望让她下意识的想要逃离这里,然而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不远处的草丛里躺着一个人。
  这会儿是凌晨,风带着几分凉意吹的少女有些瑟缩,不过这不影响她朝着那个人走去。
  距离对方不到十米的位置,少女看清楚了那个人。惊人相似的样貌,让她一瞬间以为看到了自己。
  再凑近一细看,那轮廓,那五官,竟是长得和她分毫不差,入目给她一种照镜子的错觉。然而那一双瞪大的双眸以及扩散的瞳孔告诉少女,对方已经死了。
  死了?
  少女眉头微皱,鬼使神差的将食指点在了眼前尸体的眉心处,她那原本恢复黑色的瞳仁,这会儿又变成了淡紫色。
  叶玲蓦然闭上了眼睛,大量的记忆碎片从这尸体的意识之中传输到了她的脑海中,成为了她记忆的一部分。
  等到这种记忆碎片再也没有了之后,少女睁开眼睛。
  “闻人语,安息吧,从今天起我会代替你活着。放心,杀你的人的脸我记住了,我会找机会杀了他为你报仇的,就当是对占据你身份的一点回馈。”
  说完这句话,少女左手手心向上,原本空无一物的上方出现了一个魔方一般的正方体,透着淡淡的蓝色光芒。
  她伸手放入了那正方体内,很快就从里面拿出一根密封的小玻璃试管。
  少女打开塞子,对着那尸体滴了一滴金黄色的液体,瞬间整个尸体就化成了一滩血水,彻底渗入泥土之中。
  叶玲无意识的走着,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突然一团刺目的光照向了她。
  敌人???
  她警觉的一翻身,手里下意识就要凝聚精神力进行反击,然而连翻的精神耗损,却让她眼前一花直接晕厥了过去,身体软软倒进这片荒无一人的草丛中。
  ……
  “快点,马上就要超过黄金救援时间了。”一个身穿警服的人招呼道。
  “哎!那边是不是有个人?”晃了晃手里的电筒,有人叫了一声。
  几道电筒光线立时齐齐朝那人指的方向照过去,果真在光影中看到不远处一处荒草丛生之地躺着个人。
  警察们迅速跑了过去,发现躺在地上的人果然就是他们正在寻找的女孩,一人蹲下先探了探她的鼻息,向众人点了点头后,几人便赶忙地把人给抬上了车子,送她回家。
  沉睡了不知道多久,叶玲消耗过多的力量才逐渐恢复,苍白吓人的脸色也渐渐好转。
  “小语,小语……”
  耳边传来焦急的呼唤声,让叶玲原本有些飘忽的意识变得清晰起来。而眼眸睁开的瞬间,她看到了陌生的天花板。
  “小语!你终于醒了!你终于回来了!”
  这时候旁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哭腔,接着她就被揽入了对方的怀中,女人哭的很伤心,抱人的力气也很大,似乎受了不小的惊吓,嘴中不停哆嗦出哭声:“吓死妈妈了……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呜呜……”
  小语?
  刚苏醒的叶玲眨巴了一下眼睛,杂驳混乱的记忆瞬间回笼。
  小语,这是叫那个闻人语吧。
  那个巧合地跟她长得惊人相像的女孩,也是那女孩的死亡,成就了她的新生。
  晕倒前,她通过意识传导获取了那个刚死亡不到24小时女孩的记忆,短短几分钟便接收了她一生所有的记忆。
  只是角色还没完全融合,就因为精神力与体力负债而晕倒了,不然,她也能及时从闻人语的记忆中反应过来一件事,现在已经不是2215年了,那场激战中,她似乎被某种神秘的力量带进了时空虫洞,穿越到了两百年多前的2005年。
  也就是说,追杀了她一年让她惶惶不能终日的敌人,远离了她。
  “小语……小语?你怎么不说话啊?你怎么了?你别吓妈妈啊!出什么事了你告诉妈妈啊!你爸爸已经去找那些混蛋拼命了,还不晓得能不能活着回来……你要是再有个三长两短,让我怎么活啊!”
  那妇人的声音又响起了,见闻人语醒来后就呆呆地不说一句话,联想到警察送她回来时她整个人昏迷不醒人事,妇人心里一个咯噔,眼中露出深深的惶恐,被担忧不停折磨的精神脆弱得像在崩溃边缘,若是顶着闻人语面孔的叶玲,此时道出她不是她女儿这种话来,这妇人就可能彻底激疯过去。
  看到妇人这模样,叶玲再无法沉浸于自己的思绪中,脑海中属于闻人语有关眼前妇人的记忆迅速漂浮出来。
  妇人就是闻人语的母亲,苏梅。
  闻人语突然的失踪,把她吓得不行,这几天来神思忧虑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圈。
  刚刚叶玲醒来后的发呆,只怕是让苏梅以为她是受了什么侵犯之类的了。
  苏梅那就差最后一根稻草就能压倒的样子,叫叶玲只得让自己迅速融合闻人语这个角色,为安抚住苏梅的情绪,她甚是不习惯地轻轻开口。
  “妈……我,我没事。”
  这安慰果然有效,见闻人语恢复正常不过的神色,苏梅眼里的惶恐渐渐消失,化为劫后余生一般的哭笑:“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呜呜,我和你爸为了找你,已经倾家荡产了,你要是再出事……不过小语没事就好,只要你好好的,我们一家三口还能在一起就比什么都好。”
  苏梅不知道是安慰女儿,还是在自我安慰,以至于这眼泪就没停下过。
  叶玲却在消化完苏梅刚刚几句泣语后,疑惑地皱起眉。
  “您刚说爸爸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