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章 锒铛入狱

(31+)
如今,天下无战事;前朝太子朱真跟前朝皇帝靖德帝达成和平协议“永不相犯”,故而两者不可能继续沿用前朝的名号,因此以开创新时代为名,太子朱真在其座下的众臣拥护下建立起“北朝”,帝号“靖安”有着和平安定之意;靖德帝则改国号为“南朝”,帝号依旧沿用“靖德”。

虽然是相安无事,但是两朝的官员却相争不下,个个都在比拼治国兴国之策,当然这事好事来的。

因此,在城池入夜后,大街巷上只有值夜的捕快巡逻,天羽飞云在客栈的事情,如果店家没有报官,官府也不会知道,更不会追究。

西蜀城虽然入夜关闭城门,不过城内还是灯火通明,毕竟玩家们需要睡觉的时间少,就算这批去睡觉了,还有另一批玩家。

这也是天羽飞云苦恼的问题,聚义盟在西蜀城可是扎下根的,指不定四周都是聚义盟的线眼,想要找到自己,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想要找个安全的地方,整个西蜀城横看竖看都没有,至于其他帮会的人跟自己无亲无故也不会收留自己,去招惹上江湖十大行会之一的聚义盟,外加上聚义盟可是对外号称天下第一盟的行会,实力强大得很。

当然,江湖中也有几个行会可以匹敌聚义盟的,诸如天隐教。

天隐教的教坛位于不归山的南面,接近少林寺与西蜀城,除了在教坛附近活跃外,在外天隐教的行迹都是隐秘得很,完全让人看不出有插手各大城池的踪迹。

可看不出,不代表没有。

天羽飞云也不想因为自己,而让天隐教在西蜀城的密暴露。

苦恼中的天羽飞云不知不觉走到闹市中,看着灯火通明的街道,两边商户的喊卖声,四周人来人往的玩家和NPC,一下子,天羽飞云眼睛亮了起来。

快速来到两名在夜市巡视的捕快面前,笑嘻嘻的:“两位官差,抓我回去吧。”

一高一矮的捕快开始还没留意,毕竟闹市里人来人往的,有人走到自己面前也正常,可对方却突然抓他回去?没毛病吧?

顿时,两名捕快一愣,矮捕快做出拔刀姿态防备着天羽飞云,高捕快当即拿出随身携带的通缉文书,跟天羽飞云一一比对了起来。

矮捕快警惕看着天羽飞云,手搭在刀柄上,一副只要天羽飞云乱动就要直接将其斩杀的模样;高捕快对照着通缉文书不停摇着头。

天羽飞云一愣,也明白对方在做什么,急忙;“两位官差大哥,别看了,我不是通缉犯,不过你们不抓我回去的话,恐怕今晚过后我就要变成真的通缉犯,所以两位官差大哥为减少犯罪率,抓我回去吧。”

两名捕快一愣,对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绕过天羽飞云,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这年头神经病真多。”矮捕快边走边笑着。

天羽飞云满脸苦涩:不是吧……

紧接着,天羽飞云看到旁边的摊位店主,是位美貌的妇人,顿时计上心头。

天羽飞云快速走到胭脂摊位,直接抓住老板娘的手,老板娘还没反应过来,天羽飞云紧接着:“美女,你的手真是又白又滑。”

眼看天羽飞云满脸色眯眯的神情,老板娘顿时反应过来,急忙抽手大喊:“流氓啊……抓流氓啊……”

听到惊喊,四周的玩家和NPC目光唰一下向胭脂摊位看来。

刚才的高捕快和矮捕快也迅速跑了回来,大喊:“什么事……什么事……”

“流氓在哪里……流氓在哪里……”

“嗨,两位官差大哥,我在这里。”天羽飞云举着手满脸喜悦的神情。

矮捕快走到天羽飞云面前抬起头死盯着天羽飞云,然后向老板娘看去问:“老板娘,他就是流氓?”

“对,他刚才摸我,这叫我以后怎么见人啊,呜呜呜……”完,老板娘掩面哭泣。

“哼,光天化日下,胆敢调戏……”还没完,矮捕快回头看去问:“干嘛拉我?”

高捕快,松开矮个子捕快的衣服,然后指了指天上。

大夜晚的,哪里来的光天化日下?

“额,我这不是打个比喻,计较那么多干嘛。”矮捕快忿然,接着转过头拿出铁链将天羽飞云扣了起来:“子,回去有你好受的。”

聚义盟的人当然知道天羽飞云不会傻乎乎的留在客栈里等他们上门,不过聚义盟西蜀分堂的副堂主还是派人去客栈看了下,另外还发散人手,在西蜀城寻找天羽飞云的踪迹,没多久就找到了天羽飞云。

在闹市里,聚义盟西蜀分堂副堂主嫌疑人在两名练气师的指认下看清天羽飞云的模样,不过这时天羽飞云却在跟两名捕快些什么。

不过,没多久后,两名捕快就没有再理会天羽飞云了。

这时,嫌疑人带着两名练气师迎上了两名捕快:“这不是高兄和艾兄吗,好久不见啊!”

高捕快和矮捕快一看是熟人,拱手回礼:“原来是副堂主,别来无恙吧。”

“托两位关照,一切还算顺利,不过今晚就出了岔子,还劳烦两位帮忙。”嫌疑人笑道。

“副堂主,的什么话,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天羽飞云在闹市里被两名捕快带走,不过去的方向却不是西蜀官府,而是往聚义盟西蜀分堂的据。

发现四周越来越少人,天羽飞云立即发觉不对劲,开口问:“两位官差大哥,这不是去官府的路的吧?”

“走你的就是。”矮捕快不客气的揣了天羽飞云一脚。

虽然这一脚普普通通,可是天羽飞云却暗道了声“糟糕”,自己竟然忘记了一,玩家可是有机会跟官府相互勾结的,何况聚义盟这么大的一个行会,如果没有官府的关照,在城内可是寸步难行。

想到这一后,天羽飞云就知道自己会被带到哪里去,这一下可真是自投罗网,得想个办法才行。

可是,对NPC捕快动手,是大罪啊!

一下子天羽飞云使自己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不由得沉思起来,该如何化解这一劫呢?

忽然,天羽飞云灵光一闪,回头对着两名捕快:“官差大哥,这么走太慢了,弟我还是先行一步去官府等你们吧。”

完,没等高捕快和矮捕快反应过来,天羽飞云已经是一溜烟跑了。

高捕快和矮捕快一愣,对视一眼,急忙向天羽飞云的方向追过去,本能地喊出:“逃犯啦……逃犯啦……”

一路上跟着的嫌疑人和两名练气师一下子也傻眼了,大半夜的城门都关的,那傻子以为可以逃得掉吗?

“副堂主,不如趁这个机会杀掉他,一了百了。”一名练气师开口道。

嫌疑人瞪了他一眼:“找死啊你,现在杀他,我们就跟劫囚一样,这可是死罪,先看看再。”

如嫌疑人所,天羽飞云虽然一溜烟跑了,可是却跟两名捕快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个距离却是属于许可范围内,毕竟犯人也要大解,总不能让捕快在一旁闻臭臭的味道吧?因此构不成真正的逃犯性质,却让嫌疑人他们满脸无奈,这子怎么就不按计划来走呢?

十多分钟后,天羽飞云终于跑到了官府门口。

官府大门,两名衙役看到双手带着铁链的天羽飞云不由得怒喝:“干什么的?”

“他……他他是逃逃……”高捕快气喘吁吁地着,却连话都不清。

至于矮捕快现在直接是躺在地上,喘着气。

两名衙役自然认识高捕快和矮捕快,虽然高捕快话不清楚,可也猜出他要“逃犯”,但是……哪里有逃犯逃到官府里来的?

“你,跟我走,带你去牢房。”一名衙役指着天羽飞云。

天羽飞云笑道:“多谢官差大哥。”

听到这话,两名衙役一愣,顿时有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但还是将天羽飞云丢尽西蜀大牢里面去。

西蜀大牢一共分为五层,第一层关押有些犯了鸡毛蒜皮错的人;第二层就是偷鸡摸狗之辈;第三层涉及重大案件的罪犯;第四层是杀人犯;第五层则是穷凶恶级的朝廷要犯之类。

衙役将天羽飞云交给狱卒,狱卒将天羽飞云到到值班牢头的文案前。

牢头看都没看天羽飞云一眼,就问:“姓名,性别,所犯何事。”

“天羽飞云,男,耍流氓,嘻嘻……”天羽飞云满脸不知羞耻嬉笑着。

牢头听完两眼一亮,仔细盯了天羽飞云一阵,才:“看你长得如此英俊,没想也会耍流氓啊。”

“这话你就错了,长得人模人样内心也可能是禽兽,甚至禽兽都不如啊。”天羽飞云嬉笑着。

牢头了头:“有理,不过老朽看你两眼清澈内有正气……”

“没错我是挺正气凛然的,不过我坏就坏在看见美女就会失魂啊。”天羽飞云打断牢头的话。

牢头顿时脸色一黑,手上大笔一勾:“丢到第一层去。”

可就在天羽飞云被关进西蜀大牢第一层的时候,矮捕快出来通知嫌疑人,天羽飞云的情况,以及一些抱歉的话,毕竟收了嫌疑人钱,竟把事情办砸了,怎么也得给嫌疑人一个法。

至于嫌疑人心中虽然不爽,可表面上还是和和气气的,表示没有关系,钱呢留着喝茶之类的云云。

接着,嫌疑人让手下的人留在官府附近要埋伏天羽飞云,毕竟耍流氓这罪,顶多也就是罚款关个一两天,快得话估计明天就能放出来,何况嫌疑人也跟矮捕快打了招呼,让罚钱,明早就放出来,不然还干等一两天,可就会让其他在客栈看到聚义盟吃亏的玩家笑多一两天,万一事情传到上面去,死一两人没关系,聚义盟的脸面丢了也就丢,但是神兵一定得搞到手,不然这么大费周章干嘛。

与此同时,在距离西蜀官府五百米外的楼层上,正有一个江湖上名声显赫的高手,紧紧盯着西蜀官府,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让人看到都会打冷颤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