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百零六章 嘲讽智慧

(28+)
玉器铺的书房里,弥漫着一股灰尘陈旧的气味。
锦衣卫的杨勇个子矮小,面相却长得不错,他的五官端正,脸皮十分白净。他一副敬仰的神情,拜道:“先生神机妙算,往后在朝中必拜宰相!”
高贤宁立刻摇头道:“杨将军告知了那么多事,我才能推测瞎猜一番,谈何妙算?”
宰相不宰相,高贤宁倒是兴趣不大,因为大明朝没有宰相了。若非他的老师齐泰在汉王那边,汉王又对他软硬皆施、既有要挟也有厚待,高贤宁是不太想再出山的……当时表面上高贤宁出来做官,乃因纪纲奉旨把他找了出来;暗里他还是看在恩师和汉王的份上。
杨勇对官场似乎非常有兴趣,又追问道:“高先生方才说,郑和之死有甚么牵连?”
高贤宁看了杨勇一眼,“太祖皇帝有鉴于汉朝外戚乱国、唐朝宦官猖獗,故严禁宦官干政;洪武朝的阉人无权无势。先帝却非如此想法,早在做燕王的时候,便在王府内开设宦官学堂,教习许多宦官读书识字;后来‘靖难之役’、称帝治国,先帝都十分信任重用宦官。
直至先帝驾崩时,太监虽不能与勋贵文臣抗衡,却因有皇帝做靠山,日渐成了一股势力。这股势力在朝廷和军中作用很小,在宫里却不容忽视。像郑和、王景弘这等先帝心腹,多年以来必有很多宦官依附。
当今朝廷,燕王府的谋臣、投降的建文文臣、开国功臣、靖难功臣,这些势力错综;又有皇后与贵妃争势,加速争斗,因此这些人在一两年内已经开始布局了。我估计郑和等人也牵连进了这个旋涡之中,方有此祸。”
他顿了顿,又道:“不久前皇后曾派人向我悄悄传话,指使我联络一些文臣,尽快上书劝立皇太子;圣上已然认可此事。皇后那么着急,我才认定皇后与贵妃的争斗必定愈演愈烈!”
杨勇听得一怔一怔的,眼神里对高贤宁的见识简直仰慕非常,他问道:“太监能有大用?”
高贤宁道:“于阳谋几乎没用,阴谋的作用很大;宫中王府的贵人们,会自己打水洗衣买柴做饭吗?而阳谋上皇后早有优势,不然现在如何逼得圣上要立皇太子了?”
杨勇以为然,又问:“郑和是怎么牵扯进去的?”
高贤宁摇头答道:“我无法确定。郑和等宦官曾是先帝心腹,还在军中带兵打过仗,像郑和带兵便颇有章法,说不定与靖难功臣有旧;张皇后欲在机会恰当时铲除这股势力,没想到反弹那么大。”
杨勇道:“皇后的大敌,不是我们汉王?”
高贤宁沉吟片刻,不动声色道:“张贵妃有皇子之前,确实如此。”
杨勇想了许久,说道:“高先生所言之事,我大致明白怎么回事了,有些地方暂且想不明白、往后再说……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立大功?”
高贤宁坐在满是灰尘的椅子上,一时没有吭声。
杨勇似乎很急,犹自说道:“坐实赵王谋反,朝廷必派兵平叛。这样对我们王爷有好处罢?”
“如果赵王确实没有谋反,便坐实不了;朝中卧虎藏龙,不是没有高明之士,那个薛岩看起来就不容易被左右。”高贤宁道,“不过咱们也不必坐实赵王谋反,只消让朝廷查不出真相,猜忌就会一直存在;有猜忌便能逼迫赵王。”
杨勇问道:“该怎么做?”
高贤宁沉默了一会儿,才沉声道:“杀杨庆!”
……
朝廷使者内阁首辅胡广拿着圣旨,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直趋北平。此时他刚到赵王府。
胡广先被迎到了前殿宣旨。朝廷的圣旨里,对赵王进行了嘉奖,称其在北疆修朝廷武备,居功至伟;道德高尚忠诚谦让、有孔融之德。并下旨给予赵王一大笔赏赐,让他用来修缮陈旧的宫殿,愿兄弟和睦共守社稷。
接着胡广要求借一步说话。
于是高燧与胡广到偏殿里,单独密谈。胡广拿出了另一份诏书,密诏。
高燧接过去,埋头看密诏上的内容。
胡广沉声道:“大理寺卿薛岩已经查实了,太监王景弘侯显等一干人业已招|供,此事皆因黄俨与郑和相互倾轧所致!方致使赵王蒙冤,圣上兄弟离心;罪人其心可诛,圣上必将这些罪魁祸首严惩。大理寺卿薛岩等,随后会以三法司的名义公开定案,朝廷绝不会以此事冤枉赵王。赵王可安心矣!”
高燧没有任何一丝犹豫,连想也没想,立刻对黄俨破口大骂,接着一副庆幸的神态道:“幸好我大哥是明主!大哥从小就庇护宽容兄弟姐妹,我当然相信大哥。”
他一边说,一边留意着胡广的眼神,见胡广也在十分仔细地观察着他。
胡广又道:“那王瑜刚一告密,圣上便说‘高燧不是那样的人’,对赵王是十分信任。待薛岩查实,果然如圣上所料!”
俩人接着密谈了好一阵,赵王大多话是表忠,而胡广一直在替朝廷夸奖赵王,相谈甚为融洽。
……赵王与胡广单独密谈,没有别的任何人在内;连赵王的心腹宦官黄俨,也未能被允许入内。而此时黄俨已像热锅上的蚂蚁。
黄俨终于等不住了,疾步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他走进一座院子,来到一间上锁的密室,打开走进去。里面便有一个圆脸的白胖年轻宦官迎了上来,宦官作揖道:“拜见黄公公。”
黄俨急忙把房门掩上,径直问道:“若是咱们起兵,汉王能不能帮上忙?”
这个白胖宦官正是汉王府来的人,是黄俨认识的人。他是王贵的干儿子曹福,以前见过几面的,曹福才到赵王府没多久。赵王担心府上有奸谍眼线,便叫黄俨把人藏起来,别让曹福随便出来露面。
曹福道:“当然能!朝廷大军都在对付咱们王爷,赵王只要占据北平,官军便无余力对付赵王。”
“这样说服不了咱们王爷!”黄俨皱眉道,“没有更大的帮助吗?汉王能不能调兵到北平来,帮赵王起兵?”
曹福一脸难堪,但还是说道:“只要赵王愿意,应该能行的。咱家回去告诉汉王!”
“来不及了!”黄俨急得团团转,“他|娘|的!”
曹福忙问出了甚么事。黄俨便将昨天才收到的密报,大致与曹福说了一遍。
“真是赵王与黄公公做的?”曹福问道。
“是个屁!咱家没在皇宫呆过,没在燕王府当过差吗?鸠杀天子,有那么容易?再说了,赵王以前想过当皇储,只因先帝宠爱,欲借宠爱让先帝扶持他罢了;先帝驾崩,赵王便已断了这个念头,根本没机会!”黄俨道,“赵王是从来没想过要造|反,那些污蔑咱们王爷的人,不是诋毁王爷的忠心、却是在嘲讽王爷的智慧……”
他骂了一声又道:“郑和的奸党干的,为了陷害咱家,他们连赵王一块儿害。这是要把咱家等所有人一网打尽啊,歹毒,太歹毒了!”
曹福像鸡啄米一样点头,“那得赶紧起兵。赵王若不起兵、或许尚有活路,黄公公您可是死定了!”
黄俨来回疾步走了一会儿,说道:“曹公公明早就启程,赶紧去见汉王,让汉王想办法调一些精兵来北平。咱家尽力去说服赵王。”
曹福想了想问道:“您确定赵王会起兵?不然咱们王爷就算能想到办法、派人过来,岂不是送死?黄公公能说服赵王吗?”
黄俨长叹了一口气,终于沉声道:“眼下不是愿不愿意的事儿,是怎么起兵?”
“那个护卫指挥使孟贤不是你们的人?”曹福问道。
黄俨道:“赵王府的三护卫,平素哪个武将不表忠,可谁他|娘知道他心里究竟怎么想的?”
曹福皱眉道:“那告密的总旗王瑜、王瑜的亲家高以正,朝中钦天监官王射、太监杨庆,都是你们的人罢?”
“狗|屁!”黄俨今天是满口污言秽语,他早已经气到了极点,“这些人里面,咱家只认识护卫指挥使孟贤和太监杨庆……杨庆确是咱家的人,但别的那些人、老子认都不认识!怎么变成党羽的?
长史府的高以正,咱家倒是听说过这个人;最过分的是那个王瑜,在此之前咱家连名字也没听过!”
曹福尴尬道:“这怎么起兵?”
黄俨想了想道:“孟贤是可以临时拉拢的。他掌着兵权,又有谋反嫌疑,与咱家一样必死无疑。”
曹福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有道理。”
黄俨沉默了许久,忽然说道:“最近不是有风声,朝廷屯大兵于湖广,要与汉王军大战么?此战汉王要是赢了,大伙儿便会十分看好汉王!到时候咱们说服赵王府的护卫将领、乃至北平城驻军武将,都更容易了;大伙儿会想借着汉王的东风、一起反对朝廷,也好捞点功劳。”
“不过……还得说服赵王。”黄俨一副生无可恋般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