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百零七章 皇恩浩荡

(28+)
赵王谋反的事,京师远远没到查出真相的地步;但大理寺卿薛岩提出了“诬陷”的一种推测。皇帝朱高炽立刻抓住了这种说法,派出内阁首辅胡广,前往安抚高燧。
朱高炽眼下不敢去计较太多,更无法大举清|算各种势力;当此攸关国运的决战关头,朱高炽只想维持各方的权宜平稳,以图将朝廷的力量、尽可能地投入到此役之中!
皇帝不仅遣使去安抚赵王,还指使魏国公徐辉祖、亲笔写信送去何福那里;要何福以大局为重,只要在战场上立功,战后必会给予他公正的对待。
同时朝廷又派宫廷太监前去长沙府,嘉奖张辅的忠诚,并下旨授予张辅在战场上的先斩后奏之权;当然朝廷绝不会提起,张辅想栽赃吴高的事……
宣旨之后,太监到长沙府中军行辕大堂入座。
太监对张辅说道:“皇爷言,汉王叛军汹汹席卷西南。英国公若能为朝廷平息叛乱,则有大功于大明朝廷。英国公居功至伟名震天下,必为皇爷之肱骨!皇爷对英国公信任有加,托以重任,还望英国公以大局为重、不负皇爷殷切之心。”
张辅急忙起身向东北作拜,感激涕零地哽咽道:“圣上忧劳,皆臣等之罪!臣受隆恩于圣上,绝不敢有丝毫懈怠,必力平叛军,以报浩荡皇恩!”
但没过两天张辅便得知,派到衡州的锦衣卫,已停止了对何福的查问……那些锦衣卫将士,主要听从的人、还是锦衣卫指挥使和北镇抚司长官。
于是张辅明白,暂时已无法夺何福之左副将军兵权了。张辅仍然对何福不太信任,只能暗里打算,在部署军务时避免将何福放到要害位置。
此时已到九月下旬,深秋初冬时节,湖广的风也日渐凉了。
大堂门外急匆匆走进来一个武将,拿着一份奏报上前,便径直说道:“柳将军(常德柳升)遣快马来报,叛军贵州部正在东出,已抵近辰州府辰溪县!”
在场的文武听罢纷纷侧目,张辅看完奏报,一言不发地看着地图。他默默地拿起纸挥了一下,示意侍卫传下去给周围的将领们传视。
从贵州都司到湖广省的一条最重要官道,便是“入湖广道”,官道从贵州城往东北方向进入湖广。而辰溪县正是入湖广道的一个重要驿站。
辰溪县的东边便是梅山(雪峰山)北麓;那片地方四面多山,道路难行,只有通往常德府的驿道大路便于大军行走。因有元朝明朝两朝多次开拓修缮“入湖广道”之故。
良久之后,张辅忽然抬头道:“立刻写军令,调柳升部主力向长沙府方向进军!”
众人很快便吵杂起来,不一会儿便有武将抱拳劝道:“叛军贵州军正在往‘入湖广道’进发,此路通往常德府,大帅为何此时调走常德军?如此只能坐视叛军占据常德府!”
周围的几个武将率先附和。
张辅回顾左右,只道:“我刚才说的是军令。”
大堂上的诸将听到这个说法,便都住口了。随军文官忙抱拳道:“下官遵命,稍后便呈上军令、请大帅签押!”
文官起身往后面的穿堂走去。这时张辅才对众人说道:“汉王叛军十几万人、加上吴高的降兵,都在南面的广西桂林府方向;那贵州叛军去常德府作甚?”
诸将无人能答。
张辅道:“汉王用兵,我比诸位更清楚。他此时调兵向湖广靠近,必定是要聚集兵马、意图进行大会战!汉王打仗一向是如此,最看不起流寇和安南叛军的分散防御,他作战必定是以主力会战为重。
因此贵州叛军不会去远离广西方向的常德府,他们会从辰溪县走山路,再折道往新化县、宝庆府方向;以期向汉王叛军主力靠拢。”
之前张辅的语气或许有点重了,大堂上鸦雀无声。这时张辅开始解释,才终于有部将站出来说道:“末将愚钝,仍百思不得其解。辰溪县往东面新化县的道路,山林纵横,几无路可行!如何能走大军?叛军如何去新化县?”
张辅问道:“那山区有人烟么?”
部将想了想,说道:“这……应该有村子与人迹。”
张辅冷冷道:“若是无路可行,那些当地人是怎么进去的?”
部将对这样的反问,实在无法回答,但他的神情仍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毕竟明军打仗,多携带大量辎重,太难走的路、只能舍弃几乎所有重兵器,军粮补给也会存在极大的风险。
张辅却力排众议,说道:“尔等不用担心,我的判断绝无差错!荆州军五万已攻破夔州,对四川布政使司形成较大的威慑;叛军若不增援四川,便必会就近进攻湖广,以图决战。之前本帅已料到如此,所以才会分兵攻四川,逼迫汉王叛军主动前来会战!”
众将听罢,便不再劝诫张辅。
最近这两天,张辅再次对麾下的大军进行了调动部署。他下令正在西进的南昌府两军,分别向长沙府、潭州府调动;他们便是陈懋部和谭忠部的合计十万大军。
张辅同时调右副将军薛禄的岳州军十万,向长沙府方向进军;长沙、潭州的驻军陆续西渡湘江。
常德军柳升部十万众,也得到了军令,克日向东南方向运动……
如同汉王叛军的部署、正向湖广湘江西岸地区聚集主力,张辅也在尽力将各路军队向预计的战场聚拢。此役张辅军的主力,最多能聚集四十余万大军!
计有左副将军何福部十万,右副将军薛禄部十万,陈懋部五万,谭忠部五万,柳升部十万,张辅中军护卫四万多步骑。陆军总兵力在四十五万人左右。
张辅原先领的兵权有水陆七十万,但吴高军十余万人已经覆灭,安南军八万太远、士气也不堪战。故张辅能在湖广聚集四十多万大军,已经到了极限。
他不仅不回避汉王朱高煦的主力会战方略,反而要将这种方略发挥到极致,便是尽量聚集主力、进行一场“平汉战役”中空前规模的大战!
大明水师大多船只都用于运粮和弹|药了,不过张辅仍旧调动一部分水师战船,南下向永州方向袭扰叛军的辎重官船。
……从辰溪县的驿城墙上,回望四周,无处不是崇山峻岭。
汉王军北路统率瞿能,左手按在腰刀刀柄上,眺望着远方。他身上的肩巾与斗篷在风中飘荡,脸比以前更黑更瘦了。本来瞿能的面部骨骼便比较粗大、此时轮廓显得更加凸出。
从贵州到辰溪县这段路、虽然也多山,但是沿途有驿站和仓库,粮秣不必担忧。而接下来的征程,将会充满各种凶险与未知。
瞿能一言不发,他的目光,久久停留在东面的山影之间。那是北路军将要进军的方向!各部陆续到达辰溪县之后,大伙儿便将改道,穿过东面那边的山区,向宝庆府新化县进军。
此段路十分难行,非常考验将士们的忍耐力。瞿能打算将大军分作数路,沿着山路分散行军,到达新化县后再聚集成军。
驿城外面的大路上,一队队将士正有秩序地行进着。鼓乐横吹的声音之间,时不时还有人们的呐喊声传来。但是军中绝大多数将士,并不知道夔州已经沦陷!许多人或许也不太清楚丢失夔州意味着甚么。
瞿能已严令诸部大将,对这个消息保密;并许诺,大将们的家眷会由西平侯沐晟负责,在必要时候迁往成都府,由沐府负责保护。因为北路军有很多四川军籍的将士,要是他们知道老家快丢了,很难不军心动摇……
此前,汉王府对瞿能下达了按原定方略进军的命令。瞿能很清楚汉王的考虑,便是以攻代守,放弃对四川的增援;意图以湖广会战的胜利、来挽回此时的危险局面!
汉王似乎也意识到了,瞿能部走这条路,会有各种凶险。所以瞿能拿到的军令里,除了长史府写的照方略进军的命令,还有汉王亲笔加注的一行字:相机行事。
那四个字的意思,便是允许瞿能在实在无法完成既定方略时,可以改变路线;毕竟如果无法完成计划,北路军过去送死、还不如放弃。
就在这时,两骑向驿城的大门奔来了。不一会儿,便有一个陌生武将快步爬上了城墙。武将被查过印信之后,走到瞿能面前,他单膝跪地,呈上一封信道:“大帅,此乃守御府北司的弟兄刚送到辰溪据点的消息!”
瞿能接过来,看了一眼漆封,撕开信封,看信里的字:常德府柳升军已倾巢而出,向东南官道开拔。
看完这个消息,瞿能的神情变得更加凝重;他的面相一向比较严肃,此时表情忽然非常可怕!
……常德官军放弃城池,向南进军。这个动静表明,敌军大将已经提前猜到了瞿能的意图,判断出瞿能军不会去常德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