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百一十七章 习惯违令

(28+)
把总王斌率数百骑,向西北方面穿插突进;至牛轭岭,王斌遭遇了一股敌军、以及从南面溃败回来的乱兵。两军冲杀了两个回合,敌军大败向东北方向溃退。
王斌部穿过牛轭岭村子,奔过方圆数里地的旷地和菜地,便见敌军主力已经从这里撤走了。周围丢弃着很多东西,帐篷、车辆、粮秣四处可见,一片狼藉。
陆续还有三五成群溃散的骑兵,都往北奔走;看起来官军骑兵交战不利,已在多处战败。
另有一大队官军骑兵盯住了王斌部!但这时东边另一股汉王军马队、正向北面快速突进;那股官军马队便去拦截那边的汉王军了。王斌没有理会,率众继续往西北走。
王斌已经猜到了:瞿能军还没能突破黄背河!
那么王斌在关键之处建立大功的战机,便仍然存在。
他的凭据很简单。官军骑兵的人数,似乎比平安军多,可能超过万骑!这是王斌的感官,他知道平安军马兵也多达七八千骑,但各处交战的地方官军马兵人数、似乎还略微占优。
现在官军骑兵作战不利,但他们尚未大规模北撤……如果瞿能七万大军、已经突破黄背河,便会从西北方面横|插进官军活动的地盘;那样的话,官军骑兵前锋肯定会大片向北撤退,不然他们就要被分割包围在马战的战场上了!
牛轭岭旷地北面,有一大片起伏的山坡。山坡南侧是荒草地和灌木林,坡顶和北侧似乎有乔木生长。
“驾!”王斌吆喝了一声,拍马向最平缓的地方往上冲。众将士也纷纷往山坡上来。
南侧坡地虽然不陡,但是一个非常大的斜坡。过了一阵,王斌率先冲到了坡顶高地,眼前的景象便顿时广阔起来。
他的视线深处,北面各处地方、到处都是官军军队。乍看过去,那些成队列的人马,简直好像铺满了整片大地!
王斌回顾四野,完全没有发现北边有作战的动静。他心道:瞿能军果然还在黄背河西岸!
站在高地上,王斌往左边看、就能看到黄背河岸了;正前方有一片大山林,位置像横放一些的“丿”,估摸着至少有四五里宽!右侧靠南的方向,有许多小山林、地形复杂,在那边的最远处,隐约可见有一片大山林。
王斌仔细观察了好一阵,发现官军已经沿着牛轭岭北面的地形、渐渐组织起了第一道弯曲近十里的步兵防线!
有些山林间的口子很狭窄,一个百户队、便足够组成防御阵型。而这道防线最多五六处大小口子,加上山林里布置伏兵,官军恐怕只要一百个百户队、万人步兵,便能形成纵深很大、比较难搞的防线。
见此景况,王斌眼里已觉得、张辅是用兵相当了得的大将。
而王斌现在只是个统领几百人的把总,但他以前可不是这般境地!王斌以前作为汉王府三护卫指挥使之一,长期统领护卫兵训练,在云南的历次平|叛战役中,经常作为前锋;“伐罪之役”期间,王斌也统领过一万多人的军队。
因此他的经验见识,可不止一个几百人骑兵将领的能耐。此时,王斌便大致瞧明白了战场上的局面……如果瞿能军不能侧击官军,光凭平安军骑兵、不太容易突破这道官军步兵防线。再等到盛庸主力赶到,也需要时间突破。这仗便要打很久了!
王斌马上找来了三个机灵的亲兵,指着远处的山林道:“看那座山,中间那些敌军方阵;再往东南边瞧……”
他大致描述了一番官军的部署,便下令道:“你们分开往回走,找到平将军,把军情禀报上去!”
三个骑士抱拳道:“得令!”
王斌指着他们头盔上的白麻布道:“东西摘了。”
按照平安的军令,王斌要设法赶到黄背河的文昌桥,从背后突击守桥的官军,夺占桥梁。但眼下的情况,黄背河上的两处渡口,都在官军第一道防线以北!王斌必须越过官军第一道步兵防线、突破到北面,才有可能靠近文昌桥。
他焦急地观察着战场,想找到一个突破口。他不断地默念:官军临时组成近十里宽的战线,必定有洞!
王斌看了一阵,目光终于又回到了正面的那片“撇字”大山林!那不是一座山,而是几座山组成,中间还有一些稍微没那么陡的地方、有山路上山。但是王斌能看见的两条山路上,此时用眼睛就能看到人影了。
何况骑兵从林子里翻大山过去,速度也快不起来,时间要耽误很久!
王斌的眼睛盯住了两座大山中间的一处低地。那边山里是甚么情况、却被山挡住了,王斌站在这个角度看不见;但他直觉认为那里有点机会。
这种时候不容太多犹豫,王斌用一指,喊道:“弟兄们,跟俺走了!”
众骑沿着左侧稍微平缓的山坡,往山下冲下去。他们穿过了一片小树林,便来到了一道山谷中。接着王斌率军右转,沿着山脚下的谷地、往东北方向奔跑。
他们从一个村子外面越过,沿着北面山脉下的山脚、再次向北转;很快王斌便到了两座大山之间的低地。
果然,王斌没看见一个官军军士的人影!
但低地两边的山势非常陡峭,而且是灌木林。灌木林比大树林难走多了,那些小树虽然矮、枝丫却四面乱长,得拿着柴刀一边开路、一边才能行进。难怪这里没有敌军踪迹!
陡坡之间,是一片水泊,水边完全靠着山。看上去无路可走。
王斌拍马冲到水塘边,瞧了一会儿长在水面的枯萎的水草和荷叶,便翻身下马,牵着马下了水塘。
“王将军!”亲兵唤了一声。
王斌回头道:“你们几个也下来,成横队跟俺走。”
“得令!”
大伙儿便牵着马从水边涉水前进,最深的地方只在腰间。不多时,王斌回头喊了一声,众军纷纷下马,陆续牵着马走下了水塘。
王斌等人靠着左侧西边的山坡,陆续从水塘里穿到了北面。正前方便看见了一道高高的山脊,不过左边有一条山谷。
于是湿|透了半身的王斌等人纷纷上马,往左转后,继续骑马沿着山谷奔走。
没过一会儿,北侧的山林里便传来了一阵喊叫声!王斌没清楚他们喊的是甚么话,反正明白那林子里有敌军了。
众骑沿着山谷往西跑了一阵,此时他们已经到了“撇”字山脉的北侧。很快北面便传来了嘈杂的人声,步兵方阵出现在了王斌的右侧远处!
王斌回头看了几眼,确定了一下方位,便喊道:“跟着俺向南迂回,攻击黄背河涉水渡口!”
身边一员部将忙道:“可平将军的军令,应该是叫王把总攻打文昌桥。”
王斌懒得多说,径直冷冷道:“那又怎样?”
部将无言以对。毕竟在将士们眼里,王斌连汉王的军令也敢违抗,再违抗平安的军令、似乎是很正常的事。
那黄背河的涉水渡口在大山的西侧、靠岸边便是山林。这时王斌已经能听见那边的声音了,远处隐约传来了弦声,火铳响动和零星的炮声更是越来越大声!
没过多久,黄背河的河水便出现在了视线之内。河岸的林子里喊叫声嘈杂不已,山林边上敌兵的身影也能看见了。
王斌抬起手渐渐勒马,稍微聚集整顿了一下跑过来的数百骑。
他举起樱枪,大声道:“弟兄们,俺们眼下已被四面围困,唯有击破前边守河的敌军,方能得到瞿将军大军接应。要活就拼命!战至最后一人,亦在所不惜!”
众将士听罢,陆续发出了一阵不知是恐惧、还是愤怒的吼声。
王斌回头喊道:“右衡左总旗听命。”
一员武将抱拳道:“末将在!”
王斌用樱枪向侧前方一指:“第一队分散,上!”
“得令!”一声喊叫传来,十余骑直冲出去。
王斌又指了另外一个地方,“第二队分散,上!”
不多时,正面五十余骑,以稀疏的队形、向前方各处地方冲了过去。
树林里弦声响起,四面的箭矢飞了出来,偶尔有骑兵中箭落马。不多时,右前侧响起了“砰砰砰砰……”一阵密集的火铳声,前边的几个骑兵在马背上双手乱舞,惨叫不已,他们的刀枪脱手而去。
王斌见状,高举樱枪,然后指着左前方,大喊喊道:“全军弟兄听令,杀!”
众军陆续向前冲出,人们纷纷大喊道:“汉王,才是俺们的王!”
大伙儿直奔向树林,这边只传来了零星的弦声,并无火器的炸响。众骑陆续奔进了树林。
“砰砰砰……”几声弦声在林子间响起,王斌听见了箭矢从树叶间扫过的沙沙声,接着“啊”地一声惨叫,一骑落下了马背。汉王军骑射也“噼里啪啦”地射|击,树干上钉进的箭羽在剧烈地颤|栗。王斌看见一个人影,拍马冲了几步,果然看见树后一个敌兵调头就跑,王斌提起樱枪追上就是一枪。
众骑陆续都冲进了树林,四面时不时传来惨呼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