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百一十八章 一时高低

(28+)
黄背河涉水渡口官军守军,遭遇了王斌马队与瞿能军的东西夹击。
这时炮声铳声已经停止了,只有东岸的山林里偶尔传来一声惨叫、以及零星的弦声,林子的马嘶和人声嘈杂依旧隐隐可闻。
冬季的河水枯浅,此处黄背河段,人马能直接涉水!河底的淤泥被无数人踩踏,水面浑浊一片仿佛泥浆。泥浆里的尸|体若隐若现,被河水冲着往南边下流飘去。
侍卫牵着瞿能坐骑,瞿能随后涉水渡过了黄背河。
山林里走出来一个皮肤黑|糙须发很硬的圆脸大汉,他正是王斌。瞿能虽然去年才到汉王府,但早已熟识这个汉王府三护卫指挥使之一的大将了。
“末将拜见瞿都督!”王斌抱拳执礼道。
“王都督此番出手相助,瞿某没齿难忘!”瞿能骨骼轮廓分明的脸上,此时泛着红光。
要瞿能用这样的神态语气、说出这样的一句话,相当难!瞿能一向是个很严肃的人,严肃得为人有点沉闷无趣,几乎不会有太激动的时候。
但他忽然能突破黄背河,完全在意料之外(派人向盛庸请援,事情如果按部就班地进行,不会进展那么快),事情也干系重大;因此瞿能的情绪难免冲动。
王斌拱手道:“末将眼下是把总。”
瞿能愣了一下,很快明白他可能犯了甚么错。瞿能顿了顿,不动声色道:“一时的职位高低,最不必计较。人生最重要的,要看身边结交亲近的都是些甚么人。”
这么明白的话,瞿能一般只对亲儿子说,但他此时很感激王斌,难免产生了亲近之感,脱口便说出来了。
俩人对视了一会儿,王斌正色点了一下头,然后向右转身而去。
瞿能也随后带着部下,向北边穿过了一段山林。走出山林去,便是河岸比较平坦的地方了。他向北面张望了片刻,便转头喊道:“传令,叫渡河后的人马,立刻到此地整顿队列,向北青龙庵推进!”
“得令!”
东岸的地势,瞿能早先就探明白了。那青龙庵就在黄背河东岸,距离此地约二里地;据说修建于元朝,因为大明朝洪武年间的国策,此时几乎没甚么香火了。
青龙庵继续往北约二三里地,便是文昌桥。瞿能在顷刻之间,便作出了决断:眼下最重要的事,是立刻夺占文昌桥!
将士们从此地的渡口涉水,渡河比较缓慢,东岸又是山林,非常不适合大军整顿……而文昌桥虽然不宽敞,却能让将士们以纵队跑步、快速渡河;且那里有个村子、以及一大片空旷地,非常适合容纳到达东岸的大量兵马!
没过多久,便有两个百户队整军完毕。他们立刻被调到了北面,以纵队跑步推进。
但青龙庵南边还有敌军人马。前方传来了密集的火铳声和喊杀声,北边很快便打起来了。
瞿能早已察觉东岸有很多官军兵力,此时才问道:“王将军,敌军换主帅了?”
王斌沉声道:“正是。敌军那边有人过来,俺们的斥候也看到‘平汉大将军’的旗,应该是张辅到了此地。”
没一会儿,北面溃兵便向这边涌了过来,刚刚上去的两个百户队被击溃了!瞿能军刚刚涉水渡河,稍作整顿便上去,那两个百户队也没援军,似乎不太堪战。
瞿能转头看身后正在聚拢的其它人马,便道:“继续向北进攻!”
“得令!”
瞿能又道:“先前山林里那两门敌军的洪武炮,何在?”
一员武将抱拳道:“炮还在,弹药不够了。敌军溃败之前,把火|药掀翻、撒了遍地!”
瞿能军的火药箭矢都很少,此时剩下的少量火药也还没能运过河。瞿能只好作罢。
王斌抱拳道:“末将愿率马队,增援前方。”
瞿能抱拳回礼道:“如此甚好。”
王斌点了一下头,便拽马调头,喊道:“弟兄们,跟俺走!”
瞿能部数百人、以及王斌的数百骑,步骑协同北进。没过多久,前方便传来马蹄的轰鸣声和喊杀声。不出一炷香工夫,一个军士骑马来报:“前军已击溃敌军,正向青龙庵北进!”
“继续往北,夺占文昌桥!”瞿能道。
“得令!”
瞿能等人骑马向北赶去,没一会儿就到达了青龙庵。
骑兵斥候已经先到达了这里,那尼姑庵的院门大开,骑兵径直骑着马冲了进去。他们只是为了进去瞧一眼,里面有没有敌军伏兵。
湖广这边的冬季多吹北风,此时空中便吹着冰凉的北风。风中传来了不远处的村子里的嘈杂声,狗吠此起彼伏,隐约还有鸡的“聒聒”声音。听那边的马蹄声,冲到村子里的马兵没几骑,应该同样是为了刺探有无伏兵。
瞿能在青龙庵附近的河边观望形势,等待前锋去夺取文昌桥。王斌军中有受伤的骑兵将士,此时瞿能便派人带了上来。瞿能询问了他们沿途看见的敌情,于是他更清楚地了解了附近的地形、以及官军的大致部署。
他立刻下令,从南边陆续渡河的军队,分兵向东南进攻;以打开官军防线西段山区的缺口!同时派了三股信使,到南边去寻找骑兵大将平安,知会平安派兵从西侧突破!
良久之后,文昌桥遭瞿能军东西夹击,守军彻底溃败。
瞿能骑马赶到文昌桥东岸时,见桥上下都是尸|首和狼藉的杂物,一些敌军伤兵正在绝望地叫唤。瞿能军成队列的步兵、骑兵,正以纵队小跑着,快速地通过文昌桥。东岸的平坦旷地上,军队越来越多!
他看了几眼文昌桥附近的光景,便调转马头面对东面,眺望着远处的地势。
此地往东,是一道宽阔的山谷地。一些混乱的官军溃兵便正在那座山谷上逃窜,瞿能军渡河后的骑兵已经追上去了!
山谷北面的大山靠着黄背河,名叫采石山;南面也有一道大山,却不知叫甚么名字。
这里已位于官军第一道防线以北,位于敌军防线的西段腹背!但是因为南北两片大山的阻隔,实际能突破敌军第一道防线全线的道路,只有瞿能眼前的这条山谷!这样比较狭窄的地形,很容易被敌军援兵堵住。
一旦时间稍加蹉跎,官军援兵堵住了那条山谷,防线又闭合了!
当此之时,刚刚小跑过来的将士还没怎么休息,加上瞿能军全军在此之前走了很多山路,将士比较疲惫;若此时仓促突进至东部、阵型必定产生混乱,有被官军主力反攻的危险。
瞿能稍作权衡,便当机立断下令道:“传令,渡河后的所有骑兵向东|突进!东岸诸部,以纵队跑步前进,不计代价向东撕开敌军缺口!中军击鼓前进。”
“得令!”
山谷之间,瞿能前锋骑兵率先向远处奔去,步兵纵队列队小跑着前进。马蹄声、巨大的脚步声响彻山间,尘土滚滚,一股股纵队兵马汹汹,远看像是浑浊的洪流一般在涌动……
前军行进了两三里地,果然遇见了一股官军骑兵。马队调动比较快,官军骑兵首先抵达了战场!既然官军发现了缺口,其步兵肯定也正在向这边调动。
东边的两军人马没有任何废话,照面径直干起来了!
场面非常混乱,简直是在混战。汉王军前锋一股骑兵冲杀一阵,杀到了战场最东边;官军马队冲杀,奔进了前面的汉王军步兵纵队里面。
汉王军瞿能部的步兵以纵队前进,前边的队伍忽然遭遇骑兵冲锋,根本防不住。步军也来不及转换阵型,顷刻就被冲得七零八落!
一些汉王军乱兵早忘了操练时的东西,临阵被冲散后到处乱跑,一片溃散;也有一些将士就地结阵,结成了大小不一的圆阵。愤怒的武将用四川话叫骂着,“跑的是几儿锤子!”
西边刚上来的步兵纵队,也没机会结阵了,在武将的吼叫声中,军汉们满口叫骂着往前猛冲。纵队遇上了乱跑的溃兵,两边躲避拥挤,一会儿几个纵队便自己跑乱了。
官军骑兵面对汹涌的步兵,冲杀速度迅速降低。几个骑兵坐在马上正想原地掉头,被四面的步兵拿各种兵器招呼,他的后腰和腹部被长|枪刺得鲜血直飞,惨叫着歪倒下马。
另一个官军骑兵拿着长柄刀在右侧挥舞,左侧却被两个步卒拽住了衣甲,猛地拉了下去!片刻之后,那骑士便发出了嘶声裂肺的惨叫,各种刀|枪没有招数地向地上乱|捅。
这时前面的汉王军马队调头反冲回来了,官军马队也是被分割得混乱不堪。顷刻之后,许多官军骑兵便骑着马向两侧的山谷旷地上逃跑。
前边的瞿能军骑兵也是乱不堪言,四面追杀敌军。一个汉王军骑士提着樱枪,总算追上了一骑,一枪向前刺了过去;那敌军骑兵惨叫着侧仰下马,背上受伤还没死,但很快止不住的马蹄便往他身上踩下去。“啊!”叫声听得人心惊胆寒。
“哒哒哒……”西边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一个武将举着令旗不断大喊道:“瞿都督令,乱兵两南北两边躲开!后面的步骑继续向东!瞿都督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