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百二十七章 忍者

(22-)
十月中下旬,京师无风无雨,但也没有秋高气爽的气息。阴天已经持续了好多天,厚厚的云层压在空中,头顶的天宫仿佛触手可及。

皇帝朱高炽登基以来,几乎没走出过皇宫,他大致就在后宫、御门、东暖阁之间活动。朱高炽一直喜静不喜动,多半不是坐着就是躺着,平素便乘坐御辇或让人用轿子抬着他,到那几处地方。

不过朱高炽算是很勤政,每天多半时间都在批阅奏章、或召见大臣议事。

以前,他在心里对先帝是很有些怨恨的;可是登基一年多之后,现在他竟然有点理解先帝了!朱高煦亲身感受到,这个位置真的不好坐,坐上去了又舍不得下来。

东暖阁外面没有一点声音;秋冬交接的阴天,静得可怕。

朱高炽头上戴着顶漆黑的纱帽,身上穿着的是一件靛蓝色的常服,上面绣着团龙图案,崭新的料子、宫中专门给他定做的宽大袍服。他一声不吭,坐在那里望着御案上的奏章、怔怔出神。

下面站着袁珙、薛岩、茹瑺、谭清等文武,边上侍立着太监海涛。一众人都不敢说话,他们将皇帝的神情看在眼里,都小心翼翼地等候着。

御案上放着一堆奏章,朱高炽已经把他认为最重要的挑拣出来。其中有锦衣卫的人密奏诸王勾结谋反之事,也有前方督运军需粮草的兵部尚书金忠的奏章,以及平汉大将军张辅的奏章……另外一份,乃翰林院高贤宁劝立皇太子的上书!

这些东西不是一件件孤立的事,其中盘根错节、难解难分!

但很多事他心里都有数,比如他便几乎可以确认,那个高贤宁、应该是皇后的人。几个月前,高贤宁就上书提过册立太子之事;现在又是他再次提起,此事应该正是皇后的授意。

那高贤宁也挺会挑时候,这都甚么时候了,一门心思就惦记着变成东宫心腹!当年先帝很欣赏高贤宁,费了很大的劲才当作贤臣把他请出山,不料这副德行,算是甚么贤臣?!

朱高炽终于开口道:“朕听到每个人都说,为国家为朝廷,可朕总觉得,不少人只想着自个。”他有点生气了,“在朝廷大局与自家好处不能两全之时,恐怕一些人宁可大家伙儿抱着一块死!”

他的语气很重,但只是泛泛而谈、并未指名道姓,事情便没有那么严重。诸臣一副深受教诲的样子,不过也确实不必太过紧张;毕竟皇帝要动真格的时候,反而不会这么骂。

果然朱高炽呼出一口气,便不继续说下去,转头看向谭清道:“你刚才禀报,司礼监太监杨庆死了?”

“回圣上,被人毒死了!”谭清躬身道,“负责看守杨庆的人,是北镇抚司百户杨勇。但眼下臣也不敢认定杨勇做了此事,因这等事不一定是管事的所为、杨勇或许只有失察之罪。臣已令其停官在家,等候审讯,查明来龙去脉。”

朱高炽又看向大理寺卿薛岩,问道:“杨庆很重要么?”

薛岩道:“回圣上,杨庆一死,北平的事一时定然难以查出真相了。”

朱高炽道:“杨庆之死,那些有嫌疑的锦衣卫将士,薛寺卿与谭指挥使一道去审讯。”

薛岩等拜道:“臣等遵旨!”

朱高炽沉默了一会儿,很快决定先将这些事全都暂且搁置、不再过问,毕竟还有更加火烧眉毛的急事!

他仍旧一言不发,用目光投向兵部右尚书茹瑺。茹瑺虽然没有盯着皇帝,不过他必定一直留心着的,用余光也能察觉到皇帝的动作。

茹瑺这时拱手拜道:“英国公急报,官军将与叛军在宝庆府城附近大战,臣无法评断其对错,亦不敢贸然进言劝说圣上。

据报汉王叛军在湖广聚集的人马,似有三十万左右;而英国公手握四十余万重兵,兵力有不小优势。

叛王麾下多地方卫所军户,照大明朝廷的一向作为,常以京营为精锐、在当地调集卫所军为辅;卫所军户衣甲兵器操练,皆不如京营。但汉王叛军近年连年征战,且常胜无败;臣纵观今古,沙场征战、并常年获胜,乃是获得精兵的捷径。故臣以为叛军战力不可轻视。

然平汉军多‘靖难军’将士,数年之前,这些人马连续三四年出征大战,如今衣甲精良、兵强马壮、勤于操练。亦非等闲之师。臣以为,英国公此役胜算不小;但叛军实力已坐大,英国公不能必胜。请圣上圣裁。”

至于左副将军何福、被张辅临阵拿下之事,茹瑺是只字不提。乃因朱高炽也没提起,装作不知道;大臣们也很识趣。

朱高炽的心里,对张辅有诸多不满,不仅是他亲封的左副将军何福的事,还有上次张辅栽赃吴高的嫌疑!但此时湖广战场剑拔弩张,朱高炽权衡之后,还是打算忍气吞声。

他从忠心与本事上考量,实在找不到能替代张辅的人选……而且正如茹瑺所言,京营精锐多靖难军将士;如今除了邱福,张辅是最能统率靖难军的大将。但是邱福公开支持高煦,如何能用?

朱高炽身体不便,从来没打过仗,也不懂具体的战阵战术。但他出身燕王府,燕王府经常主持北方防线,后来“靖难之役”、朱高炽也在名义上坐镇北平防务;打仗的事他听得太多,因此对兵事的见识还是有的。

他心里明白,战阵上风云变幻,往往前方大将的判断才是对的!所以之前他三番五次地叮嘱过身边的大臣,严禁文武给张辅施压、不得催促张辅。

在彻底平定高煦之前,不管张辅干甚么、只要他没有投靠高煦的迹象,朱高炽一切都可以忍!朱高炽当年忍受着先帝无时无刻的敲打,而今他忍一个张辅,怎能忍不住?

茹瑺是太祖皇帝选的兵部尚书,且多年掌兵部之事,见识经验很足。朱高炽听了茹瑺的话,神情渐渐坚定起来,他用毋庸置疑的口气说道:“给张辅带俺的话,做他自己认定对的事。”

茹瑺作揖道:“臣遵旨!”

太常寺卿袁珙拜道:“圣上乃先帝嫡长子、皇太子,名正言顺继承大统于太宗皇帝;圣上仁德,深得民心,大义所归!今朝廷王师平汉大军兵强马壮,拥兵四十余万,又有水师之利,必能一举平定西南叛乱,以安圣心。臣请圣上宽心,以龙体为重,静候捷报。”

他微微一停,继续说道:“如今两军各数十万之众,在宝庆府弹丸之地聚集。已无阴谋诡计可用,无非谁强谁胜,此役官军必胜!”

朱高炽心道袁珙根本不懂兵事,便再次看茹瑺。茹瑺道:“袁寺卿所言,无不道理。数十万大军云集决战,中军的一道军令、要送到前方也要很久,实在只能靠实力高低了。”

朱高炽微微点头。

他虽然嘴上不急,但心里确实希望张辅痛快地决出胜负!一旦平定了最大的敌人高煦,朱高炽才能腾出手来,处理当今朝廷的一团乱麻!

“你们都下去罢。”朱高炽道,他接着侧头对海涛道,“湖广如有军情消息,立刻报知俺,晚上便叫人坐篮子进来。”

海涛道:“奴婢遵旨。”

朱高炽从奏章下面拿出来一本《孙子兵法》,随手翻开一页,便看见上面的一行字: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他久久地盯着那行字,心里百感交集,更加焦虑起来。

此时此刻朱高炽觉得,出生以来的所有愿望加在一起、也不及他现在的最大愿望:湖广决战,战胜高煦!

在如此沉闷的皇宫里,朱高炽这才发生,时间过得太慢,简直度日如年。

……西六宫的一座院子是佛堂,里面传来了“笃笃笃”的木鱼声,以及隐隐约约的经文唱诵。

皇后张氏正坐在蒲团上,一面敲着木鱼,一面念着经文,她眯着小眼睛好像闭上了一般,神情十分虔诚。湖广那边的消息,她也听到了,此时似乎在祈祷着甚么。

墙上面供奉的贴金佛像,工匠把它的神情塑得很丰富,它似乎带着一丝淡然的微笑,又好像很冷漠地俯视着众生。

除了念经和鱼木声,整个西六宫鸦雀无声。

侍立在佛堂外面的宦官宫女,仿若入定了一般,也没人敢说话;偌大的西六宫,鲜见有人在外面走动。

这里便如一座空城,无风的空气沉闷而压抑;若非宫室房屋间的接道上打扫得很干净,简直就像一处废墟。只有天上的厚厚云层,似乎在缓慢地涌动,难以叫人察觉,却难以阻挡。

阴霾重重之下,仿佛全天下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一场暴风骤雨。此时即便告诉人们有雷电暴雨,或许也会有人相信。

但秋冬之交的时节,不会打雷。京师听不到那电闪雷鸣的天神震怒,或许两千里外的湖广战场能感受到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6wxw.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6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