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百二十九章 谁主沉浮(2)

(22-)
红彤彤的朝阳,已升到东边的山林上方,蓝蓝的天空中飘着棉絮一样的云。微风抚绕,天空宁静。

而地上却喧嚣动荡。两军相隔二三里地,已逐渐开始形成南北对峙的大阵。

张辅眺望着南面,耳边充斥着不远处一个文官的慷慨陈词:“圣上仁德,爱护子民,厚待将士,天下众望所归!今叛王名声在外,残|暴嗜杀,荒|淫无度,所到之处生灵涂炭,百姓血泪遍地,此乃国家之大祸。望诸位官军弟兄,勠力杀敌,为国为民,上报皇恩,下安黎民……”

“叛王忤逆先帝,背叛兄长,以臣反君、以兄弟攻长兄,大逆不道,神人共愤,人人得而诛之……”

东边的官军呐喊起来了,隐约可闻将士在喊:“平叛立功,封侯领赏!”对面一望无际的大阵中,也传来了大片声势浩大的呐喊声,两边的声势震动天地。

此役双方的阵营距离达二三里远,乃因人数太多,都有火炮;因此无法像以前的战场一样,两军能抵近至一百余步才“射住阵脚”。二里多地,即便是大明朝射程最远的洪武大炮也打不到;这么远,人们只能大概看见对方的阵营,连旗帜上的字也看不清楚。

官军四十万余步骑,面对着叛军大阵东西展开,从东到西的大将分别是薛禄、谭忠、张辅、陈懋、柳升。东边是官军的左翼,薛禄本来领的是右翼军、不过现在布阵时变成了左翼。

整个官军大阵,东西展开超过十里地!虽然摆开的地盘如此广阔,但纵深也极大;纵向的深度,前后两层方阵群、加上后面的权勇队,各处有一百多排至两百排的纵深。

大阵横面很广阔,成长条形;唯有如此,正面拼杀作战的人数才更多,胜负才能更快决出!张辅战前是准备进攻灭掉叛军的;但今天看来,叛军也是这么个想法!双方的正面都非常宽阔。

张辅站在中军位置,向东西两边、都看不见头。视线最多延伸到两三里地外,更远的地方、人的眼睛便看不见了,只能瞧见地形线上都是人影!

这么大的阵营,以往的阵型、不管是雁形阵还是甚么八卦阵,全都已经失去意义;阵营边缘看不见,连远处发生了甚么也一时半会不知道,根本无法控制全军大阵,阵型变化便没有意义了。于是两军的大小方阵,都组成了简单的长条形大方阵对峙。

战场是汉王那边的人所选,但张辅觉得比较公平。南北两侧的地形高低与地形差距不大。

此地位于宝庆府邵阳县南面,应是近左地形稍显平坦的地方了。起伏的丘陵旷野,有旱田、山林、荒地、零星的水塘和村庄,地势最低的地方大多是有水的坳田,但现在田里已无稻谷。

丘陵山坡上烟雾寥寥,秋冬枯萎的荒草与灌木,已被烧得精光,只剩下余烬。

大军阵型,无数的将士、林立的刀枪、如云的旌旗,几乎布满了整片大地。官军战前方略是布置方阵,不过实际上,必定不能像校场训练那么整齐;起伏的地势、不平的地面,让人群起伏队形弯曲,人们只能大致保持着纵横的队列。

大地上一片喧嚣,双方都还正在排兵布阵,鼓号声、呐喊声、吆喝声与马蹄声夹杂在一起,耳边“嗡嗡嗡”直响!

“驾!”张辅吆喝了一声。他在中军观望了一阵,便带着随从骑马向东奔出。

在此之前,张辅已得到斥候禀报,敌阵东侧发现汉王的大旗,并有大股骑兵部署。张辅猜测,汉王可能不在中军,而在叛军的右翼!

一队人马疾奔,没过多久,张辅便赶到了数里地外的薛禄军阵里,寻见了薛禄的大旗。

这时面相凶悍的薛禄也拍马过来了,他在马背上抱拳道:“末将拜见英国公!”

张辅转头眺望了南边远处的大阵,有点不放心地说道:“叛王本人,极可能就在薛将军的对面,薛将军要当心!”

薛禄的神情变幻不定,冷冷地说道:“英国公明鉴,末将在四川败北,皆因四川卫所军多叛王及瞿能旧部,军心不稳。今日一战,末将必一雪前耻!”

“知耻而后勇,善莫大焉。”张辅盯着薛禄的脸道。

眼下两军对垒,阵型又摆得太宽,张辅已不可能调换位置;换下左翼的大将薛禄,也非明智之举。薛禄数月前便到了湖广,也算熟悉部下的将士了。张辅已然决定保持现状。

此时张辅只能希望,薛禄今天的表现别让人失望。

张辅又道:“本帅已调骑兵主力到左翼(东),多路马军正往东调动,薛将军可节制之。”

薛禄大喜道:“叛军东西展开,阵宽与我相当,兵力比我稀寡,今日末将必大破之!”

张辅见薛禄信心满满,点了点头,忍不住又沉声提醒道:“阳武侯,你若再有半点差池,不可能还有第三次带兵的机会。薛将军是光宗耀祖、还是屈辱地郁郁而终,就看今日了!”

薛禄的脸涨|红,瞪眼郑重地点了点头。

张辅伸手拍了一下薛禄的肩膀:“叛军大将平安,骑战相当厉害,我在南岳乡大战时有所见识。薛将军只要用骑兵护住侧后翼,叛军骑兵便不会有太大作用……”

话音刚落,张辅站在这山坡上,忽然发现正对面的敌军、大批马队从正面走出了大阵!

张辅的眉头一皱,心道:难道叛军还想用骑兵、从正面破阵?这么多步兵方阵,汉王以为是草靶子吗?

薛禄也发现了远方起伏的大地上,许多骑兵从正面出来,来到了叛军大阵的前边。薛禄也是有些困惑道:“叛军马队要来送死?”

不一会儿,更诡异的情况出现了。叛军东侧大阵的全部步骑、包括后面的权勇队,都开始向前缓缓地推进!

薛禄军正面远方的大地上,叛军以一股不下数千人的骑兵在前,无数方阵在后,开始了全线进军。

张辅坐在马背上,观望了好一会儿,愣是没看懂叛军想干嘛!他沉吟道:“敢情汉王要用几十万人、来布置大雁行攻击阵型?”

薛禄笑道:“那不是要用三十万人,包抄围攻咱们四十多万大军?”

张辅摇了摇头,觉得那么大的雁形阵、简直就是儿戏。在东侧的人马,连西边的战场也完全看不见、连发生了甚么也不知道,怎么配合形成阵型?

“汉王身经百战,乃是善用兵之人,决不可轻敌!”张辅沉声道,“薛将军亦万勿急躁,先稳住阵营,顶住叛军这股攻势再说。”

薛禄收起笑容,正色道:“末将得令!”

张辅道:“本帅先回中军,问问西侧发生了甚么……驾!”

那边的汉王也是个痛快人,双方刚刚摆开大阵,一些地方还没完全整顿好队列,叛军便开始推进了!当然也没甚么讲道理的使者,大军一展开,不管谁对谁错,汉王便直接开始了大战的攻势。

不过叛军好几万人的大阵,在横面展开之后,要保持阵型推进,速度是十分缓慢的,不然容易自己就跑乱了。东侧叛军要接近二里多地外的薛禄军,尚需时间。

张辅的双腿夹|紧马腹,加快速度从方阵之间的间隙往西跑。他的脸一直面对着左边,观望着叛军大阵的动静。

他带着随从向西奔跑了一段路之后,很快能看到另一片叛军大阵了;那是稍靠中间的一股叛军大军,此时仍然列阵未动!目前东边的形势,只有叛军右翼在进军。

张辅越观望军情、越觉得叛军是在调整阵型,要变成雁形阵之类的大阵。虽然难以理喻;但若叛军只是从右翼开始进攻的话,不必要把右翼所有人马都往前推进的……风险太大,全军压上来,一旦进攻受挫后退、又被官军反击,叛军右翼全军极可能全部溃败!

虽然战场上一开始的动静,便叫人出乎意料,但此时张辅还沉得住气。张家几代为官,先父张玉也是大将,张辅听过的、见识过的战阵不少,各种战法他都很清楚。

不管叛军大阵怎么变,也得真刀真枪拼出胜负,不可能因为阵型花俏好看,就能赢了的!

过了好一会儿,张辅快马赶到了中军,他见许多文官和列将都在中军大旗下面,便问道:“右翼(西)有何军情?”

一员武将抱拳道:“大帅,右翼柳升派人禀报,大阵差不多布好,叛军在二到三里地之间对峙观望!”

张辅听罢,想到军情报过来有时间间隔,便下令道:“立刻派出快马去西边,看看叛军左翼动静,即刻回来禀报!”

“得令!”

张辅眺望着远方,脑子里一直想个不停。身为主帅,临阵必须迅速做出决断!但事先就要看明白形势,这样才不会临时糊涂。

他心道:若叛军真的用大雁形阵,两翼向前展开凸出,那对官军也不是坏事。

此时大明的战争,防守总比进攻要占便宜,首先炮就可以架好了等着。何况官军有兵力优势,可以适当增援两翼,此役防守反击、再好不过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6wxw.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6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