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百三十章 谁主沉浮(3)

(22-)
右翼大军走在前面的人马,正是王斌统领的数千骑马军。他们一开始走得很慢,与后面的步兵大阵距离不远,以稀疏的队形,在整片右翼战场中间向前蔓延。

最前边的骑兵,距离官军大阵已不到一里地!

“轰轰轰……”敌军的重炮陆续响起了,远处无边无际的人群中,隔一段距离便有火焰闪耀;火药燃爆的火光喷|出炮口,十分明亮。硝烟中简直像云层里的电闪雷鸣!

空中硕大的石弹发出令人心惊胆寒的呼啸声,仿佛是从云层里落下来的石头,“咚咚砰砰”地巨响着砸进地面。

“嘶!”不远处一匹马发出瘆人的叫唤,向侧面倒地。马背上的人也大声叫喊了一声,片刻后,便听得那人喊叫道:“俺的腿骨肋骨都端,啊呀……救命!”随后便有人回应道:“等着后边的步兵救你。”但被压在马匹下的人仍然在惨呼痛叫。

王斌回顾左右,见许多骑士一边坐在马背上慢慢地走,一边抬头看天。那炮弹陆续从空中砸下来,四处哐咚巨响,谁也无法预料会打中何处,说不定忽然脑袋上就多了一枚大石头!着实叫人有些担忧害怕。

一行马队走到了一座废墟前面,王斌便勒马转向,从废墟右侧绕行。此时周围的整片马军,都尚未脱离后方的大军步营。

眼前这片残断的土墙、烧焦的木头,之前应该是个村庄,但眼下所有房屋都被大火摧毁了,里面一个人影也没有。

王斌一面观望着战场上的光景,一面又想起了出发之前汉王的话、全是鼓动王斌等人的话。汉王言,此役是汉王府诸位弟兄的抗争,正因为把王斌等当自己人,才让他们做最艰难的事!而他汉王到老、也不会忘记王斌的人马今日付出的努力。

当时王斌只回答了一句话,俺说过愿为王死!

展开的大片马队,跟随着王斌的军旗,仍旧在不紧不慢地向前走;北面的炮声震天响,声音越来越大。王斌这边的人马走过了村子外面的一片菜地,菜地早已狼藉不堪,没一会儿他们便爬上了一片并不陡峭的山坡。

山坡上黑漆漆的,湖广省的冬天自然也有绿叶草木,但大多草木仍会枯萎凋零。而今枯草枯枝已被火烧过一遍了,山坡上到处都是黑灰相间的草木灰。

王斌拍马上了平缓的坡顶,视线顿时开阔。眼前恢弘的敌军大阵,无边无际,距离只有大概两三百步远了!火炮轰鸣的声音、人声嘈杂已尽在咫尺,连写着“薛”的敌军大旗,也叫人看得真切了。

“停!”王斌举起手大喊了一声。周围的骑兵,陆续在王斌的军旗附近停止前进,山坡上的大旗也在原地挥舞了一阵。

这座山坡的左侧,还有一座较大又不高的山坡,许多骑兵已经爬到那边的坡上了。周围也有一些小山丘,几乎所有的山都被烧过,远望黑漆漆的只剩下一些凄惨的焦木残枝。

官军的炮击持续,一直没歇。

敌阵中那些火炮,无论是洪武大炮还是碗口铳,都没甚么准头;方向多半不会有错,但炮口的角度、火药的多寡、炮弹的重量不同,甚至火药里的配料来源地不一,都会影响炮弹的远近。不过官军的大小火炮很多,陆续飞过来,时不时也能击中王斌的骑兵。

四面马嘶人叫,一直没消停。很多人马之中,偶尔会有一个人运气不好被击中,气氛十分恐怖肃杀,不过各部马军不会被这样的炮击击溃。大伙儿都经历了不少战阵,谁也不是被吓大的!

王斌等了一会儿,见身后的大片骡马车队,已经靠近山坡了。步兵方阵群也陆续抵近。

他缓缓从背上抽出了长柄刀,大喊道:“击鼓!传令全军前进,前冲左衡,进攻!”

“得令!”

不一会儿,骑兵携带的鼓声敲响,蔓延在山丘之间的马队继续向前行进。一股两百骑的马队,从大片马军中前驱,渐渐冲到了前方。

二百骑开始慢跑起来,马蹄声轰鸣,阵仗亦是很大。

“前冲右衡,出击!”王斌观望了一会儿,再次下令。

“得令!”

……最前面的马队,以一股纵队冲锋,速度越来越快!敌阵的火炮闪耀之下,前方时不时人仰马嘶,但是喊杀声、与马蹄轰鸣声连绵不绝,声势更大。

骑兵冲锋起来速度很快,眨眼之间,如箭形一般的骑兵便靠近敌阵前方了。硝烟深处,敌军的各处方阵正在移动,前方的敌军步兵陆续收拢、逐渐形成更加密集的防御方阵。

弦声便如暴雨一般密集,空中黑点密布,无数箭矢向马队前锋倾泻而下。汉王军前锋将士的头盔上、盔甲上“叮叮当当”直响,“嘶……”一匹马受伤速度骤减,一名骑士大叫着从马头上飞到前面去了。

“汉王,才是俺们的王!”许多骑兵一起大喊着,急促的马蹄声轰鸣一片。

战场上尘土滚滚硝烟弥漫,巨大的噪音震耳欲聋,越来越多的马匹背上空了,跟着骑军继续向前奔跑。

“轰!”这时传来了一声巨大的炮响,接着又是两声巨大的炮声响起!官军放在大阵最前面的三门重炮放炮了,那是装填好的散子炮。但是他们似乎放炮得太早了点,散子射程有限,打在地面上一阵如禀报般的“噼里啪啦”之声,一朵朵烟尘直溅。

“杀!杀……”汉王军骑兵大喊着冲出一片硝烟,一些人已把箭羽搭上了弓弦。

“轰!”又是一声巨响,不远处的一门洪武大炮忽然喷|射出了愤怒的火焰,无数铁丸、石子、铅弹从火光中飞出。“啊啊啊……”奔在前面的数骑发出了嘶声裂肺的惨叫,骑弓与尚未出弦的箭羽、被丢到了空中,两匹马嘶鸣着前蹄跪倒,血雾在硝烟中混杂。

“杀!杀……”后面冲来的骑兵再次冲出滚滚硝烟。

已经放完炮的官军炮卒,调头就跑。官军方阵里,传来了敌将几乎要扯破嗓子的叫喊声。正面的两排枪盾重步兵蹲下去了,后面拿着铜手|铳的士卒“砰砰砰砰……”发射了铅弹,眼前一片火光闪耀。

刚刚冲近的汉王军骑兵们,身上直抖,面部扭曲,惨叫着摔落下马。

“杀!杀……”顷刻之间,硝烟中更多的马兵又扑了上来。

官军重步兵站了起来,密集的长|枪对着前面,发出一声呐喊。不一会儿,最前面的许多火炮“轰轰轰……”地陆续发射了,对着空无一人的前方,放完炮的炮卒纷纷向后奔跑。

果然,汉王军骑兵前锋、刚冲到密集的步兵方阵跟前,马上开始向左右两侧转向迂回。他们冲过了几门本来装了散子的大炮,但此时炮口冒着烟、已经放过了;攻下炮阵的汉王军骑兵,再也不能调转炮口、对着官军方阵混乱放炮。

因为汉王军一股股骑兵不要命地往前冲,官军越来越多的方阵、调整成了密集防御阵型。王斌的骑兵无计可施,显然已不能从正面击破敌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6wxw.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6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