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百三十九章 轮回

(28+)
洪熙元年(汉王府控制地区纪年永乐六年)十一月初三日旁晚,持续十来天的湖广会战,才算真正结束了。
位于潭州府城西侧的湘江江面上,有一处狭长的小洲。小洲到湘江西岸的江面狭窄,此时水面上正燃着熊熊的大火,多道浮桥已被点燃!小洲东侧的江面较宽,许多大船来来往往,正在运送官军残兵渡江。
岛屿上人山人海。军队不成队列,混乱的战马与将士、挤满了岛屿上的陆地。
西岸的一些叛军骑兵,正在江边游荡;但是舟桥已经起火,他们也只能观望着岛上的乱兵,无计可施。
张辅估摸着岛屿上的步骑残兵,最多还有四五万人,其中近半是马兵。加上溃败分散之后,陆续逃奔到长沙府、潭州府、衡州府湘江沿岸的那些零星败军,四十万大军也最多只剩六七万人!
从邵阳县南的战场败退之后,官军的撤退逃跑路线有四百多里远!撤军路程太远了,只剩下这么点人马、完全在预料之中;这也是张辅等大将拼了命,方才保住的兵力。
不过官军损失那么多人,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官军将士战败后,特别容易投降。
有的地方,两个叛军骑兵、就能看住上百人的降兵;官军根本不反抗。那些想投降的官军将士,几乎是在主动投降,等着被俘!所以张辅等大将部署撤退时,才会如此之艰难。
张辅眺望着西岸的叛军马队,他的脸正迎着西垂的夕阳与晚霞。那最后的橙光,在此刻简直暮气沉沉。
舟桥燃烧的火光与夕阳余晖,映在张辅的瞳孔里。此时他回顾这些天的溃逃经历,那些极度混乱的场面、让他顿时精神恍惚,一时间觉得自己这些日子简直像在梦游……
张辅与诸将数次趁着夜晚,聚集溃散的将士;但是勉强部署起来的军队,每一次都被叛军马军一次冲锋就击溃了。叛军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可以恢复建制与士气。
柳升军与官军骑兵主力一道,与叛军各路大军多次周旋、追逐、夜战、阻击之后;官军大将们绞尽脑汁避开叛军大军的堵截……最后也是损失殆尽。官军只剩下少量步军、以及马军诸部,趁着叛军骑兵主力阻滞柳升军的机会逃脱。
而最先崩溃逃散的薛禄、谭忠两军近二十万人,那逃奔的路线更是混乱不堪!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是怎么跑的,更没有武将能控制那些乱兵。
张辅也根本不知道那么多人马,究竟都发生了甚么,总之没剩几个跑回来;或许那些散乱零星的、跑到湘江各处江畔的残兵,其中就有薛禄谭忠麾下的人马……
此时此刻,张辅忽然觉得疲惫到了极点。他望着湘江上荡漾的粼粼波光、战舰的巨大黑影,以及流光十色的傍晚景色,忽然开口道:“这地方似乎不错。”
他低头看了一眼腰间的佩刀,伸手“唰”地拔了出来!刀光明亮,上面既无血迹也无尘埃,崭新得完全没有使用过。
“大帅!”谭忠忽然大吼了一声,一下便扑上来,紧紧拽住张辅的右手腕!薛禄陈懋柳升等大将也急忙上前,夺下了张辅的佩刀。
谭忠道:“大帅,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张辅看了谭忠一眼,心道:还有甚么青山?
眼下洪熙朝廷的处境,恐怕比建文朝后期还要糟糕!
当年“靖难之役”前,大明朝官民都认为建文帝才是正统,大多人到“靖难之役”最后也不认燕王。
饶是建文朝有大义民心,但几次大战失败、精锐折损太多之后,建文帝又是发勤王诏书,又是派朝中大臣去求兵,照样没搞到多少军队。
所以张辅判断:湖广会战之后,朝廷很难再调动多少地方军队了。
谭忠急忙劝道:“大帅若是一走了之,弃圣上于不顾、弃老弟兄们不顾,大伙儿该怎么办?”
张辅倒不是被谭忠劝住的,而是他刚才闪过一死了之的念头、又被打岔了,然后便没有那样的冲动了。
他叹了一口气道:“本帅现在活着,才是最艰难之事。”
周围的众将士听罢,无不凄然。
张辅被诸将拽着,僵持了一会儿,他忽然问道:“先前我派人回长沙府、叫金部堂下令,荆州军立刻从四川撤军。你们问问,金部堂收到消息没有?”
众将听罢,便纷纷放开了张辅;毕竟他已在操心事情,必定是不想寻|死了。
柳升抱拳道:“末将派人去问。”
张辅又道:“写军令,拿来给我用印签押。传令水师主将陈,调战船去衡州等地,把江畔与衡州守军、都接到湘江东岸来。”
谭忠问道:“衡州不要了么?”
张辅毫不犹豫道:“衡州城在湘江西岸,如今叛军兵马愈众,怎么守得住?”
诸将听罢默然。
这时,又有多艘战船来到了岛屿东畔。张辅见叛军过不了水面,便与众将一起,乘船先渡过湘江去了。
当天晚上,水师战船便陆续把小洲上的数万步骑,陆续都运到了潭州城附近。潭州城的城墙内外,整夜火光通明,许多将士因为路上粮秣不足、已是饥饿难捱,首先便用府库运来的粮食造饭。
张辅已对前程完全失去了希望,但是他还没死、仍是整个湖广战场的平汉大将军,便只能继续做着他该做的事。
持续十来天的会战已经结束了,这些日子张辅也渐渐接受了残酷的现实。他按照目前官军面临的局面,迅速制定了新的作战方略。
湘江守长沙城,赣江守南昌城!
张辅本来也不想放弃潭州府的,否则这里会变成叛军进攻长沙府的大营;但是他掂量了一下,目前双方的兵力对比,还是决定把剩下的兵力、以及所能调动的各处兵马,都集中放在最重要的长沙城和南昌城。
围着军营里的篝火,有部将提出了质疑。
张辅的脸映着火光,用毋庸置疑的口气,直言道:“如今攻守易势,咱们现在能守住这两座城、已算不错了!湘江江水与水师战船,都挡不住叛军的攻势!
叛军必定会先攻下衡州,控制更长的江畔;然后大军从湘江上游或漓江等地东渡,绕行至潭州城长沙城附近。那时,咱们拿甚么去阻击叛军?”
他伸手抚平手里的地图,对着火光,指着地图上又说道:“汉王叛军在西南诸省,有大片地盘。官军占据死守长沙府和南昌府,则可以从北面侧击、威胁叛军退路和粮道。让他们继续东进时有后顾之忧!”
柳升忽然说道:“似乎……当年盛庸也是这么想的。”
张辅愣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柳升指的是“靖难之役”后期,盛庸、铁铉等人守山东济南城的旧事。张辅稍微一想,发现世事还真是一种轮回!如今他面临的局面与方略,与当初盛庸何其相似,也是同样无奈。
张辅叹道:“当年盛庸手里只剩一群不堪战的人马,能守住山东是他唯一的选择了。所以他投降之后,先帝还没有治他的罪,不知怎么就悄悄投奔叛王了,自是情知会被清|算……他死守山东,着实让先帝很是头疼。”
柳升听罢,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张辅皱眉苦思片刻,小声说道:“长沙城、南昌城都有隐患。”
几个大将听到张辅说得神秘,纷纷转头,一副侧耳倾听的模样。
张辅沉声道:“谷王与宁王!本帅得到密旨告知,谷王有反心。还有那宁王,与叛王(汉王)多年交情,且善谋善辨;而今宁王见势不对,极可能想开门投降,以献出南昌城的做法,来交好叛王!”
他沉吟片刻,便说道:“三天后咱们率军进长沙城,先把谷王拿下!”
陈懋面相凶悍,这时却一副畏缩的模样:“那可是亲王,咱们未得圣上准许,能这么干?”
“我有密旨。”张辅强调道。不过片刻后他也意识到,那道密旨不是能拿下亲王的凭据,当下又一咬牙道,“现在我有甚么不敢干的?这都是为了大局!”
众将无人附和,但也没人反对。
谭忠听罢说道:“何福还在长沙城,要不……”他用手掌在自己的脖子上一拉,做了一个动作。
没有人为何福说话,因为这里的大将都是靖难功臣,才不管何福这样的人死活!
张辅也犹豫了一会儿,终于摇头道:“何福毕竟是侯爵、圣上亲命的平汉左副将军……我所做的一切,拿下谷王等事,都是为了忠于圣上。但而今何福已身陷牢笼,毫无兵权和威胁;我若杀何福,谁都看得出来是公报私怨了。把他与谷王一道,走水路送回京师罢!让圣上定夺。”
众将纷纷抱拳道:“大帅英明!”
张辅站了起来,说道:“传令各部,明日修整一日。后天出发再走一百里,到长沙府城后、再行休息。”
“末将等得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