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百四十五章 别无选择

(28+)
及至旁晚,太阳从衡州城西边的地平线上、渐渐落下去了。朱高煦这时才出城,来到了王斌麾下的五万降军营地上。
衡州城今天多了十余万人马,原先官军在城里留下的营房不够住;当天军中也没来得及安排更多的房屋。于是一些人马便在城外的校场附近扎营,其中便有宝庆府大战之后抓获的降军将士。
这些军队,卫指挥使以上的大将都被换了;但降军人数太多、里面还有不少将士属于京营人马,至今未能重新编制。
朱高煦带着护卫、忽然来到军营,周围许多将士都站起来,往这边观望。
不一会儿,后面运着猪羊、酒水的车队也到营寨外面了。这些东西是衡州城府衙筹办的东西,用来犒军;朱高煦下令给降军军营也分了一些。
各处军营里的一些武将,闻讯陆续骑马赶了过来。大伙儿见礼罢,便迎朱高煦走进营门。
“把酒拿过来!”朱高煦转头吩咐了一声。
众人骑马走到了营署门外,一辆装着酒坛的木车也赶过来了。将士们便拿来铁盅和碗,倒上酒。附近的将士们见有酒喝,围过来的将士越来越多。大伙儿的话也多了,周围渐渐嘈杂。
朱高煦也不下达军令,十分随意地在人群里端起一碗酒,径直说道:“弟兄们干!”
“干!”端到了酒碗和盅的武将们都附和一阵,美酒下肚的声音、在军汉们嘴里显得非常香甜。
朱高煦二话不说先喝了酒,这时放下碗、拿手绢擦了一下嘴,才回顾左右道:“诸位都是我大明朝的军户,其中有些人是‘靖难之役’时与本王并肩作战的弟兄(京营)。大伙儿都不是外人,我也算是带兵的武将,便把话敞开了说!”
周围渐渐安静下来,都观望着朱高煦的态度。
朱高煦顿了顿径直说道:“诸位弟兄只管放心,本王绝对不会清|算伪朝廷的将领!我还觉得大伙儿没甚么错、更没有罪!只不过听从上面的军令罢了。遵从军令,此乃将士之本分,何错之有?错的是京师那帮贪慕权势、利欲熏心的奸臣!
我明白京师诸营来的弟兄、家眷都在直隶那边。我也不为难大伙儿,过阵子都调到贵州、四川驻防;一到‘伐罪之役’结束了,你们便回京师与家眷团聚。”
众将有的在想着甚么,有人很快说道:“多谢汉王宽容……”
朱高煦又道:“本王保证很快便打到京师去,尔等回家团聚、不会等得太久!”
四下议论纷纷、噪音嗡嗡直响。朱高煦怕降军将士还有疑虑,接着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大明朝万里江山,甚么时候也须得猛士守土安民。弟兄们身经百战,实乃精锐赤子,往后国家也用得上你们。”
人们一阵附和,一员武将甚至嚷嚷道:“俺们都拥护汉王做皇帝!”
众人顿时哗然。朱高煦听罢一愣,寻思片刻便假装没有听见,继续大声说道:“军籍在云贵川、广西、湖广等地的弟兄,各凭自愿,愿意加入伐罪军的便留下;不愿意的、汉王府给盘缠粮食回家,向当地卫所营署报到。
不在上述地方的人,则先留在各处军营;等本王占领了你们军籍所在之地,诸位何去何从,亦凭自愿。伪朝大势已去了,你们若回去可能、还要被征调送命,不如先等等!”
不远处的一个武将道:“汉王殿下、待卫所军户弟兄们不薄,俺们只悔没跟随汉王起兵啊……”
朱高煦摆了摆手道:“各营把猪羊酒水分了,好好休整一番!”
“拜谢汉王!”诸将纷纷说道。
朱高煦便转头看了一眼,陈大锤很快把马牵了过来。朱高煦翻身上马,便在一大群将士簇拥之中,走出军营。
回到衡州城内,太阳已完全下山了;天地间仍有亮光,不过光线正渐渐暗淡。
湖广大战结束了许多天,朱高煦此时也从狂喜中平静下来。加上大战之后有很多善后事宜,他有点忙碌,几乎忘记了庆祝。
而在大战之前,他寻思的要找一百个美人修车,也暂时未能如愿以偿。朱高煦在湘江西岸地区,常常风餐露宿,只能找到村姑民女、根本弄不到一百个美人。
最近几天,他甚至渐渐地有点心慌了……
俺们都拥护汉王做皇帝!一个陌生武夫的话、再次被朱高煦回忆起来。
朱高煦更加清晰地明白了自己的目标:尽快率军向京师推进,登基称帝!
怎么统治如此大的疆土、亿兆人口,怎么当皇帝,朱高煦一无所知!他以前便不是很想当皇帝,若非为了不被灭掉,他宁肯做藩王。
可而今事情干到了这个程度、走到了这一步,他已经只有一个选择了:必须称帝。
不管他情愿不情愿,也不论是欣喜若狂、还是忐忑不安,他都只能那么干!要么统治人间,要么迟早得死,没有第三条路……假使有另外任何一个宗室能够称帝,最大的目标、肯定是要铲除朱高煦;他的威胁实在太大了!
此时朱高煦明白了自己心慌的原因:因为一天没有坐稳皇帝位,一天他就有仍然有危险。得赶紧抓住那个权柄,那时才能安心睡觉。
至于有了权柄之后,将来如何稳固皇位、如何治理天下,他是一头雾水。史书里说甚么明君圣君、如何仁爱友善道德高尚,现在的朱高煦一概不相信。
但是这么多年的冲锋陷阵、布置战役的经验,朱高煦还是从战争中学到了不少东西。
他觉得但凡干一件大事,或许都跟打一场仗有类似相通的地方……从选择兵员、粮草、将才等前期准备开始,胜负已经在酝酿了;绝不是战役到了最后一刻、才忽然决定胜负的。
事情一开始没干好,到了战场败象显现出来的时候,估计几乎所有主帅都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事情朝着深渊坠落。
因此朱高煦最近觉得,自己做事情似乎越来越谨慎。他也当然不会乱杀那些降兵,因为推测不出将来会有甚么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