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百四十八章 大胆的想法

(28+)
先是盛庸提起横渡湘江、大军继续东进的事,但朱高煦没有立刻回应。
这时朱高煦沉思了好一阵,忽然说道:“本王这几天有个大胆的想法,一种可能性。假使伐罪军主力长驱直入、兵临京师城下,诸位推测会发生何事?”
诸将听罢都愣在了那里。
盛庸想了想,率先开口道:“那时京师人心惶惶;末将估摸着,必定有守将趁势开门投降!而只要伐罪军一进京师,便能控制全城;开门者也不必再担心了,更不会被伪朝君臣治罪。”
朱高煦看了盛庸一眼,点头道:“我与盛将军所见略同,大军若能长驱直入,战争便很快要到头了!
我长兄去年才仓促登基称帝,他对京师朝廷的掌控、远不如当年的建文帝。早就听说(何福、高贤宁等),朝中朋党林立各怀鬼胎;一些人眼见大势已去,必有二心!咱们进军之时,还可以事先派奸谍联络京师守将,尝试劝降一些人。”
盛庸道:“可湖广到京师两千里之遥,沿途江河纵横、山脉林立,咱们几十万大军要如何才能长驱直入?”
朱高煦立刻回答道:“只要办到一件事,得到大明水师主力!”
中堂里再次安静下来,在场的几个人都一副思考的神情。
朱高煦也没有多言,他相信身经百战的大将们、肯定能知道怎么操|作……假设有了水师、有了大江的制水权,伐罪大军完全不需要去攻下沿途的无数城池,那时沿着大江一路东下便可以了!
而大军的粮秣军需,只需依靠大江上的水运补给;官军各城守军,极可能不敢出城野|战,汉王军便不必理会。
盛庸坐的位置最靠近朱高煦,他又问道:“如何得到水师?”
朱高煦道:“劝降张辅。”
这时平安忽然笑出了声,“张辅怎会投降?”
朱高煦看着平安,一本正经地说道:“很多不可能的事,都是可以谈的。至少能试一试。”
他接着说道:“我已派人去劝降敌军水师主将陈,不过此人以前是建文朝的水师大将,此时可能被严密监视了。
而张辅现在还是‘平汉大将军’。他不仅能够节制水师,而且在靖难功臣武将中,也颇有些关系人缘;张辅如果愿意投降,咱们得到水师舰队的可能性便大了。”
盛庸一阵出神,似乎在回忆着甚么。他忽然回过神来,说道:“末将还是认为,张辅不会投降,他会想尽办法负隅顽抗!”
朱高煦点头道:“所以本王想两面准备。侯海,你给瞿能写军令:叫瞿能把常德城的兵权交给陈贞,然后率主力南下。”
侯海作揖道:“下官遵命!”
朱高煦又道:“昨天本王爬上东边的城楼,还能看见湘江上的敌军战船。咱们在漓江上的那些船,完全不是敌军水师的对手,战力差距太远!此前在永州附近发生过水战,本王观之,敌船赢得太容易了;直到现在,伐罪军的船也不敢航行到湘江北段来。
因此大军一时间没法从此地附近渡江,只能绕行,走永州府那边渡江、然后再从湘江东岸北上。”
几个大将都点头赞同,盛庸道:“唯能如此。”
朱高煦道:“水路粮道、只能到永州城西面的大阳川水仓库;各路大军向南靠近,则可以减少陆路运粮损耗。盛将军平将军的人马,也要向南调动。”
盛庸与平安一起抱拳道:“得令!”
朱高煦站了起来:“汉王府要东迁到衡州来了。等我军攻下长沙府,衡州便可作为汉王府中枢。”
大伙儿见状,陆续执礼道:“末将等告退。”
朱高煦也离开了中堂,回到书房内。他见桌案上砚台里的墨汁还没倒掉,便找了一张白纸,开始敏思苦想、给张辅写亲笔信。
他绞尽脑汁,在信中晓以利害。信誓旦旦地先说他汉王很有信用,从来说话都算数!让张辅回想一下,并可以打听打听。
至于以后守不守承诺的问题,朱高煦完全没考虑过;如果因为这件事破坏了他一向重视的信用,只要能劝降张辅、得到水师,那也是值得的!
而以前朱高煦一向信守承诺,正是因为预料到了、总有被逼无奈要花掉信用的一天!他心里非常清楚地记得、前世信用破产的经历,连一百块钱也借不到;因此在大明朝,他尤其重视诚信。
朱高煦又言辞殷切地写道:一将功成万骨枯,能征善战的大将、获之不易。大明朝将来正需英国公这样的大将,本王绝不忍心舍弃。
“靖难之役”大家都是自己人,荣国公(张玉)居功至伟。本王必会看在当年靖难军弟兄的份上,给张辅一条活路,不让靖难功臣心寒。
何况此时英国公弃暗投明,乃大功一件,足可以将功补过……
朱高煦想了想朝廷里的内斗,又直白地写道:天下大势已定,朝政必将重整。英国公若走错一步,靖难功臣在朝中定会势微,白白便宜了英国公的政敌!
他写好之后,又重新修改润色了一番。
朱高煦不喜欢写文言,修改之后仍然全是直白的话;不过幸好他的字写得很好,一封实为劝降书的信,看起来还不错。
几张信纸被压在镇纸下面,等着墨迹晾干。
朱高煦在木窗旁边的阳光下,再次踱步走来走去。他琢磨着,还是有一定的机会的!
他认为其中最诛心的话、应该便宜了张辅的政敌云云……毕竟人们内斗起来,往往会不择手段要置对方于死地;甚么朝廷的大局,根本不是最重要的事。
这时镇纸下面的信已经干了。朱高煦便折叠起来,放进信封用汉王金印漆封。
他对门外的侍卫喊道:“召侯海来见面。”
侍卫应答道:“小的即刻去传话。”
等了一会儿,侯海便疾步走到了书房。朱高煦将信封递给侯海,说道:“这给张辅的劝降书。你在北司选个机灵的人,送去长沙府,设法交到张辅手上!”
侯海道:“禀王爷,北司在长沙城有据点,下官可否下令长沙城的奸谍接应?”
朱高煦点了点头。
侯海拱手道:“下官即刻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