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0268 斩烧

(22-)
  在这一颗火球里面,包裹着浓郁的元能。

  火球将那个脑袋炸裂的瞬间,里面蕴含的元能随之附着在了粉碎的白色肉体的每一块上。

  浸入渗透,细致入味。

  熊熊的火焰将其点燃,冒出一缕缕青烟,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吴忧的鼻尖情不自禁的耸动了几下,突发奇想的想到,或许这些白色元能形成的特殊物质,味道应该不错。

  剡刀瞬间出现在手上,整个人陡然冲到了第二个露头的无面人身前。

  “横切!”

  话音一落,头颅飞起。

  “竖斩!”

  剡刀的角度一转,向上一撩,火红的光芒从空中的头颅一闪而过。

  “剁碎!”

  在这个头颅快要裂成两半的瞬间,他手上的剡刀变成了炎剑。

  只见他手上的炎剑疯狂舞动,飞速的在空中剁着无面人的头颅。

  “呼!”

  吴忧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眼前‘簌簌’的落下一块块大小均匀的三角形碎肉,且均匀的分布在地上。

  “嗒!”

  他左手打出一个响指,地上的三角碎肉,顿时燃起炙热的火焰。

  很快,一股焦糊又刺鼻的味道,呛得他连连后退。

  “咳咳······看来这些东西,并不能吃啊!”

  他微微有些遗憾。

  不过,看着手上的炎剑,顺手挽了一个剑花,脸色露出自信的笑容。

  没怎么用过刀剑的吴忧,最近这几天其实感觉都挺别扭的。

  不过这一刻,突然发现用自己剁肉,肢解野兽的刀法,更加的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把强大的敌人,当成自己砧板上的肉,心中那股对于敌人的畏惧,瞬间就忘记了。

  同时,反而还多了一股,一往无前的恐怖气势。

  “哈哈哈哈······虽然不好吃,但你也是我斩烧的第一道菜,还是给你取个响亮的名字吧!”

  想到这,他突然迟疑了。

  取名字什么的,真的挺费脑筋的。

  正在他思考着叫这一击斩烧叫什么名字的时候,突然背后伸出了一只手,深入他四周的火焰里,出现在他的眼前。

  “你是不是傻啊!”

  吴忧转身后退,手里的炎剑刺入这只手掌。

  当这只手,一触碰到他周围火焰的刹那,他便清楚的感觉到了。

  对此,他都有些无语。

  怎么这些无面人,就喜欢从背后偷袭呢?

  一次,二次,三次,次次都屡试不爽吗?

  “吼!”

  无面人咧着他那张恐怖的大嘴,还没有发出咆哮声,就被他左手搓出的火球,封住了他的嘴巴。

  “咳咳······”

  被火球呛住的无面人,连接后退。

  这时吴忧随之一跃,冲刺到了他的身前,一刀斩断了他的脖子。

  在他的脑袋还没有落地的时候,手上的剡刀,顺着脖子胸膛往下划。

  “开膛破肚,不用去内脏。现在先洒把盐,去除异味。”

  他的左手,抓起身体周围的火焰,洒在被无面人被剡刀割开,挑出的空壳躯体里面。

  “吼!”

  吃痛的无面人,惨叫一声,空壳的内部躯体,长出一排排,密密麻麻的洁白獠牙。

  看着那森白的獠牙,吴忧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揉搓着没有胡子的下巴道:“这食材怎么弄啊!”

  “特大份的牙龈?”

  一时间,他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份食材。

  这对于号称什么都能吃,什么都能做,黑暗料理界最顶级厨神的他,简直是一种侮辱。

  “还是先把牙齿给拔了!”

  站着不动算怎么回事?

  现在必须硬着头皮,走一步,算一步。

  元能汇聚在左手手上,然后猛然向前一推。

  霎时,他周围的火焰,犹如被一阵风吹起,好浪般朝着前面冲。

  火焰从无面人脚下的地板,平铺而出。

  被火焰推到的无面人,倒在了吴忧铺好的火焰平面上。

  他挣扎着,想要向下接触地板。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触碰到地板里面蕴含的元能,但是汹涌的火焰,犹如实质般,横亘在地板和他之间,让他不能如愿。

  在向下挣扎无果后,当他转变思路,想要向上起来时,这时吴忧走到了他的面前。

  只见此时吴忧的手上,拿着一把长长的火焰钉子。

  当无面人的脖子,刚刚撑起来的时候,他一钉子将他定在了火焰平面里。

  “吼!”

  被禁锢在火焰平面里的无面人头颅,对着他发出声声震耳欲聋的怒吼。

  “等下再来收拾你!”

  吴忧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快速的用手上的一把火焰钉子,定住了他的四肢。

  接着,他用剡刀,划开无面人的胸膛,四肢,再一一用火焰钉子订好。

  “完美。”

  看着完全被自己剥开,完全是一张人皮的无面人,心里很是得意。

  人皮里面的每一颗獠牙都能清楚所见,看着这些狰狞的獠牙,他微微有些犯难。

  “他······他是谁啊?”

  “不······不知道啊!”徐厚强挠着脑袋,恐惧的看着对面的吴忧。

  “要不,我们还是下去吧!这里简直太可怕了。”周红十分畏惧的说。

  他们两人是第一层的工作人员,由于突然的断电,组长叫他们两人来二楼看看情况。

  一上来,他们就看见,对面那个置身于火海中的恶魔,正在解剖着奇怪的人类。

  “不能回去,回去我们就完了。”

  “是啊!”周红心不在焉的答了一句。

  抬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徐厚强,见到他正慢慢地靠在墙壁上,朝着对面那个恶魔走去,顿时魂都被吓出来了。

  他急忙冲上去,拉住他道:“你疯了吗?这个地方这么诡异,我们还是赶紧下去吧!”

  “下去你孩子怎么办?他们会杀了她的!”徐厚强红着眼吼道。

  周红低下头,默然不语。

  “相信我,不会有事的,他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坏人,我们应该能够从他那得到一些消息的。”他拍着他的肩膀安慰。

  “你自己去吧!我还是先下去了。”周红推开他的大手,低沉着头,转身离开。

  徐厚强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眼神不断变化。“他是怎么呢?”

  犹豫了一会儿,他还是决定肚独自一人继续走下去。

  他相信,如果自己弄清了这场事故的原因,他们肯定就会放过周红的女儿。

  吴忧在拔完无面人体内的獠牙后,正想着该怎么切时,突然感觉有人踏入了火焰区域。

  “你···你好,我···我是徐厚强,这艘游轮今晚的临时安保,请···请问您知道为什么会停电吗?”徐厚强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

  “你要来份烤牙皮吗?”

  “啊?”徐厚强莫名其妙的摸着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当他见到吴忧从那火海里,割下一块惨败的肉皮时,才恍然明白过来。

  “能···能吃吗?”他试探的问道。

  “呵,有意思。”

  他冲着他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

  在他说完之后,四周的火焰瞬间全部熄灭,而之前被放在火海上炙烤的无面人,也烧成了灰烬。

  之所以能够将这个无面人烧成灰烬,完全是用元能来堆的。

  正当他想拾起掉落在地上的那个无面人头颅时,突然这个头颅,在他的眼前迅速的枯萎。

  “一个三阶巅峰的元能量,就能彻底杀死一个无面人吗?”

  本以为要融入地板的头颅,却枯死了。

  这不由地让他的心中,出现了这样的想法。

  “你是谁?”吴忧站在徐厚强三米之外,目光来回在他的身上逡巡。

  他这极富侵略性的目光,让徐厚强及其的难受。

  “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我叫徐厚强。”他不耐烦的重复道。

  “为什么那些无面人没有再次出来了,难道他们在有两个人的时候,就不会出来吗?”

  虚幻之眼,虚实之间,一切尽在眼里。

  “周围墙壁上的元能,没有了任何的变化,不管怎样,现在平静下来了,正好去找朱婷婷。”

  再次确定那些无面人消失后,他直接从徐厚强的身旁走过,朝着之前的休息室快步走去。

  徐厚强看着身边一晃而过的吴忧,眨巴眨巴眼睛,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之前不是还和自己说话吗?

  怎么突然这一刻,就像一个陌生人一般,从自己身旁走过了?

  “等一等。”

  “不能等了,我还有事,你自己一个人玩吧!”

  吴忧完全不理他,快步走到了休息室的门口,正想敲门时,突然想到如果自己这样贸然的敲门,会不会被当成那种无面怪物呢?

  想到这里,他变得有些迟疑。

  “那些无面怪物,难道不能进入房间里!”不然,他们为什么要拼命地敲自己的房门。

  奇葩的脑回路,又跳到了另一个问题上面。

  “你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还想问你呢!”吴忧没好气的说道。

  安保人员,安全后保护自己的人员。连这种最基本的问题都要问我,那要你何用?

  “那你能不能跟我说一说你知道的全部?”

  “没时间,我很忙。”

  “你现在不是没有事吗?”

  “马上我就有事了啊!”

  休息室里,朱婷婷坐在沙发上,双眼木然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四具尸体。

  他们和之前的杜伦一样,都被那个正在电视屏幕前鼓捣的白羊,吃掉了灵魂。

  他们死前绝望的一幕幕场景,不停的在她小小的脑瓜里回放。

  “吴忧,你在哪里,我真的好怕,好怕啊!”

  突然,前面的白羊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朱婷婷的心一紧,镇定的心,听到了门口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对话声。

  “吴忧!”

  朱婷婷一惊,从沙发上站立了起来。只是,当她看见同样转过身来的白羊,脸色顿时一变。

  “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白羊喃喃自语走向门口。

  “不许你伤害吴忧!”朱婷婷怒视着他道。

  他低下头,看着她水汪汪的眼睛,嘴角刚挂起轻蔑的笑容。

  不过很快,他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眼前的小丫头,开始扭曲变大,眨眼间化成了一只巨大的猛兽。

  “幻觉吗?”

  一团黑色的鬼气出现在他的手上,上前一步,一掌拍向这只猛兽。

  “嗯?”

  他的目光顿时一凝,眼前这个漆黑的猛兽,突然炸裂开来,无数的怨念,朝他袭来。

  “哈哈······”

  看着这些怨念,他不惊反喜。

  他上前一步,放开双手,敞开胸膛,任由这些怨念,进入他的身体。

  在所有的怨念都进入他的体内后,顿时他的脸色变得乌黑,身体也顿时开始扭曲。

  但是,他的神情,依旧从容。

  不一会儿,他体内及其紊乱的元能,变重新恢复了平静。

  朱婷婷见他恢复平静的身躯,双眼圆瞪,跌跌撞撞的向后退了一步,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对平静的眼眸。

  刚才的那一只猛兽,是她这几个月,看到的全部怨念。

  当她从别人的眼中,看到痛苦,看到悲伤,她的心里,不由自主的就会产生一些怨念。

  当这些怨念累积到了一定的程度,她的身体无法承受之时,就需要把这些怨念释放出去。

  流浪的时候,几乎每个月都需要释放一次。

  不过最近跟着朱克辉,接触到的怨念少了许多,但聚集了几个月的量,也非常的可怕。

  要知道,以前她对着那些穷凶极恶之徒释放这怨念时,他们几乎都是瞬间被这些怨念吞噬干净,萎缩成了一具骸骨。

  可,眼前这个白羊,不仅没有收到任何的影响,反而感觉他更加的强大了!

  “没想到你这个小丫头,还是有一点用处的嘛!”

  白羊微笑着,蹲下身,大手轻轻的摸向她的头发。

  顿时,朱婷婷的身体一颤,双眼变得呆滞。

  在他的手,接触到她的一瞬间,她整个人立刻陷入了无尽的怨念之中。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地狱的存在,那么她认为自己此时此刻,正在经历的,就是一个地狱。

  无数的怨念,堆叠在一起,成了这片天空,化作这个大地。

  他们呐喊着,痛苦着,嘶吼着,想要摆脱这个世界,但无论他们怎么挣扎,都找不到出去的道路。

  泪水不知不觉间,从小丫头的眼角滑落。

  “我说你烦不烦啊!”

  “小兄弟,配合我的调查,是你应该尽到的义务,这也是为了给你提供安全保障。”

  “是是是!说够了吗?说够了你就赶紧可以滚了,我马上要进去了。”

  里面渐渐逼近的脚步声,让还想说什么的徐厚强,突然呼吸一窒。

  那脚步声走到了门口,停了下来。

  顿时,整个空气都为之一静。

  寂静的空气中,一股危险至极的气息在蔓延。

  徐厚强的眼里,看见了一个瘦高的人影,从这紧闭的大门中走了出来。

  这个人影的身形扭曲,周围冒出一个个狰狞的骷髅头。

  这些骷髅在看见他的一瞬间,顿时蜂拥而致。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开枪了。”

  徐厚强急忙后退,仓促的掏出腰间的手枪,瞄准着那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光头男子。

  白羊虚影转过头,瞪了一眼他。

  顿时,徐厚强整个人就瘫坐在了地上。

  “有没有这么夸张啊!”

  吴忧转过头,对着眼前的虚影白羊道:“喂,快点把们给打开。”

  白羊转过身,奇怪的看着眼前的吴忧,试探的问道:“你能看见我?”

  “你是在逗我吗?”他一脸白痴的看着感到震惊的白羊。

  见到他这笃定的表情,白羊的心里顿时一沉。不过转念一想,他那如此庞大恐怖的灵魂,能够看见这个状态的他,也不足为奇。

  想到这里,他立刻变得精神奕奕。

  如果能够把他的灵魂吃掉,那么自己的实力,会强大何种地步呢?

  四阶,五阶,甚至是六阶。

  “喂,把你那嘴角的口水擦一擦。”吴忧厌厌地道。

  “有吗?”白羊下意识的摸向嘴角,才意识到,自己这个灵体状态,怎么可能有口水。

  “你在骗我。”他猛然转过头,脑袋伸到了吴忧的面前,恨恨地瞪着他道。

  “我叫你开门!”

  吴忧的脸上收起了笑容,表情异常严厉道。

  白羊一愣,不由地轻笑起来,脸上放肆的笑容,带给人一种惊悚的感觉,阴森森地道:“你是在威胁我吗?”

  “唉!”

  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剡刀瞬息间出现在他的手上,虚幻之眼细致的打量着眼前的虚影。

  一边打量,一边笔划着,寻找着最佳的切入口。

  他已经不想和这个听不进去人话的家伙,多费口舌了!

  “我问你吃饭没,你却偏偏要说吃屎,那我就让你真的吃屎!”

  白羊见到吴忧那冷冷的目光,没来由的浑身一颤。

  “我在害怕什么?这个状态的我,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对我造成实际性的伤害。”

  在他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吴忧脸上已经露出了了然的笑容,心中已然做好了肢解他最好方案。

  陡然间,他手上的剡刀,染上了一层意志。

  “什么?”

  看着那刀上那一层意志,白羊心中大惊。

  在那意志中,他看见了吴忧的身影,以及那更加深远可怕灵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6wxw.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6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