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零一章:列车上的骗子(上)

(28+)

双塔市是一个小地方,同时因为它是一个边境城市,也是这样列车的首发站,陆遥买的是硬座,车厢里的人也不是很多,整节车厢也就稀稀拉拉的几个人,有几个和陆遥一起上车的大包小包背了一身的农民工打扮的人上了车直接就在自己的座位上躺着睡了,看他们那一副和在自己家一样的模样,陆遥猜测他们一定是经常出门打工,这样的旅途经历的太多太多了,早就习惯了。

陆遥是第一次坐火车出这么远的门,双塔市距离西京市足足一千七百多公里,沿途有二十多个大小站点,列车时刻表山显示的时间是整整十六个小时,虽说坐车对于一般人来说是一个极为煎熬的事情,尤其是这样的硬座,不过好在陆遥的座位是靠窗户的位置,这也是他特意在买票的时候让售票员帮他选定的位置,位的就是欣赏一下沿途的风光,为了这次自己心目中的观光旅途,他拒绝了方京华为他买飞机票的好意。

崇山峻岭,良田千顷,小溪河流,各种的景色尽收眼底,火车下一个站点是距离双塔市一百多公里的奎北市,这是一个工业城市,火车需要五十分钟左右才能到达,陆遥一路走一路看,两个城市的中间位置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沙漠地带,或许是因为四季有风的原因,列车驶进沙漠之后天空变得灰蒙蒙的一片。陆遥极眺远望,尽然偶尔还能看见几只在荒漠中迷失的小动物。

随着列车停靠在奎北南站,那些原本躺在座位上小憩的人们开始起身收拾自己的行李,四五分钟后,随着列车的再次出站,原本空落落的车厢里面人开始多了起来,陆遥坐的是两人坐,他的身边的座位依旧是空着的,但是对面此时做了两个年轻的小夫妻。

这对小夫妻男的长得不英俊,甚至可以说是有些丑了,女的张地也不漂亮,但是中规中矩,不过从他们的言谈举止间陆遥能够感受得到他们的感情很好。

双塔市是农业城市,当地的耕地面积足够多,可以养活很多人,大部分本地人都有自己家的土地,一个人基本上可以分到接近二十亩的样子,一家四口加起来也有八九十亩地,这么多的土地上简单的种上一两亩的口粮地,剩下的全都是经济作物,有玉米、打瓜、红花等等,遇到好年景养活一家人不成问题。

但是奎北市不同,奎北市是一个工业城市,政府重点打造和扶持的都是一些大型的工业企业,农业方面和双塔市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原本工厂多了当地的很多人还能在工厂里打打工,不用走多远就可以养家糊口,但是随着这些年来国家对于污染企业的整治和迁移,很多的重型污染企业都搬到了其他的地方去了,有一些没有搬走的也是停工好久了,破产清算也是迟早得事情,工人们每个月能够能到几百块的生活保障金就不错了,养家糊口的事情根本是想都不敢想。那些污染小的企业虽然还需要一些人工作业,但是随着现代化水平的大幅度提高,他们已经不在需要那么多的干力气活的人了,好多的企业需要一些有文化有技能的年轻人,坐在电脑面前操作操作就能够完成以前十几个人才能完成的工作,而且还显得很轻松,成本也低了很多。

这样以来就迫使那些下岗工人和学业无成的年轻人们不得不背井离乡,去到那些需要他们的城市谋生了,这也是奎北这一站上来这么多人的主要原因。

小夫妻上车没多久,他们随身的电话就响了,妻子看了一眼电话屏幕上的号码,眼泪瞬间就湿润了起来,男人轻轻的替妻子擦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强忍住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刚一接通,那边还没有说话,陆遥就听见一阵哭的让他都心痛的小女孩的声音,在那里歇斯底里了的呐喊:“我要爸爸,我要妈妈,我不管,我要爸爸,我要妈妈,妞妞要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妞妞不要,妞妞不要……”

“妈,有事吗,没事我就挂了?”男人听到女儿的声音,眼泪也是止不住的留了下来。

“没啥事,妞妞打过去的,你挂了吧,也挺费钱的。”那边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

“哎,妈,照顾好你自己,平时别太惯着妞妞,该收拾得时候你要收拾,我们这一趟出去如果顺利的话,赶过年拿上工钱就回来了,到时候咱们一家好好过的春节。”男人还是没忍心马上挂断电话,有交待了两句。

“哎,我会照顾好妞妞的,你们俩也是,出门在外吃点好的,别总是为了省钱不吃东西,你看看你,刚刚三十岁的人都成什么样了。”那个苍老的声音说了几句后先挂掉了电话。

整个通话的过程陆遥就坐在两夫妻的对面,犹豫他们的电话是那种很老式的国产电话,即便不按免提声音也是很大,陆遥将他们两边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最然陆遥觉得难受的并不是这两夫妻为了生活背井离乡的事情,而是从始至终那个小女孩从未停歇的哭喊声,那种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却深入人心,隔着电话连陆遥这个局外人都听得十分难受。

小小年纪本该是跟在父母身边享受父爱母爱的年龄,可是因为生活所迫,他们不得不骨肉分离,这种失去的亲情不是金钱所能弥补的,但是却不得不为了金钱去接受它,如果遇到一个好心的老板,就像刚才那个男人说的那样,过年的时候还能带着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回家和亲人们过个团圆年,如果运气不好,遇到一个黑心老板,有可能一年的辛勤劳动到头来只能换回一张白条,或者更惨的到时候连老板的影子都找不到了。

因为这件事情,陆遥原本欣赏风景的心情一下子也没有了,他也不忍心去看对面的夫妻二人,只好端端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闭上眼睛开始修炼【清心决】。

……

……

“押了押了,押的多赔得多,旅途无聊,玩玩牌打发打发时间,大赌伤身,但是小赌怡情……”一个纯真普通话的男子声音拼命的招呼着身边的人。

陆遥也从修炼中听了下来,朝着身边不远处的男子看去。

那是一个看起来十分普通,普通到即便是陆遥看上一眼让进人群中也有些困难将他认出来的男子,穿的不算是华贵,但是也不普通,带着一个金丝边眼镜,看起来像是有些文化的样子。

身边此时也为了好几个人了,看着他手总的翻来覆去洗个不停的四张扑克牌。

“哥们,你这个是怎么个玩法,说来听听?”站在旁边的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饶有兴趣的问道。

“很简单的,我一说你们马上就学会,不要废什么脑子,只要你们眼神好就行。”那个眼镜男说道:“这四张牌分别是扑克牌中的黑红梅方四色,我将它们放在一起洗上一洗,然后扣着放在我腿上的这本书上面,你们开始下注,无论你压什么花色的牌,只要你能从我手中翻出你所选的花色,你押了多少钱我就双倍奉还,如果翻错了,钱就归我,但是我只收你押注的一半,怎么样,简单吧!”

“我能先试试吗?”那个中年男子又问道。

“可以啊,不过每个人只能试一次啊,试的多了就没意思了。”眼镜男笑着回答道。

“好嘞,那我先试一把。”中年男子跃跃欲试的说道。

眼镜男见有人想要先试一把,便开始忙活着洗牌,不过他洗牌的手法却是不怎么样,期间还不小心将一张红桃三给掉在了地上,捡起来后又放在其他牌中间洗了一遍,然后依次将四张牌分开放在了他腿上的一本火车上提供的旧杂志上面,让那个中年男子开始选。

“你选什么?”

“我选红桃。”

“好,那你就从这四张牌中挑一张拿出来,如果是红桃,你就赢了。”

中年男子毫不犹豫地额拿起了左起第二张扑克牌,一把就扔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哇,真不知道你是运气好,还是眼里好,竟然被你真的挑中了。”那个眼镜男一看中年男子拿起来的正好是一张红桃,马上笑着说道:“你看,如果刚才你押了钱,现在我就要双倍给你了。”

“那我再来一次,这一次我先押二十行吧?”中年男子不好意思的问道。

“可以啊,我说了,小赌怡情吗,押多押少随你们自己选择。”中年男子又开始忙活着洗牌了。

“给你二十块钱,我开始翻了。”中年男子看到眼镜男洗好了四张牌,递过去二十块钱选了一个黑桃,直接想也不想就翻了一张。

这一次,他的运气并不好,没有翻到自己选的黑桃,而是翻出了一张红桃来,很遗憾,他的十块钱进了眼镜男的口袋,对方履行了诺言,将十块钱递还给了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不服气,又从兜里掏出十块钱来,将两张十块钱叠在一起递了过去,很不服气的说道:“我再来一次。”

眼镜男再一次洗了牌,这一次不知道是因为火车晃了一下的原因,还是因为他洗牌的技术实在是差,一张黑桃三又掉在了地上,他捡起来后洗了一下就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