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百零八章 原谅你吧

(28+)
陈塘关上。

哪吒来到了西边城楼下的广场上,此时这里聚集了大批男女老幼。

在他到来后,人群给他自动让出一条路来。

“娘!”

李夫人从城楼上快速下来,与哪吒相拥在一起,母子二人抱头痛哭。

“哪吒,不是叫你走吗,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听一回娘的话?”

李夫人又气又哭敲打着哪吒的背后,可是又怎么舍得用上一分力?

“娘,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哪吒抹去眼泪抬头笑着说道。

这时,李靖也从城楼上走了下来,看着眼前的这个孩子,神色和目光都复杂到了极致。

“爹!”

哪吒笑着叫了一声:“对不起,我,又给你们闯祸了。”

李靖复杂的叹了口气,此刻却是满口苦涩,什么也说不出来。

“哪吒,玉帝有旨,要你全家上天庭去受审,束手就擒吧!”

敖广在天空来回不住盘旋,高声道:“你杀我东海的夜叉在先,逞凶打死我儿在后,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不用审判!”

哪吒越过李夫人和李靖两人,高声道:“祸是我闯的,你儿子是我打死的,我哪吒敢作就敢当,不会否认。”

“哈哈哈,认罪就好,李靖,你儿子已经认罪,你有何话说?”敖广冷笑道。

李靖摇摇头:“无话可说。”

敖广道:“既然无话可说,那你夫妇二人就跟着你这孽子,一同上天受审吧!”

李靖缓缓的闭上眼。

几道光芒从城外飞入城中,化作披坚执锐的虾兵蟹将,就要来上前抓李靖和夫人两个。

“滚开!”

哪吒冲上前将上来抓人的两个虾兵打倒在地,高声道:“慢着,我有话说!”

“啊啊啊,哪吒,你既已认罪,如今还敢拒捕不成?”敖广大吼。

哪吒冲上前高声道:“老龙王,一人做事一人当,我闯下大罪与我父母无关,有什么你冲我来便是,但是不许动他们。”

“不行!”

龙王态度坚决当场反对:“你父母教子无方,养出你这等孽子犯下滔天大罪,难道不该追究他们的责任吗?”

哪吒眼眸一点点黯淡下来,无话可说。

“今日你们一家谁也逃不过天条的严惩,死心吧,哪吒,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给我儿偿命。”

敖广恶毒的诅咒着。

谁也没有发现人群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年轻的道士,或许有人发现了,但不会在意。

大雨淅沥,陆川静静的站在人群中,看着前面垂头不语静静思考的哪吒。

此时此刻的哪吒,再没有了初次见面的蛮横无理,不可一世,也没有了与敖丙打架的嚣张气焰……

这时的他身上没有了以前的戾气,倒是多了几分末路英雄般的悲凉。

当然,学会了思考的他,似乎也成长了很多。

“是不是只要我和爹娘没有一点关系,你便会放过他们?”

片刻后,哪吒蓦然抬头,望着天空中的敖广说道,很平静的问道。

敖广怔了怔,喝道:“你想耍什么花招?”

“我问你,是不是?”哪吒只是重复的问道。

“是!”敖广道:“但是别以为脱离父子关系便……”

他的声音蓦然止住,只见哪吒似乎下了某种决定,一步步走到李靖和他娘的跟前,跪了下来。

“第一拜,叩谢母亲三年六月的怀胎之苦!”

他的眼睛有些红,说完抬起头对李夫人露出一个笑容。

“哪吒,你……你想做什么?”

可是李夫人笑不出来,常言说母子连心,此时一股不好的预感浮上她的心头。

“你站起来,我不要你拜。”

她猛地跑上前要扶起哪吒,可是却怎么也扶不起了,于是一把推倒,大叫着,哭泣着,对哪吒拳打脚踢要他站起来。

哪吒坐在地上,默默的承受着母亲的打骂,不开口也不站起。

可是他的脸上却带着笑,一种看起来发自内心的开心笑容。

直到李夫人累了,打不动了,躺倒在他身前,他才重新跪好笑着擦去他母亲脸上的泪。

“第二拜,叩谢父亲养育之恩!”

“这第二拜你就不必拜我了,我从没有教过你,愧对于你,这一拜无颜受之。”李靖复杂的说道。

“父亲教过,只是我顽劣无知,没有改过罢了,如今悔之晚矣,但父亲绝对受得起这一拜!”

哪吒说着又俯下身,对着李靖深深一拜。

陆川来的那次李靖就对他一顿毒打,说是不改日后必闯大祸。

当时他根本没放在心上,如今回想果然应验,可是他后悔也已经晚了。

“第三拜……”

哪吒转身看向陈塘关百姓,跪下道:“这次哪吒无知顽劣,闯下大祸,连累大家,悔恨不已,只探如今悔之晚矣,对不起。”

说完他对着一众百姓拜倒在地。

“既然受你这一拜,那我只好原谅你了。”

人群中,陆川的目光渐渐柔和,再熊的孩子也迟早都会长大,只是关键在于长大后能否学好。

哪吒长大了,只是接下来……

他心中叹了口气。

“三拜已完,哪吒,我看你还能耍什么花样?”敖广道。

“那你就好好看着吧!”

哪吒慢慢站起来,忽然从李靖身边抢身上前,一道雪亮的白光从众人眼前划过。

李靖腰间的剑鞘已空。

敖广看着持剑而立的哪吒,冷笑道:“你想一死了之,死个痛快?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今日我削骨还父削肉还母,你看如何?”哪吒问道。

“哪吒住手!”

李夫人闻声疯狂的大叫一声,要冲上前去,不过经过李靖身边时,被李靖紧紧的抱住不再松开。

“放开我,放开我,哪吒不要,”

李夫人拼命的挣扎哭喊着,可是怎么能挣扎开李靖呢?

“谢谢!”

哪吒回头对李靖道了声谢,李靖扭过头,缓缓闭眼不忍再看。

噗!

血液溅起,哪吒右手提剑削去左手皮肉,露出森然白骨,然后自己忍着痛开膛,破肚,剜肠……

片刻后他全身白骨森森,血肉模糊,除了提剑的右臂再无一处完好。

地面被鲜血染红,掉满了染血的皮肉筋骨,场面之狰狞,在场无一人不动容。

“当!”

哪吒以右手拄剑支撑着几乎只剩骨架的身体,抬头仰天笑道:“老龙王,现在你可满意了,啊?”

说完大笑着翻身倒地,气绝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