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1678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燃烧

(28+)


突然之间的变化,那是何等狂暴的火属性啊。

不少人往后急退,生怕退的晚了,惹火上身。

火烧云啊,其中火属性的狂暴简直到了极点。

还有着压顶之感。

诸多人急退的原因可不光是因为火属性,还有强烈的剑气。

那片火云正是之前重剑所在位置。

然而,已经看不到重剑的影子了。

可是,投目看去,却感觉有着无数把利剑隐藏其中,随时都能爆发出来致命的一击。

身在外围的人都如此感受了,那翟醇距离最近,要比台下的人感受明显。

他修为深不可测,更是能看出火属性到底有多浓郁,还有那剑气……

翟醇两眼冒着光泽,分明就是兴奋之色。

并且,他沉浸其中了。

“好啊,我翟醇终于要有一个可以攀上登天梯的学生了。”

在此关头,翟醇竟然自语这番话来。

他似乎是忘记了在火墙之中的王垄。

王垄要比所有人感觉深刻。

他抬头看着,火雨暂时的停止了。

而当头的火烧云却让他产生了极为压抑的感觉。

他的两眼不眨的,在他眼瞳里有着无数的光点。

那些光点如同火星,也如剑尖所释放的光泽。

眼瞳里的光点愈发的多了。

他的两耳中发出沉闷的轰鸣声。

听着如远处的雷鸣。

这声音在脑海里环绕不停,竟是干扰到了他的神魂。

一时间,王垄出神了。

就是这出神的关头,“轰”的一声。

火云爆开了。

这才是漫天的火雨。

已经看不清楚火雨滴了,因为全都连成了线。

一条条的火线落在了王垄的身上。

“噼里啪啦”之音响彻个不停。

全都是从王垄身上爆发出来的声响啊。

是火线与灵气的碰撞所产生的声音。

声音令得王垄醒悟。

然而,已经晚了。

他身上挂满了火线,那全都是带着浓烈的火属性啊。

即便强如炼气境八重之巅的王垄,一时间也无法尽数的将火线给驱逐。

他只能够拼命的撕扯。

痛苦从身上各处传来,王垄的惨叫声持续不停。

这一切似乎都在表明着杨辰刚刚的话语。

“在我的域,我为王。”

这简短的一句话,简简单单的几个字,透露着何等的霸气?

其中又有多少的狂傲成分呐。

这话语是从一名学生嘴里说出来的,是一名新生。

在这之前,这名新生刚杀了血云宗的梅无存,一个念头毁灭了黛玉的魂。

大家早以为看清楚杨辰的强大了。

在杨辰能稍微的暂时的占据上风的时候,无数人心头都在想着杨辰是何等的惊艳。

然而,他们依然的小看了杨辰。

而如今那擂台上混乱的一片,以及王垄的惨叫和身上发出来“噼里啪啦”之音,仿佛是在抽打他们的脸。

没人说话了,甚至多数人是屏着呼吸的观看。

翟醇给了十个呼吸的时间,十个呼吸已过,无论结局如何,翟醇都要停止这场战斗。

而如今,没人去想已经过去了几个呼吸了。

所有人都是傻傻的模样,其中就包括擂台上的翟醇。

翟醇上来的出发点确实是为了杨辰好,他是考古系的教导员,可以说是杨辰在天地学院的老师,他是为了学生好,所以上台要制止战斗。

他给了杨辰和王垄十个呼吸,原因是他觉得十个呼吸不会有太大的变故,就算是有他也可以掌控的住。

如今的翟醇不想着什么掌控了,他两眼盯着上方那片最为混乱之地。

似乎,那片地方还蕴藏着更为强烈的攻击。

他很想要看到到底是什么。

王垄的惨叫还在,王垄没有放弃抵抗。

他凭借着强大的肉身以及高超的修为在挣扎着。

两只大手被烧的已经能看到白骨了,他的手不停的撕扯着火线。

然而,那些火线如同活着的虫子一样,竟然可以躲闪。

可别忘记了,火线还不停的降落。

这就造成了,王垄毁灭的火线还不如降落的多,所以,他身上的火线是越来越多,抓都抓不完。

他恐惧了,终于是恐惧了。

如此下去,我注定要被烧死。

“你明白域如何运用了吗?”

杨辰的声音依然清冷的在山顶回旋,“随意掌控,指的是能将一切掌控,域中的任何地方。”

之前,杨辰说了要叫道王垄域是如何运用的。

当时不少人差点儿笑掉了大牙。

王垄更是记得自己感觉到了羞辱。

如今来看,杨辰对域的掌控果真比他要熟练,而且,杨辰掌控域的方式是王垄未曾想过的。

当然,此时的王垄哪里来得及去想这些,他将功法运转到了极致。

“给我爆!”

王垄的一声大喊响起来。

砰砰砰……

他身上的灵气凝成了一团一团的,是在一团团的爆炸。

这是要用灵气爆炸的冲击力来排斥掉身上的火线。

可是,那些火线真如活了一样的,总是能够绕开爆炸的范围。

王垄简直抓狂啊。

他也绝望了。

更让他绝望的是……

呜……

上空传出了诡异之音。

那火烧云裂开了一条缝,从缝隙之中掉落了一把剑。

火红色的剑,正在燃烧的剑。

此剑一出,整个擂台都被剑气充斥了。

看到这把剑,赵响有些似曾相识。

“没有乱剑冢,怎会出现此等锋利的剑?”赵响惊叫出声。

“那是杨辰的重剑。”

姜楠一眼看出了火焰的本体。

她的两眼透露着不可思议。

今天的杨辰给了她太大太大的震撼。

她两眼不眨,誓要看清楚了此剑会有怎样的杀伤力。

很快,所有人都见识了这把燃烧的剑拥有着何等的威势。

剑在燃烧,剑在快速的降落。

所过之处,空气被烧尽,那片区域被烧成了真空。

“啊!”

王垄抬手去挡。

“噗嗤!”

他那附带着灵气的大手如同豆腐做的,直接被燃烧着火焰的剑给洞穿。

剑持续朝下,从王垄的头顶进入,只有剑柄露在外面,那剑柄还在燃烧着火焰。

“用域来对付我,就是在我面前炫技了,那么你就是找死。”

杨辰淡淡的说道:“如果你以正常姿态与我战斗,我还真没有太多的办法,最终可能非得拿出我为你准备了五天的物品,没错,你自找的。”

杨辰的声音响起,王垄的身体在燃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