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十二章 姑爷

(26+)
陈小洛迷迷糊糊中醒了过来,浑身酸痛,睁开眼睛看见粉色的流苏急忙又闭上眼睛。

没有死?

粉色的流苏,难道是女人的香闺?

一定是在做梦。

头上隐隐作痛,不知道这个梦怎么会做的这么真实,连痛都痛的这么具体。

他又一次睁开了眼睛,

依旧是那个粉色的流苏在眼前垂着。

叹了口气,

原来是真的,不是在梦里,

他掀开被子坐起来,低头看看,身上的衣服全是新的,布料比之前王家仆人的衣服布料显然好许多。

屋子里盖里盖气的,肯定不是自己原来的房间。

这是哪儿?

他晃了晃脖子,伸个懒腰,慢步走到门旁推开房门,和煦的阳光照射进来,令他下意识用手遮挡了一下。

从门口望过去,这是一个院子,一个后院。

有花,有草,有……厨房?

厨房里站着一个高高大大的浓眉大汉,热火朝天的炒着菜,吆喝着让身旁的矮窝瓜抓紧麻利儿的把菜端前面大堂去。

矮窝瓜一脸的不情愿。

这……这是个酒楼?

陈小洛深深吸了一口气,王俊生啊王俊生,你个王八蛋把老子淹的这是哪啊……

他猛然想起,

自己藏在王家的私房钱还没来得及取,

心塞。

厨房那边有个摘菜的漂亮丫头看见了他,走了过来。

“姑爷,你醒了啊……”

陈小洛没有搭理丫头,从她身边旁若无人的走了过去,

艹,

老子又不叫姑爷。

“姑爷,你去哪儿?东家吩咐等你醒了让你去找她……”

丫头急忙拦下。

“你……叫的是我?”

直到丫头睁着水汪汪的眼睛无辜的看着他,陈小洛这才确定,

他,

竟然成了这家酒楼的姑爷……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陈小洛跟在丫头的后面要去见她的东家,如果他没听错的话,是这家酒楼的“东家”。

陈小洛想到大福酒楼的高青,那肥硕的身躯。

吓得他嘴唇都有些发白。

会不会被压死……

陈小洛早就听说,在明朝盖是很流行的,尤其是男男,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龙阳之好。

他想到高青那般模样的肥仔,袒胸露乳一脸娇羞的对他说,“来呀,快活呀,我们有,大把时光……”

“呕……”陈小洛不禁打了个冷颤,不敢再想下去。

在人家的地盘陈小洛还不敢耍横,

老实跟在丫头的身后,拐过一个弯,走的近了些,他发现竟然是个……书房?

一酒楼你摆个书房,

就好比在一青楼里你弄一学堂一样,能和谐吗?这个东家口味果然很重。

丫头推开房门,

陈小洛悲愤的闭上眼,悲乎哀哉,

“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老子就是死也不会从了这个王八……”

蛋字还没说出口,

耳中便听到一声清脆欲滴的声音,

“相公。”

蛋,硬生生让陈小洛咽了回去,

他睁开眼睛……错了,应该是猛的睁开眼睛望过去,

一个女人俏生生站在书房内,

眸若繁星,肤如凝脂,一身鹅黄色的披风还披在身上,显然刚刚从外面回来还没来得及脱下。

美,

这是陈小洛给眼前女人的评价,

女人长得很漂亮,一副江南水乡柔弱女子的气息,她静静的站在那里,微微一福身子,走到陈小洛的跟前。

“你醒了。”

陈小洛这才回过神来,按照他以往的性子,定然会回一句,“废话,睡着了我站你跟前儿,我梦游呐。”

可这次,

他呐呐的口中张口结舌半天,只是吐出一个“嗯”字。

女人挥挥手,示意送陈小洛过来的丫头退下。

关上房门,

随着关门声响,陈小洛心头一紧,又惊又喜。

她,

不会要对我做什么吧?

我,还宁死不从吗?

低头用眼角偷偷打量了下女人胸前的饱满,深深咽了一口口水,

算了,

还是从了吧,吃点亏就吃点亏吧。

“从今以后,在外人面前我们便是夫妻,我是这家酒楼的东家,冯莹莹。”关上门后的女人反而与他保持距离。

“夫……夫妻?”

陈小洛忽然想起,进门的时候这个女人叫了自己一声“相公”。

难道,

酒楼的东家就是眼前这位美女?

早说嘛……

冯莹莹冷冰冰的看着他,冷冰冰的说着话,

“我很忙,平时没空搭理你,你自己爱干嘛干嘛,但是我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你要帮我挡住那些骚扰我的男人。”

合着说了半天,陈小洛就是一挡板。

陈小洛摇摇头,

“我说老婆……呃,冯小姐……冯姑娘,你嘚啵嘚啵说这许多,能先告诉我这儿是哪吗?”

除了知道这是一酒楼,他一无所知。

看着厨房忙的热火朝天,估摸着生意还可以。

冯莹莹也是一楞,

方才想起,从陈小洛醒来后都没告诉他为何他会在这里,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没有问。

虽然她知道。

于是她只能冷冰冰的继续跟陈小洛嘚啵嘚啵的说明他是怎么被她救了,这是哪儿等等等等。

说了半天,

陈小洛终于把事情的大概搞清楚了。

这里,是南京城,

这家酒楼,叫醉仙楼,东家便是他的老婆,眼前这位美女冯莹莹。

酒楼有一个掌柜,一个厨师,一个小二,一个丫头。

那天把他从水里救出来的,便是掌柜和小二,也就是说知道他不是真正姑爷身份的还有这两个人。

换个说法,也就是酒楼里只有两个人不知道他是假冒伪劣产品。

冯莹莹被某个男人纠缠,便想出让自己假扮她相公的主意。

也许,

是那个叫黄湘云的掌柜想出来的。

不管怎么说,在恰巧该出现的时候,陈小洛恰巧的出现了,就这样成了冯莹莹的相公。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出场费。”

陈小洛嘀咕。

说白了,他就是一白捡的。

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陈小洛也不着急回青田村,俗话说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自个儿也不是见死不救的人不是。

反正吃喝她买单。

至于这个娘子为何如此冷冰冰的对他,他也不介意。

反正,

她也不和我睡……

陈小洛心里明白,未来的一段时间他会住在这家酒楼里,当他的上门姑爷。

挺好的,

他不碰她,她也不会来烦她,

还能在京城免费旅游,

爽!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把陈小洛从胡思乱想中拉了回来,他看见冯莹莹眉头微皱。

“东家,朱公子来了。”

女人的声音,

但不是之前的那个丫头,应该是冯莹莹所说酒楼的掌柜黄湘云。

冯莹莹叹了口气,冲陈小洛努努嘴,示意他开门。

啥意思?

努嘴?

陈小洛愣了愣,难不成是要亲亲……不好吧……

他红着脸,闭上眼睛,

嘟着,呃……樱桃小嘴,把脸凑了过去,冯莹莹眼睛闪过一丝异样却也没阻止,

孺子可教也,陈小洛心中暗叹。

门外的人似乎等着不耐烦,

一把推开房门,

恰见陈小洛恬不知耻凑嘴亲亲的模样,勃然大怒,

吼道,

“莹莹,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