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十八章 大师

(26+)
“啊……啊……阿嚏……”

陈小洛把头仰着望着天空,用力吸了下鼻子,

艹,

乌鸦嘴灵光的很,果然冻着凉了。

走出房门,

深深吸了口新鲜的空气,没有雾霾清新的很。

咦,

今天老婆竟然没出门,站在院子里摆弄花园里已经快枯的花花草草,陈小洛有些诧异,一般这个时候在酒楼是看不见冯莹莹的。

酒楼的生意不是很好,

栗子无聊的揪着菜叶,武大郎把他那锅刷了很多遍,李小六站在门口看看有没有客人过来点两个菜,黄湘云在柜台算着最近亏了多少银子。

四个人,

刚刚好,陈小洛寻思他们若没事,可以把他们叫一起打个麻将。

不会没关系,可以学呀。

实在不行,

斗地主也行,加上他和冯莹莹刚刚好能开两桌。

“姑爷,你醒了。”

栗子见到他出了房间,把手里的菜叶扔掉,从庖屋端了一屉包子出来,

“东家吩咐给你留的。”

陈小洛向院子中的那个身影望去,风轻云淡,

点点头,

拿起包子塞进嘴里,

得,

有老婆的日子过起来就是不一样。

冯莹莹摆弄完花草,转身见陈小洛包子正一个劲儿的往嘴里塞,不由好笑,

“你慢点吃,栗子去给姑爷盛碗粥过来,相公,过一会没事的话陪我去一趟鸡鸣寺。”

果然,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陈小洛都有些后悔吃她俩包子了,好好的闲适生活就这样被打乱,本来还和朱高炽约好一起去钓鱼的呢。

对不起了高炽兄弟,谁让吃了媳妇儿两个包子呢,只能陪她了。

“好啊。”陈小洛谄媚的笑着。

鸡鸣寺,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言语中,

鸡鸣寺位于鸡鸣山东麓,是南京城第一大寺,香火鼎盛。

每逢初一十五,烧香拜佛之人络绎不绝,

陈小洛啧啧不已,

没想到看着不食人间烟火的冯莹莹竟然是个一心向佛心中有禅的主,

冯莹莹在前面走着,

他在后面跟着,

栗子却是站在他的旁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陈小洛望着前面窈窕的身影,不禁感叹,若是栗子能像老婆大人那般安静,整个世界或许会清净许多。

“佛门圣地,禁声,禁声。”陈小洛严肃的对栗子道。

栗子果然闭嘴,嘟着小嘴脸蛋通红,

仿佛不说话快被憋死一般。

过了一会儿,

真的只是一会儿,栗子附在陈小洛耳边,低声道:“姑爷,你看那个佛像好丑……”

陈小洛白了她一眼,

算了,

想让这丫头不说话,只怕还不如憋死她。

冯莹莹此时刚刚烧完香拜完佛,却说刚好听说最近寺庙里来了一位大师,她便想进去找大师解惑。

人心里有桎梏,总想寻个寄托,

陈小洛没拦着,

不过对于大师他倒是没兴趣看,与栗子一同站在一旁陪着冯莹莹排队。

找大师解惑的人似乎不少,

排了许久,

前面还剩下最后一个男人,

男人没钱,扣扣索索掏出一个铜板,大师斜眼接过。

男人问,“大师,我活的憋屈,做男人太难太苦太累,我每天都在辛苦的劳作,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大师听完,递给他一把菜刀,

男人若有所思,说,“大师是让我去投胎转世吗?”

大师,“不,让你做女人试试……”

冯莹莹听完整张脸顿时黑掉,拉着陈小洛转脸就走,栗子在旁边一直问,为什么让那个人去做女人啊,怎么做啊……

这个事儿吧陈小洛最有发言权,毕竟三个人中只有他一个男人,

算了,

跟她解释不清楚,

他们刚出门,便听门外一阵争吵声起,

抬头望去,

却是一书生模样的少年与一商人在争吵,

栗子惊呼,

“呀,许颖哥,怎么是你?”

与商人争吵的书生与栗子却是旧相识,两人打小在一个村长大,只不过这两年栗子来到醉仙楼当了丫头,不想在这里碰见。

许颖臊红了脸,“好巧……”

话音未落,

商人便急哄哄上前,“你们认识?太好了,这小子拿了我几批布没给钱还想跑,你们看怎么办吧。”

“非也,非也,我没拿布凭什么给你的钱,子曰,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你怎么能污蔑于我。”

“哎呦,你这酸书生怎么还骂人呢……”

商人急了,

“来来来,大家都来看看,这个书生不要脸了啊,买了布反而不给钱。”

人多是非多,好奇心重的人也多,

没一会儿,

便聚集了一票吃瓜群众。

“看看,看着白白净净的书生,行的却是这种勾当。”

“你懂啥,越是长得好看的越不靠谱,你看看我……”

“你……”

“我咋了。”

“没咋,人家怎么着还有个好看,你……”

扎心了,老铁,

人越多,许颖的脸色越难看,一口一个子曰,一个口一个非也,可是任凭他又八瓣嘴也说不清楚。

栗子回身,

哀求,

“姑爷,你们帮帮许颖哥好不好……”

楚楚可怜的模样,陈小洛叹了口气,

哎,

你求我没用啊,我没钱啊……谁特么比我穷啊,之前卖驴肉火烧赚的银子还丢王家没拿出来呢,现在兜里比脸还干净,

他看了看冯莹莹,财主,

冯莹莹点头,

走了上来,问商人,“他拿了你多少钱的布,我帮他还了。”

商人怔了怔,笑了,

有人认账就行,他不在乎是谁付的钱,

“慢着。”

许颖伸手拦下,

“多谢姑娘好意,只是这钱我不能让你还,我没拿他的布凭什么还钱。”

“没拿?”

“对,没拿,君子尚且不食嗟来之食,何况偷盗呼,再说这商人买了我的小白不也没给钱,我还要找他要我的小白钱呢。”

许颖一脸忿忿不平。

陈小洛听到这儿,猛然怔住,好熟悉……

他走上前,

问,

“小白是?”

他脑海中想到蜡笔小新的那条狗,小白小白,尿尿……

许颖叹气,

“是我家养了多年的马儿,子曰,人穷志短,呜呼哀哉,只能卖马度日。”

大哥,

人穷志短不是子曰……

陈小洛恍然大悟,

“你的意思是你的马儿被他买了没给你钱,他说他的布被你拿走了你也没他钱,所以你俩便来到这里了……关键你俩来这里有个屁用啊!”

“找大师评评理啊。”两人异口同声。

陈小洛回头望了望里面翘首以盼的大师,就那德行你俩还找他评理?

傻了吧。

“不如这样。”

陈小洛轻咳两声,在冯莹莹和栗子的注视下走到商人和许颖中间,

“我来给你们评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