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十四章 相见难

(21-)
王婉清并未随刘东广走的很远,出了酒楼没走多久,便停在一处桥头。

这座桥名叫青溪桥,也叫淮青桥,

因位于秦淮河与青溪的交汇处而得名,依着桃叶渡,却是秦淮河边最繁华的一处所在。

两人在桥头的茶肆坐下,

王婉清身材修长,样貌清秀,往茶肆一坐倒是引得四周的老男人频频回,

“大人,你想问些什么?”

刚刚在万福居她也听到有人叫对方一句佥事大人,想来应该是朝廷官员,只是不知对方为何会找到她,还事关陈小洛。

刘东广等小贩把茶水放在桌上,给王婉清倒上一碗,

“姑娘先喝口水,你就不好奇为何我也叫刘东广吗?”

王婉清一怔,

猛然想起那个白衣如雪一般的俊美男人,

眉头微蹙,

“我刚才还在想竟然会遇到同名同姓之人,而且我还都认识,天下间哪有这般巧合之事。”

刘东广微笑,

“姑娘在瓜洲镇碰到的,是舍妹刘月如,女孩子家出门不方便便用了我这个当哥哥的名字。”

王婉清恍然,

难怪当初见到她的时候便觉得怪怪的,哪有长得这么俊俏的男人,原来是女孩子,

“那你找我是为了……”

之前刘东广说找她事关陈小洛,可讲的这些与陈小洛毫不相关。

刘东广很欣赏王婉清这样的女人,

如果说她妹妹口中的王婉清是个农家小姑娘,不知愁苦,那么眼前在万福居李家呆了些时日的王婉清显然成长的很迅,

现在的她成熟稳重,性格坚韧,

他呷了口茶水,掩饰自己的观察,

口中说道,

“其实小妹自从上次一别,对姑娘同村的陈小洛一直念念不忘,我托人打听了,陈小洛听说落水下落不明,不知姑娘是否有他的消息。”

王婉清微微有些诧异,

当初她还真没看出来那个白衣公子是因为看上陈小洛才三番两次死皮赖脸的往她们村跑,甚至有时候她都以为那白衣公子是为了追求自己。

汗……

她的脸微微有些臊红,

轻咳一声,道:“我也是后来听说的,我爹说小洛哥只怕凶多吉少……”

想到陈小洛很可能已经死了,

不禁黯然,

刘东广道:“可是整个茱萸湾下游,并未现陈公子的尸体,很有可能他还活着,如果姑娘有了陈公子的消息,还请及时到镇抚司告诉我。”

“好。”

王婉清点头答应,抿了一口茶水,站起身来,“店里还有许多活没干完,小女子先告辞,多谢大人今天出手帮我,下次如果大人再碰上,还请装作没看见的好。”

说完,

也不管刘东广微怔的神情,转身径直走了。

刘东广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似乎呆了呆,这个女人,脾气倒是倔的很,有点意思。

忽然,

他的身后飘来一个戏谑的声音,

“没想到兄长也有动心的时候。”

却是他的妹妹刘月如,

刘月如一袭白衣如雪,站在茶肆里比刚刚的王婉清还要惹眼,她旁若无人的坐在刘东广身旁,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碗水,咕噜一口喝下。

“我说哥哥,你不会真的看上这个王婉清了吧……没想到你把我关在家里自己却出来沾花惹草,咦……”

她一边说一边摇头,一副鄙夷的表情。

刘东广的脸顿时一冷,

“谁让你从家里出来的,关你禁闭的时候说好了一个月的,这才几天?”

对于这个妹妹,他也很无奈。

刘月如一听不乐意了,

“我再不出来你还指不定怎么败坏我的名声,什么叫我对那个臭小子念念不忘,你倒是给我说清楚。”

刘东广讪讪,他也是一时权宜才这般说的,而且这般说法也符合他妹妹在瓜州镇的所作所为,老鬼在上报的密信中把刘月如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已经交代的清清楚楚。

“你要是不给我说清楚,今后你就别想能招惹人家王姑娘一步,不然别怪我坏你好事。”刘月如威胁他,

刘东广苦笑,

“除非……”刘月如话头一转,附在刘东广耳边低声道,“除非你带我去见老鬼,我……我都不知道他伤的怎么样……”

她说完俏脸一红,

对于妹妹的心思,刘东广可谓是一清二楚,刘月如对老鬼有好感也不是一天两天,不过他不希望妹妹把心思放在老鬼身上,

因为老鬼和他一样,谁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还活着,

他摇摇头,

起身,

也不理会刘月如在身后大呼小叫,提着绣春刀离开茶肆,

气的刘月如直跺脚……

他们兄妹二人和王婉清都不知道,就在青溪桥不远处的桃叶渡上,陈小洛带着冯莹莹和栗子正在悠哉悠哉的乘船游湖,

酒楼最近定的两百多桌酒席自然有黄湘云去张罗,武大郎刚刚也悠悠转醒了,对于自己见义勇为的事儿他还有些腼腆不好意思,

冯莹莹最近似乎有些累了,所以当吃完午饭陈小洛提出来要出门游船的时候,她倒也没有拒绝,

此时在船舫内,她正有些疑惑的望着坐在对面的陈小洛,这个男人似乎对酒楼的所有事物都不感兴趣,唯独喜欢游玩,

如果不是知道陈小洛曾经赢过江南名厨罗大米,她甚至都以为陈小洛就是个不学无术的混混。

这个时候叽叽喳喳讲话的一直是栗子,

她不停的说着对面万福居的李玲玉是多么的刁钻刻薄,如何欺负新来的丫头,如何的恶性竞争抢夺客源,

还不停的在冯莹莹跟前夸陈小洛厉害,认识的朱公子竟然定了百多桌的酒席,帮酒楼多赚了许多银子,

潜在的意思是,“别看姑爷整天游手好闲,其实也是帮了醉仙楼的大忙的哦。”

栗子这个丫头倒是可爱的很,

陈小洛的脑海中浮现另外一个可爱的丫头,也不知道婉清丫头怎么样了,听说她来到南京城投奔她的姑姑,如果有机会倒是想见上一见,

过了片刻,

耳中只听冯莹莹问道,

“相公……可知道朱公子的身份?”

陈小洛点点头,“倒是听他说过。”

其实哪里还用得着朱高炽说,若是连后世大名鼎鼎的明仁宗朱高炽都不晓得,陈小洛估摸着自己来到大明朝肯定活不过三集。

见陈小洛知道,她倒是放心下来,她本来还担心陈小洛因为不晓得朱高炽的身份冲撞了世子,毕竟他可是能写出“子系中山狼”这种骂人诗句的人。

船儿游近一处老式桥洞,古色古香,陈小洛抬头向外望去,秋风拂面却有几分微凉,

一道身影从桥上走过,正是从茶肆返回万福居的王婉清,

恰好此时船儿游到桥洞底下,

两人一人桥上,一人桥底,如此相近却不曾相见,

“相公在想些什么?”冯莹莹疑惑的看着他。

陈小洛回头,望着楚楚动人的冯莹莹,

叹了口气,

“我在想,刚刚武大郎做的菜,是不是太咸了一些。”

  47/47627/155067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6wxw.com。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6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