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十五章 薄情寡义的男人

(21-)
  蒋瓛对陈小洛的要求并不高,

  三天来一次镇抚司,跟随蒋瓛学习一些易容,下毒,暗器,隐匿,表演等等课程……

  当蒋瓛说到表演的时候,陈小洛一脸懵逼,

  “为何还要学表演?”

  神特么的表演,

  老子又不是上的电影学院,

  按照蒋瓛的说法,想做一个好的锦衣卫,必须得适应各种身份,要学什么像什么,哪怕让你去扮一个女人,也必须扮演的惟妙惟肖。

  陈小洛脑海中顿时闪过塞有那啦的念头,至于冯莹莹,姑娘,你就自求多福吧。

  想到自己穿着女装扭着屁股,

  不寒而栗,

  当然也仅仅是闪过念头而已,最终还是含泪答应下来。

  回去得好好敲诈一笔冯东家,

  不然亏的慌……

  走在回酒楼的路上,

  身边跟着唐赛儿和林三二人,唐老头的意思是派他们二人保护自己,

  别逗了,

  上次派唐赛儿保护自己,结果把自己保护进了水里,

  这货压根就不靠谱,

  还有这个林三,屁啊,分明就是程卫东,呃……好吧,他丫的换个名字了,林三那张死鱼脸千年不变,陈小洛看到就打哆嗦,

  哎,

  他突然发现,最不靠谱的就是唐老头。

  唐赛儿蹦蹦跳跳在陈小洛身旁,兴奋极了,

  “小伙子,终于能吃到你的驴肉火烧了。”

  陈小洛两眼一翻,

  他都怀疑唐赛儿是主动申请跟过来的,哪里是为了保护自己,分明是来蹭饭的好不好。

  皮笑肉不笑的咧咧嘴,迈开步子往酒楼回去,

  还不知道黄掌柜看到自己又领回来两个吃白食的会不会把房顶拆了……

  ……

  醉仙楼,

  应天府尹宋翊的寿宴已经到了一个高潮,酒也喝过三巡,客人对这次酒席的菜赞不绝口。

  “没想到小小的醉仙楼的菜却是不错。”

  “是啊,你看这鲤鱼的刺都能在嘴里嚼的动,酸甜适中,甜而不腻,好吃的很。”

  “可惜这个肉丸子稍微有些淡了,不过老夫从未见过如此晶莹剔透的肉丸,真不知道这个厨子是如何做出来的。”

  不远处的冯莹莹听到这话不由脸微微一红,

  陈小洛被带走了,尝菜的任务她便揽了下来,那个肉丸子的数量是之前就定好的,她也没法去吃一个尝尝,所以只能尝尝汤的咸淡,终究是差了些许。

  此时,

  主桌中的一个年轻男人站了起来,只见他样貌堂堂,仪表不凡,

  他举着酒杯,对宋翊道,“九江敬府尹大人一杯,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恰好此时栗子端着菜正准备上菜,

  抬头看了一眼,

  只是一眼,她吓得手一哆嗦,差点把菜扔在地上,

  幸亏冯莹莹从一旁经过,连忙扶住,

  “怎么回事?”冯莹莹问道,

  栗子那眼神分明不是不小心,更像是被什么事情惊吓到一般。

  栗子深吸一口气,

  转身看着不远处的那个年轻男人,道:“东家,那个人……那个人就是撞死李坚的人……”

  冯莹莹怔住,

  猛然回头望去,眼中全是愕然,

  “怎么可能,他可是曹国公李景隆。”

  “他就是世袭国公的那个公子哥?”栗子惊讶,

  李景隆喜读兵书,举止雍容,深的皇帝朱元璋的看重,于洪武十九年袭爵曹国公,多次到湖广陕西河南等地练兵,还曾负责与西番的茶马互市交易,

  在应天府,他这个走狗屎运的官二代倒是鼎鼎有名。

  栗子猛然又想起东家在房中与宋家大小姐的话来,掩口低声道,“他……他就是宋小姐的……”

  冯莹莹连忙捂住她的嘴,

  瞪了她一眼,

  “偷听我的话是不是,看我不拿驴毛塞住你的耳朵。”

  栗子吐了吐舌头,嘴里念叨,

  “可那天骑马的明明是他……”

  冯莹莹没好气,

  “管好你的嘴巴,干活去。”

  说完,

  她把目光望向女眷的那一桌酒席,望着坐在桌上频频回首的宋允,不由叹了口气,

  这个傻丫头,难道还看不明白吗,

  曹国公家里有八房小妾,对于宋允根本就是**而已,宋允这丫头性子偏偏又是敢爱敢恨,你不要我,那我便投河自尽。

  忽然,

  冯莹莹怔住了,

  她发现宋允竟然站起身来,端着酒壶酒杯径直走到了他爹爹和李景隆那一桌。

  冯莹莹连忙赶过去,

  用手拽着宋允的衣袖,宋允回头望过来,

  冯莹莹摇摇头,

  宋允嫣然一笑,也摇摇头,

  把衣袖拽了拽,示意松手,冯莹莹无奈,她知道宋允已经下了决心,

  傻丫头,

  这种事你问的明白吗,

  算问明白了,伤心的不还是你吗,难道你再去跳一次河?

  既然问不清,道不明,

  就不要在这个薄情寡义之人身上浪费感情,

  哎……

  冯莹莹知道,或许此刻宋允心里剩下的,除了三分的感情,应该更有七分的不甘心。

  宋翊显然见到女儿过来,

  笑吟吟的看着她,

  “女儿,你怎么来了。”

  对于这个女儿,宋翊是百般疼爱,女儿出生的时候冲他笑了一下之后哇哇大哭的场景,如今每次想起都觉得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转眼女儿都这么大了,

  前些日子宋允跳河的事情把他吓得半死,他都有些悔恨自己忙于政事,忽略了对女儿的关心,坐在女儿床榻前苦劝女儿半宿,

  孩子大了,有了心思,不愿意和当爹的说了,只是扶在宋翊的肩膀上,哭了一宿。

  宋翊心疼的很。

  所以宋允来到主桌上,他并没有呵斥,而是亲昵的把她拉到身边,问道,

  “是不是不舒服,要是不喜欢这种场合,就先回家歇歇。”

  宋允摇头,

  望着身旁的父亲,叹了口气,

  “爹,女儿对不起您。”

  “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是你爹有什么对不起的,傻孩子,怎么了?”

  宋翊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桌子上另一端的李景隆整张脸跨了下来,他突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烦躁,

  宋允没有回答她爹的话,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举起酒杯,

  冲着李景隆,

  “曹国公,小女子敬你一杯酒。”

  曹国公脸色发白,呐呐的张口结舌,手里的酒杯举与不举两难之间。

  宋允看在眼里,

  叹息,

  “这一杯酒,是敬你曾经跟我说过的那些甜言蜜语。”

  她一杯酒仰头下肚,

  火辣辣的酒水穿肠而过,让她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人群哗然,

  这是什么情况,刚刚宋家大小姐说的是真的吗?

  李景隆感觉整张脸都在冒火,

  他张口辩解,

  “宋姑娘,我……我一直拿你当兄妹……”

  宋允抬眼望着他,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

  举起酒杯,

  没说话,一口灌入口中,

  “第二杯酒便敬你我的兄妹之情,兄长还记得你曾经说过要娶我的话吗?”

  47/47627/157274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6wxw.com。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6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