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十七章 这不是醋

(22-)
三人乘着马车,冯莹莹对于刚才所见之人闭口不提,陈小洛也不会自讨没趣去问,

只有栗子在一旁叽叽喳喳说着刚刚在渡口所遇到的事儿。

“你是说万福居的公子李坚……”

冯莹莹怔了怔,

虽说一直与对面的万福居不对付,对于万福居做生意的方式她也不敢苟同,可是这并不代表有何深仇大恨,

“李公子倒是一个好人。”

她叹了口气,

回头对栗子说道,“等到了下葬的时候,你去领些银钱去对面李家祭拜一下李公子。”

想了想,又觉得栗子一个女孩子家过去不合适,

“还是回头让小六去吧。”

马车停在醉仙楼门口,陈小洛先下了马车,转身伸手欲要去扶冯莹莹,冯莹莹一怔,犹豫了一下,

栗子在一旁笑道,

“姑爷倒是疼咱们东家,只是哪有男人下马车扶女人的道理。”

在陈小洛看来,男人扶女人倒也没什么,

最主要的是,

她……她不让老子扶……

三人还没进门,便听到酒楼里一阵嘈杂的争吵声音,

“什么破酒楼,做这么难吃的菜!”

“怪不得生意这么差,走走走,刚刚还不如去对面的万福居。”

“哎,谁知道刚刚万福居突然关门,要不然鬼才来这个破酒楼。”

“醉仙楼,啊呸,醉鬼楼吧。”

陈小洛走了进来,迎面站着几个食客,食客见他们进来,连忙劝道,“三位,别进来,这家酒楼的菜实在不能吃。”

好尴尬,

陈小洛讪讪的笑道,“我们不是来吃饭的。”

他的眼睛扫向一旁已经解释的焦头烂额的李小六,故意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我们刚好路过,听到里面争吵便进来看看。”

食客恍然,

原来是个爱管闲事的,

抱怨道,

“正好,你们过来评评理,这家酒楼的菜你尝尝,是人吃的吗?”

啊呸,

怎么就不是人吃的,今儿一早老子还吃呢。

陈小洛满脸带笑,

“哦?那我帮各位尝尝?”

走上前,一看却是一道炒竹笋,拿起筷子,正要夹一口,忽然觉得不对,

这菜的颜色……

回头问道,“刚刚你们吃的是这盘菜?”

食客点头,叫苦不迭,

陈小洛又转脸问站在一旁的李小六,“这菜你刚刚尝过了没有?”

李小六横了他一眼,想起刚刚夹一筷子尝一口的味道,眼里闪过一抹惧色,

“你要尝的话就尝,问我做什么。”

陈小洛没有说话,手里的筷子却没有先去夹菜,而是先往嘴里扒了一大口白饭,然后方才夹了几片竹笋放在嘴里,嚼了几口,

嗯……

美味,特好吃的样子。

陈小洛紧闭着双眼,一脸的陶醉,一口菜未下肚,又夹了一口,回头还对几个食客微微一笑。

食客愕然,

难不成刚刚自己吃的方法不对?

李小六平日里眼头本就活络,一见对方神色出现松动,连忙上前,

“几位客官,许是刚刚那菜不对各位的口味,如若不嫌弃,我让厨子重新做几道,这次的菜钱……”

他眼睛瞄了瞄不远处的冯莹莹,见她点头,有了胆气,

“这次的菜钱,小店自然给各位客官免了。”

几位食客一见有便宜占,而且那菜刚刚路过的人都说挺好吃的,还真有可能是不对口味,便点头同意。

李小六把他们几个人迎进了包房,安排武大郎重新弄几道菜。

冯莹莹上前,见陈小洛还坐在桌子前拿着筷子一个劲儿的往嘴里扒白饭,不由好奇。

“这菜……有那么好吃吗?”

她重新拿了一副筷子,夹了一口,

哇!

好难吃!

如果不是楼上还有客人,冯莹莹恨不得当场吐出来。

陈小洛在一旁幸灾乐祸,知道老子为何一个劲儿的扒白饭了吧,就这菜的咸劲儿,不吃白饭老子得被齁死。

恰好此时武大郎走了过来,

脸色羞愧,

“东家……我,我错放了调料……”

“咳咳咳。”

陈小洛吃白饭吃的太急,差点噎着,

冯莹莹白了他一眼,

“你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栗子,快去给姑爷倒碗水。”

陈小洛心里万马奔腾,而且这马儿还是大名鼎鼎的曹尼玛,真当老子想抢这口白饭呐,刚刚要不是我大口大口的吃这破菜,能扭转乾坤吗,

让这帮人这么闹下去,别等那两百桌酒席开席,估摸酒楼就得关门大吉。

陈小洛喝了一口水,才缓过来,红着脸,朝武大郎道:“大哥,麻烦你下次放错调料的时候提前自己尝一下,

这是人吃的东西吗!”

冯莹莹第一次对陈小洛说的话深表赞同,

恰好此时,

许书生从后院一手捧着书卷,一手拿着抹布,嘴里念着之乎者也,摇头晃脑的出来,

“咦,你们都在呐……哇,桌子上还有菜呢,刚刚干活正好有些饿了。”

他连忙上前,

拿起筷子,

栗子急忙喊,“不要……”

可惜,晚了,哇!

呕吐不止……

晚饭,

今天的风波已经过去,对于武大郎的失误大家选择避而不谈,毕竟谁没有犯错的时候,在酒楼最困难的时候武大郎都没有弃之而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酒楼的生意除了之前的那几个人吃过之后,依旧是冷冷清清的只有他们七个人。

许颖手里拿着一卷书,一边吃着馒头一边聚精会神的看着,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错了,

是两耳不闻黄湘云和李小六两人唉声叹气的声音,

李小六一直觉得是自从陈小洛来了之后才导致酒楼的生意变差了的,如果当初没有救陈小洛也许酒楼的生意就不会一落千丈,

他的脑回路果然与众不同,

栗子趴在桌子上回忆着今天看到了哪些好吃的还没有吃,哪些好玩的还没有玩,寻思过两天叫上姑爷一起再去逛一遍,

最好能带上许颖一起。

冯莹莹难得亲自去管理一下酒楼的事务,把账本拿出来仔仔细细的核对了一遍,当她算出酒楼剩余资金的时候,整张脸愁容密布。

武大郎对于白天的事很内疚,

为了表达歉意他在庖屋噼里啪啦一顿煎炒烹炸,几样精致的小菜出锅,擦擦额头的汗珠,把菜端到桌子前,

“开饭了,开饭了。”

大家都放下手头的事情聚了过来,拿碗的拿碗盛饭的盛饭,倒是有说有笑。

陈小洛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个小坛子,往桌子上一放,

“这是什么?”栗子好奇。

“是醋。”

陈小洛笑道。

拿醋出来干什么?冯莹莹诧异的望了他一眼,只见陈小洛拿着碗从坛子里倒出一点点,对武大郎道,

“这是我朋友从河东弄来的陈年老醋,大郎帮我尝尝正宗不正宗。”

武大郎一怔,犹豫了一下,

终究还是端起碗来,

抿了一口,

“嗯,还行,挺正的这味儿。”

陈小洛笑了,笑的有点诡异,他把碗递到其他人脸前,

“嗯,味道是挺正的,不过只可惜,这不是醋……”

tab1esty1e="idth:1oo%nbspnbsp;text-a1ign:netterquot1t;tr&1t;td&1t;/td&1t;td&1t;/td&1t;td&1t;/td&1t;/tr&1t;/tab1e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6wxw.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6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