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十一章 赶出家门

(22-)
万福居的后院是一处很大的宅子,此时院子里挂满了白色的布,李坚的尸体就躺在屋子的中央,

屋内扔出一个包裹,

传来一个悍妇嘶吼的声音,

“滚,扫把星,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门外站着王婉清一家三口,

王婉清眼里噙着泪花,咬着嘴唇,倔强的让自己的眼泪不流下来,

屋内的悍妇似乎不解气,

冲了出来,

一脚踹在行礼上,“如果不是你这个克夫的死丫头,我儿子怎会惨死,我可怜的儿啊……”

王大婶气的满脸通红,

要不是对方家中死了人,她真的会过去掐一架,

王大叔死死拉住她的胳膊,

对那悍妇道,

“姐姐,节哀顺变,节哀……”

从屋内走出的李玲玉阴阳怪气,

“舅舅一句节哀顺变说的倒是轻松,可惜死的不是你的家人。”

王大叔嘴上一窒,

李坚一死,李家就算是绝了后,他就算有再大的委屈也得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回头看看自己的女儿,不由心疼。

悍妇破口骂道,“当年我也算瞎了眼,同意这门亲事,你们一家为何要来害我的坚儿,天杀的狐狸精,还我儿命来。”

她撒泼一般,冲过来要撕扯王婉清。

王婉清往后退了两步,被王大婶护在身后。

五道血痕划破王大婶的脸,

“娘……”

王婉清哭了,

她怎能忍受这种屈辱,怒目瞪着她的姑姑。

王大叔站了出来,

把他们娘俩护在身后,声音嘶哑,

“阿姐,我知道你心疼你的孩子,可是人死不能复生,你何必这样折磨我家婉清呢。”

他的目光露出一抹坚毅,接着道,

“坚儿既然已经立下解除婚约的遗嘱,女儿我带走,但是请你们不要在做出伤害我家人的举动。”

说完,他弯腰拾起地上被踩的稀烂的行礼,搂着他们娘俩转身就走。

身后,

李玲玉冷哼一声,

“想走?你以为李家的大门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她的手一挥,

四周的下人迅的围了上去,

李玲玉阴森森的眼睛望着王婉清,充满了恶毒,

走上前,道,

“自古便有殉葬一说,既然表姐是我的嫂子,我想为夫殉葬总是合情合理的吧。”

王大叔王大婶猛然怔住,

两人胸口的怒火瞬间迸出来,“你说什么!李坚都说了解除婚约,你还想要婉清的命不成!”

悍妇醒悟过来,上前两步,嘴角上扬,

“不错,就是要这丫头陪葬,还是我闺女想的周到。”

她拍了拍李玲玉的肩膀,

王大婶骂道,“小畜生,你还有点亲情味吗,好,若要让我女儿殉葬,就从我这身老骨头上面踏过去。”

李玲玉冷笑,

“舅妈你这么大年龄,难道还能争得过我们?”

她使了个眼色,一群恶仆欲要上前。

王大叔回身,怒喝,

“阿姐,我最后叫你一声姐姐,婉清从生下来的那一刻,第一个抱她的人是我,第一个亲她的人也是我,第一个爱护她的人还是我,

我本想咱们两家是亲戚,能亲上加亲,坚儿性情淳厚,我一直希望能代替我爱护婉清的那个人是坚儿,

可是有你们这样的家人,我后悔了,

今天,你们敢动他们娘俩一根汗毛,我就死在你们李家。”

这时,

从屋内走出一个老人,身形佝偻,剧烈的咳嗽两声,

“都给我住手。”

恶仆停手,所有人都回头望向他,

“爹。”李玲玉。

“老爷。”悍妇。

老人正是万福居的老掌柜李黑虎。

李黑虎缓缓走上前两步,“你们还嫌坚儿不够累吗,他若地下有知你们这样,死都不会瞑目啊……咳咳……

他的身体显然不好,这些年一直专心礼佛,只求家人平安,

没想到,

他的儿子最终没死在病魔的手里,却是毙命于一场飞来横祸,

“这都是命……”他叹了口气,“坚儿的死怨不得婉清,你们别再闹了好吗?”

李玲玉上前,扶住老人的胳膊,

“爹爹,外面风大,您还是进去歇歇,放心我定不会为难表姐。”

态度转变之快,令人咋舌。

老人摇摇头,

“我要看着他们一家离开。”

李玲玉为难,咬牙半晌,终究恨恨道,

“放他们走。”

王大叔牵着王大婶和王婉清的手,急急离开。

他怎么也没想到,

他的外甥女和姐姐,竟然会狠毒到想要要了他女儿的命,他后悔当初要把女儿嫁给李家的决定。

一出门,老泪纵横,

“爹爹,我们回青田村,再也不回来。”

王婉清眼里噙着泪水,

三人刚走出没多远,身后一阵嘈杂,回头望去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李玲玉领着一帮恶仆竟然追了上来,

“想走?门都没有,我只是哄我爹一时,还真当我能放过这个扫把星吗?”

她从小就嫉妒王婉清生的漂亮,

哥哥从小也疼王婉清多一些疼自己,嫉妒心让她变得扭曲,

王大叔一家刚出门,她便使眼色让她娘拖住她爹,自己领着人追了出来。

王大婶积聚了一肚子的怨气再也忍不住,

破口大骂,

“畜生,王八蛋,你们这家丧尽天良的人不得好死。”

李玲玉脸色铁青,

心一横,

“给我打,往死里打,出了事儿我来负责。”

恶扑一拥而上,

王大叔把他们娘俩护在怀里,拳头棍棒尽数落在他的背上,

“爹……”

“老头子……”

王婉清嚎啕大哭,她想挣脱她爹的胳膊,却被她爹死死的摁在怀里。

李玲玉桀桀的笑着,

忽然,

她笑不出来,因为她现一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让他们住手。”

身后的声音让她浑身冷,不由打了个寒颤,

“住手,住手,快住手。”

她生怕自己喊慢了一点,那把刀就会让她身异处。

恶仆停下来,

回头惊愕的看着东家,东家一脸惶恐,身后站着一个身着飞鱼服的锦衣卫,正是刘东广。

刘东广放下刀,走到恶仆中间,

伸手拉起王大叔,王大婶,

最后,

把手伸向卧在地上,蜷缩成一团泪眼婆娑的王婉清身前,

“起来吧,有我在,没人敢伤害你。”

王婉清抬头,

阳光下,刘东广一身飞鱼服目光坚毅,她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这一刻有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刘东广回头,

望向尤其呆的李玲玉,

“以后,你敢再动王婉清一丝一毫,我让整个李家灰飞烟灭。”

李玲玉怔住,

她知道,眼前这个号称鬼见愁的锦衣卫,有这个实力,

在她胆战心惊的目光中,刘东广领着王婉清一家往自己的住所走去,

刘东广想,

或许,只有自己能保护她的安全……

……

醉仙楼,

陈小洛听到外面嘈杂的吵闹声,问栗子,

“外面怎么回事?”

栗子一向八卦,倒是没有她不知道的事儿。

她笑道,

“还不就是万福居的李玲玉,因为她哥哥的死为难她的嫂子,估摸着今天要把她嫂子赶出家门呢。”

她以为,人再坏也最多如此,赶出家门也是够恶毒的事了吧,

陈小洛叹了口气,

“赶出家门也好,起码婚约算是解除了,也算完成李坚的遗愿。”

“姑爷不去看看?”栗子跃跃欲试。

陈小洛摇摇头,

“不去了,有那功夫我不如和武大郎商量下菜谱……”

说完,

他转身去了后院,

殊不知,

这一转身,竟然是错过了一个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6wxw.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6w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