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639、捐赠活动(3/3)

(28+)
呼延小沙和徒子娱乐签约了,这个不大不小的新闻在娱乐版块只是不显眼的一个豆腐块,但是在嘻哈圈子里,这是一个很有影响力的新闻,因为他是《我最嘻哈》选手中,第一个外签的歌手。其他人,大部分没有公司愿意签,表现的最好的那几个,则被橙麦牢牢捂着。

而且虽然呼延小沙在大众中的知名度很低,但是西北地下嘻哈之王的名头,让他在嘻哈圈子里名声响亮。所以他签约徒子娱乐的事情在圈子里传的很广,有种说法是说雨相看中了他,亲自邀请的他,并且为他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发展规划。

呼延小沙在签约的当晚就飞回了楼兰,他获得了五天假期,假期结束后,将常驻粤州,接受更加专业的培训,包括声乐和礼仪等等,当然,更重要的是,马上就会有一个重要项目涉及到他。

虎山行酒吧生意更加火爆,呼延小沙回到楼兰的这几天,酒吧里天天爆满,凡是来到这里的人,都想听听他的歌曲,这本来是一件高兴的事,说明他火了。

但是呼延小沙却有些不高兴,比较烦恼,因为这些人来这里,要求听的都是《虎山行》。这首歌让他证明了自己,但现在,却让他越来越怀疑自己,他唱《虎山行》都要唱吐了。

“我希望大家也听听我别的歌,我不只有《虎山行》,我的《坠星》也很不错,为什么就没人想听听呢。”呼延小沙对他的兄弟们说道,这些人当初和他一起参加了《我最嘻哈》,都进了初赛,但都没有走远,很快就被淘汰了。虽然被淘汰,但是他们并没有离开,而是继续呆在粤州给呼延小沙加油,在呼延小沙签约徒子娱乐的当天,他们也都在现场,为兄弟高兴。

呼延小沙这段时间看到许多《我最嘻哈》的冠军的新闻,有好的,有不好的,人一旦出名,就置于放大镜下观察,小毛病也变成了大毛病,但是觉得不妥的是他这个外人,而当事人似乎很享受,据说在一次商演中,对方带着自己一帮兄弟一起上台,结束后拿到了百万酬劳,在房间里撒钱狂欢。

呼延小沙摇摇头,看着酒吧里灯红酒绿,以前他挺喜欢这种氛围,但是现在有些厌倦了,自嘲地想,也许真的是在外面见了大世面,才发现这些都是虚的,雨相说的很对,《我最嘻哈》和《虎山行》给他带来的名利都是虚的,因为他还没有足够的作品,支撑自己保持这个成绩,保持这个位置。

有兄弟举起啤酒,号召大家一起干了,随即一群人牛饮,呼延小沙笑着也一口把一瓶啤酒干了,嘭的一声把酒瓶放在桌上,说道:“以后我不能这么喝了,会伤了嗓子!今天是最后一次。”

“别~兄弟,不喝酒还有什么乐趣,你已经火了,证明了自己,要懂得享受生活。”

呼延小沙还没说话,他身边的一个兄弟就把抢先说道:“放屁!小沙说的对,他是有大前途的人,要懂得保护自己的嗓子,再说了,一个节目能证明什么,什么都证明不了,你不继续,那很快就会过去!”

是啊,不继续,那很快就会过去!

“小沙,你真的见到雨相了?跟我们说说,长什么样,几个头?几只手?……”



唐霜带着糖果儿参加了一次衣物爱心捐赠活动,把她柜子里那些穿不了了的衣服全部装走了,平时没有注意,一旦收拾起来,才发现这么个小人儿,旧衣服已经满满三大箱。黄湘宁就喜欢打扮小人儿,更早的时候经常打扮唐蓁,现在唐蓁长大了,她控制不了,所以只能抓住小猪猪,比如那些全家套装……

小猪猪个子长得快,暑假经常穿的那件背带牛仔短裤,现在就穿不了了,这才多久。

去庐山旅行之前,唐霜已经和糖果儿商量好了,糖小人儿也答应了,所以这次装走她的宝贝,小人儿没有拿着小海马水枪来阻止。但她还是很舍不得,看着在她衣柜里捡衣服的唐霜,心如刀绞,真想一脚踢在小霜屁股上,把他关在衣柜里锁起来。

一起参加捐赠活动的还有小葡萄和大脸蛋儿李,他们没拿那么多衣服过来,一人一箱,不像糖小人儿,一人就三箱。

糖果儿本以为能见到领这些旧衣物的小弟弟小妹妹呢,到了现场才发现,才是阿姨。小人儿逮着一个就问,什么时候能去见小弟弟小妹妹,她捐衣物的同时,还有很多话想对他们讲呢,她可不仅仅是捐衣物这么简单,她还要送温暖,送爱心呢。

但是结果很残忍,这些衣物不会第一时间交给贫困地区的小孩子,而是会先集中分拣,有一些衣物是不接受的,会被挑拣出来另外处理,比如内衣内裤。分拣之后,剩下的符合捐赠条件的衣物,才会进行消毒、清洗,然后整理好,折叠打包,送到有需要的小朋友。

糖果儿很失望,她昨晚躺在床上一个人想了好多话咧,都是准备对领衣物的小妹妹讲的,结果一句都没能派上用场。

唐霜见状,带着她找到捐赠活动的负责人,和对方商量,最后对方同意唐霜和糖果儿到时候参加他们的走访捐赠活动。

糖果儿这才喜滋滋的,开始盼望那天快点到来。

从捐赠活动现场离开,大家没有立即各回各家,大家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当然要玩一玩咯,糖果儿、小葡萄以及李,这是三个小人儿放寒假后第一次见面。虽然才几天没见,但是小孩子们的友谊非常纯真,见到彼此特别开心,叽叽喳喳没个停,尤其是糖果儿和她的小闺蜜小葡萄,两人见面之后就仿佛黏在了一起,走哪儿都是两个人一块出现。

“咦?小葡萄你的小姨呢?怎么没见到眉眉姐,我好想她诶,我家小霜也好想她哩。”糖果儿现在才想起这次来的不是她的眉眉姐。

小葡萄的妈妈楚晶闻言,看了看正和李的爸爸说话的唐霜,然后就听到小葡萄在向糖果儿解释,她的小姨平时要上班,不上班的时候要上课,学ABCDEF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