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两百六十八章 抉择

(26+)
在多日不见后,方适一行人再次见到了魔物们。宝石湖的南面稀稀拉拉的出现一些小魔物。方适等人在北面高处用望远镜观察,确认宝石湖附近没有大量魔物,这才下高处,到了宝石湖边,找到了一片芦苇茂密处暂时扎营。

入夜,方适派出双鬼,去寻找游魂野鬼,双鬼不会被攻击,但是它们必须直面游魂野鬼才能发现,等同看见了鬼魂才知道这里有鬼魂。还有一个冒险办法,将胎毛笔给沙邦,让沙邦带胎毛笔进入魔物集团区域,魔物看不见沙邦,同时他们的攻击对沙邦无效,这本是个好办法。但是玛莎是老鬼,有一定道行,可惜没有身体。沙邦虽然修炼出一些身体,但是道行不高。正常情况下,魔物们会看见胎毛笔在空中飘荡,如果有哪只好奇的魔物攻击胎毛笔,那胎毛笔很可能就此损毁。

第一夜这么过去了,第二天联盟派遣出了侦察机,第二夜也过去了,第三天,联盟的运输机降落在指定撤退地点。第四天,大家将开始执行毕斯的计划。

但是就在第三天夜里,玛莎带回了一个消息,发现一名游魂,漂浮停留在距离渔村村中心两公里的墓地。

于是计划改变,方适必须先前往墓地确认,这名游魂是不是特丽莎的鬼魂。

……

第四天夜里,方适独自出发,潜入宝石湖中,朝宝石湖南面,宝石村而去。去多少人也帮不上忙,反而会增加被发现的危险。一个人能打能逃,最大的依仗是这面宝石湖,墓地距离宝石湖四公里,一旦有意外,只要方适能逃入宝石湖,小命就基本算是保住了一半。

上岸之后,方适就知道特丽莎在附近。

方适没有直接感应鬼魂的能力,他只是能看见鬼魂,能和看见的鬼魂进行交流。胎毛笔也没有直接吸引鬼魂的能力,必须出现在鬼魂的附近。方适之所以知道特丽莎在附近,是因为自己的天赋外加胎毛笔的异动。

胎毛笔和其他随身物品不一样,胎毛属于特丽莎的一部分,并且是最纯净的一部分。上岸之后,被方适握在手中的胎毛笔轻轻抖动。

侦察机已经侦查过这个区域,毕斯给方适上了两个小时的课,方适熟门熟路的朝侧面走,这边是渔村不多的几亩农作物,主要是蔬菜。为了灌溉这几亩农作物,渔民们挖掘了一条沟渠,方适就爬在沟渠中朝墓地前进。

魔物就在身边,最近的魔物甚至距离方适不过两米,但是魔物没看见就是没看见,小魔物甚至不具备嗅觉功能。在双鬼的指引下,方适或躲或杀,慢慢的接近了墓地。

即使是阳气极重的地方建设成墓地,因为尸体腐化等原因,长年累月之后墓地就会变成极阴之地。也是鬼魂们最喜欢的地点。有多喜欢呢?相当于夏天的空调房。

方适在双鬼指引下,登上侧面的山坡,趴在灌木丛看向一公里外的墓地,说是墓地,但是如同水渠一般,一塌糊涂。勉强能看见几块东倒西歪的墓碑,在魔物入侵之前,这里是最接近恶魔之地的人类居住地。

方适天生阴阳眼,加上念眼,很清楚看见了一朵游魂停留在墓地的上空。因为游魂缺乏意识,所以游魂是没有长相的,直到有意识后,才会慢慢的生成生前的面貌。方适很肯定这游魂就是特丽莎,胎毛笔在加持了念力之后,出现明显的抖动,如同找到主人的小狗一般。

但是方适不敢动,因为一只巨大的苍蝇距离墓地不过一公里。那位置应该是早年的鱼塘,因为现代文明进入这个渔村,渔村有了农耕,也有了养殖。这片鱼塘养殖的是比黄金还要贵重的宝石湖特产——宝石鱼。

大苍蝇一半身体没入鱼塘中,魔气安稳的环绕全身,覆盖了附近的三个鱼塘,看大苍蝇的气息流动,应该是在休眠状态。

方适距离墓地为一公里,距离大苍蝇两公里,这已经是非常冒险的距离。如果方适处于风口,大苍蝇很可能会因为气味发现方适的存在。

除了大苍蝇外,在鱼塘的四周,方适还看见了最少不下七只的中魔物,大部分在睡觉,有两只中魔物正在吃小魔物送来的鱼,顺便把送鱼来的小魔物也给吃了。

很熟练,中魔物魔力成棍敲在小魔物的脑袋上,小魔物脑袋被敲裂,血浆和脑浆飞出,倒地死亡。中魔物抱住小魔物的脑壳吮吸,而后拆卸下来手臂,如同吃鸡腿一般……

方适第一次看中魔物吃掉小魔物的整个进食过程,忍不住的反胃。相比之下沙邦的老大还比较文明,人家如同杀猪一般,先将沙邦放血,而后将还有意识的沙邦用铁棍穿过,放到火上烤,追求的就是新鲜度。最少相比这只大魔物,沙邦老大文明的多。

方适胡思乱想,其实是不知道怎么办。冒险贴过去吗?万一被发现,自己逃命吗?不逃命必死无疑,如果逃命的话,首先有50%的可能逃不掉,其次50%的可能逃掉,将祸水引到了自己同伴处。按照个人逃命能力计算,方适认为自己、冰雪两人肯定能跑掉,雷蒙应该也可以,无夜和毕斯必然有一个人落在最后。

是不是考虑先撤退,安排好计划后,再进行冒险呢?

方适了解自己,一旦今天撤退,回去后必然要撒谎,傻子才再去和大魔物亲近。很微妙的心态,不撒谎感觉对不起自己。

方适折衷,写了一张纸条让沙邦带回去,没有方适在身边,别人无法和沙邦交流。沙邦离开方适,甚至无法现身,没办法,离寄物越远,道行就越低。方适看手表,现在是凌晨一点左右,两点动手……

真的要动手吗?方适又犹豫了,既然已经定位了特丽莎的游魂所在,等上两个月,天启骑士杀了大苍蝇,游魂就算再次游荡,也跑不了很远。好吧,鬼知道会跑多远。

爷爷去世时候,因为兰,唐儿等人的死亡,方适对牺牲一词有所感悟。但是感悟一两天后,方适本性打败了感悟。或许那不是方适的本性,但是要方适去虎穴转一圈,方适不是很愿意。

玛莎陪在方适身边:“我可以去,你忘记了吗?我成功让一位游魂进入了玉石。”

方适回:“你拿笔过去,万一被发现,笔被攻击,笔坏了,碎了,断了……我还得去新国再找特丽莎的贴身饰物。”最麻烦的是,特斯未必还有特丽莎亲近的东西。

要去,只能自己去。

去还是不去呢?即使是做禽兽的那次,方适也没有这么纠结。方适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小恶魔,一个小天使,小恶魔告诉方适:不要去,没有必要为了别人的幸福而搭上自己的生命,难道你忘了苏佳了吗?

小天使告诉方适:他说的对。

但是撤呢,方适又过不了自己的道德观,想起西海峡之战,家族勇士们知道自己不是黑龙对手,但是没有一个人撤退。

点兵点将,骑马打仗,有钱喝酒,没钱滚蛋……

“主人,你在干什么?”玛莎跟方适时间不长,不了解方适,但是提醒道:“在这里越久,危险就越大。”

“知道了。”方适深呼吸。

沙邦回到了方适的身边,带回一张纸条:“为什么让我们朝北撤十公里?”

卧槽!方适在没有绝对上不上,要不要撒谎之前,当然不会告诉他们这里有大魔物。这该死的大魔物,白天藏哪了,侦察机竟然没有发现。还有该死的毕斯,你按照我说的做会死啊。

反过来想想,有人殿后似乎还可以。这种念头想一想都感觉邪恶。和同伴去森林里遇见熊怎么办?虽然跑不过熊,但是可以尝试跑的比同伴快。

沙邦了解方适,道:“老大,我们撤吧。”

方适道:“错过了这次机会,下次就不知道了。”

沙邦道:“找特丽莎的魂魄是为了除掉魔女,主人你多次说过,你认为教廷有专门对付魔女的手段。”

方适反问:“万一没有呢?”

这时候沙邦如果劝方适上,方适会拿出自己不上的理由。沙邦劝说方适撤退,方适又会拿出不能撤退的理由。

英雄早逝还是明哲保身?

方适突然明白了,自己是不可能撤退的,因为今天的畏惧会成为将来自己的心病。是冒险,也是机会,是消灭魔女的机会。否则将来魔女猖獗,或者制造各种悲剧的时候,自己会不会责怪那一晚自己没有勇敢出击呢?

魔女不仅侵害到自己朋友黄叶的表妹秦照,甚至对劳拉都动了手脚。不,自己不上一定会后悔。

明白了这点后,方适朝墓地爬动。

沙邦很配合:“快……快……躲。”

方适躲好,一只中魔物四处看看,又坐下来继续吃小魔物。显然他是一名哨兵,大魔物的亲信哨兵。

按照沙邦的口令,方适距离游魂不过百米。这一片区域很开阔,墓碑根本遮挡不住方适的护体念力。所以又给了方适选择,第一个选择,估算中魔物不会朝这个方向看,也不会有小魔物看见自己,快速过去,快速招魂,快速离开。第二个选择,散去念力,依靠墓碑,石块来隐藏自己的行踪。

选哪个?

必须是选第一个,没错,怎么不可能散去念力,一旦跑路没有念力作为支撑,不可能跑的过大苍蝇。不要让别人把握自己的命运。虽然第二个选择成功率更高,但是方适坚定的支持第一个选择。

方适刚刚到达游魂身边,立刻听见身后传来小魔物的嘶吼声,方适不管其他,手握胎毛笔,将念力灌入其中,游魂瞬间吸附到胎毛笔上。同时,中魔物转头,没看见方适,但是十几只小魔物从高处朝墓地奔去,中魔物见此情景也慢悠悠的走过来。

“玛莎,困住它。”

玛莎立刻上前,布置鬼打墙,中魔物接近墓地,进入鬼打墙迷宫中,一时间和外界脱离了联系。小魔物显然没有唤醒大苍蝇的能力,冲到方适的身边,而后被方适一招全部干掉。

虽然困住了大魔物,但是发现方适的小魔物数量越来越多,方适立刻走人。玛莎原地维持鬼打墙。伴随着方适距离越来越远,距离自己寄物越来越远的玛莎力量也越薄弱。中魔物很快突破了鬼打墙,发出警报。

大苍蝇抬头,翅膀拍打在鱼塘水面,慢慢的翻身过来,看了示警的中魔物一会,半飞半跑的朝方适离开的方向追去。他一动,整个集团魔物全部动了起来。

……

毕斯等人无眠,在宝石湖的北面等待方适的消息,突然警报震动,毕斯戴上耳麦。联盟派遣的侦察机报告:“大量魔物朝你们方向而去,请尽快撤离……发现大魔物……重复:发现大魔物……”侦察机快速拉升,避免了有可能出现的机毁人亡情况。

毕斯站起来,恰巧看见跳进湖水的方适,想起纸条,立刻道:“扔掉所有东西,朝运输机方向撤退……帮我联系运输机,立刻发动引擎,我们要紧急撤离。”

侦察机回答:“明白。”

方适过了湖水,欣慰的发现他们终于跑了,同时内心有点恼火,老子还没回来,你们就跑?

出湖水后一路狂奔,大苍蝇被湖水困了困,过了宝石湖后,又拉近了和方适的距离。方适越过一道丘陵,发现短腿无夜,也不吭声,也不解释,扛起无夜狂奔,把无夜吓的尖叫连连。

“叫个屁,束缚。”

无夜回神,一道光射出,打在距离三百米的大苍蝇身体上,那大苍蝇原本在半滑翔半跳,被光线打中后,从半空落到地面上。不过念力当量相差太多,大苍蝇只是顿了顿就再次追来。无夜努力的稳住,努力的将光线射在大苍蝇身体上,但是十秒有八秒落空。急的无夜大喊:“开稳一点。”距离不到两百米,大苍蝇的喷射的魔气毒雾不到五十米。

方适立刻明白无夜的意思,他用双手托住了无夜的双腿,用自己手臂作为减震工具。这样一来,在无夜的拼命束缚下,魔物的速度有所降低,双方慢慢的拉开了距离。不过伴随距离加长,无夜的束缚能力就下降,所以两人始终保持着和大苍蝇五百米到七百米的距离,至于其他魔物,根本追不上他们。

方适非常庆幸把无夜拉进队伍,否则自己队伍必死一人,说不好还会团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