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章 云台村

(31+)

  不胜酒力的汪远,实在是架不住那几杯烈酒,一杯倒。
  酒局结束后,汪远,没有见到纪老本人,而是纪老的司机率先找到了汪远。
  汪远含含糊糊上了车,被司机问道家在哪里的时候,猛然间醒了酒。
  从前师父也是经常喝醉酒,但通常不发酒疯不说胡话,只是静静坐着,面容慈祥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汪远转头看了眼车窗外,在酒店待得时间太长了,以至于连外面什么时候天黑了下来也不知道。
  汪远只是很想念师父,那个带着他全部秘密离开的老人。
  “北庆警局吧。”
  司机听到地址后,愣住,但还是启动了车子,没有过问。
  汪远的出现,让担心了一整天的陆胜男颇为震惊,飞奔上前,一把搂住汪远的脖子红了眼眶,“小师父你这么回来了?”
  暧昧的气氛在二人四周散开,汪远有些不好意思,推开陆胜男,“难不成你希望方某今天回不来?”
  刚说完这句话,汪远发现暧昧的气氛却更加浓厚了,之间陆胜男脸颊微微一红,身旁几位警察起着哄。
  汪远连忙后退两步,客气说道:“是方某天唐突了,今天过来就是跟陆警官说声儿谢谢的,感谢陆警官这几天对方某的帮助。”
  陆胜男却是着急起来,“小师父,你这是要去哪里吗?”
  “方某终究还是不太适合警局这种威严的地方,破例收了点儿纪家的劳务费,方才有了一处容身之地。”
  此时的陆胜男是又急又气,“这人生地不熟的你能去哪里,小心被骗。”
  “陆警官是个好人,天地之大,方某又是个道士,自然哪里都是家。”
  汪远谢绝了陆胜男的好意,从警局离开后,直接找了个就近的小宾馆暂住了下来。
  陆胜男将汪远送走后,心里十分不是个滋味,汪远的这一走,她总觉得生活像是少了什么一样。
  躺在宾馆的小床上,汪远脱下了一身厚重的道袍,心想在这里没钱还真是活不下去,哪里都需要用到钱,钱可真是个好东西啊!
  道袍内有个口袋,里面放着两沓钞票,是纪坤的司机在送他回来的时候,将那保险箱交给他,不过他并没有全收,而是象征性地从保险箱内拿了两沓。
  一觉还没睡到大天亮,宾馆的房门却被人敲响了,一声儿接着一声儿,像是催命一般。
  汪远惺忪着一双眼睛将门打开,发现却是前台的老板娘,老板娘一脸不耐烦,似乎被吵醒的人是她才对。
  “汪远是吧?前台有人找!”
  一条丝绸吊带裙,老板娘身材妩媚,只是卸了妆的脸有些与昨天不一样,脸上神情也不似昨天那般热情。
  汪远摸不清头脑,正奇怪这谁会知道他的名字,好奇之时但但还是披上衣服下了楼。
  宾馆本就不大,楼梯也是夹在墙壁旁,十分窄小。
  等在前台的是一位黑色职业装的成熟女性,微卷的长发散在脑后,“您就是汪远先生?”
  汪远微微点头,不大明白,“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女人没有说话,往宾馆大门看了眼,随即走进来的女人要比面前的女人优雅霸气。
  “是你?”
  汪远惊讶,在看到简晴的那一瞬间,他的心里着实吃惊不少。
  简晴露出一副标准的客气笑容来,“原来小道长今年不过才十九岁,难怪纪老会如此赏识你。”
  “你是怎么知道的?”
  简晴继续笑道:“这个不难,还没我简晴不能够知道的人,不过你的名字我倒是让我查了很久。”
  汪远心里有些不爽,被人这么调查难免会觉得对方不怀好意,“来这么早,到对是什么事情?”
  简晴也不嗦,好看的面容上浮现一抹忧愁,“小道长别误会,我是从纪老那里打听到你的,实不相瞒能来找你一定是与那些事情脱不了干系。”
  汪远当即明白过来,但是对简晴的办事儿手段还是心有不满,收拾好东西,退了房,上车后简晴这才解释。
  “是我师兄,最近在他的管辖地区出了点儿事儿,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人,我这才想到了小师父你。”
  简晴似是想起什么,急忙补充道:“不过小师父不必担心,佣金我们会一分不少的给您。”
  “你们这里的人,都这么喜欢谈钱?”
  说着,车子便停在了一高速收费路口处,简晴率先下了车,“小师父,我们换辆车。”
  汪远跟着下了车,这次只有简晴和他一起坐上了一辆黑色奔驰。
  “她不用去吗?”
  简晴看了眼罗素,“她是我的助理,负责公司事务上的事情,接下来是我的私事儿,她没必要再跟来了。”
  简晴车技很好,上了高速全程稳当开到了最大码,直到外面的天儿彻底大亮,路过一块村碑,汪远才知道简晴带着他来到了云台村。
  前来迎接的是一位一身运动装的男人,看起来也只有三十来岁,眉目清秀,老成沉稳。
  “师兄。”
  简晴一下车,便跑到了沈丘面前,接着向沈丘介绍道:“这位是汪远,就是我电话里跟你提到的那位小师父。”
  继而转头,“小师父,这是我师兄沈丘,今天就是来帮他的。”
  沈丘倒是十分绅士,也十分客气,同汪远握了握手,“很高兴。”
  在沈丘身上,汪远能够发现面前这个男人一身英朗,命中有很强的官运,但不好的地方在于,官运亨通的命格中似乎隐藏着一些难以名状的感觉。
  汪远学术不精,实在是不能够好好看看那种感觉预示着怎样的未来。
  云台村地处高低,依山傍水,环境优美且空气清新,实在是个适合人类居住的好地方。
  沈丘边走边将云台村发生的一切娓娓道来,“其实包括我在内的所有村民是走投无路了才会将小师父请来瞧一瞧,村人接二连三地病倒,市里几家大医院医生都来过,现在也没有给这种病下一个诊断。”
  汪远皱起眉头,不禁想到了清莲湾村的情况,心里开始担忧。
  在沈丘和简晴的带领下,汪远进了几户村民家中查看情况,让汪远感到幸运的是,云台村的情况与清莲湾村的完全不同,不免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
  但是,让汪远感到好奇的是,病倒了的村民统一都有着嘴唇发青,身体虚弱的情况。
  不免回头问沈丘,“医院的医生可排除掉了中毒这一可能?”
  沈丘点头,“不是中毒,各种项目检测均显示不是中毒。”
  汪远前前后后在云台村跑了十多户人家,都是相同的症状,一时之间有些累了,三人便在一处休息下来。
  汪远觉得闷,心里又拿不定主意,向来师父要是还活着,一定能够查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随便想了个理由,独自一人出了屋在村里闲逛了起来。
  云台村很大,各家各户的房屋建筑也是十分整齐划一,看似这个村是在市政府的重点发展对象之内,村民的生活水平也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不知不觉,汪远已经溜达到了村头一个大水塘旁边,水塘在山脚下,此处除了田地外,并没有村人居住。
  问过村民之后,才知道这个水塘是养育云台村所有村民的源泉,村人吃水用水全是水塘的功劳。
  汪远挽起裤脚,顺着水塘边一条小路下去,发现人还是能够轻而易举来到水边的。
  脚下一整排的大石头下,均压着黄符,汪远心一惊,似乎这种排面他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一时之间竟有些想不起来,汪远踢掉脚下的石头,黄符被风吹进了水塘。
  看来定是有人刻意而为之,一切事情看似也有了很好的解释,汪远这才回到了村里。
  汪远走了许久,简晴找他找了许久,见汪远回来,不免放下心来,“小师父去哪里了,天儿快黑了,我们该走了。”
  “这是药方,对村人应该有用。”
  汪远将药方递给沈丘,沈丘惊愕,“看样子小师父是找到原因了?”
  汪远点头,将自己在水塘看到的一切都一五一十说了出来,直到回市里的路上,一向威严的沈丘突然也变得话多了起来。
  三人下了告诉,简晴再次下车换了车子,沈丘将一个黑色包递给汪远,“这是今天的酬劳,不过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请说?”
  沈丘犹豫了一下,“明天小师父能不能再随我来一趟云台村,毕竟我还不知道结果怎样,还望小师父能够陪到底。”
  汪远自然没有拒绝,他始终没忘了那十万功德,拒绝了沈丘的大笔佣金。
  简晴给汪远找了个酒店,汪远没有拒绝。
  “小师父,接下来几天还是要麻烦你了。”
  汪远平静一笑,“客气了。”
  回到酒店,汪远却睡不着了,满脑子都是云台村水塘边那古怪的八卦阵,突然间想到了师父曾经提到过这种阵,但都是一些走上邪路的道士通常喜欢的卦阵。


Ps:书友们,我是叶无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