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七章 世间百态

(31+)

  在云台村的这段时间里,汪远解决了云台村村民棘手的病情,但对于在水塘发现的那个古怪卦阵,汪远没有向村民提一句。
  怕是会引起村民恐慌,这件事儿汪远一直放在心里,他很想知道,究竟是谁竟下如此毒手?
  同沈丘和简晴这段时间的相处,汪远发现这云台村似乎对沈丘来说甚是重要,一个国家机关的干部,虽然体恤民情是常理之中,但汪远总觉得事情远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村民们大多都好了个七七八八,但汪远却细心的发现,大病已除,小病难防。
  尤其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每个人身上总还是有点多多少少的毛病,便主动免费给大家诊断起了病情。
  但往汪远意外的是,他的这个小举动,在村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大家纷纷前来感激和夸赞汪远,让汪远十分不好意思。
  黑色的奔驰停在村口,沈丘在此地下车,并未将车子开进村。
  同时赶来的是简晴,作为长乐集团的董事长,事务繁忙的间隙,仍旧让她对独留在云台村的汪远放心不下。
  不知为何,简晴一见到汪远,心里便安心几分,她年纪虽然不大,但却在汪远身上找到了一种归属感。
  沈丘虽简晴的出现似乎有些惊讶,“公司最近不忙了吗,怎么总是三天两头往云台跑?”
  简晴笑颜如花,脸颊泛起一丝红晕,“师兄什么意思,汪远是我请来的,我自然得有负责到底的担当了。”
  沈丘看在眼里,明白在心底,凭借着他对简晴的了解,一个叱咤职场的女强人,从未见过她对一个男生的喜欢表现得这么明显,但沈丘也知道他这个师妹是个心气儿极高的人,说穿了等同于抛了一个火星。
  他可不想到时候惹到简晴,平白无故引起一场不必要的大火。
  “不愧是长乐集团的董事长。”
  简晴尴尬一笑,“师兄,从前没见过你这么频啊?”
  沈丘也还是一笑,随即同简晴走进村里。
  此时的汪远刚起床,住在陈叔家里,陈叔是村里的会计,家里收拾地妥帖干净。
  刚起床,便在陈叔家中见到了沈丘和简晴俩人,不由得十分开心。
  陈叔将饭菜端上桌,转头看向沈丘,“沈总和简小姐也一起吧,来这么早,真是辛苦了。”
  简晴看了眼吃得正香的汪远,心里一暖,随即摆手,“不给陈叔添麻烦了,我们今天是来看看村民情况的,一会儿还要回去上班。”
  汪远听此,放下筷子,“正好,村里的事儿都忙活得差不多了,我也不好再打扰陈叔了,我跟你们一起走。”
  陈叔连忙挽留,但都被汪远给拒绝了,他还有自己的计划。
  吃过早饭,汪远收拾好东西跟着沈丘和简晴去了几家探访病情,结果都出乎了大家的意料之外,被汪远诊治过的村民,病情都大有好转。
  汪远也是头一次觉得自己还是有价值的,毕竟当年师父将毕生所学传授给汪远,汪远也并未真正学到多少。
  如今真正学到的本领,都用在了正确的地方,汪远是打心眼儿里高兴。
  最后跟陈叔道别,三人便往村口走去,忽而听到不远处响起一阵儿哭丧声儿,汪远侧耳一听,似乎又有着一阵儿喜庆的唢呐声儿。
  “事情不大对劲儿啊?”
  沈丘一脸狐疑,同简晴二人对视一眼后,脸色便低沉下来。
  此时连汪远连笑都笑不出来了,出现在面前的景象可是他见都没见过的,东面来了一支喜庆的迎亲队伍,西面迎头而上的是一支送葬的队伍。
  明白人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的厉害,一红一白相撞,势必是一种极大的不吉利。
  简晴一副害怕的模样,悻悻转头看向汪远,一时之间汪远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两支队伍同时在一处停下,大家的脸色似乎都不太好,毕竟这种事情还真是难以预料。
  汪远心中竟不知这到底是巧合还是有人暗中刻意安排,实在是太过于晦气了。
  “快走吧,时间来不及了。”
  沈丘提醒着大家,简晴也是一脸的急色,想要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汪远倒是没挪步子,说道:“不好意思了沈大哥,今天我还是留下来吧,我想会有需要我的地方。”
  沈丘随即明白了汪远的话,倒是简晴,皱着眉头,“汪远,你不是要走吗,今天留下来不太合适吧……”
  “没关系,别忘了我可是道士。”
  简晴心里尤为担忧,虽然她不信邪,但是在云台村的所见所闻,心中已经开始动摇了。
  沈丘和简晴离开云台村,汪远朝那两队人望去,眉头紧锁。
  红白两事儿本就是两种极端,如今碰巧冲煞在一起,委实是不太吉利。
  汪远回到陈叔家中,将行李归置好,从包里拿出了一千块钱塞给了陈叔。
  “小师父,你这是做什么呀?”
  陈叔受宠若惊,拿着手里的十张钞票,像是一块烫手山芋一般。
  “陈叔,这几天在这里给您添麻烦了,接下来我还要待上个两三天,麻烦您了,这钱您必须收。”
  汪远不是不了解陈叔家里的情况,虽说是村里的会计,但陈叔多年前便一个人居住了,生活委实是艰辛了点,汪远只是不想成为陈叔生活上的麻烦。
  陈叔是说什么也不要,但最后还是汪远态度坚定,陈叔才迫不得已暂时收下,想着等汪远走的时候偷偷还给他。
  汪远突然对村里刚才那两家的红白喜事儿十分兴致,陈叔收拾着屋子,汪远提起了话头,“陈叔,今天村里有结婚的吗?”
  陈叔边忙活着手头上的营生,突然叹了口气,“今天早上不知道你们看没看到,东边张家的儿子早就定了今天的婚期,巧的是昨晚上年近九十岁的刘老头子突然走了,你说巧不巧,两家赶一起办事儿了!”
  这些汪远都知道,随即又问道:“那李老头平时身体好吗?”
  这句话倒是被汪远问到了点儿上,陈叔猛然间抬头看向汪远,似乎也感到惊讶,“还别说,被小师父这么一提,我到觉得这是一种天意,平时那刘老头子吃吃喝喝身体倍儿棒,儿女孝顺生活美满。”
  汪远觉得事情不太对劲儿,但却又觉得人生老病死是一种常态,这件事儿不过是碰巧了。
  “陈叔,中午不用等我吃饭了,我出去一趟。”
  汪远起身拿起包袱背在身上出了门,陈叔不放心,在后面喊道:“小师父,你可别除了村找不到回来的路哇?”
  汪远摆摆手,离开陈叔家,往村东走去。
  云台村村东头住户人家很少,基本全部都是田地,唯独一户人家吸引到了汪远的目光。
  破败的泥土房,房顶是黄土与干稻草调和而成的,汪远感到十分震惊,这种人家的生活水平在云台村实在是罕见。
  既然是重点发展乡村之一的云台村,又怎会落下了这种穷苦人家呢?
  汪远抬脚便走了过去,大门时一道围起的栅栏,看起来十分寒酸,汪远推开栅门,院落里石井旁正巧有一位黑衣长发的女孩在。
  女孩见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并未感到太过于惊讶,相反是一脸的平静与高兴。
  “小师父?”
  汪远笑了笑,“你认识我?”
  女孩生得眉清目秀,身材好到了极致,一身素衣显得整个人气质不凡,只是面色有些憔悴,但仍旧掩盖不住一身的妩媚。
  “当然,在云台村谁还不认识小师父啊!”
  汪远有些受宠若惊,他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犹豫了半天儿,“能让我进去喝点水吗,走到这里挺累的其实。”
  女孩笑起来如沐春风,连忙将汪远请进了屋内,“家里乱,还请小师父不要嫌弃。”
  汪远实在是感到好奇,唐突问道:“你是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为什么不跟大家住一起呢?”
  女孩微微一愣,面容凄苦,转头看了眼里屋,小声儿说道:“几年前家里出了点儿变故,只剩下我跟奶奶了,因为穷,只好住在这里。”
  说罢,女孩转而眸光闪着泪花,“小师父,您能帮我奶奶看看病吗,她常年卧床不起,我试过好几次带她去找您,却都没办法。”
  汪远自然是义不容辞,跟着女孩进了里屋,里屋是又黑又潮湿,床上一位枯瘦的老人此时正在熟睡。
  给老人把过脉之后,汪远便皱起了眉头,将女孩拉出去,“你要做好准备,实不相瞒,奶奶活着其实比离开更痛苦。”
  女孩听后,满目哀愁,大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汪远是头一次见女孩哭成这样,一时之间也慌了手脚。
  “你别哭啊,我给你开个药方,说不定奶奶还有希望呢。”
  女孩开始摇头,强忍下泪水,“家里没钱很久了,开了药方也是无济于事的。”
  汪远十分心疼,不由分说拿出了一沓钞票来,递给女孩,“拿去,先给奶奶买药治病是要紧事儿。”
  “不不,小师父,我可不能收你的钱!”


Ps:书友们,我是叶无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