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九章 避难

(31+)

  “方某行得正,为何要出去避避?难不成要让我承认我才是杀人凶手吗?”
  汪远的严词拒绝,让一旁同样束手无策的陈叔直叹气,“果然应了老人的话,红白事儿冲了煞,势必会带来祸端!”
  “陈叔,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反正我是不信邪。”
  陆胜男打算了陈叔的话,继而转头劝诫汪远,“我知道,也相信你不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儿,但是现在不是讲究这种情怀的时候,我想你也不想背冤枉入狱,白白便宜了那个杀人凶手吧?”
  陆胜男见汪远始终没有被自己说服,“我虽然是个实习警察,但我却明白,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正义从来都不会迟到,所以你应该懂一个道理,退一步,找出真凶,难不成你就这么甘心做别人的替罪羊?”
  汪远终于叹了口气,尽管心中十分不甘愿,但还是臣服了,“罢了,明天我就走。”
  “不能等到明天,现在就走!”
  陆胜男为了不给汪远留反悔的时间,直接走进汪远的屋子,将他的包袱拿了出来,“我不能去送你,放你走我本就犯错了。”
  汪远离开陈叔家的时候,陆胜男果然没有再露面,汪远能够理解,心里也十分清楚,大家都是为了他好,但他不甘心,事情不是他的错,为什么要跑?
  汪远不知道是谁在背后陷害他,可就这么巧,在他刚诊治玩陈远,陈远就暴毙了?
  村口处停了四五辆警车,汪远远远避开了警察,走到村口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穿得衣衫褴褛的小姑娘,年纪看起来也就是个十三四岁的模样。
  不免上前询问,“怎么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你的家人呢?”
  小姑娘眸中满是惊恐,似乎对一身道袍装扮的汪远甚是害怕,但见汪远眼中并无恶意,一言不发地摇着头。
  汪远从包袱里拿出走之前陈叔给他打包好的饭菜,放在小女孩面前,“你是不是跟我一样,都是无家可归的?”
  小女孩在见到饭菜的那一刻,扑身上前,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汪远心里是越来越不明白,云台村分明是重点发展乡村,为何村里还是会有那么多贫苦情况在,难不成是上面不作为,将款项都中饱私囊了?
  “你叫什么?”汪远眼中满是怜惜,一个与他有着相似身世的孩子,他又岂能袖手旁观。
  小女孩抬头,嘴角沾满了饭粒,脸上再没有对汪远的防备,“无双。”
  “你的父母呢?”
  小女孩低下头,没有再说话,汪远心里便明白了。
  等着无双吃完,汪远将身上的道袍脱下,让小女孩脱掉身上肮脏的衣服,换上了他的衣服。
  兜里的手机响了几下,汪远拿出一看,是一串陌生号码,但汪远只是这是陆胜男发来的,她让他按照昨天给他的地址去她家。
  本不打算靠着陆胜男的汪远,低头看了眼身旁的无双,随后便拦了辆车,回到了市里。
  陆胜男的房子并不难找,给司机师傅提供了地址之后,离开郊区不出十五分钟,汪远已经带着无双找到了。
  是一栋小公寓,简约低调,汪远竟不知道区区一个警局实习生陆胜男,竟然会住在这么好的公寓里。
  无双似乎对这栋公寓十分喜欢,蹦蹦跳跳着围着汪远转,见无双这么喜欢这里,汪远便决定留下来。
  陆胜男是傍晚回来的,同他一起来的还有赵队长,几天不见,赵队长脸上长了一圈胡子。
  陆胜男给赵队长倒了杯水,打算进屋换身儿衣服,汪远正同赵队长在客厅说着话,只听从屋内传来一阵儿尖叫声儿。
  赵队长身手不凡,反应迅速,抢先汪远跑进屋中,汪远随后赶到,却十分尴尬。
  陆胜男退到门边,一脸茫然地看向刚从床上醒来的无双,“哪里来的乞丐?”
  汪远连忙解释,“这是无双,刚出云台村的时候我见她可怜就带上了她。”
  陆胜男脸色有些不好,黑着脸走出房间,赵队长皱着眉头,“汪远,好歹你该把这个孩子送去局里,到时候局里会联系福利院,你这……”
  “赵队长,我觉得无双跟着我会比在福利院强。”
  汪远安抚好受到了惊吓的无双,又走出房间同陆胜男解释,起初陆胜男并不是很接受无双这个丫头,但看在汪远一致的坚定,只好无奈妥协。
  毕竟,她身为一名实习警察,虽还未有一个正式的身份,但她这颗心可是火辣辣的。
  汪远长舒一口气儿,赵队长不知何时出去接了个电话,此时走进屋里,眉头紧皱。
  这几天汪远一直颠簸,见好队长脸色不好,心却一沉,“赵队长,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陆胜男在旁边一听,看向赵队长,脸色也严肃的起来。
  “汪远,再跟我去一趟纪家吧,纪老请来的风水师好像有问题。”
  赵队长说着,拿起车钥匙便往外走,汪远犹豫了一下,陆胜男无奈道:“家里有吃的,我们锁门走就行了,反正今晚是要回来的。”
  汪远不放心看了眼卧室门,才跟着陆胜男离开公寓。
  纪老面容威严地坐在椅子上,对面沙发上坐着两位风水师,赵队长是五分钟之后赶来的,纪老一见到汪远,心便放了下来。
  两位突如其来的风水师,称纪家大宅出了问题,并称若不及时化解,接下来几天势必会大祸临头。
  纪老掌管着数家产业,心中虽然狐疑,但毕竟前段日子发生的一切事情总归是让他心有余悸,一时之间也拿不定主意,只好让人给赵队长打电话。
  一进门汪远便注意到了沙发上两位风水师,这次汪远没有穿道袍,毕竟那装扮实在是太引人注意了。
  “看来纪老的意思,是不相信我们了?否则也不会另请高明。”
  其中一位风水师,勾着嘴角,面容上隐隐散发着阴森的笑容。
  汪远心下一凛,只觉不妙,来人定然不怀好意,他还从未在哪个风水师眼中看到这般阴毒目光。
  纪老连连摆手,笑道:“二位想来是误会了,这几位是我的朋友,没有旁人。”
  风水师面容一严肃,讥讽道:“纪老看来是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否则也不会不将我们放在眼里不是?”
  说罢,二位风水师便从沙发上起了身,一人走到汪远身旁,低声说道:“我知道你是谁,不过你也很快就不知道了。”
  纪老没有挽留,直接让管家送走两位风水师,面色愁苦,“到底是谁在背后搞得小动作,怎么就揪着纪家不放了呢?”
  赵队长毫不客气往旁边一坐,“这件事儿已经不是秘密了,能与纪家相对的除了卢家,又能是谁家呢?”
  汪远和陆胜男在一旁听着,纪老忽然回头看向汪远,“我实在是不放心,主要是我女儿的安全,还请小师父在给这里看看,是否真的像是刚才那两位说的那般。”
  汪远点头,离开了客厅,直接上了二楼。
  纪家大宅果然是名不虚传,不仅内饰豪华奢侈,就连房间也多得数不过来。
  “你就是汪远?”
  汪远回头,身后站着的是那日病倒了的纪嫣然纪小姐,汪远淡淡一点头,没有说话。
  纪嫣然眸光清澈,眼角含笑,“听爸爸说你挺厉害,我以为你是个老道士,没想到年纪这么小,长得也还不错。”
  “纪小姐过奖了,方某还有事情要做,告辞了。”
  汪远说罢转身要走,纪嫣然突然在身后说道:“谢谢你了,我知道那天是你救了我。”
  汪远淡淡一笑,“应该的,不用谢。”
  纪嫣然看着汪远的背影,莫名地心里对这个小道士产生了一点儿好感,拿出手机给简晴发了条短信:果不其然,很厉害。
  汪远回到客厅,交给纪坤几张黄符,安慰他纪家没问题,让他不要过分担心。
  同陆胜男回到公寓的时候,无双还在睡觉,想来是大床太舒服了。
  汪远睡在沙发上,陆胜男住在了客房,一整晚汪远再次失了眠。
  纪家突然出现的两个风水师,一看就不是正道上的道士,只是汪远不明白的是,背后究竟是谁要害纪家,竟然动用了风水师?
  不免想起了今天赵队长说的话,卢家,汪远倒是不太熟悉,但是他总觉得这段日子来他所遇到的所有事情,八成都与这个卢家脱不了干系。
  一把金色长枪顶在一个风水师后脑勺上,声音沙哑,“这点儿小事儿都办不成,还有脸回来?”
  风水师吓得双腿发抖,声音也抖了起来,“实在是碰上了个棘手的人,纪坤请了个小道士,才坏了好事儿!”
  男人收起长枪,眉头一挑,“小道士?”
  说罢,看向旁边的男人,“老刘,云台村的意外也是这个小道士的作为?”
  旁边的老刘默默点了点头,男人脸色便沉了下来,“小道士,有点儿意思。”
  骨节分明的大手在触碰到门的那一瞬间,突然一用力,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面容低沉的男人在见到出现在门外的不孝子之时,竭力遏制住了心底的怒火,“你们先下去。”


Ps:书友们,我是叶无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