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十章 逃离现场

(31+)

  风水师和刘叔火速逃离现场,门外的男人梳着油头,咬着牙签,一身痞气地走进来。
  “爸,你怎么老是跟纪家过不起,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
  男人当即便举起手中的长枪,抵到面前之人的脑门上,“臭小子,再乱说话,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
  “爸!爸!您消消气儿,我这张嘴您又不是不知道,贱的很,是儿子不懂事不懂事儿。”
  卢安小心翼翼拨开头顶的枪,长舒一口气儿,笑道:“爸,您知道我今天见到谁了吗?”
  男人收起长枪,眯起眼睛,不再去看卢安,“别叫我爸,我不是你爸。”
  “爸,这你就太那什么了,您是我爸,我亲爸呀!”
  男人本严肃的面容,突然大笑起来,看向卢安那一刻,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来,卢安心里一咯噔,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看着男人大刺刺离去的背影,朝地上啐了一口,“老东西,怎么不早点儿死!”
  说罢,卢安往面前的椅子上一坐,斜着身子,想着老东西什么时候死,他好继承整个卢家的庞大家业,到时候想要什么女人都行。
  男人并未离去,站在门后,对卢安的话听得一清二楚,随即便勾起嘴角离开。
  钱三跑进来,一脸坏笑,“少爷,货都给您准备好了,就等您过去验货啦!”
  卢安一听,瞬间来了精气神儿,连忙将身子坐直,“真的?这会儿有狗吗?”
  钱三垂下眸子,笑容不减,“何止是有,只要少爷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卢安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大手一挥,“走,跟爷去验验货!”
  之前给纪家看了几次风水,虽然汪远拒绝了纪坤的好意,但事后纪坤还是将钱给汪远送来了。
  在陆胜男的劝说下,汪远也只好收下了,买了几处房产,剩下的钱还能够汪远过上几年。
  陆胜男虽然是个微不足道的实习生,但每天工作做得最多的就是她,跑上跑下,被汪远打趣说她是个跑堂的店小二。
  陆胜男不气反笑,回以汪远是个逃难道士。
  这天接到纪嫣然电话的时候,汪远还在陪无双玩,本以为只是个骚扰电话,挂断了,紧接着一通接一通,汪远没办法接通,才知道是纪坤纪老爷的千金纪嫣然。
  纪嫣然态度霸道强硬,一个典型的被惯坏了的富家千金小姐,命令汪远去夜场陪她玩。
  汪远心中虽是一万个不愿意,但在纪嫣然的威逼利诱下,还是将无双一人留在了公寓,自己去了夜场。
  头一次来夜场,汪远实在是不习惯,这种嘈杂声能把人震聋了的地方,可不就是找罪受吗?
  纪嫣然像只粉天鹅,在一帮好姐妹的簇拥下,汪远还是一眼便在人群中看到了她。
  “哎,小道士,这里这里!”
  纪嫣然朝汪远招着手,引来了一片好奇的目光,出门急的汪远没穿道袍。
  “纪小姐,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
  汪远的这句话,引来了在场所有姐妹的不高兴,一浓妆艳抹的女人,火红着来到汪远面前,“听嫣然说你是个道士,但在我眼里你就是块嫩肉。”
  女人说这番话的时候,汪远只觉着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无一处毛孔不都在喊着拒绝二字。
  纪嫣然却突然起身,恰到好处的挡在了女人和汪远中间,“这小道士是我请来的,没你们的份儿。”
  “呦,纪小姐还偏袒上了?”
  正说着,夜场大门走进一帮黑衣人,为首的男人却一身白色西服,面容英俊,但歪斜的嘴角却让人心里涌出一抹恶心。
  方才调戏汪远的女人见此情景,急忙将沙发上的包那到手里,“卢安怎么来了,大家快撤吧,要是不想被他玩弄致死的话!”
  “不喜欢我?”
  卢安不知何时走过来,挑着眉毛看向说话的女人,紧接着便对旁边的钱三使了个眼色,钱三会意,露出一口黄牙扑倒了女人。
  纪嫣然瑟瑟发抖着,紧紧贴着汪远,但还是被卢安一眼瞅上了,“呦,今儿来得真是巧,这不是纪老爷的宝贝疙瘩吗?”
  说着大步来到纪嫣然面前,伸出手就像摸纪嫣然的屁股,汪远心中泛着恶心,火气莫名大了起来,挥起拳头便砸向了卢安的下巴、
  卢安被猝不及防的一拳直接打翻在地,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顺便踹了一脚在旁边享受着的钱三,“死瘪三,没看到少爷我被打了吗?还不给我上!”
  卢安的阴狠,纪嫣然有所耳闻,连忙拉上汪远往大门外跑去。
  卢安的人在后面追着,汪远没有丝毫的忌惮,拳脚功夫他还是有自信的,不用跑他也能对付了那帮人。
  汪远停下脚步,纪嫣然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还不快走,那个恶魔手段残忍,是个变态!”
  “既然知道外面这么危险,为什么还要来这种地方?”
  汪远云淡风轻,似乎完全不把此时的危险放在眼里,纪嫣然一愣,眼睛红了红,汪远不忍心见她如此,“你快走,别回头,给纪家打电话,我殿后。”
  “汪远……”
  “还不快走!”
  汪远看了眼追上来的卢安,一着急便吼了出来,纪嫣然微微一愣,而后果然听话地转身就跑。
  卢安露出一排青黄的牙齿,眼中满是阴狠,“怎么不跑了,英雄救美?”
  嘴角噙着血色的汪远,自然不会对卢安留一手,此生他最痛恨的便是这种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小人。
  “劝你回家好好抱抱你爹的大腿,不然我怕你等你来明早的太阳。”
  卢安被彻底激怒,“世界上还没有爷玩不了的女人,杀不了的人!”
  夜色之中,汪远挥展着一身的本领,将面前不断冲上来的人打翻在地,不同于白天,他不再顾及再三,挥舞拳脚,仿佛回到了青龙山。
  卢安在地上蜷缩着,钱三早已经昏厥了过去,汪远的眸子在黑夜中闪着光亮,“卢安,下次再让我看到你玩女人,休怪我不客气了!”
  汪远刚转身,便看到了站在路口处的陆胜男,见汪远走近,方才问道:“汪远,你在做什么?”
  “你都看到了,教训一下该教训的人。”
  陆胜男没有说话,拉开车门上车,等汪远上车后启动车子离开了夜场。
  陆胜男一直担心汪远,之前手机上有定位,因为心急查了一下,竟然发现汪远在夜场,不明就里地赶过来,却看到了刚才那番清净。
  陆胜男是警察,她最大的心愿便是做一个正义凛然的好警察,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
  但是刚才的情况却让陆胜男冷静了下来,她有足够的理由和权利将汪远和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一同绑进警局。
  但是陆胜男不行,她始终对汪远下不去手,“汪远,能答应我一个件事儿吗?”
  汪远正好奇着陆胜男是怎样找到自己的,听此便欣然同意,“直接说就行了。”
  “答应我以后不要打人不要杀人,这样,你让我很为难。”
  汪远一愣,想明白了,刚才他的功夫和力量是被陆胜男都看到了,车内陷入了一种低沉的气氛之中,“可以。”
  得到汪远的回答,陆胜男心情平复了很多,回到公寓,二人无话。
  卢安身上绑着绷带,目光阴狠,看着比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的钱三,吩咐道:“汪远那小子我一定不会放过,听说云台村惹了点儿事儿,那你就给我去把那件事儿挑大了,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给兄弟们报仇!”
  钱三咬牙切齿,“少爷放心,这件事儿就包在我钱三身上!”
  汪远从陆胜男的公寓中搬了出去,带着无双住进了买了不久的新公寓里,给了无双最好的生活条件。
  当赵队长来公寓的时候,带来了一个坏消息,云台村陈远的突然暴毙,所有证据矛头都毫不例外地指向了汪远,汪远自然不服气。
  赵队长没有缉拿汪远的意思,只是来给汪远提个醒,以后行事儿要小心一点。
  汪远一下便想到了卢家,之前被他教训过的卢安,不就正是卢家的那位不学无术心狠手辣的少爷吗?
  赵队长走后,汪远去了陆胜男的公寓,发现她并不在公寓,只好回家。
  但汪远却意外的发现无双不见了,找遍了公寓的每一个角落,汪远都一无所获。
  突然心觉事情不妙,汪远连忙给陆胜男打了个电话,调出了公寓附近的监控,才发现无双是四个男人从公寓绑走的。
  汪远心中火气升腾而起,陆胜男挂掉电话之后急忙找到汪远,汪远红着眼睛追寻到了一处破败的旧工厂里。
  而此时的无双,小小的一个人,身上血迹斑斑面目全非,汪远嘴角再次噙着血,看向站在远处神情冷漠的四个保镖,声音低沉且沙哑,让旁边的陆胜男大吃一惊。
  “说,谁派你们来的?”
  顿时众人鸦雀无声,不知如何回复。汪远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了起来,暴喝:“你们这些王八蛋,我恨不得把你们千刀万剐!”


Ps:书友们,我是叶无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