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十四章 证件在手

(31+)

  随后对着院长说到:“关于古武者的事情,你们管不了,也无法审理他们,所以我劝你将案子的中心放在陈远身上,不要触碰那四名保镖之事!”
  说完此话,沈丘起身便走,他相信大家都是聪明人,没必要将事情说的太死。
  毕竟有了国安局的证件在身,就等于有了免死金牌。
  再说四名保镖实在死有余辜,试问谁会想要为他翻案呢?须知就连背后的卢家,可都撒手不管了,再想掺和此事,可要掂量一下自己的重量!
  田甜旁边,一个面容有些憔悴的中年妇女端坐,她怀中还有一个虎头虎脑的孩子。
  正是陈太太与其儿子。
  此刻陈太太咬着嘴唇,脸上有挣扎之色,甚至对于田甜的打量都没有半点在乎。
  她内心在权衡,一方面如果给汪远作证人,自己孤儿寡母会不会受到卢安的报复。
  她只是寻常人家,面对这等人物之间的较量,只能随波逐流。
  就在陈太太纠结的时候,检察院院长出现了,他身边还跟着几个资深检察官。
  而汪远,也终于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与想象的不一样,他非但没有半点憔悴之色,甚至面色还很红润。
  视线调转,汪远见到了坐在前方的简晴,纪嫣然,无双,还有林欢,纪坤钱满仓等人,竟是所有朋友都出现了。
  而且其中还有不少他救助过的病人,包括李若愚都来了。
  甚至此刻检察院过道上,已经挤满了记者,显然对此事极为关心,要获得第一手新闻。
  坐在最后的田甜见到汪远,也连连挥手:“小师叔你别怕,他们敢欺负你我和老头子就劫法场!”
  本来有些嘈杂的环境登时安静了……只见检察院院长一脑门黑线,明显就要暴走。
  哪有这么欺负人的,不但拿国安局的名头来压他,这还出现个小丫头明目张胆的要劫法场。
  开玩笑,法场是这么劫的吗,好歹隐藏一下啊!简晴有些尴尬的起身,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解释说田甜小时候撞过脑袋。
  好歹将一切都糊弄过去,此次审判也终于要开始了。
  院长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只见他推了推老花镜,对着汪远说到:“我们接到报警,说你假借免费治病的名义害死了肾衰竭患者陈远,请问你作何解释。”
  汪远略微一笑,试了试身前的话筒,低沉的声音传遍全场,同时也传到了记者的摄像机中,传到了定远市千家万户的电视机,电脑,手机里。
  “方某行得正坐得端,来定远是为治病救人,你说我利用行医之便杀人,可有确凿证据,方某又何来作案动机?”
  边缘位置的沈丘暗自点头,赞叹汪远一句话便说道点子上了。
  之前庄庆他们为什么那么急着抓汪远,然后单独审讯?就是因为作案动机这件事!老刘的计划虽然狠毒辣,但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除了陈太太之外,没有人能证明汪远的作案动机。
  他与陈远无冤无仇,甚至一直都不认识,那么为什么要杀一个不认识之人?院长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点了点头看向坐在下方之人。
  “你们今ri到来,想必是想要作为证人,那么就一个个说罢。”
  一名穿着清洁工服饰的大姐第一个站起来,听口音应该是南方人。
  “汪远是好人,你们不能抓他,俺丈夫死的早,就靠俺一个人扫大街养活女儿,俺女儿的病要不是汪远,可能早就死了,而且他治病不但不收钱临走前还给俺一些钱咧。”
  妇女越说越激动,到最后甚至直接哭了出来,每个人都有艰难的时候,而能够在最艰难的时期遇到真心帮助自己的人,无疑是最令人感动的事情。
  常人或许无法想象这位妇女对于汪远的感激。
  就好像你行走在荒无人烟的沙漠中,在马上就要渴死之际,有人伸出援手,给了你一瓶水。
  虽然不多,但这却是生存下去的希望。
  让你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好人,在这物欲横流的巨大沙漠中,还有人能真诚的给你一瓶水!接下来,一个个汪远的病人全部站起来了,他们就这么缓缓诉说着汪远来到定远短短一个月治病救人的全过程。
  他不收钱,甚至永远都是一副温和的笑脸,无论面前的是穿着破旧的清洁工,还是一身灰尘的工人,亦或者身价丰厚的富豪。
  汪远一视同仁,真正的医者父母心!简简单单,甚至夹杂着方言的字句,就这么透过摄像机,传遍整个定远市。
  在这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人暗自哭泣。
  汪远的存在对于某些人来说,就是一盏黑夜中的灯塔,他给了人们方向,同时给了他们希望。
  有汪远在,他们不害怕自己没钱治病,不害怕去医院遭受到某些无良医生的冷嘲热讽,因为他们知道,有一个人,是天使,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那个人,就是汪远!这一刻,定远市网络炸了,无数人通过自媒体,通过围脖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而且毫无一例外,所有人都支持汪远。
  这是众望所归,也是不争的事实,因为,这是正义的!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人群的最后方,陈太太双手虬结在一起,她哭了,但是作为一个刚刚死去丈夫,即将要面对一个人养育孩子,扛起家庭重任的她来说,仍然没有勇气站出来与卢安那么大的势力对抗。
  所以,陈太太依旧选择沉默。
  但她儿子眼中,却闪烁出异样的光芒,并且越来越盛。
  检察院院长长出了一口气,说实在的,听完这一切之后,他也十分感动。
  但感动并不能左右案情的审判。
  就跟找不到汪远杀人的动机一样,单单说汪远是如何救助他人的,也无法证明他就不能杀人。
  “如果诸位拿不出其他证据,本席只能宣判,暂时休案,收押汪远,直到等证据足够之际再开始审理。”
  院长下达了最后通牒,而这冰冷的话语,也让在场所有人绝望。
  纪嫣然捂住嘴巴,但泪水却已夺眶而出。
  有些事,是她们太想当然了,法律就是法律,不是人情。
  这并不能一概而论。
  所以说此时事情的关键,全部落在陈太太身上,一瞬间,齐刷刷的目光全部回头,注视那孤苦伶仃的孤儿寡母。
  陈太太瘦弱的身躯已经在颤抖,整个人摇摇欲坠,作为一个女人,她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保护自己残破不堪的家庭,要独自一人背负所有骂名,将一切隐患,阻挡在身后!这一刻,汪远脚下,一滴晶莹低落,望着陈太太,望着虎头虎脑的小孩,他见到了母性的光辉。
  这是一个母亲,为了家庭,为了孩子的妥协。
  之前对方不想出面作证,不是因为她是坏人,而是在保护,保护自己的儿子。
  汪远从来没有怨过陈太太,他知道有些时候,留给升斗小民的话语权,真的不多。
  他们只能在夹缝中生存,只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可以预见到,今ri的汪远必将被整个定远市称颂,人人竖大拇指,但是作为受害者的陈太太,恐怕还要承受无尽的白眼与谩骂。
  汪远不是受害者,对方才是!检察院长老听完了陈太太的讲述,长出了一口气,摘下老花镜,对着所有人说到:“如今案情明朗,真相大白,本席宣布,汪远无罪,当庭释放!“这一刻,无数人在欢呼,但汪远却听到了,一颗心碎裂的声音。
  “请等一等。”
  汪远的开口让所有人沉默下来,只见他直接走到陈太太身旁,施了一礼。
  “对不起,因为我,让你的家庭遭此大难。”
  所有人都愣了,不明白汪远为什么要给陷害他之人道歉。
  这件事,只有当事人知道。
  弯下腰,摸了摸虎头虎脑的孩子脑袋,汪远尽量将语气减缓:“你叫什么?”
  “我叫陈小虎。”
  小孩子好像有些畏惧,不敢看汪远的眼睛。
  而汪远,则是蹲下来,缓缓将小虎揽进怀中,温和的说到:“小虎要记得,人们出生的时候,其实都是好人,但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他们会便坏,但你不要忘了,这个世界仍然是好人多。”
  看着小虎若有所思的表情,汪远继续说道:“小虎已经长大了,以后要照顾妈妈知道吗,你妈妈是全天下最好的母亲,作为男子汉,你要能承担责任。”
  小虎重重的点头,这一刻他的眼神不一样了。
  汪远从怀中拿出一张银行卡,郑重的交到陈太太手中说到:“离开定远吧,不要让世人的恶毒洪流将你淹没,这里的钱应该能让你和小虎过上稍微不错的生活。”
  没有给陈太太推辞的机会,这个伟大的母亲,值得汪远这么做!…………一场风波,终于结束了。
  陈太太当即带着小虎离去,手中拿着沉甸甸的,汪远给她的五百万。
  这是汪远所有钱财,同时也是,对于一个母亲的敬重。


Ps:书友们,我是叶无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