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十五章 包场庆祝

(31+)

  走出检察院,一张长的几乎见不到尽头的红毯就这么铺在地上,一整条街道甚至都被封了。
  钱满仓笑嘻嘻的走上起来,一把搂住汪远的肩膀说到:“我说方老弟,你如今安然无恙的出来了,老哥我肯定要表示表示啊,走吧,定远饭店已经被我包场,今天所有人不醉不归!”
  说完一句话,钱满仓便要拉着汪远离去。
  但一拽之下没拽动,回头一看原来简晴已经出现在了汪远身边。
  深深的一个拥抱,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彼此贪婪的呼吸着对方身上的味道。
  片刻后简晴依依不舍的离开怀抱,将眼神飘向了纪嫣然。
  汪远带着笑意,主动将纪嫣然抱住,并且耳边悄悄说了声谢谢。
  无双也不甘示弱,扑进汪远怀中好一阵温存。
  汪远看着走到自己身边的田甜,以为对方也要拥抱,但谁知这傻丫头直接说到:“小师叔,啥时候去吃饭啊,我都饿了。”
  田甜的话语引起众人的哄笑,气氛一瞬间欢快不少,之前的压抑顿时一扫而空。
  汪远注意到,林欢玩弄着自己衣角,有些想要上前来,却有点害羞。
  其实她与刘猛汉也为汪远做了不少,要不是他们将汪远曾经的病人聚集起来,今天可没这么容易解决。
  不过两人终究只是普通朋友,拥抱自然是免了,汪远只是郑重的表示了感谢。
  到这里,该感谢之人基本上已经结束了,一百多人走在检察院直通定远饭店的红毯上,有说有笑。
  甚至唐怒都开朗了不少,见到自己师傅无事,一张老脸已经扯成了菊花。
  路过一家文体店,李若愚叫停了众人,急匆匆的跑了进去,片刻之后拿着一张上好的宣纸,还有毛笔墨水走了出来。
  来到汪远身边,李若愚说到:“今ri方小友走出囹圄,大喜的ri子何不留下墨宝,好让我在之后的展览中展出?”
  一听李若愚的提议,所有人拍手叫好,唐怒更是兴奋的两个眼睛瞪的溜圆。
  简晴与纪嫣然一左一右摊开宣纸,就这么任由汪远挥毫泼墨。
  而汪远也在思考了片刻之后,笔走龙蛇,用最为狂放不羁的草书,写下一句话。
  “老头子,这是什么意思啊。”
  田甜问向一旁的田六,却被田六好好的赏了一个脑崩儿:“让你好好读书你不听话,如今字都不认识了。”
  田六虽然如此说法,但其实心中也十分发虚,因为就连他,都不知道汪远写的到底是什么。
  反观唐怒,此刻已经完全被字迹吸引,带着朝圣一般的心态,缓缓诵念出汪远写的一句话。
  “大风起兮,云飞扬!”
  沈丘闻听此言,瞳孔收缩,他已经听出了汪远言下之意。
  风起云涌,风雨欲来,这代表此番事件,在汪远心中远远没有结束!真正的罪魁祸首卢安,汪远从来没想要放过!即便是为了陈远,他也要血债血偿!
  他好像有上前的意思,不过片刻后却叹了一口气,并没有上前。
  两条眉毛紧皱,不知在想些什么。
  汪远此刻已经杀心浮动,根本没有在意旁人的动作,甚至逐渐向自己走来的林欢,他都没注意。
  就这样走出定远饭店,就在他想要使出轻功离去之际,身后传来一道软糯的声音:“汪大哥,等等。”
  疑惑的回头望去,正是害羞的林欢。
  “怎么了?”
  汪远疑惑的问道。
  林欢好像不找该怎么说,咬着自己嘴唇良久后支支吾吾的说到:“苏绣好像不太对劲,猛汉说只有你能救她。”
  眼神向旁边望去,刘猛汉正站在角落对汪远示意。
  “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汪远猛然想到,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苏绣的消息了,自从那ri一起吃饭之后,对方甚至连QQ都没有上线过,也没有在群里发过言。
  要知道,对方可是个话痨,这种情况其实是有些不寻常的。
  只不过这几天汪远实在诸事缠身,所以有些没注意到,这一听林欢提起,才猛然间想起来。
  “猛汉与苏绣关系很好,我听他说自从那天我们吃完饭之后,苏绣便生病了,到现在甚至起都起不来了。”
  听着林欢的描述,汪远眉头越皱越深,同时也在思考好端端的,苏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毕竟上次见面之际汪远从苏绣的面相上便能看出,对方是福源深厚,大富大贵的面相,不应该出现身患顽疾的事情。
  蓦然间,汪远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块来自邂罗的佛牌!如果真有事情的话,肯定就出自那块佛牌了,甚至还有可能是有擅长巫术之人在暗中捣鬼。
  想到这里,汪远差不多有了一个概念,直接对着林欢说到:“你不用着急,明天一大早我会去看看苏绣,一定有办法治好她的。”
  “汪大哥,我想跟着你一起去。”
  林欢终于顾不上害羞了,睁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汪远,之后还补充道:“我想看看能不能帮忙。”
  “明天好像是周一,你不用上班吗?”
  汪远害怕林欢会耽误工作,所以便出言询问了一番,谁知对方闻听此言,竟然又一次将头低到了胸脯里,不过她胸脯很大,做出这样的动作并不算难。
  林欢声若蚊蝇,话语中七分娇羞,还有三分软糯:“我以为你的事情需要很长时间,所以休了年假,半个月之内,天天……都有时间。”
  后半句话,汪远几乎是竖着耳朵才听清的,两人此刻距离还并不远,可见林欢的声音是有多小了。
  对此汪远也没多想,直接便点头回应道:“好的,明天一早我会给你打电话。”
  随后他又看向远处的猛汉,点了点头,示意不要在意之后,当即离去。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沈丘也跟在汪远身后,遁入了越来越黑的夜色中。
  …………卢家别墅所在区域,要比简晴的别墅更加偏远,几乎已经到了定远市最外围。
  这里有一座很有名的潜龙山,当年经济改革,首先被卢家买下。
  但谁知当年的卢忠奎竟然完全放弃这里几乎无尽的商业价值,直接在潜龙山半山腰的位置,建立了一座奢华,庞大,犹如宫殿一般的别墅。
  潜龙山庄,就此诞生了。
  汪远之前已经做过功课,在简晴那里知晓了潜龙山庄的具体位置,经过半个小时的赶路,他已经来到了潜龙山脚下。
  抬眼望去,恢弘的建筑就这么屹立在半山腰,一条自己修建的道路蜿蜒向上。
  在这里,汪远感受到了一丝罪恶的气息!略微弯腰,汪远将内劲运转到脚下,但就在此时,他陡然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谁!”
  猛地回头,双眼陡然绽放出两道精光,这一刻的汪远凌厉之极!“师弟,是我。”
  暗处的沈丘显露了身形,并且缓缓来到汪远身边。
  “你不要误会,当哥哥的怎么会在背后坑害弟弟?”
  拍了拍汪远的肩膀,沈丘继续说道:“我是来帮你善后,同时交给你一样东西的。”
  说罢,沈丘将自己之前出示给检察院老院长的证件拿了出来,郑重的交到汪远手中。
  “不管你愿不愿意,我此刻都必须任命你为国安局特别顾问。”
  紧接着,沈丘将一切事情缓缓说了出来。
  当时知道汪远出事之后,沈丘第一时间便去联系了自己老领导,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说清楚。
  这件事必须要这么解决,如若不然,连杀四人的罪名坐实了,谁都护不了汪远。
  毕竟汪远再强大,也不可能和国家机器对抗,那么面对这样的事情,只能招安。
  有了国安局的招牌,起码一般时候汪远杀人是无须过问的,但必须要保证被杀之人不是好人才行,一旦滥杀无辜,一样会被惩罚。
  只是这个好坏,在一定程度上就由国安局自己界定了。
  所以说汪远要面对的,并不是无比繁多的条条框框,他甚至不用工作,仅仅帮助国安局处理一些小事情每个月便有两万块的工资拿。
  沈丘显然知道汪远吃软不吃硬的性格,苦口婆心的劝到:“我知道你不喜约束,向往自由,所以找领导特批了听调不听宣五个字,以后即便是我,都无权安排你做什么工作,只能与你商量。
  至于决定权,永远在你。”
  汪远知道此刻木已成舟,自己肯定是不能推脱了,思考片刻便答应下来,并随口问道:“那么我第一个任务是什么呢?”
  沈丘笑了,露出一口白牙:“金秋十月,参加三教九流大会,并获得武林盟主之位!”
  走到镜子前,他整理了一下头发,使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但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注意,他的手脚,已经抖若筛糠!“来人啊!”
  再度恢复到威严的声音,卢安坐到沙发上,想要点支雪茄,又害怕暴露自己手臂的颤抖。
  “少爷,您找我。”
  一名黑西装保镖进入房间,恭敬的问道。
  “你不是说最近新来一条母狗吗,牵过来,让少爷玩玩。”


Ps:书友们,我是叶无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