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十六章 女厨神

(31+)

  说完此话,卢安还盯着那保镖的眼睛看了看:“你们之前没有动手动脚吧!”
  那保镖闻听此言,冷汗唰就下来了,赶紧点头哈腰的说到:“没有少爷,我们哪敢啊。”
  他说的可是实话,卢安此人的狠辣可是人尽皆知的。
  虽然他们这一群保镖也都是杀人不眨眼,每一个身后都背负命案之辈,但比之卢安,其实还有所不如。
  好像是保镖的恐惧给了卢安一丝自信,他的脸上再度绽放出阴鸷之色,直接摆了摆手,示意对方领人去吧。
  片刻后,一个穿着白色碎花布衫的女人,就这么被套着头罩,领了进来,她脖子上还有一个胶皮项圈,一个铁链子牢牢系紧。
  “滚下去吧,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别来打扰我!”
  卢安再次一挥手,等到保镖关好房门之后,才走到一直在挣扎的女人面前,揭开了那黑色的头罩。
  “你个杂碎,魔鬼,不得好死,我诅咒你死无全尸!”
  一揭开头罩,那女人直接开始谩骂,甚至还不停的往卢安脸上吐口水。
  而顺着卢安的视角望去,这个女人,赫然便是女厨神姚婉怡!在云台村处理了后事之后,姚婉怡便要乘车来找汪远,但谁知道却被拐到了这里。
  本来姚婉怡已经想好,即便是死也不能让这群人糟蹋了自己的身子,但却没想到来到这里好几天了,没有人动过她一根手指头。
  只是被关在黑咕隆咚的笼子里,到时间就送饭,最多言语调戏几句,但马上便被姚婉怡骂的匆匆离去。
  此刻的卢安眼中带着狞笑,说实在的,他阅女无数,但从来没有见到姚婉怡这样的女人。
  她虽然个子不高,但身躯凹凸有致,一张脸吹弹可破,白皙中透着粉嫩。
  最重要的,是她的性格,倔强,不屈,巾帼不让须眉,此刻即便被囚禁,双眼中仍然带着坚定!望着那头发一绺一绺贴在在脸上的秀发,这一刻卢安的变态欲望更加强盛,他已经完全忘记了汪远可是随时到来的危险,只想将姚婉怡按在自己胯下,肆意蹂躏!“嘿嘿嘿,果然是个辣妞儿,少爷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卢安淫邪的将姚婉怡吐在自己脸上的口水吃掉,甚至地上的都不放过,如一条狗一般,趴在地上吸食姚婉怡的口水。
  见到这一幕,姚婉怡只觉胃中翻江倒海,卢安心理变态扭曲,竟然到了这种程度。
  但也是因此,让姚婉怡找到一丝破绽。
  就在卢安认真的吸食口水之际,姚婉怡猛的起身,冲向沙发的位置。
  她在那里,见到了一把剪刀!此刻姚婉怡双手被捆在背后,只见她猛地一跃,直接弯腰,双腿最大限度的曲起,两只手就这么从后方绕了回来。
  落地之后,姚婉怡拿到了剪刀,毫不犹豫的将手上绳索剪断,但此时卢安也站了起来。
  两人就这样陷入僵持当中!…………“你进去吧,我一会为你收拾一番便好。”
  潜龙山庄外围,沈丘对着汪远说到,并且还补充道:“这些保镖不要留下一个活口,我已经调查过了,他们就是杀手组织背后拐卖妇女之人!”
  “你说什么!”
  沈丘话音刚落,汪远眼中陡然释放出精光,紧紧抓住对方肩膀问道。
  “他们就是暗中拐卖人口的人啊,怎么了?”
  沈丘说完一句话,汪远已经消失在原地,遁入山庄外围。
  这几天,他一直有种心悸之感,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开始自己汪远只以为那感觉就是因为自己入狱,但此刻他明白了!是因为姚婉怡!按理说对方应该早就来到定远了,可是却一直杳无音讯。
  汪远因为实在太忙,而且推演之术除了不能推测自身以外,关系越近便更不好推测。
  这也是为什么汪远一直不能通过推演,知晓当年遗弃自己的父母如今是死是活的重要原因。
  但此刻,一切都不重要了,通过沈丘的话语,汪远已经将一切事情全部串联!姚婉怡的失踪,肯定与潜龙山庄脱不开关系!想到此处,汪远整个人都已经歇斯底里,那个倔强的女孩,那个自己承诺要保护的女孩,如今生死未卜,前路未知。
  汪远说什么,都要救对方出来!“卢安,婉怡要是出了事情,我汪远发誓,定斩你全家!”
  略微抬头,汪远屈指连弹,数到劲气从指尖飚射而出,潜龙山庄所有监控器,当即报废!一名保镖发现了异常,马上前来查看,但汪远根本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如鬼魅一般直接挪移到身后,一指便刺穿了他的动脉!“嘶……”鲜血喷出半米多高,那保镖甚至没来得及惊呼便已经身死。
  与此同时,更多保镖出现了,并且飞快的向着此地聚集。
  汪远一跺脚,地面上十几颗石子登时浮到半空中,大袖一挥,石子便如子弹一般,绽放出刺耳的破空之声,洞穿了所有人头颅!这一夜,是属于汪远的。
  这一夜,属于血腥死神的收割!谋财害命,拐卖妇女,奸-淫掳掠,汪远只恨自己只能杀他们一次,因为这些人,死千百次都不足为惜!
  别墅大极了,一个个房间鳞次栉比,第一次来到此地之人怕是要迷路。
  但汪远不怕,他此刻就如一头蛮熊,破门而入之后又将墙壁打穿,随后进入下一个房间。
  而此刻,以他的听力,也隐隐听到尽头处传来阵阵疾呼。
  正是姚婉怡的声音!确定了方向,汪远速度更快,丝毫不惧内劲在飞速的消耗。
  事实上,来到此地之际不断施展轻功,以及之前连杀一百人的举动,已经让汪远内劲所剩无几。
  甚至说已经到了油尽灯枯之际,如今他凭借的,仅仅是心中一缕执念,他说过要照顾姚婉怡,就一定说到做到!“婉怡,等我!我马山就到了,千万不要做出什么傻事啊!”
  汪远在心中不断重复!…………另一边,姚婉怡与卢安的对峙已经达到巅峰。
  见到姚婉怡手中的剪刀,卢安甚至没有半点恐惧之色,反而伸出自己鲜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
  一步迈出,卢安整个人便扑了上来,想要夺走剪刀。
  姚婉怡向后一躲,但整个人却一阵趔趄,险些摔到卢安怀中。
  原来带在脖子上项圈的锁链,此刻已经被卢安掌握在手中,他就这么轻柔的抚摸着锁链,好像在轻抚爱人的双手。
  甚至还将锁链放倒自己鼻尖狠狠嗅了嗅,好像能够闻到姚婉怡的体香一般。
  “一切,都结束了,我会让你好好尝尝,少爷的长处的!”
  一句话说完,卢安就这么一点一点拽着锁链,迫使姚婉怡离他越来越近。
  姚婉怡毕竟是个女子,力量怎么可能比得过一米八十多的卢安,即便奋力挣扎,但也只是徒劳。
  但即便如此,她眼中仍然带着坚定。
  这一刻的姚婉怡,眼中已经浮现死志,也许她最终无法保证自己的清白之躯,但最起码,能够保证自清白的性命!高昂着头颅,姚婉怡双眼绽放出无与伦比的坚定,蓦然间,她想到了汪远,想到了那个承诺要照顾她一辈子的大男孩。
  “对不起,再见了!”
  最后一刻,姚婉怡的脑海完全都是汪远,不知不觉间,小道士又一次牢牢的占据了一个女人的心房!“婉怡,不要!!!”
  姚婉怡好像听到了汪远的惊呼,睁开眼睛,那不正是自己ri思夜想的小道士吗?“可惜,一切都太迟了。”
  这是姚婉怡最后的话语,随后便是,飚射而出的鲜血!太迟了,若汪远能早一步,事情或许不是这样。
  “卢安,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这一刻的汪远已经歇斯底里,整个人目呲欲裂,他的双目陡然间变得赤红,带有一片嗜血之色!砰的一拳,汪远控制了自己的力量,没有一拳将对方打爆,他要用这世间最残忍,最恐怖的办法,一点一点,一寸一寸的折磨卢安每一丝血肉!墙壁上,卢安整个人凹陷其中。
  汪远掰断了自己手边一把椅子腿,隔空一抛,直接将卢安钉在墙壁之上。
  他避过了所有要害,并且利用附着在椅子腿上的内劲刺激卢安身上每一处痛觉神经,让他的疼痛放大百倍,千倍!这一切说来缓慢,但实则只发生了一瞬间,下一刻,汪远便已经来到姚婉怡身边,直接用手掌覆盖住她的伤口。
  “咳咳……”姚婉怡在咳血,但嘴角却带着凄美的笑意:“最后一刻,能死在你怀里,我已经知足。”
  “不要说话,不要说,我一定能想办法救你,一定能!”
  有生之年,汪远第一次的感受到了紧张,甚至是害怕。
  他怕自己怀中的女孩就这么香消玉殒,怕这一生,再也无法见到那个倔强到令人心疼,坚强到令人心惊的女孩!“贼老天,你为何如此绝情,折磨我就算了,为什么我身边之人都不放过,贼老天,你出来!”


Ps:书友们,我是叶无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