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十章 男女之事

(31+)

  林欢也知道没有办法了,点了点头便答应下来前去付钱了。
  下飞机之前,汪远已经将在机场换的邂罗币全部交给了林欢,对方跟着自己大老远跑来,总不能让她吃苦吧。
  再说花钱这种事,女人总比男人有经验。
  服务生是给皮肤黝黑的女人,只见她拿出一把钥匙,眼神暧昧的交到林欢手中,随后又从柜台中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
  服务生并没有说话,只是将黑色小盒子交给汪远,汪远看了一下除了一些英文字母之外,也没有什么图画之类的东西,不过包装却挺精致。
  看了林欢一眼,汪远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林欢拿起小盒子端详了许久,好像也搞不太清楚,良久后才说到:“可能是送的什么泡泡糖吧,回去我要吃一个……”服务生一脸蒙圈的看着围绕小黑盒子端详许久,好像在品头论足的两人,即便语言不通,也知道他们根本不认识这东西。
  抬头看天,服务生双手合十,在心中暗暗想到:“这个世界,难道真有这么纯洁的人?来红灯区的情趣酒店,竟然不认识杜……”汪远并没有注意到服务生的脸色,林欢也依然在研究……泡泡糖,两人就这么往二楼走去。
  林欢因为脚上起了水泡,所以走路有些歪歪扭扭,好几次险些摔倒。
  汪远因为害怕影响她,便走在前方。
  等走到房间之后,汪远开门进入,并且跨越过脚下的门槛。
  但一直在打量泡泡糖的林欢,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一个不小心,整个人便被门槛绊倒,朝着汪远后背扑来。
  听到声音,汪远猛的回身,正巧面对摔过来的林欢。
  汪远的第一个反应是要躲开,但又怕林欢受伤,只能停在不长不短的位置,想要接住对方。
  但林欢却也在挣扎,甚至在半空中还调转了身形,应当是害怕自己砸到汪远。
  只是这一来一去之间,姿势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砰!”
  汪远感觉自己被一团东西撞倒在地上,并且鼻尖还传来一阵好闻的香气。
  努力睁开眼睛,四周一片黑暗,而眼前,则是一个粉色的,绣着小熊维尼的,小裤裤……
  汪远是一个各方面素质都超出常人水平的男人,所以很显然的,他已经升起某些反应。
  而这时候经过短暂错愕的林欢,也明白自己一屁股坐到什么地方了。
  此时此刻,她只觉一团火在脸上烧,并且直接烧进心里。
  窘迫,尴尬,在内心中流转,林欢猛的起身,想要解释这一幕。
  望着离开从自己脸上离开的粉色小熊维尼,汪远隐隐感觉有种失落,为了平复失落,他也缓缓起身,在心中默念了一段清心咒。
  欲火很快散去,汪远也坐了起来,但刚刚起身的林欢显然低估了脚上的疼痛,本想快点离开汪远附近,但却没想到……又一次摔倒了。
  而这一次汪远的脸,陷入了那两团山峦起伏之中,他只觉自己整个脑袋都要陷进去了,几乎就要让人窒息。
  林欢几乎是整个人趴在汪远身上,并且她也能清晰的感受到汪远那带有令人震惊长度的……东西。
  林欢与汪远一样对于男女之事不是十分懂,不然也不会连小黑盒都不知道是什么了。
  但她毕竟是学医的,对于身体构造当然知晓。
  汪远的脸动了动,山峦变化成各种形状,这不是他有意的,实在是快要喘不过气了。
  此刻的林欢就像一只小鸵鸟一般趴在汪远怀中一动不敢动,想起身吧,脚踝又在之前崴了一下,一点都不敢吃力。
  所以只能装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只是那犹如熟透的苹果一般红润的脸颊,却暴露了这一切。
  汪远见林欢不动,他不能不动了,小心的环抱住那细致柔软的腰,终于从陷入山峦的局面中脱困。
  本来汪远想要抱着林欢起身,但注意到那红红的脸颊,以及饱满的嘴唇之际,他突然想要俯身下去尝尝是什么味道。
  本能又一次的占据了理智,汪远在不断靠近林欢的嘴。
  而林欢,也温顺的闭上双目,等待幸福时刻的降临。
  哪个少女不怀春?作为一个正常的女孩,林欢对于汪远这么个帅气,优秀,有责任有担当的男人,怎么可能没有想法?要不然也不会千里迢迢陪汪远来到邂罗了。
  两人的唇此刻只距离几公分了,眼看汪远便能一尝芳泽,但他却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
  这一瞬间,他想到了许多,想到了简晴,纪嫣然,姚婉怡,甚至还有陆胜男,以及手臂上随时都有可能为他带来死亡的红线。
  试问他这样的一个人,还有资格获得一位少女的爱吗?这个念头一出,心底本能的火焰尽数熄灭,汪远的理智重新占据身体,并且抱着林欢,放到了床上。
  “之前崴脚了吧,我帮你推拿一下。”
  尽量控制住自己的声音,汪远说到。
  而另一边,林欢也搞不懂本来发展挺顺利的事情却突然冷却,但她总不好亲自问问吧,再说她的性格本来也是那种逆来顺受的,所以只能任由汪远占据主动。
  好在之前崴的脚不算严重,在汪远配合内劲的推拿之下,不一会便痊愈了。
  为了缓解尴尬,汪远开始打量起房间的一切。
  只见林欢躺着的,是一张大圆床,汪远不懂为什么要将床制作成这个样子,以为可能是邂罗人民的风俗。
  而在那大圆床之上,还有一个简易的秋千吊在棚顶,看制作秋千的材料,人坐上去应该没有问题。
  “难道这是个小孩子无聊时玩的?”
  汪远像个好奇宝宝一般,打量着房间内所有的摆设,这些东西都是他从来没见过的。
  到最后,他间眼神定格在了房间内的浴室上面,竟然完全没有任何遮挡之物。
  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玻璃箱子。
  这要怎么洗澡?有这个念头的不单单是汪远,还有同样为了缓解尴尬而四处乱看的林欢。
  走了一天,林欢身上已经浮现一层汗水,女孩子爱干净,肯定是不能就这么睡觉的,再说他们还没吃饭呢。
  “可是就这么洗澡的话,身体不是就被汪大哥看光光了吗?”
  林欢在心中纠结的说到,但她忘记了,她的身体早就被汪远看光光了。
  就这么对峙了一会,林欢实在无法忍受身上的汗水了,便弱弱的对着汪远说到:“汪大哥,我想……我想洗澡。”
  这个时候汪远能说什么,只能是点点头,嗯一声罢了。
  林欢有些惴惴不安的起身,悄悄看了盘膝打坐,闭目假寐的汪远一眼,就这样踮着脚,走进了浴室。
  流水之声钻入汪远耳中,让这一刻的他心猿意马。
  甚至汪远脑海中真的浮现过要偷偷看一眼的想法,不过最终这个念头没能成型。
  在不知道念了多少遍的清心咒之后,终于将旖念冲散。
  汪远开始自我反思,原本在山上之际,他从来都是一副古井无波,淡然无比的样子。
  但为什么才刚刚下山一个月左右,就变成这样了?其实他从小与余兴闲云野鹤,哪里受到过俗世中男女之情的熏陶,所以一直以来对着方面的免疫力都极低。
  这本来没什么,若一直待在山上,汪远也不可能有今ri的困顿。
  但问题是他下山了啊,此后都必须在万丈红尘中摸爬滚打,这在刚刚开始便要面对这么多女妖精的诱惑,以后还怎么办?汪远了解自己,第一次他经受不住诱惑,便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总之以后的生活几乎已经能够预见,汪远将一头扎进脂粉堆中,没了人影。
  而这样的生活对他来说,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
  痛并快乐着!
  昨晚林欢谁在床上,汪远就盘膝坐在地上,所以夜晚之际倒也没有发生什么尴尬的事情。
  偏头看了一眼依然在熟悉的林欢,整个身体呈现“大”字形,歪歪扭扭的躺着,甚至嘴边还分明能见到一丝晶莹的……口水。
  很难想象,一个如此害羞,腼腆的女孩,浸染能有这么豪放的睡姿,想来女人都是两面性的生物。
  不再去注意其他,汪远开始运功修炼,当他将丹田中内劲在周身经脉流转四十九周天之后,时间已经到了早上九点左右,林欢也已经起身了。
  微笑的看了对方一眼,汪远温和的说到:“怎么样,脚好一点了吗?”
  林欢点点头,脸色有红润起来,好像想到了昨天的事情。
  一番洗漱过后,两人走出了宾馆,楼下的那条街依然没有营业,家家户户关着门,这方汪远确定了,这里肯定是只有晚上才营业。
  在附近找了家小吃简单的吃过早饭之后,汪远让林欢挥手叫车,直接去往真里庙的方向。
  …………作为芭迪雅极为有名的旅游景点,真理庙可谓是必去之一。
  这座寺庙始建于1981年,虽然与那些动辄百年,千年古刹相比,实在是有些小巫见大巫,但真里庙的构造不同。
  它是一座完全纯木质的建筑,只利用木楔与插销进行巧妙的连接。


Ps:书友们,我是叶无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