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十一章 真里庙活动

(31+)

  所以基本上不感受真里庙的气息氛围,淡淡凭借建筑学的角度去瞻仰一番前人的智慧,也是值得一去的地方。
  只不过汪远与林欢可不是为了瞻仰建筑。
  当初苏绣就是在真里庙旁边购买的佛牌,正常来说,对方应该还在那里才对。
  经过一段时间的车程,真里庙终于远远的出现在眼中。
  同时汪远也注意到,此地四周游客多了起来,甚至有许多还是华夏人。
  随着前几年一部电影火遍华夏大江南北,间接带动了邂罗的旅游业,甚至他们还特意对华夏人施行了免签政策,就连邂罗航空公司的空姐,都必须要掌握简单的汉语。
  汪远与林欢混迹在人群当中,很快便来到了那一栋恢弘的木质建筑之前,只是这里来往的小商贩有很多,根本无法发现到底谁是当时卖给苏绣佛牌之人。
  不过这可难不倒汪远,首先想要使出巫蛊之术,肯定要拥有类似内劲之类的东西。
  汪远不知道其他修炼体系是不是也叫内劲,姑且这么称呼。
  而只要他将内劲释放出,身旁有人体内有差不多相同力量的话,一定会生出预警。
  到了那时候,对方就跟黑夜中的夜明珠一般,无所遁形了。
  拉着林欢装作游客一般闲逛,实则汪远的心神已经完全注意到身边之人身上。
  蓦然间,他发现探测前方的内劲发出了回应,定睛望去,一个大概四十多岁,皮肤黝黑,双目深陷,黑眼圈甚是显眼的男人,正在一处佛牌摊位前卖东西。
  “就是他!”
  确定此人之后,汪远也不收回内劲,直接朝着对方汹涌而去。
  这种情况之下,对方的内劲不如汪远,所以根本不可能有所察觉,而一旦他有所警觉想要逃走,汪远也要控制内劲及时进行钳制。
  走到中年汉子身后,汪远拍了拍对方肩膀,那人一回头见到汪远装扮,第一时间便是跑!但早就做好准备的内劲可不是吃素的,第一时间便将对方控制住。
  任其不断挣扎,也不能脱困丝毫。
  仓皇中,中年汉子开始不断疾呼,汪远看向林欢示意对方翻译一下。
  “汪大哥,他说你不要老找他,去找拓毒。”
  “拓毒?”
  汪远沉吟了一句,这个名字他听过,而且当年是从余兴口中听闻。
  几十年前,拓毒曾经在华夏名噪一时,是有名的巫师。
  只不过此人性格阴狠,为了修炼无恶不作,余兴忍无可忍,最终将之击成重伤,奄奄一息,赶出了华夏。
  本来想着几十年过去了,拓毒已经身死,只是没想到竟然逃到了邂罗,并且看样子过的还不错。
  就在汪远想起这段往事之际,中年汉子的惊呼声也引起了四周之人的注意,之间远处,两名身穿警服的警察直接朝着此地赶来。
  中年汉子意见警察,眼中也浮现出一抹恐惧之色,竟是趁着汪远思考之际内劲不稳的空隙,强行普通了束缚。
  并且直接朝着街对面跑去。
  也就在此时,远处一辆货车驶来,双方谁都没有反应过来,中年汉子当场被撞死!“吱呀”一阵刺耳的刹车上划破长空,但此刻已经晚了,中年汉子整个人都被撞飞。
  这一幕让林欢惊呆了,啊的一声便扑进汪远怀中,瑟瑟发抖。
  汪远则是一边安慰林欢,一边注视着朝着自己赶来的警察。
  同时他心中也在思考,那中年汉子到底为什么如此恐惧,甚至不惜以身犯险,他是在害怕警察,还是害怕那背后的拓毒?此时此刻,汪远已经知晓,在背后导致苏绣重病之人,肯定就是拓毒。
  看那中年汉子的模样,想来也是手段逼迫所以为拓毒卖命。
  甚至这样的人可能还不止中年汉子一个。
  那么拓毒为什么要如此广撒网一般害人?汪远绝不相信拓毒只是没事闲着,这其中肯定还有什么隐秘。
  不过随着中年汉子的身死,线索到这里便算是断了,想要追查必须要找到其他线索才行。
  而且此刻最重要的,也不是拓毒之事,而是该如何面对已经来到身旁的两名警察?摸了摸怀中的证件,汪远暗自叹了口气,看来这件事也只能麻烦师兄沈丘了。
  从警局出来,时间又来到晚上,汪远思前想后,这件事绝对不能这么轻易结束,拓毒的存在不单单是对华夏人,甚至对邂罗都是一个危险。
  而且只要除掉对方,那该获得多么大的功德,汪远仅仅是想想,便感觉到呼吸急促,眼神炽热。
  说不定这能一下子解决掉此刻的大危机,让手臂上的红线彻底消失。
  到了那时候,汪远的时间怕是会增加许多,也多了几分与天道周旋的余地。
  以至于当初答应沈丘的十月份参加三教九流大会,也能够达成。
  汪远对于传说中的大会,还是十分向往的,毕竟现今除了古武世家与宗门之外还活跃在武林中人,届时都会前去。
  那将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盛会,也是见证现今这个时代,最后江湖的好机会!所以说无论出自什么原因,汪远都必须要吃下拓毒所带来的功德!看了林欢一眼,汪远摸了摸对方头说到:“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些事情要调查。”
  林欢自然是不愿意的,想要跟着汪远一起去。
  但却被汪远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这一次他怕遇到危险,虽然汪远自己不怕,但万一带上林欢让对方受到危险可是他不希望见到的。
  所以无论林欢怎么哀求,汪远都没有松口。
  最后更是一狠心,为其找了一辆出租车。
  看着林欢撅着小嘴离去,汪远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即一闪身,消失在夜色当中。
  又一次回到了真里庙附近。
  白天的时候,汪远曾经感受过中年汉子的气息,虽然对方修为不高,但仍然能被感知。
  汪远正是要冲着这一丝气息,寻找到对汪家中,甚至是顺藤摸瓜,找到拓毒!闭目感应,这一刻汪远五感全部得到了强大的提升。
  他能听到百米之外飞虫的振翅,也能闻到透过微风传来附近小区人家的饭菜香味。
  同时也能感应到,依然漂浮在空气中,之前那中年男子所散发出的气息。
  这就是内劲的妙用!而且还不仅仅是如此,根据余兴的说法,内劲就好像是可以随意变换不同形状的液态金属,攻击之际,也可变成锋利的兵器。
  这样一来,内劲的作用近乎无尽,等待的,只是拥有它的人亲自挖掘。
  就像汪远今ri使用的内劲离体束缚,还有此刻的提升五感感应气息,都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
  天下间,独此一份!顺着感应到的气息追寻下去,没过多长时间,汪远来到一座老旧的小区。
  走进一栋楼,汪远在二楼的一扇门前停下了脚步。
  感应到内中并没有人存在之后,汪远大袖一挥,门锁登时被内劲破坏。
  轻轻推开房门,一阵刺鼻的味道钻入汪远鼻尖。
  有些腥气,更多的是腐烂与臭味。
  略微皱眉,汪远进入房中,房子不大,大概只有四五十平方左右,到处一片杂乱,空气混浊。
  汪远注意到,所有的窗户都被封死,外界光亮一点都无法传进其中,而且屋中也没有灯,几根蜡烛随意的摆放在角落当中,有些已经燃烧了一半。
  对于他的目力来说,自然不需要蜡烛照明,所以便直接在房间中搜索起来。
  入目所过,到处都是装满了药水的瓶瓶罐罐,里面有动物的尸体,还有人类器官等物。
  甚至汪远还发现了那中年汉子在洗手间中培育的蛊虫。
  巫蛊不分家,从古至今,这两样东西都被牢牢的捆绑在一起,但凡巫师,都会培育蛊虫,为自己所用。
  而蛊虫的效果也各不相同,甚至华夏苗疆一族女性传人,为了保证自己丈夫的忠贞,还会在新婚当ri为丈夫种下情蛊。
  一旦ri后丈夫背叛了她,情蛊便会发作,在体内啃噬内脏,直到最后死在极度的痛苦之中。
  也是因此,江湖中人从来都不敢找苗疆一族女人结婚,毕竟身中情蛊的死法,实在太过骇人。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名为忘忧蛊的蛊虫,种下之后彻底失忆,忘记前尘往事,如焕然新生一般。
  只是不知道这忘忧蛊,到底是什么原理了。
  总之凡此种种,数不胜数,汪远一时之间都无法全部想起来。
  不过他看中年汉子在洗手间培育的蛊虫,显然都是害人之蛊,只是对方手段并不高明,那些蛊虫全部奄奄一息,仿佛下一刻就要死去一般。
  一缕内劲释放而出,汪远将所有蛊虫碾压成粉末,这种害人的东西,还是不要留在世间为好。
  毕竟这也是一份功德。
  灭杀蛊虫之后,汪远将整个房间全部走遍,并且最终在一张书桌前,发现了一张芭迪雅的地图。
  地图没什么异常,不过在海外的一座小岛上,却用醒目的红笔标注,画了一个圆圈。
  汪远绝不相信这是中年汉子闲极无聊的杰作,所以此举必定有着深意。
  甚至可以说那拓毒,极有可能就隐藏在那座旁人根本不知晓的小岛之上。


Ps:书友们,我是叶无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